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主教大人的話就是這麼悅耳啊!」趙炎長笑一聲,便向地jīng馬車前方奔去。他之所以要見教皇便準備試探xìng的把自己地jīng族長的身份透露出來,然後看看教皇對地jīng的反應。。

他很清楚,沃伏托雖然和教皇如此親近,但畢竟做不了主。在這個動蕩的時刻,地jīng族對於誰來說,都是不能忽視的力量。

但地jīng族在愛櫻王國的管轄下,是沒有幾股勢力敢輕易動手的。可光明教廷,它完全有這個勢力。想到這裡,趙炎不禁打了個寒顫。自己畢竟還是太年輕,事情考慮的不夠全面。現在自己是運氣好,如果不是黑暗勢力的崛起,光明教廷根本就不會分心。到那時候,他們要打地jīng的主意,又憑什麼來抵抗呢?

趙炎的內心,突然間對這些黑暗勢力生出一絲謝意。

有這個想法讓趙炎覺得很是奇怪,他又哈哈一聲以打亂怪異的情緒,要阿二提向前狂奔一陣。

只是他沒有看見,沃伏托在把車簾放下來的一剎那,眼中劃過一道厲sè。

在地jīng馬車的後方,跟著一排排整齊的近衛軍戰士。而在統一鎧甲的戰士之間,混著一個穿著銀sè長袍的布衣男人。男人一頭的銀垂下,遮擋住半邊眼睛。他臉上的疤痕尤其深刻,彷彿在那疤痕的凹陷里,記載了無數的回憶。。

他盯著地jīng馬車望了一陣,嘴角微微一動。

下一刻,他緩緩的向後退去,讓其他人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最後,他便在這支部隊中逐漸消失了。

已是下午,隊伍離塔巴巴森林邊緣不遠了。

此刻趙炎和娜曼姿坐在夢寒一代上已來到隊伍的最前方。趙炎彷彿想到了什麼,問道:「夜郎呢?怎麼一路上沒看見他?」

卡丹偌貝彷彿想起了什麼,道:「從出的時候他就一直走在後方的近衛軍中。」

趙炎轉過頭,道:「娜曼姿,你度快,辛苦你一下去把他叫過來。」

娜曼姿並沒說什麼,躍下夢寒一代。腳尖落地的一剎那,人便離去很遠了。

卡丹偌貝看著娜曼姿的背影直呆,道:「娜曼姿姐姐的度太快了!」

趙炎點點頭,笑道:「我在想,等所有的夜郎殺手度都達到了娜曼姿這個水平后,那該多好。」

卡丹偌貝打了個冷顫,腦海里反覆的聯想著如趙炎所言的那恐怖畫面,臉sè一陣蒼白。。

二十多分鐘后,趙炎感覺身體向下一沉,他知道,娜曼姿已經回來並跳到他身後了。

「他不在隊伍里。」

「什麼?」趙炎有些驚訝,喝道:「這傢伙也太放肆了吧!說好了隨著部隊同行,他又跑哪去了?」

卡丹偌貝道:「中午的時候他都還在的,會不會是去四周勘察了?」

趙炎眉頭微微一皺,道:「他勘察個屁,每次這個工作都是娜曼姿帶人辦的。他啊!這回沒坐馬車就是好的了。」

娜曼姿冷冷一笑,道:「算了吧!夜郎這個人我看你是管不住的,只要他沒有壞心,就由他吧!何況,他在軍中本就沒有什麼職務,只是你的顧問而已。」

趙炎自認看人算準,但夜郎這個人他就從沒看透過。

趙炎道:「誰知道他有沒有壞心!這傢伙!」

卡丹偌貝環顧四周,從夜郎殺手的身上散出來的壓抑氣氛讓他心情凝重了幾分。他小聲道:「老大,如果他有壞心,這些殺手……」

趙炎臉sè微微一變。。

卡丹偌貝察覺出趙炎的神sè,立馬道:「當然,作為一名騎士,我會不顧一切的保護老大你的。」

呼!

