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你確定吞天大鱷真的死亡了?」被巨眼盯著,傲爽渾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早就向我發起攻擊了……」墨龍此時說話語氣也變得有些肅然起來,顯然也正在打量著吞天大鱷。

「難道前輩和吞天大鱷有些過節么?」傲爽接著話問道。

「嗯。」墨龍點了點頭:「吞天大鱷極為可怕,尤其是他的天賦秘術,簡直堪稱逆天!當年它達到聖階巔峰的境界后,先後前往隱龍谷和萬滄海向萬獸之尊龍族叫號!」

「吞天大鱷這麼狂傲?不知道最後結果如何?」傲爽雙眼之中滿是震驚之色。

居然有其他的靈獸想要挑戰龍族的威嚴?

這可是靈獸的族群中萬年難遇的大事!

「結果如何?呵呵……」墨龍笑了笑:「在吞天大鱷沒達到聖階的境界之前,其實也算是比較普通的靈獸了,天賦秘術只是吞噬其他靈獸罷了,不算太逆天。可誰知達到聖階之後,天賦秘術居然進化了,能夠學會被吞噬靈獸的天賦秘術!」

傲爽沒有說話,而是靜靜地聆聽著。

墨龍深吸一口氣:「萬滄海一戰,整個海面下沉了將近一米,死去的靈獸更是數都數不過來!當時魔族的魔帝也在場,但也沒有阻攔吞天大鱷的戰鬥!」

「是我魔族的魔帝?」傲爽劍眉一挑。 黑幽幽的深澗下,一隻長達萬丈的鱷魚屍體匍匐其中,那不知沉寂了多少年的鱷首之上的一雙凶目,還不時透發出陣陣凶厲地赤芒,不怒自威!

那渾厚至極的氣息震天撼地,這還是這鱷魚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年,若是活著的話,又是一隻獸族巨擎的存在!

而在鱷首的正前方,一名少年被囚禁於一團氣泡內,少年的神情不時疑惑、不時震驚……

這少年正是傲爽。

「對,就是你們魔族的魔帝。你身具魔珠,修鍊大魔囚天功,稱為魔族不為錯。」墨龍老神在在地說道:「當時人族的五行大帝還沒有成帝,而魔帝剛開始也沒在場,而是後來被驚動了,隨後便趕了過去。」


「連魔帝都被驚動了,萬滄海一戰時的那波瀾壯闊地場面可想而知啊……」傲爽一陣唏噓。

墨龍大笑著說道:「我沒說么?當時我和吞天大鱷一戰,整個萬滄海的海面都下降了一米左右的深度!驚動了多少深海中的靈獸?小子你是沒在場,你要是在場的話,不是我瞧不起你,以你現在的境界來說,根本不需要有靈獸對你出手,那一股股濃厚的威壓都能直接將你壓爆!」

萬滄海,面積約為百萬萬平方公里!

和地球的太平洋差不多大。

而墨龍和吞天大鱷一戰後,海面居然下降了一米,這兩隻天地間巔峰戰力靈獸之間的戰鬥,當真可怕!

「那……」傲爽剛要說什麼,隨後又沒有說下去。

「你是想說那一戰的結果吧?」墨龍知道傲爽心中所想:「我,惜敗一招!」

「嘶!」倒吸冷氣的聲音從傲爽識海中傳來,原來魔天也一直在聽著二者的對話,只是沒有發言罷了。而且遠古之時的戰鬥現在都屬於秘聞了,多知道一些還是好的。

「……」傲爽還真沒想到,連墨龍這樣強大的存在居然都沒能戰勝吞天大鱷!

傲爽還記得那萬丈的龍軀,如果墨龍不只是一道殘魂的話,恐怕當時包括傲爽在內所有人都要跪拜下去。可就算如此,當時有些境界低的武者在墨龍那強大的威壓之下還是有些喘不過氣來。

「當時我也是很震驚,龍族乃萬獸之尊!可同級別的我居然不是吞天大鱷的對手!但很可惜,吞天大鱷才修鍊了一萬多年,最後龍族的祖龍出場,二者又是大戰了起來!」墨龍雖然敗了,但是說的很洒脫,修鍊幾萬年的墨龍,天地間沒有什麼事情能讓其心中有一絲一毫地波瀾。

「二人的戰鬥很快,祖龍老前輩可能知道要出現異族禍亂,而吞天大鱷也屬於這片天地間巔峰的戰力了,所以才沒有下殺手,否則敢挑戰龍族的威嚴這種事祖龍老前輩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墨龍搖了搖頭:「當時魔帝也是出面說話了,說龍族可稱為滄海中的霸主,而鱷族,可稱為萬河之祖!」

「驚天動地那一戰,成就了吞天大鱷的凶名和無上的地位,能被帝階強者稱為萬河之祖,這是多大的殊榮?」墨龍不禁讚歎一聲:「遠古之時那動輒就是驚天動地的大戰,在現在的靈玉大陸上已經再也看不到了啊……」

墨龍的語氣中有著一絲落寞。

「據說遠古大戰之後吞天大鱷便從靈玉大陸上消失了,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千年,可這凶厲的眼神竟然經久不散,確實強大的可怕……」傲爽聽出了墨龍語氣中的落寞,可自己也不能說什麼,這可比地球上的木乃伊和香屍什麼的要可怕的多。

「吞天大鱷確實也不負眾望,當年遠古大戰之時,吞噬二十名大妖!其中更有五名大妖是聖階巔峰的存在!」墨龍自愧不如的說道。

「二十名大妖……還有五名是聖階巔峰的存在……」傲爽不禁咂舌。

這輝煌的戰績,當得上英雄的壯舉!

