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看?看什麼?」花千谷好奇。

「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隨便看看能否拜進宗門當個弟子,潛心修鍊,爭取更強的力量,弱小的感覺……很不好。」黎生道。

「黎生,你要是想拜入宗門,不妨到我們的滄海宗吧。滄海宗可是方圓數萬里之內,最大的宗門。」苗雪珊突然笑著說道。黎生一怔,隨後點點頭。

「可以啊。我的要求不高,能夠拜入一個宗門就已經知足了。」

聞言,苗雪珊拿出一塊令牌,遞給黎生,嫣然笑道:「那這個塊令牌,你就能直接拜入滄海宗,到時候,我們就是同門了。」

「多謝姑娘。」黎生接過,收入懷中。

不一會兒,苗雪珊出去,花千谷突然賊兮兮的看向黎生,問道:「你覺得她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黎生問道。

「別和我裝傻!」花千穀道:「你覺得苗雪珊怎麼樣?」

「嗯…很好啊。」黎生說道,後者聞言,不通道。

「很好?如你所見,苗雪珊漂不漂亮?」「絕美。」黎生給出了中肯的評價。

「不僅如此,苗雪珊,滄海宗核心弟子,先天巔峰的修為,她的師傅是滄海宗的內門長老,萬象境的修為。對你來說,這種人就是天上的仙女,你竟然只是說很好?」

「再說一遍,怎麼樣?說實話!」看著花千谷的神色,於是黎生說了實話。

「你這車廂隔音么?」「廢話,我的追雲車有陣法,你說什麼外面絕對聽不見。」

「不怎麼樣。」

「……」 花千谷看向黎生的目光再度浮現了笑意,隨後將百草春再度給黎生倒了一杯。

「為了你這句話,算我花千谷認識你了。」

很突兀彆扭的一句話,兩人卻沒有感覺到不對。能夠讓花公子承認認識你,似乎是一件使得高興的事情。

「為了你這句話,干!」在他的心中,什麼滄海宗的核心弟子,也是這樣的評價——不怎麼樣。

「我不喝,這玩意兒上癮。」黎生拒絕道。

「廢什麼話?讓你喝你就喝!」於是,黎生又喝了一杯酒。

「你為什麼決定去滄海宗?」半晌,黎生睜開了眼睛,花千谷問道。剛剛他沒有說話,是因為交淺言深。此時卻是可以發問。

聞言,黎生一笑。


「我知道她和我說話,都是因為你。不過沒什麼關係,本來我也沒指望什麼。拜入宗門,就現在的我來說,是個宗門就可以。既然苗雪珊能夠坐到你的車上,說明這個滄海宗還不算是個坑。」

花千谷苦笑,愈發覺得眼前這個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很有意思。

連著喝了兩杯酒,黎生也有了些醉意。看著花千谷,黎生突然也生出了好奇,問道。

「為什麼苗雪珊對你那麼恭敬,好像是要將你吃了似的。」

「因為我有錢唄。」花千谷一揮衣袖,霸氣的說道。眼看黎生沒有說話,頓時不樂意了,指著眼前的車說道。

「你別不信。就說這輛追雲車,拉車的是三級妖獸追雲獨角獸,這輛車也是一件三級的法寶,若是全力催動,就算是法身境的修士,也追不上我。」

「無盡仙域和皇朝之間,隔著八千里山脈,可是我追雲車若全力啟動,也就一天的時間,就能橫跨山脈。抵達對岸。」

「還有……」


「打住打住!」實在受不了花千谷的吹噓,哪怕他說的是事實。隨後,黎生又問道。

「那你是什麼修為?」

「你還是不知道的好,我怕你知道了,打擊你的信心。」花千谷說道,不過看向黎生的眼神已經有些按耐不住的意思。

「無妨,說罷。」黎生配合道。後者頓時挺起胸。

「紫府境。」黎生沉默。剛剛那個苗雪珊,不過十六七的年紀,就已經是先天巔峰的修為,已經讓他很驚訝了。而眼前的花千谷竟然更加妖孽。

和自己一般的年紀,紫府境的修為,他是怎麼修鍊的?就算是整個聚仙城,也沒有一個紫府境的修士。

「厲害。」再度滿足了一下花千谷的虛榮心,黎生不再多問,隨後告辭回到了房中。

花千谷卻是沒有吹噓,八千里山脈,也就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已經到了無盡仙域之中。

