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跟我走吧,對了,我叫墨星。」

周邊有外人,三個奴僕不敢叫主人,幽冥神使自我介紹后拉著陳青就走,陳青如今已經感覺輕鬆了很多。沒多久就來到另外一個冰冷的金屬大廳,這個金屬大廳人要少了很多,四人站在一處陣法上,墨星一按手腕上的手環,白光冒起,四人立刻不見。

在一出現還是個大廳,不過風格卻變了很多,全都是一些黑的發亮的石頭建造而成,周圍還有很多猙獰的鬼怪雕像,陳青就感覺身子又是一沉。

「咱們已經到了幽冥星,這裡可是個好地方,先去我家看看!」

墨星露出壞笑,其他兩個也是微笑不已,陳青看看四周有外人,只好沉默不語,跟著他們走出大廳,乘坐一艘跟人類星艦截然不同的交通工具離開這裡,向著城中一處住宅飛去。

一路上陳青都向著車窗外觀看,街道上的神族成員並不多,甚至說很少,可以看出神族人丁並不興旺。這也很是正常,越是強大的生物越難生育。

如一隻大鳥的飛行物降落在一棟奢華的庭院內,剛一走出來,陳青就是一愣,竟然看到前來迎接的都是金屬人!

「神族人丁稀薄,總要有人伺候,又看不起異族,這種不會背叛多嘴的金屬人就成了最受歡迎的奴僕。」

墨星開口解釋,讓陳青算是了解了下,接著四人就走進會客廳。

讓前來伺候的金屬人退下后,墨星再次開口。

「主子,我翻看了這具身軀的記憶,這幽冥星對咱們來說可是個天大的好地方。」

陳青也被勾起了興趣,很期待他的下文,墨星整理了一下記憶再次開口。

「幽冥系的神族以靈魂為主食,可他們對食物也很挑剔。在下屆收集來無數的靈魂后,會放到一些巨大的養魂池裡提高品質,在製作成魂液。城裡有專門製作魂液的地方,用這種神晶就可以購買。「

一塊紅色晶體被墨星拿出,晶體上還有複雜漂亮的神紋,陳青拿到手中,立刻感覺到裡面蘊含神力。

「這就是神族腦中的晶體,卻是一個火系神族死後遺留。當初的神戰,並不是光人族和神族打,神族之間也把發內戰,最終只有幽冥,天空和大地三系獲勝。其他派系神族不是被殺光,就是淪為奴僕,數量不多的殘存者在東邊的碎星之地生活,有的還跑到下界,已經掀不起風浪。」

哪裡都有紛爭,同族都會內戰,這點已經由太多血淋淋的事實證明,陳青拿著神晶露出微笑,這神晶不單能由自己吸取,還可以埋到生命樹下,給生命樹提供養分。不過他對那養魂池更加感興趣。

「知道養魂池的位置嗎?」

墨星陰險的笑了,「當然知道,我可以偷偷將一些惡鬼放進去,只要小心點不被發現,那就是惡鬼免費的大餐廳。終有一天會培養出一些實力強橫的同伴。」

想法跟陳青一樣,不過還有所欠缺,陳青更想將那些養魂池據為己有,可惜沒那實力。

「主子,除了我們三個,沒人知道你為何來,所以彙報的事情您不用去了,我們三個會想辦法隱瞞過去,等彙報完了,我們找個借口就把你送回去。」

天空神使的話讓陳青更是一笑,心情也輕鬆了許多,接著問道,「能不能在上界開些產業,賺取神晶?」

不成想這話立刻讓三人露出為難之色,墨星再次稟告。

「三系神族的所有財富全屬於各自主神,就算是神靈也只不過是高級些的奴僕。就拿幽冥神系來說,每個成員每年會分到一些魂液配額,領取不多的神晶充當貨幣,想擁有自己的產業根本不可能!」

願望落空只能放棄,可接著墨星又說出另外的隱患。

「主子,我們三個雖然完美的融合了靈魂,可如今境界已經下跌至神仆境,而且並沒有融合靈魂印記。雖然靈魂印記在幽冥神龐大的神國里很不顯眼,也沒資格見到幽冥神,可難保被人發現出現異常並且上報。所以趁沒人發現,我們三個最好還是在這次討伐魁拔的戰鬥中戰死的好,這樣才能抹殺掉您所有留下的痕迹。」