「現在跟你說這麼多也沒多少用,只是讓你領會一種精神罷了,在面臨著異族禍亂之時,靈玉大陸上的萬千生靈無不挺身而出以壯我靈玉靈威!」

「無論是人族還是魔族,都為這萬千生靈浴血拚殺!」

「當年魔帝說的一句話,現在我還記得,那就是:萬古豪傑染血沙場,護我靈玉誰敢闖!魔帝,最為傑出的魔才,此豪言壯語,當得,當得啊!」墨龍的聲音越來越小……

萬古豪傑染血沙場,護我靈玉誰敢闖?

為了這句話,多少先輩拋頭顱撒熱血,不惜落下個靈散魂消的下場,也要向異族之人證明我靈玉之靈威不可侵犯!

沉吟了許久,在這句話中,傲爽能夠體會出一些當時在禍亂之時,靈玉大陸上本土武者為了保衛靈玉大陸不受異族侵犯的嚴厲姿態!

過了一會兒,傲爽晃了晃腦袋,現在的時機可不允許自己想這麼多,皺了皺眉:「奇怪了……剛才明明感覺到現在這邊的吸力很大,咱們現在卻一絲都感覺不到了呢?」

「我幫你破開這道氣泡,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墨龍說完,一道漆黑的光柱從傲爽手中噴射而出轟在了氣泡的邊緣上,『啵』的一聲便是將氣泡破開。

隨後,傲爽也是直接落在了地上。

看著通天大鱷這高達百丈的鱷獸,傲爽感覺到深深的壓抑。

「呼!」徐徐吐出一口濁氣,就算再壓抑也要一探究竟啊……

這一股股驚人的吸力和那種吞噬之意應該就是從吞天大鱷的身體內散發而出的,看來自己必須進入吞天大鱷的身體中了。

來到吞天大鱷的巨嘴前,傲爽先是行了一禮:「前輩,小子只為和幾名朋友活下來,無意冒犯,若有得罪,多多擔待……」


禮畢,傲爽雙拳握了握,旋即鬆開,將吞天大鱷的巨嘴分開,從兩隻巨牙的縫中鑽了進去。

進入吞天大鱷的身體內后,傲爽發現並沒有想象中那腥臭之味傳來,但因為時間過久,還是有些腐朽的味道。

吞天大鱷身體中黑幽幽的,但因為傲爽修鍊了蒼鷹之瞳,所以還是能夠清晰地看清裡面的場景,只見一個個數百丈的獸骨高高將鱷身架起,根本沒有任何的血肉。

「看來這吞天大鱷,現在完全就是一具空殼啊……」傲爽嘆了口氣。

當年那和祖龍戰鬥而導致整個萬滄海的海面都下降了一米的通天大鱷,萬載光陰過後,也只落下一個如此的下場。

傲爽的心中不由生氣一絲悲傷的感覺。

突然,一股滔天的氣息像是瀚海一般洶湧而至,在剎那間,在吞天大鱷身體中多了一道人影,那人滿頭黑髮都在狂亂舞動,整個人如淵似海!

帶給人無盡的壓迫感,如十萬大山那般氣勢沉渾,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傲爽身體一歪就差點坐在了地上,喘了幾口氣后才略微迴轉過來。

過了一會兒,看其沒有任何的動作之後,傲爽才敢向前走去……

離得近了,傲爽發現此人面目張狂,雙臂上的肌肉青筋暴起宛若條條虯龍一般,身體籠罩在一層濃厚的深綠色氣息之內。

臉頰與額頭上布滿了傲爽完全看不懂的文字,就是那裸露的胸膛與手臂也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鱷形紋身。

深綠色的氣息在其周身繚繞,雙目之中射出的綠光長達數十米。

「手下敗將出來吧,也許現在的我,可能已經不是你對手了……」男子看著傲爽所在的方向說到,聲音之中有些沙啞之意。

就在這時,一道身穿漆黑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從傲爽眉心處鑽了出來,看著天空中的男子笑了笑:「吞天,過去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般狂傲?!」

此人居然就是吞天大鱷?

