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一刀一槍兩把氣兵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手中,同時被他們攜著朝著就坐在山頂邊緣的葉天擊去。

「嘩嘩嘩!」

呼嘯的風聲響徹周遭,此乃兩個圓滿境一階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

「刷!」

攻擊的時候往往是最快的,一刀一槍瞬間就擊在了那層層白光上。


「轟!」

緊接著就傳來了一聲爆響,在驚天動地的響聲中薛華宮兩個強者的臉色開始快速變白,直至最後就像要滴出血色來一般。

「刷刷刷!」

他們的氣兵在堅持了幾秒鐘后就失去了原本的光澤,開始漸漸消散開來。

沒錯,就是直接消散,沒有任何破裂的過程。

「噗!」

兩人同時吐出了一口血倒飛了出去,直接摔到了地上,模樣比司空典還要凄慘。

氣兵消散能給予人帶來最大的重創,此刻那兩位強者算是承受到了,而司空典也正是這個原因才身受重傷的。

「這……這天地靈珠怎會這般強大,居然可以在頃刻間將我們的氣兵都給打散!」


待緩和一些后其中一個強者才駭然說道。

「不要多想了,此地不宜久留,看這小子的架勢怕是要突破,我們還是快些逃命!」

另一個強者即可提議道,在他的心中此刻想要殺葉天已經完全變得不可能了。

正所謂三十六計走為上計,逃命確實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此刻的葉天其實是在無盡憤怒下激發了自身潛能,進入了深度修鍊的狀態,而其頭頂上空的那個漩渦其實就是他的氣旋。

只不過這話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因為這樣修鍊實在是太可怕了,至少在整個中域的歷史上都沒有出現過哪位能人異士可以直接將丹田內的氣旋外放,還擴大了近百倍來修鍊的,這實在是太過恐怖。

其實這一幕早在當初就已經出現過,那個時候葉天與白經略戰鬥,情急之下突然進入了這深度修鍊的狀態。

而那個時候天地靈珠並沒有出現幫助葉天,乃是靈兒趕至從風月的手中救下了葉天。

當初的葉天對此事並不是特別重視,還以為是修鍊中的一次福運罷了,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如此。

其實這根本就是《無所不為》功法的逆天之力,在特定的情況下覺醒這神奇的修鍊法子,真可謂是無所不為了。

而此刻的葉天已經頭頂氣旋已經貫通整個中域的天地靈氣,想要破開天地靈珠,除非擁有撼動整個中域的力量。

這想想就讓你毛骨悚然,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做到呢?

「什麼?你們要走?那葉天怎麼辦?一旦被他突破,我們將來都要死在他的手中!」

司空典突然緊張了,雖然他知道形勢嚴峻,但這是刺殺葉天的最好時機,萬一錯過了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況且到時候是誰殺誰都不知道了。

「我們沒有辦法對付他,當然你想要送死我們不會攔著你!」

薛華宮兩大高手同時說道,在這個時刻了他們也不想講什麼道義了,到時候與司空典各走各路,各自找辦法逃離葉天的追殺才是正道。

其實他們有著薛丁山在背後撐腰,要說司空典這般的煩心完全說不上,因此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們……」

司空典聽到了這話也無奈了,他不能對那兩位高手怎麼樣,只得轉頭朝著不遠處的陸少華大喊道:「少華,你對這件事怎麼看?可有辦法殺了葉天?」


陸少華目光直直射在葉天的身上,半響后才搖了搖頭道:「司空典,我也沒有辦法,快些離開才是最好的決定!」

聽到陸少華都這麼說,司空典臉色微變,看來這次真的要錯失良機了。

其實一切責任都在他自己的身上,要不是他這般喪心病狂的想要侮辱葉天幾兄弟,原本大贏的局勢豈會變成這樣?

說不定此刻的葉天早已經死在他的如意之下了。

「罷了罷了,走就走,下次再找機會殺了這小子!」

司空典最後只能自我安慰一句解開心中的疙瘩,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只可惜局勢卻無法挽回。

