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再這樣下去。非得被這兩股狂暴力量給搞死不可。」眼下每一個呼吸間,李元道都感覺到體內那驟然暴漲的力量。不僅有玄雷之氣在遊走,深處更有先天火源靈石的力量在流動。

一雷一火,兩股極端霸烈的力量猶如漩渦一般瘋狂在他體內席捲,衝擊。饒是以李元道這等體魄,也受不了這股折騰了。

「冰清玉符,給我現。」這一刻李元道不再遲疑,手掌一招,空間納戒內,一道白色冰符出現,散發著濃烈冰之氣,瞬間漂浮在了他眉心處。

強烈的冰寒元力流動,匯聚成一股寒流盡數湧入了前者體內。眼下李元道身軀內所蘊含的雷火之力太過強橫了。以他武師五層境的實力,根本難以盡數煉化掉。

唯一的辦法,也只能夠借住外力強行鎮壓了。而冰屬性元力無疑是最有效的一種。

「嗤嗤!」一時間,廂房內冰寒元力洶湧,一絲絲銀白色氣流捲動。剎那間李元道身軀便被一。此時他心頭隱隱間猜測到了某種可能性。若真是這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倒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片刻鐘后,當李元道踏足大殿之際,卻發現小侯爺,秦然,白河等人都已經齊聚。而萱雲公主正一臉平靜坐到首座之上。此刻當她看到李元道到來之際,臉龐上湧現出一抹喜色。

「道一,趕緊準備下。待會隨我一起進宮。」

「進宮?這麼快?」聽到萱雲這番話,李元道心頭暗道一聲果然。雖然先前已經有所預料,但當他聽到萱雲親口說出之後,心頭依舊有些震動。

若按照賽程規定,符賽冠軍需要靜等三天之後,才有資格進宮面見皇主,接受皇主賞賜!李元道想到皇室那邊動作這麼快。 「呵呵,別廢話了。眼下時間緊迫,趕緊隨我一起來。我也是臨時才收到的消息。」萱雲公主催促道。看得出她臉色有些急切。

隨後一行人簡單收拾一番后。便在萱雲公主帶領下,向著皇宮深處進發。浩大的宮牆聳立,層層環繞,猶如一條條巨龍盤旋橫卧。

大德皇宮內,一座座殿宮樓閣延綿,浩大莊嚴,每一個宮殿附近都有著一排排銀甲兵將守護,防禦強度非常密集。大約半個時辰后,李元道一行人來到了皇宮內一處宏偉的殿樓內。

金色的樓殿聳立,氣象萬千,成排的石柱羅列,每一根都有數十丈高大,氣勢驚人。一路行來,李元道神識力量便感應到了暗中無數強橫氣息存在。


這等恐怖的防禦強度,也讓他有些心驚。當他們成功跨入樓殿大門之際,李元道瞳孔驟然一縮,此時大殿內情景讓他有些震驚。

放眼望去,居然全是諸多宗派人物!每一位身份地位都不低。李元道萬萬沒有想到,大德皇主居然會這般有魄力,將這麼多大勢力紛紛邀請到皇宮之內。

「唰唰唰!」當李元道剛剛踏進殿樓的剎那,頓時間成為了眾人的目光焦點。

「哈哈,道一小友,今日皇宮盛會,作為盛會角色之一的你,終於肯現身了。」在萱雲公主陪伴下,李元道大步走入了大殿之中。頓時間引起了一場不小轟動。

畢竟人的影,樹的名。現今李元道頭頂符師大賽冠軍光環,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受人矚目的。此時他剛一到來,就有十幾位大人物走上前來,親近道。

「呵呵,諸位前輩過獎了。」面眾人如此盛情,李元道也不得不笑臉相迎。他心裡可很明白,眼前這一位位大人物,背後可都代表著一個大勢力宗派。

能夠進入這皇都大殿之中的,又豈是凡俗之輩?對於自己這般受人關注,李元道倒是有些吃驚。不過顯然他還是有些低估了自己影響力。

畢竟昨日符師決賽上,李元道那驚艷的表現,足以震撼眾人。一位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居然能夠煉製出三紋靈符!

