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孩子,放心吧……」一聲渺遠的嘆息響起,隨後兩人的聲音,都歸於沉寂。

***

極寒冰眼下方。深潭之中。

一隻透明的藍色光罩之中,許陽靜靜盤坐。在他的面前,是一隻飛速旋轉的藍色水球,在水球的表面,一道道利刃一般的暗流飛速旋動。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源水之心。

良久,許陽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一道藍光從眉心之中射出,直衝源水之心中的那一尊熔爐!一道道水極功法、玄術所化成的基礎符文,在至尊熔爐上蜿蜒爬行。

等到最後一筆符文,被許陽的心神力量勾勒出來之後,至尊熔爐大放光明,在原本的六色之上,又多出了一種寶藍色的光芒!

「呼……第七次神器合一,終於完成了!」許陽舒了一口氣。他的頭頂上空,在已經出現的六重天宮之上,隱約出現了一片宏大的藍色海洋!

藍色海洋之中,一道道水極符文快速變幻。許陽眼眸之中,同樣有無窮的符文變化,他在以至尊神鼎的極致推算能力,推演第七重天宮,瀚海天宮的構成。

天宮的構築可不是小工程,即便許陽現在的推演能力有了很大提升,這第七重天宮的構築,仍是花費了許陽三天的時間方才完成。

在練成天宮的一剎那,許陽頭頂碧波萬頃,浩渺無際,一重重虛幻浪濤涌動,將一座寶藍色的宮闕推出海面。下一刻,無窮無盡的玄氣,湧入許陽的身軀,化作精純的水極玄力,充實入許陽頭頂的瀚海天宮之中。

「該離開了……在這極寒冰眼,我已經耗費了許多時日。天族高手,肯定沒有放鬆對我的追殺!每多逗留一刻,都會增加極大的危險。」

許陽深吸一口氣,身軀化作一道彩光,衝出地下寒潭,向那一道漩渦海流衝去。

雄渾闊大的極寒冰眼,大漩渦的中心,驟然衝出了一道彩光!

猛然間,在極寒冰眼周圍的十個方位,各自鑽出一名玄皇級強者,他們口中呼喝連連,一道道雄渾的玄力鎖鏈飛出,在空中糾纏盤結,很快構成了一座斷空大陣!

「哈哈,許陽,你終於出現了!」

「這次,我倒要看看,有沒有靈獸級別的怪物救你!」

周圍十名玄皇強者,包括天行駿、天行鶴、天行山等一個個熟面孔,都紛紛散去玄光,露出了真身!

「看來,你們在這裡埋伏,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許陽環視一周,淡淡說道,「也難為你們,這麼沉得住氣,沒有去冰眼之中找我。」


「哼,我們對冰眼之中的環境並不了解,萬一上了你的當,豈不是吃虧?」天行駿冷冷說道,「想來,杭兒就是在大意之下,被你利用冰眼之中的特殊環境伏殺而死的吧?」

許陽並沒有解釋,他搖頭一笑:「既然如此,諸位就上吧!讓許某看一看,你們這些天族長老,都有什麼長進?」

「哼!」天行山大手一揮,一隻山嶽般的手掌鎮壓下來,惡風四散,讓下方的許陽幾乎無法呼吸。(未完待續。。) 其他的九位玄皇強者,紛紛叱喝一聲,齊齊出手,圍殺許陽!在他們看來,擁有擊殺天之杭戰績的許陽,是個極度危險的敵人,絕不會因為其境界低下、氣息微弱,就掉以輕心。


「轟隆隆……」

連綿不休的爆破聲響起,隨即場中的許陽,被撕成了碎塊,塵泥飄灑,其中還有一根根稻草打著旋兒落下,飄零入海。

「傀儡假身?」天行駿又驚又怒,他沒有想到,許陽的傀儡假身居然高明到了這個地步,能騙過十位巔峰玄皇的靈覺!

「許陽在哪裡?」所有人面面相覷。

「轟!」



下一刻,許陽的身軀倏忽出現在了其中一名天族巔峰玄皇的身旁!疊加秘術施展出來,許陽的氣勢暴增百倍,擰腰擺臂,一拳轟出!

