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用費勁了。」巨門星君緩緩地說道,「這個周天星辰北極殺陣,可以吸收一切力量來強化自己。我早已經把陣法布置好了,你們從進入天牢開始,每一場戰鬥釋放出來的法力都被吸收了,現在這個大陣已經相當強悍了,除非你們當中有人能發揮出真正的准聖人法力,不然絕不可能逃脫。」

周天星辰北極殺陣,巨門星君的傑作。

哈哈,北斗星君,南斗星君,還有什麼狗屁貪狼星君、破軍星君,都去死吧,只有本星君才是陛下的最強助力!巨門星君看著一眾妖王,他知道只要自己將這些妖王做掉,紫微大帝就能坐穩天帝的位置,自己就是天庭當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巨門星君,自己再也不用因為身材矮小被人看不起了。

沒錯,巨門星君是一個相當陰暗的人,因為他身材矮小,而且法力低微,不善戰鬥,所以在北極軍中總是被人譏笑欺負。

直到有一天,他在天外天之中遇到了一個洪荒時代的遺迹,得到了一部關於陣法的秘訣。然後他學習了一系列的陣法,開始變得越來越強。

直到有一天,他用一個殺陣做掉了一個一直以來欺負自己的北極軍統領。

「哼,巨門,你居然敢殺害同袍!」

「來人,把巨門給我拿下,軍法處置!」

巨門被抓了,因為他謀害同袍。但是巨門並不覺得傷悲,更不害怕,他在笑,瘋狂地笑,因為這個世界上敢看不起他的人,最終都要死在他的手裡。

「把他給我放下!」一個威嚴的聲音拯救了巨門的性命。

那個北極軍的統領,天庭六御之一的帝君,看著身材矮小,樣貌猥鄙的巨門,緩緩地說道:「你想成為將軍嗎?你想成為他人仰望的人上人嗎?你想讓所有人跪在你的面前顫抖嗎?」

「想!」巨門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從今天起,你就是本帝的手下了。」紫微大帝帶走了巨門。

從此以後,北極軍中似乎就沒有人再見過巨門了。只有紫微大帝及他最最信任的人知道,隱之三當中多了一個人,這個人是陣法大師,是一個陰狠毒辣的人。

……

「今天,你們都要死!」巨門星君死死地盯著幾位妖王,雙手都在微微地顫抖著。巨門星君當年在殺死自己的那個統領之後,每一次殺人,雙手都會不停地顫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瘋狂。

周天星辰北極殺陣之中的星辰之力越來越強大,幾位妖王已經感覺到了強烈的壓迫感。但是他們現在又不能攻擊這個陣法,越是攻擊,陣法就越強大。

「可惡!」牛魔王咬牙切齒,自己空有一身巨力,此時卻毫無辦法。

鵬魔王和蛟魔王也沒了辦法,紫微大帝最後的這一個殺招實在是讓他們有些沒轍了。雷克頓低頭沉思,可是自己還真想不出辦法來了,他的黑皇式對於陣法應該沒有用。

黃袍妖王的目光看著下方的深淵,星辰之力不停地流轉,一旦星辰之力全部出來,他們一群人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自己的兄弟們為了救自己,甘願以身犯險,自己總應該做點什麼吧?黃袍妖王的臉上露出一陣苦笑,這就是人生啊。

黃袍忽然說道:「兄弟們,你們幫我一個忙好嗎?」

幾個妖王都是一愣,黃袍為何忽然說出這麼一句話。

「小花她被關在西王母的分景閣之中,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她了。如果可以的話,你們幫我帶一句話給她,就說我黃袍這輩子,從來沒有後悔過!」黃袍笑著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兄弟們,多謝你們,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妖族。」

「再見了!」黃袍的身上漸漸地亮起了耀眼的金色火焰。

「黃袍,不要!」

「黃袍,你幹什麼!」


牛魔王和鵬魔王直接衝上前去,想要阻止黃袍妖王。可是黃袍妖王只是揮手一擋,兩人就被攔下來了,黃袍身上的氣息變得空前的強大。

「我燃燒了元神,能夠短暫地使出准聖人的力量,應該可以破開這個陣法。」黃袍說了他留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句話。

「黃袍!」石鐵獅的眼角有一滴熱淚止不住涌了出來,這個熱血的男兒,這個堅毅的男人,也有他的熱淚!