這話讓陳青陷入沉默,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他是殺伐果斷之人,立刻點了點頭。三個惡鬼不但不傷心,還開心的一笑,能為主人辦事,那才是最大的榮耀。

該說的說完了,三人將身上的絕大部分財物全都交給了陳青,身上又攜帶著一些惡鬼就離開了。

外面可不是一個人類可以隨便走動的,就算集結而來的人類神靈軍隊,也只能駐紮在三顆星球中間的中轉站上,沒資格到這裡。

通天塔留在了下界狂神門,識海中的分身塔也不敢取出,陳青無聊的單獨度過了好幾天,天空神使那個女性奴僕這才單獨返回。

「主子,人類的神靈軍隊已經集結完畢,明日就會觸發。墨星我們三個自願請命跟隨參加,而且已經在數座養魂池扔下了惡鬼,已經可以帶您離開了。」

陳青點點頭,這破地早就呆膩了,就算天地元氣在濃厚也沒興趣留下,站起來就要走,可這女性奴僕又開了口。

「主子,您想不想嘗一嘗神族的味道?免得這具身軀浪費了!」

說著她就要脫衣服,弄得陳青差點撞牆,自己的惡鬼屬下們都把自己當成什麼了!就算有興趣,也是弄正常的神族女人,不可能弄一個被惡鬼佔據的身軀!


不過陳青到想到一點,自己除了女兒沒有其他後代。都是因為老婆和女伴們的身軀不夠強悍,現如今的境界和身體素質,那些女人更不可能給自己生下後代,強橫的神族女人到很有可能給自己再生下一男半女。而且就算後代一出生就弒母,死個神族而已,自己也不心疼。 想那麼多幹嘛!

陳青苦笑著把這一想法驅逐腦海,他早就下決心不讓弒母的悲劇重演,那對孩子也是種沉重心理壓力,可不想將孩子培養成無情無義之輩,有個女兒也就足夠了。


見陳青沒興趣,她只好又穿好衣服,領著陳青來到院子里大鳥般的飛行器里,向著城裡的傳送陣飛去。

一道白光從天降落,直接落在狂神宗內部,神族的中轉站竟然可以對下界進行精準定位,很是方便。

匆匆上界一游,陳青都沒看到啥,卻一來一去變成了偽神,弄得他有點恍惚。

抬頭看看天,又是一攥拳,感覺著體內不多的神力正跟隨魂力在經脈中流轉,只要將魂力全部代替神力,就能成為神靈。雖然這是個漫長繁瑣的過程,可陳青有自信,想到這點,嘴角露出笑容。

「嚇了我老人家一大跳,還以為那些討厭的神族又回來了!怎麼樣,他們沒為難我的乖徒弟吧?」

狂神帶著威嚴的話語傳來,卻沒現身,陳青向著大殿淡淡的開了口。

「沒事,有勞師傅挂念了。無事的話我回第七脈了。」

跟那個老小孩陳青實在沒話說,話音一落就凌空飛起,不過從高空看到正被宗門弟子填埋的奇寶深淵卻皺起眉頭。那魁拔竟然是被人為製造,事情恐怕不難么簡單,沒準背後還隱藏著一個龐大的勢力,這狂神門也許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疑心一起,陳青就忍不住多想,皺著眉頭一直回到通天峰自己的大殿,見到一臉驚喜的蕭媚媚后才舒展開,抱起她就快步跑向卧室,引得蕭媚媚一路嬌笑。

所有煩惱全都發泄進了蕭媚媚的體內,陳青躺床上又開始發獃,蕭媚媚忍不住的問出聲。

「主子,在想什麼呢?」

「過些日子我可能要遠遊一趟,去尋找夫人們,你和瓊兒要管好這第七脈。」

陳青要出遠門,蕭媚媚卻沒有一點憂愁,反正想他了,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分身塔去找,笑著緊緊抱著陳青點頭保證。卻不成想陳青猛然坐起又一拍腦門。

「差點忘了大事!」

話一說完,這貨就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跑了出去,直奔狂神所在的大殿。他竟然忘了大師兄提醒自己,到了偽神境界就找狂神,學習如何快速建造神國。

狂神的大殿連個守衛都沒,也沒人敢來這裡搗亂,陳青直接就開門跑了進去,看到裡面的情況就是一拍額頭。

「寶弟弟,你嘗嘗這個,可好吃啦。」

「寶弟弟做我懷裡舒服嗎?」

「寶弟弟,今晚讓我抱你睡吧。」

一群女弟子正圍著狂神大獻殷勤,狂神竟然恢復了小孩形態還滿臉胭脂印的正在享受,不時變成老頭模樣逗得女弟子們咯咯笑。這老不死的自從被人發現是小孩身軀,乾脆破罐子破摔,將一些女弟子弄到身邊,玩姐姐弟弟的遊戲!