不多時,黎生走出了車廂,看向腳下的群山。只見不遠處的下方,數不盡巍峨山峰連綿,靈氣繚繞,人間仙境,莫過於此。不時有仙鶴飛過,飄然若仙。

而在山脈之中,數不清的山峰之上,一個半透明的龐大光罩,將山峰罩進其內,隱約能夠看見宏大的建築穿插在群峰之間,不時地還能夠看見有人在空中飛行。

山峰之間,有靈泉蜿蜒,流水泛著明亮的光華,似乎有碩大的肥魚在其中游弋。

這就是苗雪珊的宗門,滄海宗。

傳聞滄海宗當初的老祖乃是一介散修,原名姓海,在此地不知獲得了什麼造化,竟然一飛衝天,從一個先天境的修士,不過幾百年,修成了合體境的高手,叱吒方圓萬里,從此自號滄海道人,建立了滄海宗。

然而當滄海道人隕落之後,滄海宗的後人一代不如一代,如今已經漸漸沒落了。宗門之中修為最高的宗主,也不過勉強晉入法身境的修為。

這是黎生所知道的。然而就算滄海宗沒落,在他的眼中,依舊是一個無法企及的龐然大物。望著看不見盡頭的群山還有巍峨的護山大陣,黎生的心中漸漸激動起來。

這才是他想要見識的世界,是他想要翱翔的天空。

追雲車停下,花千谷走出車廂,看著腳下的群峰,面色平靜。

「怎麼樣,對這滄海宗滿不滿意?」

「我不過區區一個未入先天的人物,有什麼資格評論如此宗門。」黎生沒有回頭說道。

「放心吧黎生。」苗雪珊的聲音突然傳來。「進入滄海宗,你不會後悔的。」


黎生轉頭,看向苗雪珊,猛地發現車廂之中竟然又出來了一中年修士。此人一身道袍,氣勢威嚴,下車之後徑自走到了苗雪珊的身後,像是苗雪珊的長者,只不過不是看向花千谷的眼神帶著恭敬和一絲畏懼。

黎生心性聰慧,看著樣子便猜到,此人應該是苗雪珊的長輩,追雲車上不出來,恐怕是怕因為對花千谷的態度而在後輩面前失了威嚴。

「師傅。」男子下車,苗雪珊恭敬一禮,此人應該就是苗雪珊那個萬象境的師尊了。而後,苗雪珊明媚的眼神看向花千谷,眼中滿是不舍的神色。

然而花千谷對此好像是沒有看見一般,神色淡然的說道。

「滄海宗已到,花某就不在此逗留了。」

「花公子客氣了。能夠做您的追雲車返回宗門,是在下的榮幸。」中年修士恭敬回禮道。花千谷點點頭,轉向黎生,嘴角掛上了邪意的笑容。

「黎生,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情。但願你我還有相見的一天。」說罷,花千谷的笑容漸漸收斂,隨後皺眉,半晌抬起頭,恢復了標誌性的邪笑,道。

「再喝一杯酒。」黎生有些莫名其妙的再度喝了一杯百草春,身後的師徒兩人眼中也浮現出驚愕,不過隨後,苗雪珊的眼中閃過瞭然。

花千谷應該知道,憑黎生的本事,今生再見的幾率,實在是渺茫。這杯酒,就是花千谷對黎生這個有趣的人一絲不舍吧。

追雲車落下,隨後沖入雲中,幾息之後已經消失在天際之上。望著追雲車在眼中化作微不可查的黑點,黎生的嘴角慢慢翹起一抹弧度。

花千谷,你我總會再見的。

「苗師姐,在下應該去那裡?」守護目光,黎生看向苗雪珊問道。然而此時的後者面容冷傲,似乎對黎生的這一聲師姐不是很滿意。花千谷走了,眼前的黎生這輩子也沒有再見的幾乎,還有什麼用處?旋即微微皺眉道。

「拿著令牌,到弟子報名處,自然會有人安排你。」

黎生愕然,還沒有說話,中年修士神色閃過不耐,一手抓住苗雪珊肩膀,腳下靈力閃動悠然間飛起,片刻已經不見了蹤跡。

黎生愕然,看著身處的空無一人的山峰,搖頭苦笑。他本就知道苗雪珊對自己的熱情是因為花千谷的身份,可是他沒有想到,這才多大會兒的功夫,苗雪珊變臉比翻書還要快。

無奈,黎生只好向著剛剛記憶中建築密集的地方趕去。

數個時辰之後,疲憊的黎生拿著手中的令牌,看著眼前的建築,久久無語。這是一棟高大的建築,然而上方的幾個大字讓黎生不知說什麼好。

預備弟子報名處。

而在剛剛一個熱心弟子的幫助之下,黎生已經知道了,所謂的預備弟子,並非真是滄海宗的弟子,他還有另一個通俗而接地氣的名字——雜役弟子。

甚至連外門弟子都算不上的,需要為宗門做工才能夠得到修鍊資源的雜役弟子。早先在追雲車上,苗雪珊就已經想到了現在的情況了吧。

真是一個不擇心機的冷漠女人。黎生暗暗腹誹道。

然而此時的黎生也沒有背的出路了,雜役弟子就雜役弟子吧,他若是現在出去,先不說能不能夠出的了護山大陣,就算是出去了,無盡山脈里,唯一的下場也只能是成為妖獸的腹中食。