蛟魔王的渾身一陣顫抖,他並沒有出手去阻攔黃袍,他的心頭有無數的話積壓著,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雷克頓和孫悟空都感覺眼角有些濕潤,黃袍居然燃燒了元神,就為了破開這個陣法,就為了救他們的兄弟。

「什麼!」巨門星君的臉色也變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傻的傢伙?居然為了別人燃燒自己的元神,要知道元神一旦被燃燒,就是神形俱滅,徹底消失在天地間,連轉世投胎都不行了。

「快!」紫微大帝也有些心急了,他感覺到黃袍身上的氣息變得空前可怕。

瘋子,妖族的這群瘋子! 黃袍身上的金色火焰爆發出來,整個深淵之中彷彿被九天落下的太陽擊中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阻斷了。

無邊的法力爆發出來,黃袍以自己一身的修為燃燒元神,爆發出了准聖人級別的力量。

原本浩瀚的星辰之力在這恐怖的法力之下也黯然失色,整個周天星辰北極殺陣被這力量完全轟碎掉,那籠罩深淵的罩子如同易碎的玻璃般破裂開來。

「黃袍!」

「黃袍!」

幾位妖王熱淚盈眶,黃袍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擊破了巨門星君的周天星辰北極殺陣。

「衝出去!」牛魔王強忍內心的傷痛,怒吼一聲。

七個身影如同流星一般沖了出來!


「嗯?」雷克頓眼尖,看到了從半空之中跌落下來的黃袍,趕緊御使風遁衝過去,將黃袍的身體抱住,衝出了深淵之中。


巨門星君愣愣地看著這一切,他不理解,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居然會有這種人的存在?周天星辰北極殺陣破碎的一瞬間,他的嘴角湧出了一股鮮血來,這陣法與他本命相連,陣碎人傷。

紫微大帝的面容肅穆,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沒有震驚,也沒有惋惜。

「紫微,你是不是後悔了呢?」一旁的北斗星君忽然說道,「你居然和這群傢伙當對手,真是不走運啊。難怪玉帝這麼有信心,敢把天帝的位置讓給你。」

七位妖王衝出了深淵,站在紫微大帝的面前。他們有的渾身帶血,有的精疲力竭,但是每個人的氣勢都不會弱,每個人的目光中都有烈火在燃燒。

「本帝,失敗了。」紫微大帝緩緩地對幾位妖王說道。

也許紫微大帝還可以與妖王們一戰,他還沒有滿盤皆輸,但是他是天帝,既然自己的計劃破滅了,自然就是失敗了,若是連失敗都不肯承認,他還怎麼當天帝?

一旁的巨門星君顫抖著跪倒在紫微大帝面前,口中呢喃道:「陛下……屬下不力……屬下請求責罰……」

「這不是你的錯。」紫微大帝看也不看巨門星君一眼,「都是本帝的錯。」

雷克頓的手中抱著黃袍的屍體,此時的黃袍面容安詳,就像已經完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一般。牛魔王、鵬魔王、蛟魔王、驅神大聖、移山大聖、孫悟空,圍在黃袍的屍體旁邊。

「我牛霸天,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有一個兄弟,叫做黃袍。」

歐皇崛起 黃袍老弟,一路走好。」

妖王們都閉上雙眼,讓自己的熱淚不會沸騰出來。他們是熱血的男兒漢,縱然淚落也絕不會作那凄凄兒女狀。

「這一局,本帝輸了。你們可以走了。」紫微大帝緩緩地說道,「不過本帝可不會放棄,妖王們,我們還有交手的機會。」

眾位妖王與紫微大帝對視著,黃袍之死已經將他們的的仇恨變成了另一種。

「紫微,你人可以走,我們也攔不住你。」雷克頓忽然說道,「但是今天,離開天牢的只能是你一個人。」

話音一落,風起雲湧。

雷克頓的身影消失在風中。紫微大帝的臉色一變,他已經感覺到危機了,當即吼道:「巨門,閃開!」

可是為時已晚, 華夏神話:道士傳奇

「你的頭顱,就用來給黃袍兄弟當祭品吧!」屠夫刃如驚雷,挾裹著南明離火的熱浪,直接劈向了巨門星君!

