「不用擦了。」米雪看了一眼鄒子川放在她小腹上的手和毛巾,努力裝出一副平淡的表情道。

「……」

豪門小辣妻

房間裡面一陣沉默。

「什麼時候了?」

「凌晨五點了。」

「謝謝!」米雪臉上一絲驚愕,她想不到自己居然昏迷了這麼長的時候,也就是說,鄒子川在這漫長的時間裡,一直都在為她降溫,一直做哪些枯燥無味的重複機械動作。

=====

PS:嘆息一聲,無論霸道怎麼樣嚎叫,始終還是在第五名,呵呵,霸道努力了,不過,還是感謝兄弟們的支持,更三章報答!希望兄弟們明天早我起床的時候已經把《星際屠夫》頂到了第一…… 他甚至恥於被人知道,他的原身本來是太子軒轅靖。

可是現在,鏡天卻感到一種傾訴后的愉快。

放下了壓在心裡多年的恥辱感,其實,那個女人就那麼回事。

她不值得他如此記住她。

因為——

太子軒轅靖,原本也沒給過她什麼,只是一種憐憫的施捨。

他跟一個乞丐如此較真幹什麼。

「不過,若是那種男人對女人的『好』,那談不上。」鏡天釋然地說道,「我從來沒看上過她。雖然她確實長的漂亮,見過她的男人,幾乎都為她傾倒。」

仙木的脊背深深起伏,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鏡天,有時我在想,我跟你一樣,也是以遇到這種人為恥。當時,族中的人看到我的未婚夫,都認為,他對我真的好呵護啊。聖火家族的族王不打算分開家族產業,所以,幾乎全部家族大權,都交給大兒子,給小兒子留下的,也不過就是個混吃等死。所以,他的人生十分輕鬆。」仙木的嘴角突然露出一絲笑意,「我早聽說他風流名聲在外,上到貴族名媛貴婦,明星大腕,下到小酒吧的侍應生,他都有過一段風流史。」

鏡天微微皺了一下眉。對於未婚的女孩子,這種男人絕不可以接受。

但對於政治,他只要保證是雄性就可以了。

但,這樣的政治聯姻,會產生什麼後果……

估計,有很多人就盼望著最壞的後果。

「我聽說而已,他多年都在國外,這些事自然有人替他掩飾。後來他和我訂婚後,族中的人都說,他對我真的很好,以前那些傳言看來都是謠言。貴公子么,往往會被人戴著有色眼鏡看的。比如說,我召開會議太晚,他會開車接我去最好的酒家吃宵夜;我生氣了,他會笑著對人說我是母老虎,他婚後的日子不好過;我有點空閑的時候,他會很及時的出現……所有人都認為,他是一個溫柔的好男人。」仙木說道。鏡天給她小爪子里塞了一盞不冷不熱的茶水。

「你生氣了?」鏡天問道。

仙木抿了一口茶。「我當然生氣。」

鏡天挑眉:「為什麼?」



「為什麼?很簡單,他讓我找不出一點錯,甚至沒理由拒絕他的要求。他是帶我去酒店赤吃宵夜,說是讓我放鬆一下。可是第二天我就聽聖火家族的人說他帶我去酒店開房。他很賢淑地解釋說根本不是別人想的那樣。鏡天,你說,我能做到不生氣?「仙木說道。

鏡天笑了笑。

貌似溫柔,實則步步緊逼。這男人,果然夠黑。

更可惡的是,他對一個小姑娘下這種暗手。

所謂大丈夫的守護弱小,所謂的男兒氣節,對這人來說算個毛。


謝天謝地,幸虧十六歲的小女王,並不是真的純情柔弱小白兔。

不然死的絕對……和羲和一樣慘。

「……當有機會可乘的話,強壯的男人,大概不會介意從弱小的女人和孩子手裡奪取利益,讓自己更加富足吧。」這是仙木的人生經驗。 鄒子川點了點頭沒有出聲,收拾了一下後端起臉盆向門外走去。

「子川。」

「嗯?」鄒子川停住腳步回頭看著正在掙扎著坐起來的米雪。

「幫我把這粒藥丸用水化開。」米雪下床艱難的走到化妝櫃邊,從一個白玉瓶子裡面倒出一粒藥丸。

立刻,房間裡面香氣四溢,聞到這股撲鼻清香,鄒子川的精神為之一振,彷彿所有的疲勞都消失了一般。

「嗯。」

「對了,你也吃一粒。」

「什麼藥物?」

「提神醒腦,你也累了。」

「嗯。」

……

當鄒子川端著兩杯水從廚房裡面出來的時候,米雪已經坐在了餐桌邊,一雙清澈的眸子看著鋼製餐桌上面的蛋糕盒子發獃。

「喝吧。」鄒子川水杯放在米雪的面前。

「你想起了我的生日?」

「你的生日已經過了。」鄒子川一臉平淡的坐到米雪的對面,輕輕的喝了一口杯子中的水,這葯果然有奇效,只是小小的喝了一口,立刻感覺一晚上的疲倦都消失了,四肢百骸有一種無比舒坦的感覺。