這樣的絕世天才,任何一宗大勢力都絕對會眼饞的。尤其是還是一位沒有絲毫大背景的草根天才。更是眾多大勢力間相互爭奪的香鍋鍋。

在應付了一番大人物們的親近之後,李元道等人總算來到了大殿前方。皇宮大殿,呈現出一個長方立體圖案,共設有四個大門。

李元道等人進來的時候,便是從北門進入。因此在大殿內繞了一個很大圈才進入東門範圍中。此刻正東門前,一個巨大石台下方,四大靈符師與三大王朝大勢力端坐。

「哈哈,道一小友來的正好。趕緊這邊坐。」看到你李元道到來,聖天,乾坤兩大符殿的靈符師都站了起來,大笑道。同時另一邊林韻也微笑著向他點頭,算是打招呼。

三大靈符師如此表現,讓四周不少人都紛紛側目。畢竟四大符殿勢力太強,雄踞神元大爐東部地域,影響力太大了。四大靈符師此次前來,就是分別代表著四大符殿勢力。此刻居然有三大靈符師親自對著一個後輩小子這般態度,自然引起了不少人驚呼聲。

就連一旁三大王朝的人臉龐上也都顯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哼,區區一個後輩而已,用得著如此大陣勢么?三位,我等還是靜心安坐,待會大德皇主就要出來了。這次盛會可不是兒戲,你們心裡都應該很清楚。」就在這時候,一道冷哼聲突然傳來,東方雲一臉冷漠,眸光淡淡掃了一眼李元道一眼,不陰不陽說道。

這讓原本活絡的氣氛驟然僵硬下來。對此李元道也只是笑了笑。旋即退守到了林大師等人身後,選好了一個位置站著。

「瑪德,這個該死的老混賬,擺明是在藉機針對我們。」被東方雲如此不留情面的喝斥,小侯爺等人臉龐上都湧現出一抹怒容。這老傢伙太不留情面了,當著眾人的面,故意讓奚落他們。

若不是估計這等公開場合,依照小侯爺的脾氣,早就要跳腳了。「呵呵,一條老瘋狗而已。遲早要收拾掉他,不急於一時。」李元道臉色平靜,淡淡道。

現在這時候跟東方雲撕破臉皮,太不明智了。不管這老傢伙如何討厭,但他背後始終代表著一大符殿勢力。

依照李元道等人現在勢力,即便是有大德皇室在後面撐腰,也定然鬥不過前者,這一點大家心裡都很明白。

此時經過東方雲這麼一喝斥,四周不少大勢力都紛紛將目光匯聚在了這裡。其中不少人都幸災樂禍望向了這裡。畢竟在符師大賽上,李元道與東方辰兩人間的恩怨,早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若不是李元道這一匹超級大黑馬突然殺出,這次符師冠軍恐怕就非東方辰莫屬了。也正是因此,兩人之間仇怨不可避免。

「哼哼,自以為是的傢伙,等著瞧吧。」不遠處某個角落內,東方辰眸光冰冷,盯著李元道方向,森森自語道。同一時刻另一方向,七皇子,十三皇子等人齊聚,一道道目光也都饒有興趣盯著李元道方向。

半響后,十三皇子突然開口道:「皇兄,這次符師大賽本該你一鳴驚人,卻被道一與那東方辰兩個傢伙攪了局。這口惡氣,我可咽不下去。」

十三皇子此言一出,四周不少皇室弟子臉色皆微微一變。其中七皇子目光閃爍,半響后,他聲音低沉道:「老十三,這件事暫且不提。今日父皇召集我等前來的目的,你可別忘了。」

說完后,七皇子視線淡淡掃了一眼李元道方向。旋即才慢慢收回。此時皇宮大殿內,四方賓客雲集,每一位能夠進入這裡的,地位背景都非同小可。

短短半個時辰之間,大殿內人數已經過百。而在這過程之中,李元道這位王都新星自然成為了不少目光中的焦點。

「大德皇主到!」就在這時候,宮殿內徒然傳遞出一聲驚呼。旋即大德皇主龍行虎步,在幾十名精銳護衛擁簇下,走了出來。此刻在他身邊還跟隨著一名青衣老者。大德皇主身穿一件淡金色龍袍,身軀高大,威勢驚人,整個人猶如一堵山嶽般,具有非常強烈壓迫性。

