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很喜歡用毒么,現在的感覺怎麼樣?」東方修哲無視對方的痛苦,笑著問道。

「惡魔,你這個惡魔,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啊~~~」

甄興極大叫著,從身上傳來的痛越來越嚴重,好似有無數雙手同時撕扯著他的全身,那種感覺,已經不只是「撕心裂肺」那麼簡單了。

「還這麼有精神么,看來應該適當給你加點力度了!」

嘴角上揚,不見東方修哲如何出手。包裹住甄興極全身的「黑蠱之炎」,竟然瞬間旺盛了許多。

「啊~~~」

這一下,甄興極除了慘叫,已經無法再發出其他聲音了。


他全身的皮膚,已經被侵蝕得非常嚴重,黑色的斑紋遍布全身。

隨著「黑蠱之炎」的持續,甄興極的呼吸開始變弱,一雙眼睛逐漸失去光彩,生命力在急速下降,原本劇烈的掙扎也開始變成了抽搐。照這樣看來,再有一會兒的工夫,他就要變成一具屍體了。

東方修哲暫時還不想殺了他,對空打了個響指,原本如蛆附骨的「黑蠱之炎」,瞬間消失不見,如果不是甄興極此刻的慘狀,甚至會讓人懷疑它是否真的出現過?

雖然沒有了「黑蠱之炎」的繼續侵害,不過地上的甄興極中毒已深。身體還在不停地抖動著,全身皮膚呈現青黑色。

東方修哲旋即施展了一個小小的「恢復術」,讓對方可以有力氣說話。

「剛剛的滋味怎麼樣,我想你應該不想再嘗試一遍吧?」蹲下身子。笑著問道。

甄興極已經虛弱得猶如一位快要入土的老者,他張開乾裂發紫的嘴唇,用沙啞而細微的聲音說道:「不要再折磨我,你想殺就殺吧!」

現在的他。 攻妻99式,總裁大叔回家愛

「我怎麼可能會殺你呢,再沒有要回『星羅之語』前。我是不會讓你死的,我可以毫不誇張地告訴你,像剛剛你體會到的感覺,我還可以讓你再體會上百種,怎麼樣,是不是很期待?」

東方修哲說這話簡直就是在恐嚇,不過,他說得也都是真的,如果他想的話,完全可以變著法地讓對方體會生不如死。

甚至,就算對方死掉了,他也可以有數十種方法,讓對方的靈魂死去活來。

這,就是陰陽師的可怕!

甄興極的臉色本來就很難看,聽到東方修哲這麼說之後,差點暈過去。

「嗖嗖嗖!」

「嗖嗖嗖!」

就在東方修哲還準備對甄興極的意志進行摧殘時,一陣破空聲突兀地由遠處傳來,速度很快,聽聲音就可以判斷,來的人是高手。

「何人膽敢在甄府造次!」

一聲猶如洪鐘般的聲音突然從半空中傳來,緊接著,數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東方修哲對面的廢墟上。

那是五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看其服飾,應該在甄家的地位不低,一雙猶如獵鷹般的眼睛,正閃著寒光地瞪視著東方修哲。

「何方鼠輩,膽敢在此地撒野!」

聲音就如同一聲炸雷,帶著極強的震懾力,實力稍弱一點的,估計光是聽到這個聲音,就會被嚇得四肢酸軟不可。

「這麼大聲幹什麼,你們瞧把他震得,都吐血了!」

東方修哲指了指胸口劇烈起伏的甄興極,此時,暗黑的血液,正不斷地從他那些空洞中噴出。

天體八神 ,俱都是一驚。

「好重的傷,興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其中一位老者一臉駭然地問道。

這五位老者,都是甄家的長老,平日里不住在甄府,只會在有重大事情時,才會到甄府來一趟。

不久前,東方修哲發動「大地演武」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他們五人都被驚動了。

說實話,當他們趕到這裡,看到一片狼藉的甄府時,可真的是傻眼了。

「必須趕快救治才行,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一位老者說著,就欲衝過來。

「轟!」


一面土牆從地底下鑽出,瞬間擋住了他的去路。

「小小的魔法,也想擋住老夫!」

那老者冷哼一聲,一拳轟出,精純的鬥氣產生出強大的破壞力,轟隆一聲巨響過後,土牆瞬間瓦解。

老者速度不減地衝過來,並且凌空再次轟出一拳,目標正是東方修哲。

「看來你是想與我交戰了,不過可惜,我現在沒有那個工夫!」

東方修哲冷冷一笑,手腕一樣,只覺得一個龐然大物,赫然從他的納戒里飛出。

那竟然是他剛剛煉製不久的傀儡!