「是的。」米雪柔軟的臉上露出一股失意,也輕輕的喝了一口,立刻,那蒼白的臉有了一絲紅暈,精神狀態好多了。

「蛋糕還在,可以補上的。」鄒子川思索了一下站了起來。


「生日也可以補嗎?」

「是的。」

鄒子川已經打開了蛋糕,在蛋糕上面插上一根紅色蠟燭點燃,然後,把客廳的燈光熄滅,客廳立刻被一層朦朧的紅色光芒籠罩,顯得特別溫馨。

「算生日嗎?」米雪的臉頰泛起一絲潮紅,那張冷漠的臉難得的露出一絲小女兒態,畢竟,米雪才二十二歲,這個年齡,在一些貴族家庭等於還是一個孩子。

「算。」鄒子川肯定道。

「算……」米雪喃喃的念叨,看著蛋糕上搖曳的燭光一陣發獃。

「許個願,吹蠟燭吧。」

「許願……」米雪潔白如玉的雙手緊握,閉上眼睛一陣沉默。

這是一個漫長的沉默。

「算了,不許願了。」米雪突然睜開眼睛,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聲音無比的惆悵。

「那吹蠟燭吧。」

「嗯。」

「噗……」

米雪彎腰站起,輕輕的一吹,蠟燭熄滅,客廳裡面陷入黑暗之中。

「嚶嚶……」

當鄒子川打開燈,只見米雪已經是淚流滿面,嬌柔的身體輕輕的抽搐著。

女人生病的時候,是最脆弱的時候。

「沒事吧?」 黑帝的七日歡愛:買來的妻子

「沒事。」米雪接過紙巾,輕輕的擦了擦眼淚。

「想家?」鄒子川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落寞,他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如果說米雪還可以用眼淚來表達她對家人的思念,而他,只能把這些深深的埋藏心裡。

米雪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有點魂不守舍,也不知道腦袋裡面想一些什麼。

就在米雪魂不守舍的時候,鄒子川站了起來走進自己的房間,很快,又走了出來,在他的手上拿著一張紙。


鄒子川把紙張遞給米雪。

「什麼……休書……」

米雪狐疑的接過紙張,眼睛落在上面,嬌軀猛然一震,彷彿被電擊一般,整個人都獃滯了,一雙手卻是劇烈的顫抖著。

「對了,這是你的銀行卡,我挪用你的錢已經存了進去。」鄒子川把米雪的那張銀行卡從餐桌上推到米雪的胸前。

鄒子川的五百金幣還清米雪的債務還剩下一百多個金幣,這足夠他報名進入學校,至於以後的費用,鄒子川相信他能夠想到解決的辦法。

米雪手中捏著休書,眼睛看著雪白桌布上面的銀行卡一陣沉默。

客廳裡面安靜得可怕,當然,鄒子川並沒有多想什麼,他想的只是自己讀書去后如何處理這房子,如果米雪離開了,他根本沒有必要保留這房子,他完全可以居住在學校,畢竟,學校到貧民區的距離雖然不是太遠,但是,也不是很方便。

「為什麼就給我?」米雪雙手緊緊的抓住紙片。

「我要賣掉這房子,我會離開這裡。」鄒子川淡淡道。

「……」

看著燈光下那張肥胖得讓人噁心的臉,米雪突然感覺心裡一陣堵得慌,她突然發現,她居然一點也不了解這個胖子,同在一個屋檐下居住了兩年多的時間,她居然從來不知道這個胖子內心的想法。

最關鍵的是,她發現,自己在這胖子心目中地位根本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至少,胖子在寫下這封休書就沒有一點不舍的表情,甚至於,那張胖臉上的一雙眼睛有一種無謂的冷漠,不!是無情。

自己到底亂七八糟的想什麼?

米雪突然感覺自己的腦袋很混亂,自己一直盼望著這一紙休書,得到后反而有一種失落的感覺,這不是她想要的感覺。

難道是因為這個胖子照顧了她一晚上而感動了她?

不會!

不會!

絕對不會!

她永遠都不會對這個滿身肥肉的胖子產生男女之間的感情,哪怕是好感也不可能!

「謝謝,我們吃蛋糕吧。」很快,米雪就從混亂的狀態之中恢復了過來,把紙片放在餐桌上一臉平淡道。

「嗯,應該吃蛋糕了。」鄒子川點頭同意,他早就餓了,當聞到蛋糕那濃郁的奶油香味的時候,腹中越發餓得厲害。

蛋糕不大,米雪切成二塊,給鄒子川切了一大塊,給自己留下了不足五分之一。

「吃吧。」

「吃吧。」

兩人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鄒子川把目光落到了蛋糕上面,而米雪則是看著蛋糕上的奶油圖案走神。

「鄒子川,你個死胖子,給老子滾出來!」

就在鄒子川剛準備把叉子上的蛋糕送到嘴裡的時候,外面傳來一聲粗狂的暴喝聲音,聲音如雷,給人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可以想象,外面絕對是一個猛男類型的人物。

「吉利!」米雪臉上赫然變色,鎮靜的臉上有一絲慌亂的表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