「刷!」

幾人對視了一眼,同時往著山下疾奔而去。而陸少華就這麼被司空典托著。

這麼一個擁有心機的兄弟,司空典是打死也不會放棄的。

恰在這時,異變又起,只見葉天的頭頂突然閃現了一個灰點。

漸漸的,那灰點在司空典等人的眼中越放越大,越放越大。

「轟!」

漫天的灰光突然從灰點上「炸裂」開來,剎那間就覆蓋了整個山頂。

「不好,這是葉天之前的那股詭異的力量!」

薛華宮兩大強者同時驚呼一聲,他們對於這灰光可是記憶猶新的。

只可惜此刻他們再是喊叫也沒用,因為漫天灰光早已覆蓋了他們,再次給他們帶來了當初那股恐怖狂暴的感覺。

「刷!」

三人身上同時閃耀起了一絲精神之力,只有這力量才能擋住灰光的侵蝕,但這只是暫時性的。

而陸少華則是很幸運的被司空典保護在了其中。

「刷刷刷!」

突然從那漫天灰光中飄出了三股青煙,這煙霧很不起眼,但卻撼動著在場所有人的心神。

「不好,風瑞他們死了!」

兩位薛華宮強者見到青煙飄起的方向就想到了風瑞他們三個九階巔峰強者。

在強大的灰光之中,那三個早已重傷的九階巔峰強者完全活不下來。

而葉天的兩個小夥伴陳友宜與蘇杭卻什麼事也沒有,依舊靜靜的躺在那裡,沒有受到任何灰光的干擾。

「這一切一定是葉天在搞鬼,今日我們必須殺了他,否則誰也出不去!」

司空典環顧四周,突然斬釘截鐵的說道。

他的內心依舊想要滅了葉天,再加上形勢嚴峻,殺了葉天是最為正常的做法。

其實這漫天灰光與葉天毫無關係,它是狂暴之源自主產生的,而其力量同樣來自葉天的氣旋。

「刷刷刷!」

葉天此刻的丹田就如同一個氣球在打氣一般快速膨脹,無數渾厚之極的靈氣遊走他的全身經脈,周身百骸。

其腦海中的凝神天丹也在這一刻猛烈閃動起來,卻被周遭的禁制所束縛。

因為葉天腦海中猛漲的精神之力使得它十分不安,其大多更是直接從其丹體上直接攝取的。

當然此事只有在精神之源的幫助下才能實現。

不得不說,葉天這次的突破已經達到了最佳的狀態,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而這東風更是最好得到的東西——時間! 望著葉天身上快速上漲的力量,司空典幾人心中都緊張到了極點。

此刻被狂暴之力困著,想逃已經成為了幻想,唯一的辦法就是主動出擊,在葉天真正進階時擊殺他,但是這真的可以做到嗎?

「我們一起上,否則大家都要死!」

此刻司空典的臉色變得極為的猙獰,風瑞三人的死亡早已使得他心中恐懼到了極點。

薛華宮兩位強者聽罷同時點了下頭,此刻攻擊才是最好的防禦。

「嘩!」

在無盡灰光中,一團黑光猛地閃耀起來,形成了一個兩米直徑的光團朝著葉天快速逼去。

這是司空典三位圓滿境強者最後的力量,為了活命,他們別無選擇。

「轟轟轟!」

隨著黑色光團的快速移動,瀰漫整個山頂的灰光也快速涌動起來,這是狂暴之源的憤怒。

葉天突破在即,它不會允許這些外界因素前去干擾。

相較於之前所有的突破而言,能量境到圓滿境的突破乃是極為神聖的事,成功與否奠定了突破者往後的道路。

「嘩!」

一條純粹由狂暴靈氣組成的灰色巨龍突然出現在了司空典等人的面前。

巨龍有著宛如銅陵一般大小的巨大雙眼,其中透著深深的灰光,正虎視眈眈的望著司空典等人。

「該死!先解決它!」

妖魔之主 ,手猛地向上一揚,頓時一道黑光激射了出來,直接朝著巨龍碩大的身子攻去。

無論能不能擊倒巨龍,他們總要先試一下。

下一刻就出現了令人錯愕的一幕,只見那抹黑光直接穿越了龍身砸到了山頂一旁。

這巨龍居然不是實體!

「吼!」

巨龍突然大吼一聲,彷彿對司空典等人此刻的行徑表示不滿,同時從它的口中猛地噴出了一道灰氣,直直的覆蓋向司空典三人。

雖然沒有實體,但誰說不能攻擊的?

「小心!」

一直處在三人包圍圈的陸少華見狀慌忙提醒道,作為一個廢人,他所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其實要不是他極有價值,司空典定然不會在如此危急的時候還帶著他的。

而他所言的話司空典三位強者此刻早已看到了,身子同時向著一旁閃去。

他們此刻的力量乃是對付葉天的,可不敢硬撼這灰色龍息的鋒芒。

「吼!」

巨龍見自己的第一次攻擊失敗后又吐出了一口灰氣,比之前的威勢還要強大。

「這該死的葉天身上到底有多少寶貝,此刻為何會生出這般詭異強大的力量!」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