紫微大帝迅速出手,打出自己的紫微斗數,想要阻攔雷克頓擊殺巨門星君。

「紫微!」牛魔王也出手了,他的渾鐵棍突然擊出,這一招看起來緩慢,卻又快速無比,這是一種極其矛盾的感覺。

渾鐵棍擋住了紫微斗數,雷克頓與巨門星君的交手無人可干涉。

巨門星君目光中閃過瘋狂之色,他可不是什麼弱者,雖然身上有傷,好歹也是天境的強者,怎麼可能會懼怕一個地境的妖王呢?他雙手捏出無數法訣,瞬間形成了許多陣法來阻攔雷克頓。

雷克頓血齒一咬,直接開啟了狂化和黑皇式,整個身軀變成了一頭洪荒凶獸。

轟!

屠夫刃劈下,巨門星君的無數法訣都被轟成了碎片。巨門星君的目光中滿是震驚之色,怎麼可能?這個妖王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不,自己不能死,自己還有大志向,自己要當天庭第一星君,自己要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巨門星君!

可是巨門星君再怎麼不甘心,也擋不了天意,擋不了雷克頓的屠夫刃。

天意如刀!

屠夫刃劃過一道弧線,巨門星君看到了自己的身體緩緩地在下落。一個人一生中只有一次機會完整地看到自己的身體,那就是在頭顱離開身軀的時候。

好安靜啊,整個世界都這麼安靜,妖王的巨刃,無底的深淵,陛下的帝袍,這些都印在巨門星君的雙目之中。而在巨門星君的腦海之中,閃過了無數的畫面,自己這一生當中的種種,都如同幻燈一般閃過。

……

「從今天起,你就是本帝的手下了。」

「微臣遵命!」

……

「巨門,要是能擊敗這些妖王,本帝就能坐穩天帝的位置了。到時候你就是天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星君了。」

「陛下,微臣一定全力以赴!」

……

「本帝失敗了。」

「陛下……」

……

雷克頓一隻手緊握著染血的屠夫刃,另一隻手中,提著巨門星君的頭顱,鮮血一滴滴地落下,觸目驚心。

「紫微,巨門的頭顱,就算是給黃袍兄弟的補償。」雷克頓的血眸凝視著紫微大帝,「你的頭顱,我們總有一天會取走的。」

威脅!


紫微大帝沒有想到,一個連天境都還沒有到的妖王,敢朝著堂堂的天庭之主紫微大帝,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來。

「雷克頓,怒天大聖,不愧『屠夫』的名號。」紫微大帝沉聲道,「本帝記住你了。妖王們,今天一戰,本帝的手下損失殆盡,不過本帝還在。只要本帝一天不死,你們就一天都別想逃脫天庭的制裁!」

「哼,紫微,我們妖族大聖難道會怕了你嗎?」牛魔王吼道,「記住,你的腦袋只是暫時放在你的脖子上,若是有那麼一天你大敗特敗了,我們妖族的大聖會將你的腦袋取下,放在黃袍兄弟的墓前!」

「本妖王平天大聖牛魔王立誓,此生若是不能將紫微的頭顱放於黃袍兄弟墓前,便遭萬劫輪迴之難!」

「本妖王渾天大聖鵬魔王立誓,此生若是不能將紫微的頭顱放於黃袍兄弟墓前,便遭萬劫輪迴之難!」

……

「本妖王怒天大聖雷克頓立誓,此生若是不能將紫微的頭顱放於黃袍兄弟墓前,便遭萬劫輪迴之難!」

七位妖王,站在紫微大帝的面前,立下了這樣驚天動地的誓言。

「哈哈!」紫微大帝狂笑道,「好!好!好!本帝就等著,看看是你們取下本帝的頭顱,還是本帝將你們的頭顱取下!」

說完,紫微大帝身上星辰之力瀰漫,紫微斗數環繞,消失在了天牢之中。

結束了。

天牢之戰結束了。

深淵之中,崩塌的巨石不停地隕落,呼嘯的風聲此起彼伏,空氣中的血腥味還在瀰漫著。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