傀儡的出現。直接擋下了老者凌空轟出的一拳,不僅什麼事情也沒有,更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老者直衝而去。

「什麼鬼東西?」

那老者被魁梧的傀儡嚇了一跳,這麼一具閃著金屬光澤的大傢伙,全身上下無不透露著詭異。

「我現在雖然沒有閑工夫,不過,我的傀儡倒是可以陪你們好好玩一下!」

東方修哲的嘴角再次出現邪邪的笑容來。

當初這具傀儡煉製成功后,僅只是與雷牙測試了一下,由於是自己人,當時傀儡的很多強大殺招都沒有用出來。

不過。現在可不一樣了,眼下的這個機會,正好適合傀儡全力發揮。

「不管是什麼鬼東西,擋我去路者,直接轟碎!」

那老者將體內的鬥氣再次提升,灌注於拳峰之上,看那架式,似乎是準備像剛剛轟碎那堵土牆一般轟碎這具傀儡。


「轟!」

一聲巨響,在兩者的正面交鋒中產生。幾乎可以將人的耳膜震破。

放眼看去,傀儡的身體,僅只是頓了一頓,全身的金屬竟然沒有半點損傷。

而那位老者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整個人筆直地倒飛出去,那條出拳的手臂,已經完全扭曲,一根白骨甚至刺透了皮膚露了出來。

只是一擊。僅只是一個照面,實力不凡的老者就已經重傷!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其他四位老者,再望向傀儡時的目光。 紅色營盤

「好恐怖的破壞力,那……那到底是什麼?」

「太可怕了,竟然可以將三長老的拳頭完全接下!」

「那到底是什麼怪物!」

因為過於震撼,以至於這幾位老者都忽略了剛剛被擊飛出去的三長老。

「嗖!」

就在幾人有些走神的時候,巨大的傀儡突兀地從他們的眼前消失,一下子鑽入到了地下。

「轟!」

當傀儡再次破土而出時,手中正攥著那位三長老的雙腿。

「不好,三長老有危險,我們快去幫忙!」

這幾人反應過來,化作一道殘影,向著傀儡直衝而去。

「轟!」

傀儡掄起手中的老者,一陣瘋狂的破壞,就好似手中攥著的是一件兵器。

可憐的三長老,儘管有鬥氣護體,但是他的頭部不停地接觸地面岩石,也完全夠他受得了。

只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他身上的鬥氣就削弱了近一半。

那四位準備出手營救的老者,面對傀儡的強大防禦,根本就是束手無策。

「三長老快要堅持不住了,我們又拿這個怪物沒有辦法,這可如何是好?」

「我們這樣攻擊不是辦法,必須找出它的弱點才行!」

「攻擊他的頭部,就算是怪物,他的頭部也會是弱點!」

「……」

說話間,幾人又相互攻了數招。

「嗖!」

就在這個時候,傀儡突然高高躍起,使了一招「平地栽蔥」。

「轟!」

一聲巨響,塵土飛揚,強大的氣浪更是向四周擴散開來。

再看那位三長老,上半截身體,已經完全鑽入了土中。


「啊!」

「混蛋!」

幾位長老驚叫一聲,便準備再衝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傀儡發動了它的第一個大招。

「嗡!」

「嗡嗡!」

「嗡嗡嗡!」

隨著一陣怪異的聲響,傀儡的表面,突然閃現出陣法的光芒來,緊接著,一股股黑色的氣體,就像是一條條爬行昆蟲的出手,布滿了全身。

以傀儡為中心,突然揚起了沙塵暴,讓人完全無法瞧見半米之外的事物。

「嗷嗚!」

隨著一聲猶如野獸般的吼叫,傀儡

的身影再次消失,緊接著便是傳來一聲聲凄厲的慘叫。(未完待續。。)

… 全村都停電了!

聽說了有客人在小區失蹤的事件,村裡人紛紛趕到鄒老闆的海味加工廠看熱鬧,七嘴八舌的議論不休:

「鬧鬼呢,本來就不能去,誰去誰倒霉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