傲爽震驚地看向空中的那名男子,沒想到過去了千載的時間,吞天大鱷還能在天地間留有一絲殘魂。

「我是萬河之祖!為什麼不能狂傲?即便只是一縷殘魂,如果沒有你的話,那小子也別想撬開我的嘴!」吞天大鱷說完還看了傲爽一眼,嘴角微揚。

「還能活多少時間?」墨龍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靜坐於虛空之中。

「兩年!」吞天大鱷說話異常的乾脆,只是有些沙啞。

「兩年的時間么……」墨龍搖了搖頭:「有什麼遺願?」

「只有一個遺願。」吞天大鱷說完右手緩緩抬了起來,一股澎湃地吸力向鱷身深處涌去,過去沒有幾息的時間,一枚約莫有人高的黑蛋緩緩飄了過來。

「這是我的兒子,交給你了。」吞天大鱷不舍地看了黑蛋一眼,交到了墨龍的手中。

墨龍接過黑蛋,雙手輕輕撫摸著黑蛋,看著吞天大鱷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會幫你把你兒子養大?」

「當年祖龍答應我的!」吞天大鱷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墨龍,這是我吞天大鱷族最後一支血脈,如果他不能成長起來,我願成妖!!!」


我願成妖!

吞天大鱷的語氣中有著一絲不可置疑,墨龍的臉色聽到這句話后也是徒然變得嚴肅。

「噗!」吞天大鱷說出最後一句話時運足了氣息,雖然現在只是一縷殘魂,但也吼得傲爽直接吐出一口鮮~血!

「吞天,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傲仙宗已經被滅宗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落魄到潛藏於一名靈師階武者的血液中……」墨龍想了想:「不如你的兒子,就交給他吧……」

墨龍說完便看向了傲爽。

聞言,吞天大鱷點了點頭,隨即也是看向傲爽。

此時的傲爽剛擦拭乾凈自己嘴角的鮮~血,聽到墨龍的話也是一愣:「啊?!」 傲爽確實愣住了,吞天大鱷和墨龍居然想把這隻小吞天大鱷交給自己……

「這小子是傲家人?」吞天大鱷看了一眼墨龍問。

「嗯。」墨龍點了點頭:「而且是自遠古大戰以來唯一覺醒了龍傲戰紋的傲家人,而且是在十六歲舉辦成人禮之前。」

吞天大鱷眉頭一揚:「你的意思是說,他還沒有進行龍血浴身儀式便是覺醒了龍傲戰紋?」

龍血浴身?

傲爽皺了皺眉,怎麼自己都沒聽說過還有這種儀式?

不過從字眼中,傲爽頃刻間便猜出了龍血浴身的大致效果。

應該就是侵泡於龍血之中,更好的激發血脈中的力量吧?

「對!」說到這裡,墨龍又搖了搖頭:「這小子很讓我頭疼啊,脾氣倔,居然敢出言頂撞我。」

「哈哈!」吞天大鱷狂笑一聲:「這小子有點像當年的我啊,當年我不就是叫板祖龍么?」

「二位前輩能不能聽小子說兩句?」傲爽眼珠轉了轉,拱了拱手問:「吞天前輩有所不知,現在傲仙宗已經不是原來的傲仙宗,只是龜縮於北域的一個七品宗門。據我所知,靈獸想要成長就需要龐大的靈氣吧?墨龍前輩可能知道小子現在是什麼田地,可以說我現在身上是分文沒有,而且還欠了外面六百萬靈石的外債!」

「六百萬極品靈石?」吞天大鱷問。

「不是……下品靈石……」這話給傲爽問愣了。

這遠古時期的老怪物談吐之間就是大手筆,還六百萬極品靈石?別說極品靈石了,就算是六百萬中品靈石,傲爽都不敢想。

「小子,你知不知道有一隻吞天大鱷作為自己的契約靈獸有什麼好處?我聽你這話,好像很不情願呢?」吞天大鱷略微皺眉:「吞天大鱷是萬河之祖,如果不是因為我獨戰二十名大妖,我能落下個如此地步?只能靠聚靈陣聚集靈氣?」

「我明白了……」墨龍恍然大悟道:「我說你屍體上的鱗甲怎麼都變得如此脆弱了,裡面的精華都被你吸收出來給予小吞天大鱷了吧?而這吸力就是聚靈陣,陣眼就是我手中的黑蛋?」

「你終於猜到了?」吞天大鱷搖了搖頭:「墨龍啊,你知道當年你為什麼敗在我手裡么?就是因為你腦袋沒有我的好使,看來他說的確實不錯啊!」

墨龍滿頭黑線:「誰說的?」

「祖龍。」吞天大鱷道。

墨龍:「……」

這兩隻遠古時的巨擎正在說話之時,傲爽則是一直在思考著一件事。

和吞天大鱷這種巔峰時能達到聖階巔峰靈獸的存在簽訂契約確實是天大的福澤。可現在自己供著墨龍就已經夠嗆了,可以說現在自己是一窮二白。

這要是再加上一隻小吞天大鱷,自己以後還不得要飯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