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竟然還敢回來.殺了他.」

「殺了他.去向子夜君王領賞.」

「區區一個修道者.膽大包天.竟然敢在日落之城叫囂.剝下他皮.」

一頭頭惡魔守衛.咆哮而出.滾滾魔氣、黑煙.迅速就將地面上雖是覆蓋.火焰撲滅.

「殺了他.」

唰唰唰唰唰.

一把把戰戟、鋼叉、長矛.密集如雨.魔氣滾盪.嘶吼咆哮.朝著秦逸.狠狠射來.黑煙遮天蔽日.在半空凝聚出一個個猙獰可怕的形態.

「就憑你們.還敢在我面前叫囂.叫左充融滾出來.」秦逸雙手打出.如巨斧開山.狠狠打出.

砰砰砰砰.

滔天魔氣.剎那之間.就被打散.

一把把惡魔武器.在半空全都被擰成麻花.壓成鐵餅.鋼鐵轟鳴.震耳欲聾. 「給我死.」

秦逸一聲長嘯.真氣如箭.大風驟雨.咻咻爆射而出.

噼里啪啦.

漫天惡魔武器.都被打斷.打折.撕裂長空.向後疾射而去.

砰砰砰砰.

所有武器.射穿洶湧而來的惡魔守衛.將它們死死釘在地上.牆壁上.鮮血噴洒.血流成河.慘叫連連.哀嚎陣陣.


整個一條街.幾乎都被惡魔的鮮血鋪滿.魔氣滾滾.叫人毛骨悚然.

「雖然弱了一點.但是至少都有本命屍丹吧.那就都給我交出來.」

秦逸五指一手.手掌狠狠一拍.天翻地覆.電閃雷鳴.空氣急劇濃縮.惡魔連連慘叫.剎那之間.血肉崩潰.被碾壓爆炸成團團血漿.一枚枚本命屍丹.飛射而起.被秦逸一抓一拋.就全都收進了吞天大墓.

望著遠處一座座寶塔般的建築.秦逸重拳.連連轟出.空氣被大片撕裂.摩羅交易所內建築.連連崩塌.地動山搖.轟鳴陣陣.

一頭頭惡魔奴隸.來不及逃出來.頓時就被砸成肉餅.

「什麼人.好大的膽子.」一聲怒吼.猶如雷霆.滾滾而來.黑氣涌動.剎那之間.就到秦逸面前.

戴著黑色面具的高壯惡魔.居高臨下.目露凶光.死死盯著秦逸.四周空氣里.都被它的氣勢.壓榨出層層殺機.

「你就是左充融.」看到對方戴著一副詭異的面具.獠牙暴露.全身黑氣如綢緞一般繚繞.周身都涌動著殺意.秦逸剎那之間.就猜出對方身份.

看到秦逸.左充融眼神中.也暴露出陣陣驚訝:「你就是那個修道者.」

隨即.他的雙眼.就變得赤紅.彷彿浸滿鮮血.咬牙切齒道:「邪坤和馬臉呢.」

「你很快就能見到他們了.」秦逸淡淡道.「把你摩羅貿易所里所有的寶貝都交出來.我讓你死個痛快.」

聽到這句話.左充融頓時就明白.邪坤、馬臉和派去的惡魔.都已經被秦逸斬殺.熊熊怒火.幾乎從左充融眼睛里.流淌炸裂出來.

四周風雲滾動.以左充融為圓心.轉起滾滾漩渦.嗚嗚作響.鬼哭神嚎.

「口出狂言.我是炎宗境界第三層的惡魔侯爵.你區區一個炎師境界的修道者.我頃刻之內.就能把你絞殺.」

左充融一聲怒吼.三根手指的魔爪.朝著秦逸狠狠抓來.立刻萬魔咆哮.滾滾惡魔.在他頭頂匯聚成千軍萬馬.朝著秦逸狠狠殺來.

「破滅.」

「吞月.」

秦逸一連兩拳打出.筆直光芒.衝天而起.長虹貫日.力量層層交疊.剎那之間.就將沖來的惡魔.打得滿身都是觸目驚心的裂紋.

「什麼.」左充融眼睛瞪大.臉上面具.一陣抽動.

「降世.」

又是一拳.狠狠打出.宏大真氣.旋轉凝聚.雷鳴閃電.猛烈跳躍.大片惡魔.被肆意絞殺.炸成黑霧血漿.在半空衝擊出大片混芒.彷彿一片混沌.

「左充融.抽干你的力量本源.打斷你的四肢.再把你懸挂在日落之城最高的旗杆上.」

秦逸長嘯連連.從混沌中.驟然殺出.一拳拳轟出.快若奔雷.虛空大片塌陷.露出密密麻麻的拳印.所有空氣.都凝固起來.狠狠擠壓.彷彿千萬巨象.重重踐踏.

砰砰砰砰.

地面被大片掀翻.炸裂.摩羅貿易所內的簡直.像是收割稻子一樣.成片倒塌.隆隆作響.煙塵直衝雲霄.

片刻之間.巍巍峨峨的摩羅交易所.就一片狼藉.幾乎被秦逸徹底顛覆.


不知道多少惡魔奴隸和惡魔守衛.剛剛從廢墟里逃出來.立刻就被秦逸絞殺.

秦逸的殺意.化作千萬重拳.流星暴雨般落下.

噼里啪啦.

被重拳打到.任何一個奴隸或守衛.身上都綻放大片血花.身體出現道道四分五裂的血痕.實力較弱一點的.更是直接被秦逸一拳打得四分五裂.血漿亂灑.

摩羅交易所內的客人.絕大多數也都只是男爵、子爵.炎師境界的實力.在秦逸面前.就連一隻蒼蠅都不如.