剛一出現,便成為了場中唯一焦點。單單是這份氣勢,就讓李元道暗暗咋舌。「真不愧為一代皇主級人物。今日終於有幸能夠在這般近距離下會見了。」李元道暗道。

「咦,不對!皇主身邊那一位老者究竟是誰?為何他給我的感覺,甚至比大德皇主更加可怕。」而就在這一刻,當李元道目光停留在大德皇主身邊那一位老者之際,心頭頓時一跳。雖然前方那一位青衣老者渾身氣息都內斂,強如李元道的神識力量都無法窺測出來。

但就是憑藉著心頭那一抹敏銳靈覺,李元道便可斷定那老者身份背景絕對不一般。不然怎能與大德皇主這等人物並肩而行?

這時候,不僅是李元道,在場大殿之中,不少巨頭級人物也都臉色也都一震。一道道目光都不約而同匯聚在了青衣老者身上。即便是四大靈符師也不例外。

「居然是他,看來這次大德皇室真是下血本了。連這等老一輩高手都請出來了,四大王朝底蘊的確不簡單啊。」聖天符殿趙大師微微感嘆道。

這番話倒是讓其身後李元道臉色一變。皇室老一輩高手,這青衣老者身份還真有些恐怖。

「我等參加雲虛前輩。想不到今日還能有幸親眼見到前輩,真是我等之福氣。」天陽宗一位中年男子站出來,抱拳道。同時四大符殿的靈符師一個個也都行禮。

這突兀一幕,讓大殿剩餘一幫傢伙都有些傻眼了。

「天啊,居然是雲虛老宗祖,他老人家居然出來了。」望著大殿那一道青衣身影,萱雲公主都有些失態了。 吾非良人 。皇室老宗祖!這等身份未免太嚇人了。

「咳咳,諸位,今日突然邀請你們過來,實在有些唐突了。在這裡老夫先向諸位道個歉。」青衣老者身材瘦小,一頭白髮披散,此時他乾巴巴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笑意,掃視了大殿一圈,才緩緩開口道。

「雲虛前輩太客氣了。今日能夠得見您真容已經是我等福氣了。」幾位巨頭人物連忙開口道。對於這樣一個活著的皇室老宗祖,他們可不敢有絲毫怠慢。「那好,現在我也不廢話了。今日老夫現身,的確是有重要事情與大家商討。不過在這之前,老夫還有一件事要做。」

在眾人注目下,皇室老宗祖雲虛,緩緩伸出了一隻乾癟的手掌,顫顫巍巍指向了人群某一個方向。頓時間整個大殿中一片轟動,一道道目光順著雲虛手指方向,豁然集中在了某一個地方。

「咦,是他!」旋即下一刻,人群中不由發出了一陣陣驚呼聲。此時雲虛老者手指方位,赫然便是李元道等人所在地…… 「咕嚕咕嚕。」感受著四周傳遞過來的一道道火熱目光,強如李元道,現在心頭也有些發毛了。而最讓他感覺心驚的是,大殿石台上,那一道乾瘦的身影,皇室老宗祖。

這傢伙可是一個超級恐怖的人物,現在好死不死,自己居然被這傢伙給盯上了。這對於李元道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現在他近乎可以肯定,包括紫金猿王在內。

除卻武王墓地內那神秘武王,以及上古冰王殘影外,這雲虛實力絕對可怕,甚至比他先前見過的任何一人都要強大!

