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仇家是誰,」蘭兒邊啃著骨頭,邊抬頭憋了憋葉峰,

葉峰伸手按下蘭兒的頭,沒好氣的說:「接著吃東西,這裡沒你的事,」

蘭兒氣得差點沒把骨頭砸在葉峰臉上,

葉峰卻沒有理會蘭兒,他繼續嘆道:「我的仇家勢力很大,現在我傷勢尚未完全復原,如果我此刻就離開藥宗的話,一旦遇到他們,我必死無疑,」

不知為何,聽到葉峰說到「必死無疑」的時候,夢蝶心中一緊,不由為葉峰擔心起來,

「所以,請夢蝶姑娘通融幾天,葉某一把傷養好便會離開藥宗,」葉峰滿臉哀求之色,

夢蝶咬著紅唇,低聲說:「我也做不了主,你能不能留在葯宗不是我說了算,」

葉峰心中大喜,臉上卻不動聲色,說道:「只要姑娘不趕我走,我相信葯宗的人絕對不會趕我走的,」

夢蝶端起茶水小口酌了起來,什麼也不說,


葉峰也不知道夢蝶究竟在想什麼,他心中一轉:「差不多是時候了,」

他忽然拍了拍手,那個美姬帶著一個少女和一個少年進入了雅間,

夢蝶、蘭兒和翠兒都很疑惑,

葉峰笑著對她們說:「他們是我請來的,」

「你請他們來幹什麼,」翠兒好奇的問道,

「待會你們就知道了,」葉峰一笑,看著美姬,使了個眼色,

美姬笑著點了點頭,對少女和少年說:「去吧,按照你們剛才陪練的去做,」

少女和少年點頭,走到了葉峰和夢蝶等人前方的空地處,夢蝶三人越發好奇,

只見少年從懷中取出一些木雕,木雕形態生動,每個木雕都有自己獨特的姿勢,少年把木雕送給了少女,少女欣喜的接過了木雕,

看到這一幕,夢蝶的臉色忽然變了,

蘭兒和翠兒卻依然很疑惑,

這時,少女和少年突然釋放出了靈魂念頭,靈魂念頭化作符文,交織成一片,他們兩人居然是靈魂念師,而且修為都是混元境,

看到符文交織在一起,夢蝶眼中閃過茫然之色,

葉峰一直觀察著夢蝶的表情,當看到夢蝶依然沒能想起自己的時候,他恨不得馬上把心掏出來給夢蝶看,

突然,夢蝶忽然碰的一聲拍在案上,滿臉痛苦的道:「出去,」

葉峰看著美姬,「帶他們出去,」

美姬急忙把那兩個少年帶出去,

直到美姬出去,蘭兒和翠兒才反應過來,她們擔心道:「小姐,你怎麼了,」

夢蝶抬頭看著葉峰,歇斯底里的叫道:「你究竟想幹什麼,我到底什麼時候得罪你了,你為什麼要來折磨我,」

葉峰心中一痛,輕嘆道:「夢蝶姑娘,其實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

夢蝶冷笑:「為了我好,我看你是別有用心吧,」

「夢蝶姑娘,你難道相信,你真的和沈飛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嗎,」葉峰冷冷道:「你根本不叫夢蝶,你叫顧念奴,你也不是葯宗的人,你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

蘭兒和翠兒被葉峰所說的話驚呆了,

葉峰突然伸手拉著夢蝶的手,疾步走出了雅間,

「放開我,你想幹什麼,」夢蝶使勁掙扎,奈何她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及葉峰,根本無法掙脫,

