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你進來吧!」帳篷之內的空間本來就很小,他們兩人並排躺下,卻顯得有些擁擠,幾乎是肩膀挨著肩膀。

「主人,奴家真的好想服侍你啊!可以讓奴家服侍你嗎?」孫紅岩俏臉微紅,眼睛里含情脈脈,彷彿是在沖著江城放電。

江城看了一眼孫紅岩那傲人的身材,頓時覺得一陣陣的口乾舌燥,不過最後他還是放棄了搞這個女奴的衝動。

他畢竟還沒有邪-惡到這種地步,他心中還有許多羈絆。

江城這兩天一直在大海之上奔波,十分的疲憊,迷迷糊糊之中,他居然進入到了夢鄉之中,他居然睡著了。

在半夜十分,江城猛然間就睜開了雙眼,因為他法彷彿聽到了外面傳來的吵鬧聲音。這讓江城不由得十分的疑惑。

這個大半夜的,是誰在外面吵架?江城船上外套,之後從帳篷之中走了出來。

「死老頭,趕緊把那隻蝴蝶給我叫出來,那可是我先發現的東西。」 絕世萌妹修真記 ,他們正在和老頭對峙著,好像是為了一隻蝴蝶。

江城知道,這蝴蝶一定不是什麼普通的蝴蝶,不然也不會吸引來這麼多的強者來討要,如果真的只是一隻普通的蝴蝶,他們絕對不會有這樣的閑心。

「這隻蝴蝶如此的美麗,如果給了你們,豈不是遭禁了,我看還是放在我這裡比較好。」老頭把手中的蝴蝶放腰間別著的酒葫蘆里,那神情十分的莊重。

「死老頭,我看你是找死,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看我不打死你。」幾個武者頓時把老者包圍在中間,他們對著老頭一頓拳打腳踢,可是老頭卻並沒有還手,而是被打倒在地上。

江城不知道老者為什麼不還手,但是他卻怎麼也看不下去了,這老頭畢竟是他上一世的救命恩人,江城可不想看著他就這樣被打死。

江城準備幫老頭一次,從此他們之間便互不相欠。

「你們幾個在這裡吵吵鬧鬧的做什麼?」江城來到打架現場,十分不爽地說道。

「小子,你最好給我滾遠點,我勸你還是少管閑事,省的被我們哥幾個弄死。」幾個武者嘴巴里說這話,可手上卻並沒有停止毆打那個老頭。

「小夥子,快來救救我,在這樣下去,我就要被他們打死了。」老頭氣喘吁吁,十分疲憊地說道。


… 幾個武者這個時候才關注了一下江城,不過他們都是實力非常強悍的武者,自然沒有吧江城放在眼裡。

「小子,這人應該你你爹吧?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不知好歹,你應該好好管管他。」這幾個強悍武者,全都是鍛骨境初期武者,憑藉著他們這種實力,完全可以在廣西橫著走,根本不用在乎別人的眼色。

而正在江城準備教訓他們一番的時候,卻發現孫紅岩也從小帳篷之中走了出來。

「主人,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吵吵鬧鬧的?」孫紅岩睜著惺忪的睡眼,他看了一眼外面幾個鬧事的武者,一時間有些迷惑。

「原來是北海五鬼,我還以為是誰呢?你們大晚上在這裡吵吵鬧鬧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孫紅岩自然是認識這幾個人的,她身上的實力雖然已經全部被江城所剝奪,但是在北海的名頭卻依舊響亮。

「什麼?主人?你居然叫這個男人主人,真沒有想到,昔日無比高貴,裝得無比冷眼的巨鯨幫幫主,居然做了一個外地人的奴婢。」

這一波人一共五個,每一個都是鍛骨境初期武者,不過他們此刻看向孫紅岩的眼神卻都有一些畏懼,而看向江城的眼神,卻充滿了憐憫和戲謔。

「孫紅岩,你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打,居然敢背著王爺在外面亂搞,居然還玩起了主僕虐待遊戲。」北海五鬼看著孫紅岩脖子上套著的鎖鏈,十分玩味地說道。

五個人看向江城的眼神十分詭異,不過他們此刻卻再也不去爭什麼蝴蝶,而是緩緩向後退去,彷彿是要撤退。

江城從這幾個人和孫紅岩之間的交談之中,窺探出了一絲貓膩。

「等等,誰是王爺?把話說清楚。」江城站在原地,冷冷的對著遠處的那五個武者說道。幾個武者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但看江城的眼神依舊如看一個死人一樣。

「你連王爺都不知道是誰,居然也敢動王爺內定的女人,忘了告訴你了,王爺也在這個島嶼之上,等你與他遇到,自然會知道他是誰。」

五個強悍武者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之後飛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江城搖了搖頭,接著轉過頭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孫紅岩。