「這老宗祖實力最起碼應該達到了高階宗師境界吧。我勒個去,這下麻煩到大了。」 綜水滸之女配不薄命

若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種地步。無論如何他也絕對不會來參加這樣一個盛會。現在李元道即便是頭頂道一身份,以水木靈氣隱去了真容。他能夠瞞過在場所有人,但卻瞞不過雲虛。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自己體內那武王之心,冰魄之力甚至連爆陰玄雷等諸多瑰寶力量,怕也隱藏不了。

心頭思緒飛速掠過,現在李元道也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唔,不錯,很不錯!年輕人,了不得啊。這般年紀,就取得了如此成就,實在難得。這一屆的符賽冠軍,實至名歸!」雲虛輕撫白須,笑著開口道。他這番話剛一落下,頓時間整個大殿便轟動了。

以雲虛今日實力地位,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能夠左右整個王朝勢力。而今他居然當著眾人的面,親口稱讚李元道。這對於一個後輩年輕人來說,絕對是一種天大殊榮。

即便是雲虛身後,一直恭敬站立的大德皇主也微微吃了一驚。對於自家這位老宗祖,他可是有著深刻了解了解。在整個王都年輕代之中,能夠入他老人家的法眼的絕對不超過一掌之數。

眼下這道一居然能夠得到他老人家的讚譽,這當中所蘊含的意義,那可就值得深思了。

「該死,那傢伙真是踩了狗運勢了。竟然能夠得到老宗祖的稱讚,實在太可氣了。」不遠處二十四皇子臉色鐵青,咬牙啟齒道。

原先他還打算伺機報復李元道,可是現在皇室宗祖親自開口,盛讚李元道。這就讓他不得不慎重了。因為他深深知曉自家這位老宗祖一句話分量有多重!

「咔擦!」另一邊一道玻璃碎裂聲傳遞而出,東方辰臉色陰沉得嚇人,一手捏碎了手中水晶杯子,目光死死望著李元道方向。

「混賬傢伙,這次不管是誰,都救不了你。」在雲虛這番話落下后,不僅是年青一代中紛紛將目光匯聚在了李元道身上,就連一些巨頭大人物也都開始正視起來。

原本李元道能夠得到他們這些大人物賞識,純粹是因為他在符師大賽上那驚艷表現。而眼下在李元道身上,或許還要加上一份東西了。那就是大德皇室老宗祖賞識!

「呵呵,老前輩過獎了,晚輩實在不敢擔。今日有幸能夠見到您的絕世風采,實在讓小子大開眼界。」此時在如此多目光匯聚之下,李元道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抱拳行禮道。

眼前這老人家太過可怕了,天知道他現在已經看出了什麼。現在李元道甚至不敢與後者直視,這股可怕的無形壓迫感讓他備受煎熬。


「年輕人無須妄自菲薄,你能夠有現在成就,完全是憑你自己能力拚出來的。這次你為我大德皇朝獲取到了符師大賽冠軍。自然有資格接受的讚譽,甚至還有我皇室的獎賞。」說話間,雲虛手掌一揮。

在諸強震撼的目光之下,只見他乾癟的手掌緩緩向前一抓。

瞬息間整個空間都扭曲下來,一道透明的空間漩渦浮現,在一道熾烈光芒之中,一道青色的光芒飛掠而出。轉眼間便出現在了雲虛手上。

「空間挪移,畫地為牢!這等實力果然恐怖。」望著雲虛舉手投足之間,便能夠施展如此驚世手段,包括李元道在內,眾人都是一片駭然。

不過很快眾人就被前者手中那一團青色光芒所吸引。

「嗤嗤嗤嗤!」濃烈的青光閃爍,散發著一股磅礴的生命元氣。短短剎那間整個大殿內都被一層熾烈的青光所充斥。

「好龐大的生命元氣,不對!這元氣之內似乎還蘊含有一股非常強烈的空間源力。這是……太清生靈丹!嘶,這手筆未免太大了吧。」天陽宗一位長老皺眉,目光死死盯著那一團濃烈青光,彷彿陷入了一種深思之中。