「咳咳……」

陳青實在看不下去的咳嗽一聲,他進來都沒人發現,可這些人玩的多麼投入!

咳嗽聲引來女弟子們的注意,見是陳青,趕忙慌張的施禮,一個個的跑進後堂。就連狂神也是尷尬的一笑,趕緊用袖子擦擦臉上的胭脂,又變成老頭,故作威嚴的問出聲。

「乖徒弟,來找為師何事?」

「老不死的!」

陳青心中詛咒一聲,對狂神的那點敬重也沒了,但還是很尊重的一抱拳施禮。

「啟稟師尊,弟子已經到達偽神之境,特來求教建造神國之術。」

「這麼快?」

狂神尖叫著就衝到陳青近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股溫和的靈魂進入陳青體內,又在識海轉了一圈后消散,狂神眼睛一眯露出凶光。

「該死的神族,竟然強行將你提升至偽神,還好你有生命樹,生命力幫你解決了隱患,若不然就廢了!咦,你的神國怎麼已經這麼大了,你自己有辦法,還找我老人家幹嗎?」

「額……」

陳青愕然,有點不解的看著狂神開了口,「師傅,我這神國初建,全是生命樹弄得,生命樹吸收了星海所有物質,可以隨著生命樹生長再將這些物質噴吐出來,人是從通天塔里出來,弟子實在不知該如何加速建造。」

「你知道我老人家現在在想什麼?在想怎麼弄死你。天啊,簡直是人比人氣死人,老夫的手段跟你這一比就是渣。趕緊的滾蛋,別在這裡氣我。」

陳青摸摸鼻子沒走,當初這老不死的可是答應了,怎麼能不教給自己。見他不走,狂神直接扔出來一本書,正是建造神國的方法。陳青翻了翻,無非就是將現成的浮空島嶼用秘法弄進識海里,這點對陳青來說太簡單,只要先用通天塔先將浮空島嶼吸進去,再從識海放出來就成,比狗屁耗費神力的秘法簡單多了,不過到是可以教給手下們。

看完了的陳青還沒走,狂神有點抓狂的又扔出來一本書,上面描述的是如何急速毀滅敵人的神國,將其從神靈之境打落。這可是好東西,陳青不由得仔細觀看起來,可看完了還沒走。

狂神用孩童的聲音尖叫出聲,「這兩本書可是老夫的心血之作,你還想要什麼?」

陳青用無辜的眼神開口反駁,「說好的幫我加速建造神國啊!」

「你還嫌慢啊?我弄死你!」


說著狂神就要找東西砸陳青,他已經快氣瘋了。

「師傅別急啊,也不用那麼麻煩的去將浮空島弄進我的識海,您只要幫我往生命樹上灌輸些神力就成了。說話不算數是小狗。」

眼看著狂神就要耍賴皮,陳青只好用上了對付孩子的辦法,這招果然有用,狂神立刻停下手裡動作。

「我堂堂神靈怎麼會說話不算數,不就是些魂力嗎,看我撐死你這生命樹。」

說著狂神就伸手按住了陳青的額頭,神力噴涌而出進入識海。對於狂神,陳青很是放心,若是想對自己不利,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做手腳。

生命樹貪婪的吸收著狂神的神力,開始瘋狂的生長,枝幹上快速的發芽有快速的長出新的枝幹,主樹榦也在拔高加粗,根部的黑洞更是往外狂噴各種物質,擴大島嶼的面積,不時有粗大的根須翻出地面又被泥土蓋住。地面卻沒有一絲的震動,生命樹有意識的保護住了居住在島上的人。

看到這一幕,陳青喜笑顏開,狂神腦門卻冒了汗。他以為生命樹就算是神物,也吞不了多少神力,可沒成想生命樹竟然將神力當成了養分,還貪婪的索求無度。短短一會功夫就有大量神力流失,若是偽神,恐怕早就被吸幹了。

「師傅,我要求也不高,生命樹生長成萬米足以。對於您老人家來說,這只是舉手之勞。」

陳青用平淡的語氣拍了一個馬屁,可狂神差點吐血,陳青說的輕鬆,可讓生命樹生長到萬米,哪裡那麼容易!耗費的神力天知道多久才能補充回來!