「那個叫外號叫王爺的人究竟是誰?」江城儘管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但他更加知道一個道理,在這末世之中生存,光有實力還不夠,還要有足夠清醒的頭腦。

一提到那個人,孫紅岩本來淡然的神情之中閃現出一絲掙扎的神色,看來,那個人在孫紅岩的腦海之中佔據著很重要的分量,不然她也不會在被鎖魂鏈鎖住的情況下出現掙扎的顏色。

「那個人,那個人很恐怖,十個我也不是他的對手。」孫紅岩捂著腦袋,好像是在承受什麼痛苦一樣。這讓江城變得更加疑惑,他從孫紅岩這裡得到了一個信息,那個叫做王爺的人十分強大,而且可能已經把孫紅岩內定為未婚妻或是女朋友之類的了。

江城把心中不好的情緒壓了下去,之後一雙眼睛看向了那蹲在地上,依舊繼續把玩著蝴蝶的老者,而兩人的談話,老者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這一段時間,他的心思完全就在那隻蝴蝶之上。

江城看了看那老者,最後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是江城能在這老者身上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氣息,他真以為自己是認錯人了。

這老者明明實力十分逆天,可看著就像個瘋子一樣,江城實在是無法理解這老頭的思維。不過他也不在乎。

這一晚上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一早,江城早早從睡夢之中醒過來,便聞到了外面傳來的一陣陣香味。

江城和孫紅岩從帳篷之中走出來,卻發現那瘋癲老頭正在沙灘之上烤魚。老頭旁邊還放著好幾條足足有一個成人手臂那麼長的魚,而老頭則在沙灘之上點起篝火,興緻極高的在那火堆上面烤魚。


老頭用一根木棍穿過魚的嘴巴,之後從魚的尾巴之中再穿出來,他來回在火堆之上翻動著那條大魚,時不時在上面加一些不知名的酌料。

「老人家,這是什麼魚啊?」孫紅岩睜著一雙驚奇的眼睛看著老者身上的魚兒,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是這一帶獨有的一眾魚,叫做槍魚,味道純美,卻又沒有濃重的土腥味。」老者洋洋得意的說道,彷彿是對著吃的方面很有研究。

「那我能來一塊嗎?」孫紅岩看著那條被翻烤的散發出濃重香味的大魚,忍不住吞了好幾口口水。

「小姑娘,你想吃著人間的絕品美味嗎?」老頭看向孫紅岩的眼神帶有一絲猥瑣的味道,而江城卻是知道,這老頭子最是好吃,上一世他就見到過這老頭的吃相,那可是一頭成年的遠古凶獸饕餮,可卻被這老者一個人給吃掉了。連江城都不得不佩服這老者的食量。

「這槍魚難道不是最絕品的美味嗎?」孫紅岩忍不住問道。

「俗,真是太俗了,這槍魚用來餵豬還差不錯,你居然讓我吃這麼沒品的東西,小姑涼你放心,你只要再繼續等一會,我一定會讓你吃到這世上最美的美味。」

老頭又露出了他那十分猥瑣的笑容,彷彿是在計劃著什麼壞事。這老者說話的功夫,卻是把幾隻槍魚全都烤熟了,他把槍魚放在一個金屬器具之中,之後躡手躡腳的來到帳篷後面,並把江城和孫紅岩也叫了過去。

「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更不要放屁,能不能釣上美味,就全靠這幾條烤熟的槍魚了。」老頭流著口水,十分猥瑣地說道。

江城知道這老頭好吃,所以也見怪不怪,其實,江城知道,那天這老者並不是成心要救他,而是單純想吃掉那隻肥美的饕餮,想到這裡,江城頓時一陣瀑布汗,不知道這次這老頭又要吃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 老頭的神神秘秘,也完全把孫紅岩所吸引住了,孫紅岩看著老頭這古怪的行為,眼中也露出了十分期待的神情。

槍魚被烤熟后,香味向遠方飄散,而已經一天一夜沒有正經吃過東西的江城,在聞到這美味之後,肚子居然忍不住咕咕叫了起來。

老者見江城如此的沒出息,不由得撇了撇嘴巴,不過他的神情卻也變得越來越專註起來,彷彿是在等待魚兒上鉤的垂釣者。

終於,江城看到了老頭眼睛之中的喜色,他順著老頭的目光看過去,所看到的場景,卻讓他大跌眼鏡。那是幾隻半米多長,渾身白色,上面布滿黑色斑點的蟲子,他們的賣相實在不怎麼好看,而那猙獰的腦袋,則讓他們顯得更加的可怕。