「大地之拳!」

那名天族的巔峰玄皇,一聲厲嘯,雙掌齊齊拍出,抵住許陽這崩山裂地的一拳!他的身後,雄渾的力量透體激射,下方的海水轟然炸響,無數的水花撲面而來。

然而,那個天族玄皇,即便以雙手抵擋許陽的單拳,仍是沒有扛住!他身形劇震,防禦姿勢被打散,向後踉蹌跌出。

能夠造成這一戰果,首先是許陽的實力大進,七重天宮的境界,在疊加秘術增幅的情況下,完全能勝過一般的玄皇巔峰高手!再者,許陽挑選的對手也頗為講究,是十大玄皇之中最弱一人。

一拳得手,許陽更不饒人,飛翼拍動,轉瞬之間便出現在了那名玄皇的身後,再度擰腰擺臂。第二記大地之拳轟擊而出!

許陽鬼魅般的速度,完全讓這位玄皇強者沒有應對的時間!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隨即這名天族巔峰玄皇,整個人被打成了一張彎弓,脊柱在咔咔的聲音之中,直接碎裂!

兩拳廢掉了一名巔峰玄皇。斷空大陣的一角,已經無人主持!

許陽眸中目光閃動,在上次伯牙國寒潭,他吃過斷空大陣的虧之後,早就將這種陣法的變化加以推演,爛熟於心!他手中掐出三道玄奧手訣,射入半空之中的大陣之內,頓時五星陣法,大放光明!

「糟糕。陣法失去了控制!」

「是許陽搶奪了陣法的控制權!他想要破解大陣,然後逃走!」天行駿驚怒交加,狂喝道,「快阻止他!」

然而,下一刻。斷空大陣重新穩固下來,將包括十名天族玄皇,以及許陽在內的整整十一人,全部籠罩在一個直徑十里的巨大鎖鏈光幕之中!


「嗯?」

「怎麼回事。大陣好像又恢復了。」

就在一群天族玄皇強者驚訝的時候,許陽冷冷一笑。身形再閃,來到了又一位天族巔峰玄皇面前,一記大地之拳轟擊而出。

那名玄皇是水極玄皇,抬手便是漫天波濤,在這極寒冰眼之中,更具威勢。深藍色的玄力匯聚成海流。將許陽一重重包裹在內。

「哈哈,許陽,我天行浪,是水極巔峰玄皇,在這浮冰之海。先天就有這地利優勢,你想要敗我,那是挑錯了對手!」那名水極玄皇天行浪,哈哈大笑。

「零界天宮!」

許陽頭頂,第六重銀灰色的天宮猛然漲大,頓時刺骨的森寒,在整座斷空大陣的範圍內蔓延開來!周遭一重重玄力海流,都被零界天宮放射出的零界寒氣,給凍成了堅冰,凝固在空中。

天行浪臉上的驚愕還沒有消退,許陽背後飛翼閃動,就已經出現在了他面前,一掌拍出!

蘊含著零界寒氣的手掌,在接觸到天行浪的胸口之時,就將後者的玄力、血液等等,全部凍結!天行浪大驚,催動水極玄力抵禦,但再多的水極玄力,也全都被那一絲零界寒氣給凍住,反而化成許陽操控的冰極玄力!

這就是零界天宮的霸道之處。天行浪,被凍成了一具冰雕,臉上的驚恐表情,還沒來得及褪去。

「該死的!是許陽,他雖然搶奪了大陣的控制權,但不是想著逃生……他是要將我們十人,全部擊殺!」一名天族玄皇強者,又驚又怒,大聲吼叫。

「聒噪!」許陽閃身來到了對方面前,一掌斜斜劈落。

那名天族玄皇強者,身上濃烈的火焰騰出,他怒吼一聲:「休要小看我等,火焰監牢!」

此人張開雙臂,向許陽虛抱過去。一重重火焰,化作監牢,意圖將許陽困在垓心。

「火極玄皇?」

許陽眸光一閃,頭頂的第七重天宮,瀚海天宮施展出來!頓時虛空之中,響起了陣陣海潮之聲,狂放肆意的水極玄力,四處奔流!

那火焰監牢,瞬息之間便化作一重重霧氣消失!下一刻,濃郁的水極玄力,化作一隻巨大的水龍之首,一口將那火焰玄皇給叼住,用力咬碎!

許陽厚積薄發,在修成七重天宮之後,他的戰力終於真正體現了出來。不管對手是哪一極玄脈,他幾乎都有克制的天宮應對。頃刻之間,連殺兩人、廢掉一人,十大玄皇連敗三個,威勢震驚全場!

