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聽到諸葛的話,珈珈的心再次慢跳了一拍,一個念頭倏地閃過了珈珈的腦海。

珈珈幾乎當即捂住了臉,那個念頭對於珈珈來說過於可怕,以致於珈珈再看向昏迷不醒的羽凡時,雙眸間閃過一絲驚疑!

「你們不用叫了,晴兒這次或許受的刺激太大了,現在的她處於一種完全自閉的狀態。」忽然間一直站在杉木門前仰望的老布里轉過身來說到。

「諸葛,你是說羽凡是為晴兒,才受了如此重傷…你把整件事情給我說一遍!」老布里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到。

事實上,自從老布裡帶著眾人回到落寞學院后,老布里就一直沒問過諸葛幾人整件事的過程——諸葛幾人不止幾近透支,更是受了一些內傷.

「事情是這樣的……」諸葛這才想起來還未向老布里說出事情的整個經過,當下便自遇群狼到巧碰洛波特細細的說了一遍。

「布里爺爺,羽凡他到底怎樣了!」等著諸葛說完一系列事情,早已按耐不住的阿里森終於迫不及待的問到。

「……哎…都怪我啊!」聽完諸葛的闡述,看著經阿里森這麼一問所有人都露出極度渴望的眼神,老布里嘆息了一聲。

「爺爺,您是不是一直跟在我們的後面呢?」看著嘆了一口氣的老布里,諸葛微微的動了動眼角,輕輕的問到。

「沒錯,我是一直跟在你們後面的,自從你們進入迷霧森林的那一刻,我就跟在你們後面,只是,自從看到羽凡一劍斬了那三隻九級魔獸后,我便沒有跟的太近,怎知到後來會跑出來一隻聖級雙頭狼…這都怪我太大意了啊!」喝了一口拿出來的酒,老布里自責的說到。

「……」眾人這才明白為什麼老布里會突然間出現在迷霧森林裡。

原來爺爺一直在保護我們,只是,事情出現了這一幕,眾人也不知道說什麼才是好!

「爺爺,若不是你保護著我們,恐怕我們就再也見不到您了…事情既然發生了,那就過去了,現在的我們只想知道,羽凡和小灰究竟怎樣了,其餘的對我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望著昏迷中的羽凡與小灰,還有近乎獃滯的紫晴?雅月,諸葛對著自責的老布里沉聲說到。

「爺爺,你就不用自責了,你還是告訴我們羽凡幾人的狀況吧!」看著不斷自責的布里爺爺,眾人不約而同的說到。

「……」看著面前這群關心自己夥伴安危的孩子,老布里自責的心中總算閃過了一絲安慰的情緒。

「其實,此時的羽凡與小灰現在還沒有完全危險,若不是當時我手中恰好有護心丹為他們兩個服用,恐怕,他們就真的沒救了!」看了一眼紫晴?雅月,老布里沉聲說到。

「傷的這麼重……」聽到老布里這麼說,亞諾特洛四人驚訝的低呼到。

在眾人不中意的角落,一直獃滯的雙肩倏地**了一下,而後便再也沒有動作了!

「沒錯,羽凡傷的的確很重,聖級雙頭狼的實力很強,雙頭狼本就是天賦極高的魔獸,它的天賦魔法『銀(金)狼控』『雙狼控』是類似於空間魔法的一種強大技能,而身為聖級的雙頭狼幾乎將羽凡的整個身體都震碎了,相比之下,按照你們當時說的情景,若不是有小灰再加上羽凡那變態的身體,恐怕就是我有護心丹也沒用了。」似乎察覺到了那一絲**,老布里再次望了一眼紫晴?雅月後,沉聲的說到。

「那…現在的羽凡…」諸葛幾人的心呼的緊了起來。

「現在…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此時的羽凡與小灰似乎形成一體,達到了一種生命共享的狀態…一榮俱榮,一隕俱隕啊!」望了一眼昏迷中的羽凡與小灰,老布里的語氣中帶著一股浸入骨髓的無奈。


「那現在的晴兒呢!」聽著老布里剛說完並沒有說到紫晴?雅月,珈珈急忙問到。


「晴兒…晴兒她現在處於一種完全自閉的狀態,不願意與任何人相觸,除了她自己願意,否則誰也幫不了她…恐怕此時她的心中除了羽凡,再也容不下什麼了!」

深深的望了一眼獃滯中的紫晴?雅月,老布里滿口蕭索的說到。

lt;div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 “那我們就沒有辦法讓晴兒脫離這種狀態…或者說我們就沒有辦法讓羽凡快速醒來了嗎?”聽到老不理的回答,珈珈睜大了眼睛。

“紫晴的現在狀態除非她願意,否則誰也沒有辦法!”面對眾人期待萬分的眼神,老布里有些無奈。

“布里爺爺,剛才你說'此時的羽凡與小灰似乎形成了一體,達到了一種生命共享的狀態…一榮俱榮,一隕俱隕',那是什麼意思?”看著老布里與珈珈幾人無奈的表情,諸葛驀然間的問到。