孫紅岩見到這幾隻在海灘之上蠕動的蟲子,嚇得差點沒尖叫出來,不過還在被老頭及時捂住了嘴巴。

江城看了看那幾隻蟲子,頓時覺得一陣陣範圍,這老傢伙不是要吃蟲子吧?江城的猜測肯快便得到了驗證,這老頭真的要吃蟲子。

「小姑涼,你差點沒壞了老夫的好事,給我閉嘴吧!」這老頭為了吃的,居然直接砸暈了孫紅岩,這讓江城頓時覺得一陣陣無語,看來,這老頭的神經確實不怎麼正常。

幾隻恐怖異常的蟲子,在聞到這槍魚的香味之後,嘴角流著涎水,全都像趕著投胎一樣湧入了那金屬殼子之中,而就在那幾隻蟲子進入那金屬殼子之後,老頭卻在原地掐了一個手訣。

鐺鐺!

那本來呈現半圓的金屬殼子,在老者捏了一個手決之後,居然飛速的融合成了一個金屬球,把那幾隻面相猙獰的蟲子全都關在了裡面。

老者見自己大功告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看起來無比的高興。他急急忙忙來到金屬球的面前,之後抱起金屬球,把這個球體徑直扔到了篝火的火堆之中。

這還不算,他居然還用旁邊沙灘之上的沙子覆蓋住了那金屬球,看樣子像模像樣的。

「老人家,你不會真的好吃那蟲子吧?」江城長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一想到剛剛那面相猙獰,在沙灘之上蠕動的蟲子,江城便覺得一陣陣反胃。

「哼,臭小子,牛懂得什麼?那蟲子是世間的絕世美味,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老頭冷哼一身,之後再也不理會江城,而是蹲在沙灘之上,開始靜靜等待起來。

半個小時過後,老者把覆蓋在金屬球表面的沙土全部掀開,之後有掐了一個手決,於是,那金屬球裡面的畫面頓時映入了江城的眼帘。

進入到金屬球之中的猙獰蟲子一共有三隻,看這樣子,他們應該都是來自異世界的蟲子,此刻,這三隻蟲子全都趴在槍魚的身上,已經完全熟透了,顯然,在臨死前,他們還經過一番的掙扎,否則他們的身體也不會極度的扭曲著。

「好極了,真是好極了,這天龍神蟲配上深海金槍魚的味道,在加上我口水雞的烹調之法,一定會無比美味。」 黑道總裁別碰我! ,口水也忍不住流了出來。

這口水雞的做法,江城也是知道,那便是用泥土把小雞包裹起來,之後放到火堆之中燒烤,拷出來的雞肉十分美味,簡直就是外焦里嫩,而這深海金槍魚江城也略有耳聞,那價格十分昂貴,如果在陽光時代,江城甚至連一條都捨不得買。

而當著老者說天龍神蟲的名字的時候,江城在那一刻甚至有一絲的恍惚,這天龍神蟲江城雖然沒見過,但是卻是聽說過的。

這天龍神蟲絕對是蟲子世界之中的王者,它們從生下來開始,等級最低的也是一隻四級蟲子,而江城剛才看著幾隻蟲子的模樣,那三隻蟲子根本不是什麼幼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們的實力最低也是五級蟲子。

天啊!這樣其貌不揚的猙獰蟲子,居然是傳說中的五級蟲子,這讓江城驚訝的無以復加,這老頭果然人性!而且嘴巴刁的很,他的食物,除了遠古凶獸,就是蟲子世界的王者,簡直是太彪悍了。

江城看了看那被烤成肉乾的三隻五級蟲子,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神情,要知道,五級蟲子的實力可是相當於易筋境武者的實力,而現在整個華夏,實力能夠達到易筋境實力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五十個。

不過看了看那蟲子的的猙獰花紋和腦袋,江城還是覺得一陣陣反胃。

「小子,看什麼呢,快過來吃。」江城也沒有想到,這老頭居然會邀請他過去吃那蟲肉,這讓他十分意外,江城此刻已經完全確定,這老頭絕對是一個世外高人,很有可能也是來自遠古時代。

老者看了看江城那反胃的表情,嘴角劃過一抹十分誇張的嘲諷神色。

「我本以為你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樣,現在看來,你和他們沒有任何區別。」被這老者這麼一將,江城自然是不會上當的。

不過江城現在抓住老者這條線,等於是抓住了一條救命稻草,他如果想要抗衡那個古代神秘女子,在近期內如果靠他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如果可能,他一定要讓這老者欠自己一個人情,那樣他就可以讓這老者去石城救出自己的父母。

想到這裡,江城十分豪氣的走上前去,之後拿起一隻蟲子,開始他口吞咽起來,他表面上吃的津津有味,課心裡卻是十分的痛苦。

直到他開始仔細品嘗的時候,才驚訝的發現,這天龍神蟲的味道和金槍魚還有泥土的味道混合之後,居然成了無比美味的佳肴,那味道十分的完美,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一時間,沙土的氣息,金槍魚的香味,還有那蟲子本身所帶有的異香能力的刺激著江城的味蕾,讓江城覺像是幹了什麼美好的事情一樣,感覺有些飄飄然,就像要成仙了的那種感覺。