秦逸一掌抓下.大道破滅.乾坤無敵.這些惡魔男爵、子爵的身軀.隨著它們周圍的虛空.一起崩潰.塌陷.甚至都來不及做出反抗.就被蠕動扭曲的空間.碾成肉醬.

目力所及之處.一片腥風血雨.凄凄慘慘.猶如地獄.

凄厲慘叫.驚天動地.左充融望見這一幕.眼中充血.毛骨悚然.身子竟然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花了數百年時間.才建成摩羅交易所如此規模.現在竟然被你一下子就毀了.就毀了.修道者.我不會放過你.城主很快就會率領城中最精銳的惡魔守衛趕來.你逃不掉的.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左充融猛然雙手高舉.熊熊火焰.獵獵作響.通天徹地.

頭頂半空.大團空氣.都被點燃.高速旋轉.攪動恐怖漩渦.形成一個巨大的燃燒車輪.

車輪一轉.就是慘綠魔光.不知道多少惡魔的頭顱.懸挂在車輪上.密密麻麻.全都在燃燒.

衝天魔光.幾乎要把天空大地.全都腐蝕.

「本命屍丹.法外分身.」

左充融連聲怒吼.咆哮.全身真氣.推進提升到極致.隨便一動.全身周圍.就出現一頭頭夜叉修羅.背後更是一座斑斑駁駁.布滿血跡的青銅巨門.透出太古、邪惡、血腥的味道.彷彿是通向地獄的大門.緩緩打開.

死亡的氣息.形成惡龍一般.緊緊纏繞的枷鎖.一座座絕世殺陣.殺機噴薄.隨著地獄般大門的打開.惡魔暴雨.傾盆而下.

整個世界.都被魔光覆蓋.一片慘綠.

空氣融化.地面溶解.全部變成死亡沼澤.

「給我殺了他.」

左充融伸手一指秦逸.頭頂巨輪滾滾.轟然一炸.萬鬼齊嚎.群落亂舞.滿天星辰.都要被溶解.朝著秦逸.狠狠碾壓.

周圍虛空.出現一條深深溝壑.彷彿天空.都要被撐裂.撕開.

地獄大門.徹底打開.千萬惡魔.窮凶極惡.洪流一般.傾瀉而出.魔光慘烈.旌旗搖曳.朝著秦逸圍攏而來.要將他撕成碎片.

整個空中.全都是腐敗和鮮血的味道. 「就這麼一點實力.」面對四周越來越近的惡魔.秦逸腰桿.如標槍一般挺直.高高在上.臉上滿是不屑的神色.猛然一聲長嘯.四周虛空.都在他手中濃縮.跳躍.「本命金丹.」

金光爆射.惶惶如日.秦逸全身.都帶上了舉世無敵的天威.

力量剎那之間.提升了幾十倍.

五指猛然一握.噼里啪啦.虛空全部斷裂.露出數不盡的空間斷層.宇宙群星銀河.都清晰可見.一拳打穿千萬里.

「花開.」

「彼岸.」

宏偉、博大、光明.熱血.浩瀚的巨大神威.猶如紅日東升.綻放萬丈光輝.光芒所到之處.直打得乾坤無敵.萬神朝拜.

從地獄大門裡面洶湧而出的滾滾惡魔.遇到拳風.就彷彿積雪遇到驕陽.剎那之間.就消融不見了.

滾滾魔氣.被全部凈化.

橫亘天空的濃烈黑煙.全部不見.被一條浸滿白色蓮花的天河替代.

天河深處.蘊藏馨寧雋永.正大光明的光輝.

轟.

轟.

轟.

天河滾盪.蓮花所向披靡.狠狠撞擊.沖刷到地獄大門上.

斑駁的地獄大門.轟然震碎.從上至下.密密麻麻.布滿觸目驚心的裂紋.

大股濃稠血液.紅得發黑.猶如墨汁.從裂縫裡面.水墨畫一般.滲透暈染.

「不.」左充融一聲慘叫.天河猛然再沖.

整個虛空.都劇烈顫動.凝聚出道道漩渦.威力好大.鐵畫銀鉤.力透紙背.龍蛇起陸.

砰.

地獄大門一下子就被天河衝散.轟然倒塌.當空連連炸開.四分五裂.炸成齏粉.陷入黑洞.

地獄大門炸毀.左充融雙手捂臉.痛苦得全身痙攣.連連顫抖.猙獰的手指.在臉上摳得嘎嘎直響.臉上面具.硬生生被摳出數道血痕.慘烈無比.

「給我碾死他.碾死他.地獄之輪.」

左充融嘶吼咆哮.全身真氣.浩浩蕩蕩.全部灌入天空巨輪.


轟隆隆隆..

電閃雷鳴.惡魔風暴.以巨輪為中心.大團涌動.在天空碾壓出深深痕迹.兇悍凌厲.鬼神退散.朝著秦逸.狠狠碾壓.

「殺戮金身.」

秦逸緊盯著巨輪.森然一笑.

冰冷殺意.彷彿穿透萬古.驚神煞鬼.讓左充融靈魂都猛地一顫.

「那是什麼.」

一束金光.帶著凌駕上天的殺意.平地拔起.兇悍勇猛.如戰鬼神.

殺戮金身四張面孔.高速旋轉.猛然停下.憤怒的那張臉.抬起望向天空巨輪.十六條手臂.隨便一動.就震碎大片虛空.

「那是什麼法外分身.」

「從沒有見過啊.」


「那個修道者的法外分身.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都要可怕.」

「到底他是惡魔.還是我們是惡魔.」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