“哦!我所說的生命共享是一種最高層次的精神結合與天賦技能,我想你們應該是知道所謂的魔獸契約吧?”看著諸葛眾人,老布里問到。

“魔獸契約是人類對自己與魔獸之間的一種強制性收服與控制類魔法,據說一些召喚師就會這些,應該是向您說的那樣,那是達到了精神靈魂層次結合的境界。”諸葛倒是對老布里說出的問題有些解答。

“可這與羽凡有什麼關係?”聽到諸葛話,亞諾與特洛和阿里森幾人實在理解不透。

“事實上諸葛只說出了魔獸契約最基本的一面,在大陸上,一些修者為了自己多一個保命符,通常會馴化一些魔獸來增強自己的實力,但是,馴化的魔獸遠遠達不到真正的收服效果,所以,魔獸契約出現在了大陸修界的層面,追根到底魔獸契約也就是一種玄妙的靈魂運用,通常很多強大的修者會在魔獸受傷或幼年時候強制契約一頭適合自己的魔獸,只不過這種魔獸契約在蘭斯大陸上是很少有人會的,畢竟這是屬於一種高層次的增強實力方式。”

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羽凡,老布里喝了一口酒,接著說到:

“雖然,魔獸契約是一種高層次的靈魂運用,但是,也並不表示尋常人不可以得到一隻強大的契約魔獸,只要是在魔獸願意的情況下,得到魔獸親睞的修者不會魔獸契約的契約方式也可以得到一隻契約魔獸,因為魔獸契約是屬於魔獸的一種天賦魔法。”

“而在魔獸契約中又分為兩大種,第一種是所謂的強制契約,也就是尋常的契約,而第二種是平等契約,後者是在魔獸願意的情況下互相結約的。”

“爺爺,你是說羽凡與小灰……”聽到這裡,諸葛望向羽凡與小灰的眼神中蒙上了一層悲色。

一榮俱榮,一隕俱隕–原來羽凡與小灰的命綁在了一起!

“沒錯!在羽凡的生死時刻,應該是小灰自己主動的向羽凡結起了平等契約…不,事實上我也搞不清真正的狀況,因為,契約是小灰在羽凡已經昏迷時結起的,這種結約方式是我所認知中的意外!”

忘了幾眼同樣昏迷中的小灰,老布里的眼中閃過一絲被感動的神色,而後又繼續的說了下去:

“不過,有一點我很清楚,羽凡與小灰達到了平等契約中的最高狀態–生命共享,這也是羽凡在雙頭狼強大的攻擊下流得一線生機的重要原因,或許,你們不明白,但是看到羽凡的傷勢我可以肯定的說,當時雙頭狼的攻擊幾乎達到了全力。”

“生命共享…也就是說羽凡不醒小灰就不會醒了,而小灰不醒,那麼羽凡……”說到最後,珈珈最終還是沒有說下去。

“……”老布里沒有再說話。

事實上,老布里沒說的是,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在外表看來羽凡的身體完好,但事實上羽凡的身體已經近乎破碎了,是那種齏粉狀的碎,若不是羽凡的體內有著一股怪異弱小的黃芒,恐怕此時的羽凡**早已破碎了!

畢竟,近乎神葯的”護心丹”也只是可以抱住生命的生機而已!

“兩個老傢伙,我老布里對不起你們啊!”心中,老布里默默地悲念到。


現在的老布里只能將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抱於羽凡體內的那一股微弱的黃芒與隨時有可能回來一次的老穆拉二人了,他手中沒有任何關於此方面的丹藥與療治方法。

而且整個大陸上,除了老穆拉也想不到有誰可以搞定羽凡這個棘手的問題了–可是老布里不能去找老穆拉。

外面的世界風雨飄搖,也不知他們兩個老酒鬼安否!

“爺爺…”就在老布里心中乞求老天讓老穆拉早早回來的時候,諸葛叫了一聲。

“嗯……”頗為自責的老布里重新抬起了頭。

“爺爺,我想羽凡的事情我們要從長計議,至少現在羽凡與小灰…他們總算有護心丹留著一線生機,或許,他們隨時都有可能醒來。”看著近乎猛然間蒼老幾分的老布里,諸葛在眾人的示意下安慰到。

“或許吧!”長長的嘆了一口,老布里心中沉沉,羽凡的**之事他實在是說不出口。

聖級強者,也是人!

“我想爺爺,我們還是處理一下手頭的事情吧…紫晴已經很久沒休息了,她也受了傷!”到最後諸葛是小聲說到的。

“好吧!”看著諸葛幾人閃過的眼神,老布里怎麼不知其中的意思。

既然發生了,我總不能讓一群孩子來承受什麼,這一切還是讓我來扛吧!

羽凡,布里爺爺一定會救醒你的!

想到這裡身為聖級強者的老布里心中堅定了幾分,向諸葛幾人點了點頭,而後向著獃滯的紫晴·雅月走了過去。

“倏……”老布里沒有猶豫一分,豎起的手刀直接砍到了紫晴·雅月的頸部。

這孩子太累了,這種狀態除非將她打暈的方法,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休息呢!