「許陽太過厲害,不能單打獨鬥!」天行鶴大呼,「齊心合力,否則我等都將死於他手!」

眾位天族玄皇膽寒了,他們現在終於知道,許陽為何奪取了大陣的操控權,卻不開啟大陣逃逸,原來是打著全殲敵人的心思!可笑的是,這斷空大陣本來是禁止許陽逃離的枷鎖,現在卻變成了天族十位玄皇的牢獄!

不過,剛剛十位天族巔峰玄皇,也是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才給了許陽可乘之機,連敗三人!剩餘的七人合力,威勢竟如同大海呼嘯,一浪高過一浪,絕對不容輕忽。

許陽裹挾戰勝之威,默然站在七人對面,暗自調息。剛剛一連串的爆發,對他來說也不輕鬆。不過,許陽的瀚海天宮,在恢復玄力消耗方面,有著強大的效果,幾乎不輸於他星海之中的七十一塊憤怒符籙。這一點消耗,幾個呼吸之間便恢復正常。

「殺!」無需多言,雙方同時出手了!(未完待續。。) 剩餘的七大玄皇強者,玄力如同大海波濤一般洶湧澎湃,蘊含著各種法則之力,化生出猛獸、長蛇、巨掌、巨拳等等,向許陽一齊壓來!龐大的威勢之下,就連下方的浮冰之海的海面,都出現了方圓萬丈的巨大凹陷,四周的海水被擠壓,形成了一圈數丈高的海水之牆。這種奇景,也只有巔峰玄皇級數的大高手拚鬥,才有可能出現。

而在這沉重的壓力之下,許陽昂然抬頭,挺直了腰桿。他的頭頂,七重天宮一重接著一重,遙相呼應,威勢浩瀚。

「此人果真是八極之體,而且修鍊了我天族的玄天八景經!」天行駿大喝道,「他現在還欠缺一重天宮,所以我們還有機會!一旦讓他八重天宮全部修成,就有資格衝擊真正的玄皇之境,到時候連無敵玄皇,都未必能制住他!」

七名天族長老駭然,什麼叫同階無敵?像許陽這種,一旦攀升入玄皇境界,便可以橫掃世尊之下的強者,這才是同階無敵!相比起來,天之杭那種號稱同階無敵的純血帝裔,就遜色了許多。

「錯了,你們沒有半點機會!」

許陽背後飛翼展開,身形陡然消失在了七大玄皇的眼中!離影玄術,被許陽幾乎發揮到了極致,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影子!

其實,許陽沒有使用任何隱匿身形的玄術。七大玄皇看不到他,只因為許陽的速度,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視覺反應速度!在這種情況下,七人合力施展的攻勢,自然全部落空,只將海水打的波濤四濺。

「唰!」許陽猛然出現在了一位天族巔峰玄皇身後,一掌拍出!

那名天族巔峰玄皇。靈覺也相當敏銳,當即回身,雙手一拉一劃,在身前幻化出了一面寒冰盾牌!

「冰極玄脈……」許陽的手掌轟擊在了冰盾之上,他心念電閃,頭頂的第二重天宮。離火天宮光芒大漲,一**火焰之力,匯聚在他的掌心,洶湧噴發!

蘊含著赤極天炎威能的火焰,其強猛程度毋庸置疑。只聽「啵」的一聲輕響,冰盾被融出了一個手掌形狀的大洞,隨即許陽的手掌余勢不衰,直接透過冰盾,按在了那名天族強者的胸口!

「啊……」

一聲慘叫。那名天族強者的口中、耳中,都冒出了赤紅色的火焰氣息,整個人在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化為焦炭!

「行駿,我,我儘力了!」這名天族玄皇生命力強橫,即便生機斷絕,但還是施展了最後的反擊!他乾裂的雙手。猛然握住許陽的那隻手掌,大叫一聲。以最後的冰極玄力,凝結出了一隻寒冰鐐銬!

許陽再殺一人,不過也付出了代價。他的右掌手腕之處,掛著一隻寒冰鐐銬,陣陣森寒的力量湧入,使得玄力無法貫通到掌心。這等於暫時廢掉了許陽的一隻手掌!

