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別安慰姐姐了,如果不是姐姐藉助了你的定海神珠,恐怕就是再怎麼進步也沒用,跟你這個小變態根本就沒得比。」海青璇咯咯笑著道。

「這有什麼好客氣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只要姐姐願意,就是在這裡面待一輩子都不成問題。」步雲天隨意介面道,卻是不想他這句話有點暖味了,使得海青璇瞬間臉頰緋紅。

「別亂說,難道你想養姐姐一輩子啊?」海青璇滿臉通紅的道。

「那就要看姐姐願不願意了。」步雲天硬著頭皮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越說越不像樣了,我們還是先出去了,時間就快到了。」海青璇連忙轉移話題道。

「恩,是時候動手了。」步雲天點點頭道。

於是兩人出了定海神珠,然後把房間裡面的大部分陣法都收了起來,僅僅是留下了隔音陣法。(未完待續。。) 還有三天便是刀道宗派人來運送晶礦的日子了,所以兩人也不想再等下去,已經準備下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習慣性問題,打劫的人都喜歡選擇在黑漆漆的半夜動手,步雲天和海青璇兩人也不例外,直到天已經黑漆漆之後,兩人才向著那座晶礦潛去。

「弟弟,你隱匿氣息的能力好強啊!」

海青璇輕輕的感嘆道,她的修為雖然高過步雲天很多,但是她卻絲毫感覺不到步雲天的氣息,如果不是看著步雲天就站在她面前,恐怕她會以為步雲天已經離開了。

自從步雲天幸運的找到了第三顆定海神珠,使得三顆珠子形成了三才大陣之後,他收斂氣息的能力已經可以瞞過許多巔峰高手,就不用說僅僅是剛剛進入天階後期的海青璇了。

步雲天的實力也使得海青璇對於這一次的行動越來越放心,只要計劃順利,恐怕就是搬光整個晶礦都沒有問題。

兩人的目標非常明確,那就是庫房,經過差不多三個月的開採,倉庫已經差不多堆滿了靈晶,濃郁的靈氣在很遠的地方便可以感覺到了。

「姐姐,庫房就在前面了,除了五名天階修士,其他的都是小雜魚,瞬間便可以搞定。」步雲天輕輕的神識傳音道。

「不可大意,還是按計劃行事吧,這些大宗派的修士秘法可不少,要是萬一消息泄露,對於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可是非常不利的。」海青璇同樣輕輕的傳音道。

「恩,那就按計劃行動吧!」步雲天點點頭道。緊接著他的身邊無聲無息的多了兩頭天階三級的妖獸。

兩頭妖獸出來之後。輕輕的向著兩人點點頭。然後便向著挖礦的區域賓士而去,不一會兒那邊便發生了暴亂。

「啊……,快逃啊,妖獸來了。」

「有妖獸吃人了,快來人啊,救命啊!」

「尼瑪,不要吃我,我的肉不好吃。」

「啊……」

一群礦工驚慌失措的從礦洞深處跑出來。這些礦工大部分都是凡階的修士而已,修為低的要命,都是一些資質不行的外門弟子,平時就靠做苦力賺點靈晶,如何擋得住兩頭天階妖獸,所以兩頭妖獸瞬間如虎入羊群,慘叫之聲四起。

不用人來報告,守在庫房的幾名天階修士神識一掃,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幾人商量一番之後。其中三名天階高手便化作幾道遁光向著事發地點而去,留下的僅僅是兩名天階一級的修士。

雖然他們不在乎這些外門弟子的死活。但是挖礦卻是需要人手的,要是這些外門弟子都死光了,他們也不好過,不過他們的想法也很簡單,就是先把兩頭妖獸趕走,畢竟憑他們五個的實力,就是全上也不一定能夠留下這兩頭天階三級的妖獸。

此時庫房裡面只有兩個天階一級的修士,還有的就是門外的幾十個地階修士了。

「該死,到底是怎麼回事,無端端的出現兩頭天階妖獸,不會是有人在搞鬼吧?」其中一名天階一級的修士皺著眉頭道。

「難說,總之我們小心一點就是了,要是庫房裡的靈晶出問題的話,我們就完蛋了。」另一名天階一級的修士搖搖頭道。

「恩,希望他們可以順利趕走那兩頭妖獸吧,否則……小……」

那名修士話都還沒說完,便看到同伴的身後出現了一道人影,可惜小心二字都還沒有說出來,他的頭顱便已經高高的飛起,飛在半空的頭顱雙眼暴睜,死死的盯著站在自己那無頭屍體後面的人影,非常不甘的死去了。