然而,令人掉淚的一幕出現了,在老布里一手刀砍下去的情況下,結結實實挨了一手刀的紫晴·雅月竟然只是搖晃了一下–她沒有暈過去!

老布里身為聖級強者,出手定然會力道達到了致昏的效果,可是,在眾人眼睜睜看著的情況下,紫晴·雅月竟然沒有暈。

“……”老布里的嘴張了張,最終化為一絲苦笑。

他用的手力他知道,只是他沒想到是,紫晴·雅月竟然到了這種狀態–現在的紫晴·雅月已經執著到了極點。

大概,她只想讓他醒來吧!

“晴兒…你不要這樣…”看著面前的一幕,看起來一直開朗的珈珈忽然間眼淚洶湧而出,身為紫晴·雅月最好的姐妹,她怎會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

紫晴·雅月她不願意倒下去,她的心中始終只有一個念頭–等他醒來,她要第一眼看到他的醒來。

她要他醒來第一眼看到她!

就是如此的簡單!

“爺爺……”看著面前的一幕,潸然淚下的諸葛幾人,同時咬著牙向著苦笑的老布里喊到。

“哎!這孩子太執著了!”老布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用行動回答了諸葛幾人的喊聲.

老布里的手輕輕打撫到了紫晴·雅月那凌亂的秀髮上,似乎手指輕輕的按動了幾下!

紫晴雅月終究是昏睡了,否則老布里的聖級強者是白當了!

哭的兩眼紅腫的珈珈在眾人通紅的雙眼下將紫晴·雅月扶到了另一張床上,她,也該休息一下了。

老布里為昏睡過去的紫晴·雅月服用了一顆療傷丹藥,與眾人無話且靜靜的守候在了杉木屋裡。


或許,明日的太陽就會回到從前那般明耀了吧!

而逝去的微笑,你何時才能回來!

……

一夜無話,在沉沉的死寂中,落寞學院渡過了史上以來最沉寂的一夜!

紫晴·雅月是從噩夢中驚醒的,這點從她猛然間起身的樣子可以看出來,當紫晴·雅月看到趴在自己床邊睡著的珈珈時,眼神閃過一絲悲痛的神色。

他還沒醒吧!如果他要醒了,或許,他也會像珈珈這樣,趴在我的身邊!

紫晴·雅月沒有驚動熟睡中的珈珈,而是小心翼翼的來到了羽凡與小灰昏睡的床邊。

此時在黎明那微暗的光線中,紫晴·雅月的雙手輕輕撫摸上了羽凡那似乎安詳熟睡的臉龐,她的表情是那樣的溫柔,就像是黎明前的那一道曙光一樣!

“你知道嗎!在精靈族裡,人類永遠是外族…可是,你知道嗎?我從來都不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自己有著精靈的痕迹,至少現在我不想要。”杉木屋裡,紫晴·雅月的話語讓人捉摸不透。

“我不會讓你去的,除非,我也死!”最後兩字,紫晴·雅月是輕輕說出來的。

但是,那份堅定誰也質疑不了!

“我這就讓你好起來!”再次輕輕的撫了撫昏迷中羽凡的臉龐,紫晴·雅月悄悄的走出了杉木屋。

而當紫晴·雅月再次出現在杉木屋時,她已經換下了那套凌亂的衣服,整理一下儀容,那驚艷的美麗在黎明的光線里閃閃發光。

“我要讓你醒來,第一眼看到沒有瑕疵的我!”輕輕的來到了羽凡面前,紫晴·雅月呢喃了一句。

原來她在抱著這樣的念頭!

在黎明微暗的光線里,紫晴·雅月的手輕輕的抹上了影戒!

眨眼間,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猶如猛地破封一般瞬間充斥在了整個落寞學院!

沒錯,紫晴·雅月拿出了影戒中的精靈至寶–生命之液! 沒錯,紫晴?雅月拿出了影戒中的至寶「生命之液」,她是用一把通體暖色的玉匙取出來的。

就那麼有一滴多一點的生命之液,瞬間將杉木屋中黎明那微暗的光線反射的綠意盎然,氣息磅礴!

大自然的氣息,那整個屋中剎那間充滿的綠意,讓紫晴?雅月的嬌軀變得神秘了起來!

生命之液像是活了起來一般,似乎與捧著它的紫晴?雅月隱隱呼應!

「…可是,你知道嗎?我從來都不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自己有著精靈的痕迹,但是,現在的我很慶幸我有著這樣的血脈痕迹。」

在紫晴?雅月說過的隻言片語中,透漏了她的身上有著精靈一族的印記,很明顯,生命之液是與紫晴?雅月漸漸的起了共鳴。


「就讓我將你喚醒吧!「紫晴?雅月的表情溫柔,望向昏迷中的羽凡眼神春風化雨,呢喃的話語中有著無盡的期待與心疼。

紫晴?雅月手中玉匙緩緩的移動了起來!

那雙握著玉匙的柔荑用力到了以致其近乎發白,空氣中,柔荑輕輕的顫抖!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