「上,哪怕是死,也要死得有價值!」天行駿等人悲憤大叫。

許陽手腕之上,冒出騰騰的火焰,燒灼那隻寒冰鐐銬。這畢竟是一名巔峰玄皇畢生功力所聚。雖然許陽的赤極天炎極為熾烈,但一時之間,還是無法將其融化。

形勢頓時有了一絲變化!要知道,如果是硬碰硬的對拼,許陽真的無法勝過這些天族玄皇強者的合力圍攻。他現在的戰力,即便比巔峰玄皇強,也只是強出一線而已,談不上碾壓。剛剛能連殺四人,一是靠著身法迅如鬼魅,二是靠著七重天宮變化無方。

手腕上的鐐銬,一定程度上限制住了許陽的速度,使得他離影玄術的效果打了個折扣。天行駿等人雖然仍是無法看清許陽的動作,但至少已經能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子,施展的攻擊有了目標。

六大玄皇,背靠背圍成了一個圈子,施展諸般玄術,對著斷空大陣之中,一道模糊的影子狂轟濫炸,澎湃激蕩的力量呈環形擴散,就連斷空大陣都受到了一定的波及,微微搖晃起來。

從場面上看,依然是許陽佔據有利地位,依靠著恐怖絕倫的速度,六大玄皇施展的玄術,無法擊中他的身體,自然也就無法造成傷害。但是六位玄皇也不是蠢人,他們大都施展大範圍的攻擊玄術,選擇的區域也都在自身附近,這讓許陽根本無法近身,數次逼近都無功而返。

「他的疊加秘術,對身體的負荷很大,必定無法持久。堅持下去,勝利一定在我們手裡!」天行鶴大聲叫道。

其餘五人也想到了這一點,精神均是一振。假如許陽的疊加秘術消失,那麼五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能輕鬆勝過他。

「以為我拿你們沒辦法么?」許陽心中冷哼,他的身形驟然停滯下來。

「好機會!」六位玄皇齊齊大喜,心神鎖定許陽,同時施展大威力玄術,轟擊而去!這麼長時間無法摸到許陽的身影,也讓六人怒氣滿腹,畢竟被一個玄皇都不到的後輩,以一敵十,傳揚出去他們的威名會全部淪喪。

轟隆!

一聲驚人的巨響,許陽凝滯的身軀被六道玄術轟擊正中,碎成了漫天粉末,泥土紛紛揚揚地灑落!

「不好!」六大玄皇都是一驚,隨後想起了許陽似乎精通傀儡之道,這是他放出的一件傀儡替身。

「同一種手段,你們上當兩次,該說你們蠢,還是我太聰明?」許陽冷冷的聲音傳來,他已經出現在了天行鶴面前,一掌遞出!

天行鶴是風極玄皇,但也跟不上許陽的速度!他周身青光大放,雄渾的風極玄力化作一道道颶風在周圍滾動,防護全身。

「風極生雷!」

許陽頭頂第五重天宮,殛雷天宮銀白色的光芒大漲,隨即便是噼噼啪啪的電弧聲響徹雲霄,他探出的一掌,硬生生切入了天行鶴的護體颶風之中!

護體颶風和許陽的手掌,激烈摩擦,化生出一道道細微的電蛇!在許陽的殛雷天宮催動之下,電蛇飛速向天行鶴撲去。(未完待續。。) 那一條條電蛇,蘊含著最為精純的雷極之力,那是屬於上天,屬於雷劫的力量,是許陽從雷劫珠中洗鍊得出的純粹雷力!

天行鶴瘋狂地催動體內的風極玄力,但是雷極對於風極,有著極強的剋制作用,他輸出的風極玄力,幾乎完全被許陽轉化為相應的雷極玄力!轉瞬之間,那幾條細微的小型電蛇,就飛快漲大,將天行鶴的身軀勒緊。

許陽嘴角勾出一絲冷笑,他的右手高高揚起,五指猛然握緊!頓時那幾道電蛇,收緊了繩索一般的蛇軀,硬生生將天行鶴的肉身,勒成了怪異的麻花狀!

天行鶴眼珠幾乎瞪出眼眶,他吃力地發出一聲吼嘯,渾身僅存的風極玄力,陡然化作一道道青光流轉的風極長索,用力束縛住了許陽的雙腳,就像是給許陽戴上了一套腳鐐!

這下子,許陽的離影玄術,更是受到了限制,速度已經降到了正常玄皇的水準!

僅剩下的天行駿等五人,齊齊發出一聲悲吼,撲上前來,誓要將許陽轟殺!

「真麻煩……」許陽搖頭,他要殺敵,就不免會給予敵人反撲的機會。天行鶴,以及剛剛那個冰極玄皇以生命隕落為代價的反撲,實在是無法躲避。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