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也是新來的吧。」李燦道。

「咦!為什麼要說也。」撇頭一看,獨孤逍遙傻眼了,這不正是剛才對話的那兩個極品嘛。

只見男子一襲白衣,手上拿著一把紙扇,一副騷客的樣子。

李燦嘿嘿一笑道:「她可是咱們東域最美的女人之一—婆羅聖地的聖女。」

說完還兩眼泛著桃花似得看著婆羅聖女。

「嘿嘿,要是能娶回家做老婆就好了。」一旁長相猥瑣的大叔也嘿嘿說道。

「大叔,你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是嗎?」說著還擦了擦嘴邊。

就在這時,只見人群後方一人騰空躍起,穩穩地落在距婆羅聖女不遠的一艘船頭上。

「這是誰啊?這麼大膽,敢打擾我們的仙女。」

「小點聲,不想活了,他是朝陽聖地的聖子。」

「汴城怎麼了,來了這麼大人物。」


隨著朝陽聖子的到來,人群中傳來一陣騷動。

「觀師妹怎麼也到這汴城來了。」沒有理會岸上的眾人,朝陽聖子向婆羅聖女問道。

「既然王洋師兄可以來,為什麼小妹就不可以。」沒有回答,婆羅聖女反問道。

聲音如天籟般在眾人耳邊回蕩,聖潔高雅,但又有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連聲音都這麼好聽,我一定要娶回去做老婆。」猥瑣大叔好像沒睡醒似的迷迷糊糊的說道。

「別跟我搶,他是三哥我的。」李燦在一旁搶著道。

聽著兩人的談話,獨孤逍遙一陣無語。

「這些凡夫俗子怎能得以觀觀師妹之容。」朝陽聖子突然說道。

哼!

說完,朝陽聖子一聲冷哼,身上突然爆發一股強大的氣勁,氣勢如虹向著拍向岸上眾人。

轟!

轟!

轟!

「三哥,救命。」抱著李燦,猥瑣大叔邊猥瑣的喊著。

「沒出息,看三哥的。」只見李燦雙腳一沉,一道金色元力附在腳面穩穩地站立在哪。「兄弟用不用幫忙?」

李燦偏頭看向獨孤逍遙,只見獨孤逍遙向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裡,好像對朝陽聖子的威壓絲毫沒有感覺。

「你牛。」李燦對著向獨孤逍遙豎起大拇指。

此時岸上的大部分人全都被逼退,向後倒退數米才停下,但是沒有人敢出頭教唆,站在原地沒動的就只有七人。

除了獨孤逍遙三人外,剩下四人獨孤逍遙都不認識,但想來也是有大背景的人。

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幾人朝陽聖子道:「今晚在天寶樓宴請各位,不知可否賞光。」

「有免費的晚餐誰不去啊!我去我去。」猥瑣大叔又露出了他那猥瑣般的笑容。

「大叔,低調低調。」一旁的李燦提醒道。

「呵呵……王洋,你只不過是一個補聖子,如果是蘇然我還可以給他一些面子,你嗎?哼!」就在朝陽聖子話剛落,一個飄忽的聲音傳來,只不過語氣中帶著

濃濃的輕視。

「哼!光子,怎麼就你自己一人。」王洋不耐的看著遠處一人說道,只見那人穿著一襲銀袍,華麗的光澤看得讓人刺眼。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無論是在哪裡都會有鬥爭,朝陽聖地和雙子聖地就是其中之一。

雙子聖地擅長合擊之術,相輔相成,一光一暗,一水一火……

且都是雙胞胎,實力驚人。

「怎麼,想在我大哥不在時對我出手。」光子輕蔑的說道。「不過你不是對手。」

男人不能慫 。」

沒等光子回話,王洋已經縱身而躍,雙掌泛著紫氣拍向光子。

「哈哈……來得好。」沒有在意王洋的攻勢,光子迎身而起,渾身閃著銀光,刺的許多人眼睛都睜不開。



轟!