「小姐,」蘭兒和翠兒追了出去,

雅間外,葉峰拉著夢蝶,沒多久便來到了另外一個雅間門前,側臉看著夢蝶,他冷冷道:「馬上你就會知道,你所認識的那個堂堂正正的沈飛究竟是個什麼人,」

說著葉峰猛的用力推開了雅間的大門,拉著夢蝶進入了雅間,

葉峰一進去,兩個身穿薄紗的美艷女子便迎了上來,媚笑道:「葉大爺,你總算來了,可讓我們姐妹兩個等苦了,」

「滾開,」葉峰拉著夢蝶直接從兩個美艷女子身邊闖了過去,來到了床邊,床上的被褥整整齊齊,根本沒有人,

「沈飛呢,」


葉峰這一驚可非同小可,

「葉大爺,你幹嘛對人家這麼凶,」一個美艷女子從後面抱住了葉峰,

另外一個女子看著夢蝶,媚笑道:「這位妹妹真美,既然葉大爺已經來了,不如我們三個一起伺候葉大爺吧,」

夢蝶氣得臉色蒼白,

葉峰看著夢蝶,剛想解釋,夢蝶啪一聲一個耳光摑在了葉峰臉上,接著轉身掠出了雅間,

葉峰呆立當場,

「大爺,她怎麼了,為什麼打你,」把個抱著葉峰的女子媚笑道,

葉峰臉色陰沉,忽然伸手抓住女子的手臂一甩,女子直接飛了起來,摔在了遠處,疼得尖叫起來,

另外一個女子恐懼的後退了幾步,

葉峰嗖一聲掠到女子身前,伸手掐住女子的喉嚨,冷冷道:「沈飛去哪裡了,」

「沈……沈飛是誰,」女子結結巴巴的說,

「我數到三,你若不說實話的話,你馬上便會死,」葉峰冷冷道:「不要考慮我的耐心,葯宗雖然是雷火星三大門派之一,可是我未必放在眼裡,」

女子還是不肯說,

葉峰突然用力,女子終於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她斷斷續續的說:「我……我說……」

「沈飛在什麼地方,」葉峰冷冷問道,

「飛少爺剛才出去了一趟,回來后他便對我們說,待會兒如果有個男人來的話,就叫他葉大葉,他還說,如果沒人來的話,我們就主動去三號雅間服侍雅間裡面的男人,」女子說道,

「莫非是他無意間得知我在雅間裡面,所以做出這些安排,」葉峰心中一動,好狡猾的小子,


抬頭看著女子,葉峰又問:「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來之前他已經走了,」女子回答,

葉峰放了女子,掠出了雅間,很快他便回到了他自己的雅間,蘭兒和翠兒居然也回到了雅間,兩女的臉色都很蒼白,

「你們家小姐呢,」葉峰問道,


「快去救小姐,小姐被人抓走了,」蘭兒和翠兒奔到葉峰身邊緊抓著葉峰的手說道,

葉峰大驚,急忙問道:「阿奴……夢蝶被誰抓走了,」

「那人……好像姓洪,我們也不知道他是誰,他帶走小姐離開了,」蘭兒說道,

「姓洪,」葉峰臉色劇變,轉身奔出了雅間,

很快,他便來到了蕭婉兒他們的雅間,蕭婉兒等人已經不見了,

「果然是他,」

葉峰一咬牙,急忙衝出了酒樓,

出了酒樓后,他從雷火城巡查衛那兒打聽到,那姓洪的青年已經出城去了,他沒有耽擱,馬上離開了雷火城,

雷火城數百里之外,

那粗獷青年乘坐著飛行寶船,正往雷聖宮方向飛去,要得到葯宗老祖的東西,還得靠雷火星的人,寶器閣已經歸順楚霖,他現在只能去拉攏雷聖宮了,

他身邊有個白衣女子,正是夢蝶,

粗獷青年看著夢蝶,邪笑道:「這次沒白來雷火星,沒想到雷火星上還有你這種絕世美人,你叫什麼名字,」


原來他和楚霖他們分手后,便打算去雷聖宮,沒想到卻突然撞見了夢蝶,他一見到夢蝶便被迷住了,於是便出手抓住了夢蝶,

夢蝶的修為不高,豈會是他的對手,於是便被他帶出了雷火城,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一百零八章 色心

從“不朽城”到拉曼帝都很是有些路程,就算龍璇等人騎上兩種高馬,那也需要十五天的時間方能到達。

由於剛剛晉入人級,龍璇與黑焰對身體之中龐大地能量有些不適應,往往在不經意的擡落手臂之間,便將堅硬的大路打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可對於兩個同是天地之間天才,很快就能把握住力度。

可當黑焰問爆裂總共修煉了多少年的時候,這傢伙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方纔漲紅了一張老臉,羞愧的說道:“也就五十年而已。”

五十年相對於龍璇和黑焰來說實在是太長了,不過在爆裂心裏,覺得很羞愧,畢竟眼前有兩個二十年就能達到人級的變態傢伙,簡直就像坐火箭那麼快。

煩躁而鬱悶的遙遠路途,在三人的暢談之中,飛快流逝,當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竟然已經到了距離聖獸之都只有百多裏的路,呵呵的相視一笑。猛的駕馬狂奔,十條黃塵隨着幾聲吆喝,沖天而起。