兩名天階修士幾乎同時死亡,一個被砍掉了腦袋,一個被海青璇瞬間凍成了冰塊,外面的那幾十個地階修士沒有絲毫察覺。

接下來就簡單了,堆積如山的靈晶被步雲天一堆一堆的收入定海神珠之內,眨眼之間幾百平方的庫房便被步雲天搬光了,緊接著步雲天又對兩具屍體來了一個毀屍滅跡后,才帶著海青璇悄悄的離開了。

「走,去會合兩頭妖獸之後,我們就離開。」步雲天興奮的傳音道。

此時兩頭妖獸已經把刀道宗的那三名天階修士引到了千里之外,其中一名修為最高的修士看到妖獸有意退走之後,便開口道:「別追了,回去了,它們應該不會回來了。」

「好,那我們回去吧!」另外兩人點點頭道。

三人回到庫房,看到慘死的兩名同伴和空曠的倉庫,頓時憤怒的仰天長嘯,身形一閃,便再次撲了出來,飛到半空,想要找到敵人的身影,可惜卻是徒勞。

此時步雲天和海青璇已經追上了兩頭妖獸,把它們收入定海神珠之後,兩人再次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原地。

回到酒樓的房間之後,兩人都還興奮不已,這種事情做起來實在是太爽了,搶奪大門派的晶礦,恐怕是許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吧!

「太棒了,居然成功了,快帶我進去看看,我們到底搶了多少靈晶?」海青璇興奮不已的道,整張小臉都因為激動而變的紅彤彤的,看上去非常的誘人。

「呵呵,放鬆,我這就帶你進去。」步雲天也是興奮的笑著道。

「哇,好多啊!」進去之後,海青璇毫無形象的飛撲到那小山一般的靈晶上面,不過估計也只有在步雲天面前,她才會有這副表情吧!

「還行吧,可惜就是上品靈晶比較少,而且居然連一塊極品靈晶都沒有。」步雲天有些不滿足的道。

「你就知足吧,雖然大部分都是下品靈晶,但是如果全部換成下品靈晶,起碼有好幾個億吧。」海青璇沒好氣的道。

「呵呵,我這不是隨便說說嗎!」步雲天搔搔頭皮不好意思的道。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繼續去搶嗎?」海青璇興奮的道。

「那當然,不搶豈不是對不起那些靈晶。」步雲天嘿嘿笑道。

「咯咯,弟弟,你真是個臭不要臉的傢伙。」海青璇咯咯笑道。

這次搶劫成功了,步雲天也對這些大宗派的財力驚心不已,雖然他也是出身在大宗派,不過卻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情,所以許多事情他都不是很清楚。

區區一座中型晶礦三個月便可以產出如此多的靈晶,那大型晶礦還得了,而且這樣的中型晶礦還不止一處,據步雲天打聽到的消息,這刀道宗足足有三十幾處這樣的中型晶礦,大型晶礦也有四座,這是何等驚人的財富。

難怪說散修就是再怎麼練也比不上宗派弟子,單單是看這些修鍊資源就知道原因了。

步雲天雖然對於刀道宗驚人的財富感到驚駭,但卻是更加興奮,財富越多,代表他打劫起來的收穫就越多,能不興奮嗎?

於是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裡,兩人頻繁出動,不斷的搶劫,短短一年的時間裡便搶劫了十幾處晶礦,得到的靈晶足足有上百億之多,定海神珠之內的靈晶已經不能用一座小山來形容,稱之為大山都已經不為過了。

「弟弟,怎麼樣,敢動手嗎?」海青璇低聲道,此時兩人正潛伏在一處小山頭上面,不遠處正是刀道宗的一座大型晶礦,但防守卻是非常的嚴格,足足有十名天階中期修士,而且還有一名天階後期修士。

「守衛太過森嚴了,就算能夠成功,我們也肯定會暴露,實在是有點難下決定啊!」步雲天輕輕的道。

「那怎麼辦啊,難道就這樣放棄,這大型晶礦我們還沒搶劫過呢!」海青璇有點惋惜的道。

看到海青璇可惜的樣子,步雲天不由的衝動道:「那就動手吧,怕什麼,最多也就是逃命而已,難道打不過還逃不了嗎?」

「好,那我們就動手,不過計劃要改變一下才行,不能再像之前那樣了。」海青璇點點頭興奮的道。(未完待續。。) 這一年多以來,兩人的多次行動已經使得刀道宗晶礦的防守越來越嚴密,估計大型晶礦的防守更是達到了一個非常誇張的地步,兩人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