兩掌相撞,一股氣浪以二人為中心向外激蕩,勁氣逼得眾人不得不向後再退去,比起朝陽聖子不久前所釋放的威勢不知強了很多倍。

不久,兩人的身影分離而開,只見光子向後退了兩步,而朝陽補聖子卻向後倒退三步,孰強孰弱一眼遍看得出來。

「哈哈……我說了,你不如蘇然。」

「哼!我們密地再見。」沒有在繼續理會光子,王洋憤憤而走,目光中顯出一絲狠辣。

———————————

「我說蕭白,你該不會就是在天寶閣花兩百萬買下吊墜的那個人吧!」一家酒館,李燦突然大聲的喊道。

「是我啊,你怎麼知道?」獨孤逍遙有些疑惑的問道。

「看你背的那把大劍啊,現在城裡都傳開了,說不知哪來了一個傻子,竟然花白兩萬買一副吊墜,還將兩個近乎沒用的廢品都拍賣走了,原來就是你啊。」

「那是眾人無知,寶物要在有緣人手中才會散發出它的光彩。」 天賦升級系統 ,就像一位世外高人。「其實,我是一個高手。」

「閉嘴!」獨孤逍遙與李燦同時叫道。

「切!」

絲絲……

這時小白從睡夢中醒來,從獨孤逍遙的懷裡鑽了出來。

「咦!哪來的小蛇,正好用來泡酒。」說著,猥瑣大叔迷迷糊糊的就向小白抓去。

嗖!

啊!

一聲慘叫。

獨孤逍遙看了看猥瑣大叔,搖了搖頭道:「自作孽啊!」

「對不起,楊公子,已經沒有座位了。」樓下傳來一個小廝的聲音。

因為密圖的消息,不知多少人來到汴城,都想分來一份羹,城裡早已人滿為患。

啪!

一巴掌將小廝打倒,楊偉身邊的一人道:「連我們家少爺的位置都看不好,你不想活了。」

「我倒要看看是誰,在汴城敢強我的座位。」楊偉憤憤的道。

當楊偉到了二樓,看到正在飲酒的獨孤逍遙一行人,特別是看到獨孤逍遙和他身後背的那把大劍時,心中一團怒火霎時噴了出來。

這時,獨孤逍遙也注意到了楊偉,兩人四目相對,就這樣對視了許久。

「蕭白,你倆該不會是有特殊愛好吧!」說完,李燦自己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太邪惡了。」

「是……你。」楊偉咬著牙狠狠的說道。

沒有理會楊偉,獨孤逍遙自顧的喝著酒。

「給我上,教訓教訓他們。」楊偉吼道,在他身後立馬衝出兩個人來。

嗖!

嗖!

啊!

還沒等兩人衝到跟前,只見兩根筷子爆射出去,狠狠的穿釘在兩人的大腿之上。

「三哥威武。」一旁的猥瑣大叔還不忘叫好。

「廢物。」楊偉氣憤的說道,只是自己也沒有上前。

「你們等著。」說完便要向樓下走去。

「等等。」一直沒說話的獨孤逍遙突然說道。

「你想幹什麼?」看著站起身來走向自己的獨孤逍遙,楊偉哆嗦的問道。

「嘿嘿……不幹嘛!就是想和你好好親近親近。」獨孤逍遙邊走邊笑道。

「看來蕭白真有不良嗜好。」一旁的李燦搖了搖頭。

「別過來……」

刷!

還沒等楊偉說完話,獨孤逍遙一步來到楊偉身邊。

揉了揉手腕,獨孤逍遙嘿嘿一笑。「看你長得這麼難看,我幫你一把吧!」

「你要幹什麼?」楊偉覺得自己的雙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綁住了,一動也動不了。

本以為身在汴城無人敢動自己,沒想到今天遇到了個狠茬子,根本不在乎自己身後的家族。

「還我漂漂拳。」

啪啪啪啪啪……

哦啊呀……

「呀嘛滴……」

······

一旁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眼了。 百拳之後。

「哎呀,打得好累。」獨孤逍遙抻了抻腰。

低頭一看,「呔,哪來的豬頭。」說完啪的狠狠的踹了一腳。

哐當!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