聖獸之都,大陸三大帝國之一,拉曼帝國的都城。

龐大的高聳城牆,皆都用堅硬的青石鋪成,而在其表層,還附上了一層墨綠色的珍貴抗魔材料,使得城牆對大型的攻擊魔法,有了強悍的抵抗能力。在城牆之上,可容納無人的箭塔密佈而立,其中的那閃爍着魔法光芒的利箭,宛如雄鷹一般的掃描着,警備着隨時可能出現的狀況。

聖獸之都中,聳立起五座高大的魔法塔,在其最中間,赫然便是聞名大陸,幾乎每年的大陸學院排名大賽每次都得第一的聖獸學院,五座魔法塔之頂部,五塊雕刻成威武猙獰的巨獸雕像,栩栩如生,給人一種想要朝拜的感覺。

而在每個雕像上隱隱都散發着柔和的光芒,似乎將整個聖獸之都籠罩其中。

而在聖獸之都最高的一座建築之上,在那寬闊的頂層之巔,一具具黑黝黝的龐大炮形狀的東西,展露出點點身形,那便是軍士必備的火器,大陸上稱之爲魔晶大炮,而在炎龍大陸的繁盛之都也有着同樣的大炮,數量是三百臺。

龍璇微微眯着眼睛,仔細的盯着那巨大的魔晶大炮,那黑幽幽的孔洞之中,似乎散發出無窮的力量,將那些心懷不軌之人,打壓得膽顫心驚,撇了撇嘴,輕笑道:“黑焰,那便是魔晶大炮了,我們人龍城也會有,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威力如何呢?”

身旁的黑焰翻了翻稚氣的眼睛,對着龍璇是無比盲目的崇拜,囂張的說道:“那東西,對於龍哥來說,當然是不堪一擊,我想沒多大傷害,應該能直接將之無視。”

龍璇維維點了點頭,忽然感到有些好笑,在平常人眼裏,特別是那些久經沙場的士兵,一聽到魔晶大炮的名字,便害怕不已。

要不是軍令如山,死活也不肯用血肉之軀去面對如此強大殺傷的武器,在龍璇還沒晉級之前,或許還會覺得有些頭痛,可是人級之後,讓龍璇募然地明白,原來自己已經成長到了不畏懼世間一切凡物的地步了。

嘴角掀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揮了揮手,龍璇帶頭走近那防衛森嚴的城門口,身後的衆人緊緊跟隨。

城門口,守衛的軍士瞧見龍璇之後,正欲按照慣例上前盤問,可是剛剛上前一步,便黑龍璇身後冒出來的幾個女孩子的美貌所驚住僵立在原地,嘴角不斷的流着口水,眼神開始變得尖銳,隨即大叫一聲招呼身後的士兵一起上來:“兄弟們,跟上。”

城門口被吆喝的聲音先是一愣,半晌之後,方纔聽明白其中的意思,同時色心滿布臉上,藍冰身爲人龍族的公主,皇家血脈中所產生的天生媚惑,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擋的,菲菲是米羅高級皇家魔武學院的十大美女之一,自然是美若天仙,加上身後的青兒,安娜,麗娜也毫無遜色。

在毫無抵抗力的情況下,守城的衛士紛紛圍涌過來,某些士兵還打起了壞主意,手中抓起武器,從城牆之上涌下,將十人的隊伍團團包圍。

“盤查,趕快放下兵器讓我們搜查。”一名士兵走出來吆喝一聲。

瞧着周圍閃爍着各色淫穢的目光,龍璇眉頭微皺起,這些目光並不陌生,因爲在一路上那些傻瓜土匪也是同樣的眼神,爆裂卻是怒火沖天的躍出,身形一閃,出現在剛纔那位吆喝的士兵面前,怒喝道:“我草,到哪裏都有一樣的敗類,王八蛋。”身體之中隱藏的龐大意念,隨着怒火的充斥,狠狠的朝那呆愣的軍士壓迫而去。

“砰。”聖級地力量豈是一個連七級都沒到的小兵可以抵抗,可憐的軍士身體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後,尿液直接從褲襠中飈起,然後幸福的暈了過去。

見到同伴倒下,圍困的軍士還以爲爆裂偷襲,皆是不由得大怒,一名看似軍官的士兵,抽出腰間長劍,怒喝道:“大膽,竟然敢在我聖獸之城逞兇,護衛隊,給我拿下。”

無數泛着淡色鬥氣的精鋼鐵槍長劍狠狠的刺在爆裂身上各處要害,卻並未有一絲鮮血濺出,反而出現了點點火星,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沒有割破。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