兩人並不是貪得無厭之輩,自然知道適而可止,可是不搶劫一座大型晶礦,步雲天卻是不怎麼甘心,他本來就不缺靈晶,搶劫晶礦也只是為了報復刀道宗而已,只是搶劫那些中型晶礦對於刀道宗來說根本就無傷大雅,又如何談得上報復?

然而步雲天和海青璇卻是不知道,已經有一個巨大的陷阱等著他們,只要他們出手,絕對是自投羅網的了。

如此多的中型晶礦被搶,刀道宗又怎麼可能會不作出反應呢?這座大型的晶礦根本就不像步雲天他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修為最高的根本就不是那所謂的天階後期高手,而是一名隱藏在暗處的天階巔峰高手,只要他們出手,面對的將是那名天階巔峰高手的雷霆打擊。

此時步雲天和海青璇並沒有離開,而是躲在定海神珠裡面,打算制定好計劃之後再行出手,做到萬無一失。


「姐姐,你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說出來聽聽。」步雲天沉思了一會兒之後開口道。

「之前我們搶劫的時候都是利用妖獸引開敵人之後再動手,不過從最後幾次搶劫來看,他們已經明顯有了防備,被引開的人手並不多,只是我們的實力強勁,所以才成功而已。可是這次如果再用之前這個方法的話。恐怕不一定會成功了。」海青璇皺著眉頭道。

「不錯。最後幾次他們都是有所防備了,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呢?」步雲天點點頭道。

「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出手試探一下,至於用什麼方法試探,那就要有個計劃才行了。」海青璇想了想微笑著道。


「嘎嘎,還是用妖獸,就打游擊戰,派出幾頭妖獸不斷的騷擾他們,敵追我退。敵退我攻,一定要把他們隱藏在暗處的傢伙引出來。」步雲天眯著眼奸笑道。

十名天階中期,一名天階後期,看上去陣容很強大,可是想想卻是不然,要知道這裡可是一處大型晶礦,每天都有幾十萬的弟子在開挖,每天挖出的靈晶都有好幾百萬,而且其中不乏上品靈晶甚至是極品靈晶,如此驚人的財富。真的只有這麼一點高手防守嗎?

如果是平常時候還勉強說的過去,可是此時刀道宗已經被搶了十幾座晶礦。可是這裡卻還是這樣的防守,顯然是不可能的,幾乎不用想兩人都知道,對方肯定在暗中藏了一些手段。

所以步雲天決定先用騷擾的方式,試探一下在說,看看這潭水是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嗯嗯,他們肯定藏了暗手,我們只要不斷的派出妖獸騷擾,讓那些妖獸不斷的獵殺挖礦的外門弟子,肯定能夠把他們引出來的。」海青璇點點頭道,這個方法確實是不錯。

「恩,只是這次出動的妖獸小弟恐怕要多一點才行,否則都不夠對方獵殺。」步雲天點點頭道。

「其實也不用太多,只要十幾頭天階妖獸就夠了,讓它們一發現對方的天階高手就逃跑,這樣就不會出問題了,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讓那些妖獸完全聽指揮。」海青璇微微笑著道。

「這個姐姐你就放心好了,這次一定玩死他們,就是他們隱藏了天階巔峰高手也沒用。」步雲天奸笑道。

此時不遠處的那座大型晶礦里,同樣發生著類似的事情,只不過他們討論的是怎麼抓住那些打劫晶礦的賊子。

雖然刀道宗每天收入的靈晶都有幾千萬,但是消耗也同樣是巨大的,整個門派有幾百萬弟子,就是修為最低的凡階弟子每天都要消耗一塊靈晶,加起來每天都要消耗幾百萬,更何況那些修為高的呢。

一名地階的弟子每天消耗的靈晶看修為的程度,從十塊到上百塊不等,天階的弟子更是動不動就幾百塊的,再加上其他地方的靈晶消耗,收入其實並不比消耗高多少,所以最近十幾處晶礦被打劫可以說是引發了非常嚴重後果。許多弟子的靈晶被剋扣了,那些弟子幾乎都恨不得把那打劫的賊子碎屍萬段了。