而等到這蟲肉進到肚子里后,那肉塊頓時化作一團團波濤洶湧的元氣,之後湧向江城的四肢百骸,讓江城感覺到了一陣陣舒爽和暢快。

「好爽!」江城大喝一聲,之後抱著那半米多長的天龍神蟲,開始大吃特吃起來,而當江城吃完這一條蟲子之後,發現那老者已經把那兩條蟲子全都吃了下去,直到此刻,江城才發現,那三隻天龍神蟲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

吃完了整整兩條天龍神蟲之後,那老者的面容也變得紅潤起來,他看了一眼全身都十分潮紅的江城,眼中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

「小子,不錯嘛!整整吃下了一條天龍王蟲,你的身體居然被有被撐的爆裂開來,看來你小子不簡單。」老者打了個飽嗝,之後手臂猛地抓住了江城的手腕。

忽然,江城覺得自己的身體內忽然湧進去一股暖流,江城知道,這老者這是在試探他的修為和武魂,儘管這種感覺十分不爽,但是江城卻只能默默承受。

這種感覺就像是強擦,居然無法反抗,還不如默默的承受。而且手不定,這還是江城贏得老頭欣賞的一個契機。

「想不到這世間居然真的存在這麼逆天的武魂。」老者神情有些疑惑的說道。

其實,江城在上一世便有個天大的遺憾,上一世的第十年,江城也這老者有過一面之緣,那天晚上,江城也一同和著老者吃過饕餮的肉,但是吃過之後,老者也同樣探索過江城的經脈,只不過他卻說出了那樣一番話。

「可惜了,可惜了,空有這樣一個你逆天的武魂,可是這武魂已經覺醒了十年,實力卻依舊如此的低微,簡直是暴斂天物。」

江城那時候便覺得,這老頭有收他為徒的意思,只是因為江城的黑暗吞噬武魂在十年內成長的太過弱小,還不足以讓老者看上,所以才被這老者放棄。

那時的江城便十分的悔恨,恨自己空有一個逆天的武魂,但在十年的時間內卻只達到了易筋境初期,讓這老者十分的失望。

上一世的那天,江城沒有抓住這個機會,但是今天,江城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

探索完了江城的丹田之後,老者的神情變得異常凝重起來,江城在這老者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弔兒郎當,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莊重,這不由得讓江城有些不適應。

老者僅僅嚴肅了不到一秒鐘,神情變再一次垮掉。

「小夥子不錯嘛,實力很強,你修鍊多久了?」這句看似無心的話,卻是在考驗江城,江城豈會不知道?他上一世如果說自己才剛剛覺醒武魂,那他在上一世可能已經是這老者的關門弟子了。

認真的想了想后,江城說道:「好像有三年多了,我記得是末世二年末尾,我才覺醒的本命武魂。」江城這一次是在賭博,他從老者的言辭之中已經看出來,這老者雖然能看透他的武魂,但是卻看不透他究竟修鍊了多久。

看到老者眼中的經驗神情,江城直到自己賭對了,同時他內心也變得激動起來。

「什麼?你覺醒本命武魂才三年多?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老者連連說了好幾個不可能,之後他晃了晃腦袋,眼神也從疑惑變為了相信。

… 這老頭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不過隨即變恢復了正常,江城知道,這老頭看著弔兒郎當,的那是卻也是十分驕傲的人,自然不會就這樣收江城為徒弟,他一定會讓江城求他,這樣才更符合他這個大人物的性格。

江城也並不著急,他還有時間等待。這片海域的迷霧變得越來越厚重,而江城也能夠感受到,在不遠處的一片海域之中,那元氣的濃郁程度幾乎已經達到頂點,那白色的元氣在海面之上來回的翻滾,那濃郁的元氣,幾乎比乳液還要粘稠,看著就像是實質一樣。


江城在觀看了一陣之後,也沒有想過要進入其中,江城在上一世的時候聽說過傳聞,到中午時分,太陽最為毒辣的時候,這裡的霧氣才最稀薄,所以江城準備等到中午時分在進入這片迷霧的最中心地帶。

此刻,這個小島上聚集了許多的強者,能到達這裡的武者,全是通過了海怪封鎖的武者,這些武者之中,實力最低微的也能夠達到鍛骨境。

江城在小島的邊緣來回的走動,而也正在這個時候,一群人攔住了江城的去路,這是一群氣息十分強大的武者,他們一個個看向江城的眼神十分不善,隱隱有動手的傾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