好半響后,他身子一震,失聲道。

轟隆!天陽宗長老這番話落下,整個大殿徹底狂暴了,一道道火熱目光都死死盯著雲虛手中那一道青色光源。

天陽宗本就是以煉藥聞名天下,對於丹藥的研究,他們絕對是最頂級的。連他都這樣說了,那絕對錯不了。「太清生靈丹,靈階上品丹藥,唯有靈階頂峰藥師方才有能夠煉製出來。

這等丹藥,擁有極其強大的生命本源之氣。但凡宗師級境界以下修士,即便是重傷垂死,只要吞服這種丹藥,便能夠立即恢復,實力暴漲三個小境界。

這對於修士而言,就是第二條保命神葯。除此之外,若是半步宗師級修士在突破宗師壁壘之際,吞服此丹藥,便能夠提升三成成功率。

這等寶丹,可是眾多修士夢寐以求的絕世寶貝啊。」殿中有高手開口道。將這枚靈丹的妙用,盡說了出來。引來一道道驚呼聲。

「該死的,這東西還真是一個燙手山芋了。」此刻李元道真有些欲哭無淚的感覺。原本能夠得到皇室老宗祖賞賜下如此寶丹,他絕對會欣喜若狂。

但眼下他心頭卻沒有一絲喜色。感受著四面八方那一道道火辣辣目光,李元道頭皮都有些發麻了。

「瑪德,這老傢伙還真能夠折騰。一件大好事現在被他這麼一搞,立馬變成一場滅頂之災了。」李元道心頭咒罵一句。雲虛這般當眾將如此寶丹賞賜給自己,是不是故意的,這一點李元道不清楚。

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自己瞬間又變成了眾人眼中的「大肥羊」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就是李元道現在最真實的寫照。

「呵呵,小傢伙接著把。這是你應得的。」在無數的近乎貪婪的目光之下,雲虛臉龐上泛起一絲淡淡笑意。旋即手掌一抖,一道濃烈的青色光芒猶如閃電般飛掠而起,瞬間到了李元道手中。

「額……這,老前輩這寶丹……」感覺到手心間不斷傳遞出來的那龐大的生命元氣,李元道剛想要辯駁。卻正好看到了雲虛眼中深處那一抹笑意。頓時間他心頭明白過來,這老傢伙怕是故意的。

以他的實力來說,想要看出自己身上水木靈氣,應該不是難事。只是前者並沒有當眾揭穿自己,反而是以這樣一種另類方式來對付自己。這讓李元道感覺頗為無奈。

當然現在他不能確定雲虛對他是否存在敵意。在這種兩難情況下,李元道還真是被難住了。


原先因為符師大賽冠軍的緣故,他已經成為了整個王都之城焦點人物,現今在這場盛大宴席中,又再度獲取到了皇室老宗祖的讚譽與賞賜。

這下即便是李元道想不出名,都難了。而最讓他擔憂的是,現在他所面對的這位皇室老宗祖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自己這等可怕的人物給盯上,禍福難料啊。

腦海之中雜七雜八的思緒飛速掠過。最終剎那間,李元道猛然咬牙,手掌一抓,在眾人火辣辣的目光之下,一股紫色光芒徒然爆發,旋即包裹著青色光團,閃電般掠入自己空間納戒之中。

「哈哈,不錯!這就對了,老夫賞賜下去的東西,你儘管手下,在這王都之城內,沒人敢動你。」看的李元道如此乾淨利索將這枚靈丹給收取掉了,雲虛哈哈大笑。

「在這王都之城內是沒有。出了都城那就不一定了。」聞言李元道翻了翻白眼,心頭嘀咕道。隨後雲虛彷彿對李元道格外照顧,賞賜下一枚靈丹之後,接著又賞賜下了不少高階戰符,以及一些天地靈粹。

其中火,雷兩種屬性的寶貝價值最好。這讓李元道心頭也難免有些欣喜。

「可惡啊! 淺淺流年遇見你 ,撈取到了這麼多好處。難不成今日諸強匯聚在此,就是為了看那小子在這嘚瑟。」大殿某一處角落,二十四皇子等人咬牙啟齒,此時即便是十三皇子這等城府深沉的家人,也有些忍不住了。

「稍安勿躁,老宗祖如此做法,自然有著他的深意。我們還是靜觀其變。」七皇子面無表情平靜道。此刻大殿內,議論聲紛紛,不少人目光都集中在了李元道身上,畢竟從省會開始到現在,前者可謂是絕對主角。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