低頭嘆了一口氣,黎生走進了建築之中。 建築之內人影稀疏,一個年輕修士百無聊賴的坐在茶案之上,見到黎生走進,這才打起了精神。

「雜…預備弟子黎生,前來報到。」黎生拿出苗雪珊給他的令牌,對著年輕修士說道,後者似乎無聊的很,對黎生的態度很是熱情,道。

「新來的預備弟子?呵呵,是誰介紹你進宗的?」

「苗雪珊苗師姐。」黎生如實答道。年輕修士一愣,驚道。

「苗師姐,宗門的苗雪珊師姐?」

看著年輕修士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黎生微微皺眉,道。「有問題么?」

「啊,問題沒什麼,只不過猛地聽說苗師姐的名字,在下有些激動。」修士說道。看他這副樣子,苗雪珊在滄海宗中的地位應該還在黎生的想象之上。

看到黎生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修士這才回過神來,尷尬的撓了撓頭。道。

「看你年紀這麼小,現在什麼修為了?」

「額,還不到先天,不過應該快了。」黎生說道,後者聞言,臉上的笑意有親切了些許,笑道。

「我叫宋偉成,外門弟子,叫我宋師兄就好,黎生是吧?你這麼年輕,進入先天成為外門弟子,指日可待啊。」

原來此人之所以這麼熱情,是因為自己的年紀啊。黎生暗道,隨後笑道:「宋師兄,在下初來乍到,諸多不明之處還望師兄不吝賜教。」

看著黎生態度尚算是恭敬,宋偉成笑道:「師弟客氣了。走,我帶你去居住的地方。」

一塊令牌,一套滄海宗預備弟子的灰色服裝,除此之外,黎生這個雜役弟子再無他物。不多時,宋偉成帶著黎生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一處建築內。

這是一排長長的建築群,看樣子有些像是聚仙城的居民區。粗略一看,起碼有數百間房屋落在這裡。這麼多的房屋,不知道滄海宗有多少雜役弟子。

彷彿是看出了黎生的想法。宋偉成笑道:「滄海宗是方圓萬里之內最大的宗門,基本上所有想要拜入宗門的人都來到了滄海宗,整個從門,光是雜役弟子就有不下十萬之數,眼前的建築,只不過是雜役弟子居住的一處而已。」

黎生暗暗咂舌。十萬雜役弟子,基本上有聚仙城小半的人口了。而滄海宗的雜役弟子,顯然不能是城中的普通居民,而是都有著進階先天可能的少年。

如此氣魄,實在是讓黎生震驚。

黎生千斤力的修為,放在聚仙城裡,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高手,然而在滄海宗之中,只不過是十萬雜役弟子的一員,居住的地方,也是兩人一間的屋子。對於雜役弟子,滄海宗顯然沒有太多的精力建造太好的居住環境。

「滄海宗雜役弟子,平日里不得外出,只能夠等到進階先天成為外門弟子,才有一些自由。除了生病之外,一旦私自走出山門,便視為脫離滄海宗,不再收入。」

「雜役弟子,每天需要完成定量的任務,才能夠獲得宗門提供的修行用度。今日天色已晚,明日你就要和別的雜役弟子一起出任務了。」

不多時,黎生被宋偉成帶進了一處房間中。房間之內,已經有了一人。

「宋師兄。」屋中人年紀比黎生稍大,和苗雪珊差不多的年紀,一身雜役弟子的灰色衣袍,面容消瘦。此刻看到宋偉成走進,忙站起來躬身行禮。

「這是俞泙,也是最近成為雜役弟子的。這是黎生,從今天起就和你住一個房間了。雜役弟子的注意事項你和他仔細說說,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宋偉成離開,俞泙看著眼前的黎生,拱手笑道:「幸會。」

「幸會,黎生初來乍到,俞泙師兄多多指教。」

進入滄海宗的第一天,比黎生想象的要平淡一些,俞泙看上去有些疲倦,稍稍給黎生講解了一下雜役弟子的注意事項之後,留下一句『明天跟著我』便沉沉的睡去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