拼了!

不想在徒弟面前丟人,也到底要看看陳青能成長到什麼程度,做師傅的也該幫他一把,若不然只是個名義上的師傅,自己心裡都彆扭。

發了狠的狂神神力再次暴漲,可生命樹仍是照單全收,時間流逝,生命樹仍是在瘋狂增長,狂神的腦門是真冒汗了,見高度差不多了,趕緊的將神力收回。

收回神力,生命樹發出不滿的嗚鳴,可在陳青命令下不敢糾纏,仍是在繼續增長。其實狂神的神力生命樹沒能消化那麼快,身軀之內還積攢了些,當高度超過一萬兩千多米,這才逐漸變緩又恢復正常的生長速度。

「媽蛋!虧大了!」

見生命樹變得正常,狂神才咒罵著收回嚴查的神識,立刻見到陳青深深的向自己鞠了一躬。不管如何,能得到徒弟的尊重,狂神開心的笑了。

「去忙你的事情吧,別老來打擾老夫跟小丫頭們玩耍。」

狂神開口逐客,其實是要閉關恢復神力,陳青豈能不知道,再次彎腰施禮,這才緩緩的退出大殿,從這一刻起,他才對狂神門有了真正的歸屬感。

有了歸屬感,陳青才能無私付出,回到第七脈后,立刻下令開放一部分區域,可以讓其餘狂神門弟子進入,這片區域售賣各種物品,從丹藥到魂寶一應俱全,質量上乘,售價比外面還要低些,立刻吸引了宗門中人的追捧。

靜則思動,陳青除了每日閑逛,就是關注前往異族的商隊,可進入異族地盤還需要時間,看看自己的神國,他想著加快建造速度了,只要弄進去一些浮空島嶼,就能將更多人遷徙進去繁衍生息貢獻信仰之力,這才能加快境界的提升,到了這個地步,修鍊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了!

想要浮空島嶼,宗門裡雖有一些,可大多都是有主的,而且陳青要的也不是一兩座,而是需要大批量,就只能到上界的碎星之地尋找。

想去上界,除了被神族帶著傳送上去,就只能乘坐星艦,還必須是特質星艦,其他飛行物神族禁止人類在上界使用,一經發現就會摧毀,不管是是仙器還是神器。陳青的三個神族奴僕已經失去聯繫,代表著戰死,讓神族無人知道他們曾經被一個小小人類奴役過,特製的星艦倒是有,不過都是師兄們的座駕,借過來也不方便,陳青決定自己也買一艘,正好也領略下無盡大陸的風土人情。

別看一艘小小的特質星艦,狂神門地盤和中州之地都沒得賣,只有到極遠的一處商賈集中地點才有。當陳青提出要親自前往,瓊兒就立刻要求跟著去,看著蕭媚媚的眼神也充滿期待,陳青大手一揮兒,連同一些經常侍寢的貼身侍女一起去。

十餘女子鶯聲燕耳的陪著陳青邁步走進通天塔,陳青沒打算帶著通天塔去,省得被人看到后殺人奪寶,他如今的修為,在外面還不能做到保護好此神物,仙器足以配得上外人對他身份的評判。


從通天塔轉移到一座離著目的地最近的分身塔,一走出來,立刻受到了此地屬下的熱烈歡迎。

陳青環顧四周,這分身塔竟然身處在一處環境優美的山谷中,周圍還建造了一處不小的村莊,不少人安居樂業,倒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樣。

「主子,要不要看看我收集來的孤兒們訓練?」

詢問出聲的下屬是周邊廣袤地區的區域主管,此地表面上是村莊,實際上是一處密窯。不但擔負著幽藍商會進出貨物的責任,地下還建造了龐大的地宮,還搜集來一大批有資質的孩童進行訓練,以後將是陳青的死士。 陳青沒有說話,而是看著那座分身塔竟然緩緩沉入地下消失不見,地面上也沒留下任何痕迹,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開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