「師兄,你說那賊子還敢到我們這裡來打劫嗎?」一名守在晶礦倉庫外頭的地階弟子道。

「很難說,不過如果對方敢來的話,肯定是十死無生的,這次宗里可是派來了真正的高手。」那名師兄神神秘秘的道,同時還不忘了布下隔音陣法。

「真正的高手?是誰啊?師兄你知道嗎?」那名師弟不由的問道。

「是誰就不能告訴你了,總之我們的罪不起就是了,所以這些天你最好小心點,千萬別不小心的罪了那位,不然到時就別怪師兄不給你收屍了。」那名師兄小聲的道。

「嘿嘿,這個師兄你就多慮了,我從來都不惹修為高過我的人,怎麼會的罪那位呢?」那位師弟嘿嘿笑道。

「多慮,要是真多慮了才怪呢?你以為就憑我們的實力可以看出那位的修為嗎?還是小心點好,別到時的罪了都不知道。」那名師兄用一種看白痴的目光看著他的師弟道。

「額,多謝師兄提醒,你不說我還真的忘了,那些人的修為根本就不是我們看的透,說不定根本就是隱藏了修為,看來這些天確實是要小心一點了。」那名師弟不由滿頭大汗的道,顯然是怕了,看來這傢伙平時沒少欺負那些修為低的弟子。

「知道就好,要知道這次那位來這裡的目的,可不是來遊玩的,而是來伏擊那些賊子的,你說可能不隱藏修為嗎?」那名師兄得意的道,不過不得不說,他的推測確實很有道理。


「多虧師兄提醒,不然我的小命就危險了,看來以後我要收斂一下才行。」那名師弟繼續擦著額頭上的冷汗道。

「好了,小心點就是了,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位也就會離開了,只要我們這段時間注意一點就是了。」那名師兄笑著道。

就在那名師弟還打算說什麼的時候,遠處卻是傳來了一聲慘叫,緊接著那邊便亂了起來,卻是步雲天已經動手了,他們本來就離這座晶礦不遠,想好了方法之後,自然不會耽擱了。

「卧槽,救命啊,有妖獸,快來救我啊。」

「妖獸吃人了,妖獸吃人了,快跑啊。」

「尼瑪,快來人啊,救命啊。」

「不要吃我啊,我的肉不好吃啊。」

一時之間,哭爹喊娘的到處都是,十幾頭天階妖獸並沒有集中,而是分散了開來,整個晶礦四處都是慘叫聲。

不多時便有十幾道身影從倉庫里爆射而出,分別沖向那些出事地點。

遠處的步雲天卻是搖搖頭道:「不對勁,很不對勁,居然只是留下幾名天階初期的留守,那十名天階中期的和那名天階後期都出去了,簡直就是引誘我們過去嗎?」

「不錯,肯定有問題,不過你還是先讓那些妖獸退走吧,不然那些妖獸就危險了,那名天階後期高手可不是吃素的。」海青璇也是搖搖頭道。

不用海青璇說,早在那十幾道身影竄出倉庫的時候,步雲天便已經傳音那些妖獸,讓它們退走,妖獸雖然強過人類很多,但是面為修為高過它們幾級的人類,還是扛不住的,不走就是送死了,看來只能敵進我退,敵退我進了。(未完待續。。) 十幾頭妖獸在收到步雲天的傳音之後,一個個都非常的聽話,二話不說便退走了,動作非常的快速,等那些天階修士趕到的時候,那妖獸的身影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為這些妖獸都是分散逃跑的,所以這些天階修士也不敢追,生怕分開追出去的時候被埋伏,所以十幾頭天階妖獸很輕易便跑了出來。

「卧槽,跑的真快,別追了,我們回去吧!」一名天階修士張口咒罵道。

「這些該死的妖獸終於出現了,那幕後的人肯定也來了,大家小心一點吧。」另一名天階中期修士提醒道。

其他人也不在說什麼,不過卻一個個都神情凝重,一個能夠控制那麼多天階妖獸的人會是簡單之輩嗎?恐怕就是打死他們都不信,有些人甚至都動起小心思了,看來必要時候還是小命要緊啊!

另一邊步雲天把跑回來的妖獸收了起來之後,便和海青璇再次進入了定海神珠。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