趙炎搖頭道:「如果他們真對我有什麼不利,我看真正該保護的人就是你了。」

卡丹偌貝滿臉尷尬,羞愧的低下頭。

娜曼姿笑道:「是啊!親愛的卡丹偌貝弟弟,你雖然是名騎士,但畢竟太嫩了噢!」

說此話的同時,娜曼姿朝卡丹偌貝單眼微微一眨,頓時看的他內心「撲通」一跳,險些栽了過去。

娜曼姿「噗嗤」一笑,又道:「真是個可愛的小男孩啊!」

趙炎不理會娜曼姿對卡丹偌貝的調侃,垂下頭語重心長的說道:「卡丹偌貝,你已經很出sè了。但現在的情形,你還要更加的努力。你的實力不夠,連a級都沒有達到。人也年輕,經驗不足。這也是我把你帶在身邊的原因,你太需要磨練了。我是愛櫻王國的主人,我所在的地方,危險係數也是最大的。所以,作為我的副將,你要時刻提高jǐng惕!」

卡丹偌貝堅定的點點頭,道:「老大,我明白了!」

趙炎朝身後的娜曼姿看了一眼,道:「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多問問你這個娜曼姿姐姐,她一定會把你當作親弟弟看待的。。」

趙炎微微一笑,道:「是嗎?娜曼姿。」

娜曼姿彎下腰,伸出手順著卡丹偌貝的臉摸了下來,甜甜的笑道:「那當然,這麼俊俏的弟弟上哪兒找啊?」

卡丹偌貝的臉,頓時紅通通。

「哈哈哈……」

隊伍的前方,趙炎和娜曼姿的笑聲在空氣中蕩漾。

此刻,一切顯得是那麼的愉悅和歡快。卻不知, 已婚主婦的秘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支持正版文學」

塔巴巴村外的一側,五道黑sè的身影已在樹枝上停留許久。那根細小的樹枝絕不能支撐他們五人的身影,他們顯然是運用了某種力量。但他們卻不奢這種力量,足足站了已有數個小時。

天,逐漸黑了下來。。

他們依然不動,紋絲不動。全身黑sè的斗篷創造出的yīn影將他們的面部完全掩蓋住。但能感覺的到,他們那一雙雙眼睛無時無刻的不在注視著下方的塔巴巴村。看著那些活潑忙碌的地jīng,看著那一座座矮小的建築。

夜,真正的到來。

五道黑sè的身影已完全與黑暗融為一體。此刻就算有人走到他們的面前,也未必能現得了他們。


塔巴巴村的廣場上,已少有地jīng走動。黑夜對於他們來說是最好的睡眠時間,然而在天才微微亮的時候,他們就會爬起來,繼續著每天的工作與創作。

不過儘管如此,在那矮小但卻很長的工廠內,依然有綠瑩瑩的燈光亮起。顯然是地jīng工人們在加班。

「曼特羅斯,現在動手嗎?」

五個斗篷人終於有所動作了,他們清晰的記得上司和他們說過,地jīng們雖然脆弱,但這座村子的防禦卻不是開玩笑的。

在下午的時候,他們就看見了村口那一排排張開大嘴的炮台。

上司向他們形容過這炮台的威力,他們很清楚雖然自己的實力並不算差。 大神,你家影后掉了 ,是不應該經常退縮的。但他們也沒有自負到要從正面和炮台抗衡。他們只是偷襲,並不是拚命。

那被稱呼為曼特羅斯的斗篷人站在五人最中間,他微微一頓,道:「進入他們的工廠,我想那裡面會有我們想要的東西。」

曼特羅斯的聲音十分沙啞,從音質上判斷是個中年男人,但言語中卻帶給人一種蒼老的感覺。

「這樣做?我們不是搶劫嗎?」然而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和曼特羅斯的聲音完全是天壤之別。嬌嫩,尖銳,並且是個女人的聲音。

曼特羅斯道:「皚琳,我們已經被閑置很久了。既然這次的任務是毀滅,我們做的越過分,對我們只會越有好處。」

皚琳伸出舌頭,用舌尖在嘴角微微一舔,道:「雖然毀滅能讓我興奮,但這似乎並不符合我們的使命。」

「皚琳,你醒醒吧!我們早已經和從前不同了。何況……哼!難道那些外表高尚的光明牧師就是高尚的嗎?就連教皇大人,也不見得高尚吧?」

皚琳道:「曼特羅斯,你膽子不小啊!教皇大人神通廣大,是光明神在這個世界的代言人。你如此說他,就是褻瀆光明神,小心今天有你的報應。」

哼……

「光明神?你們四個如果是為了信仰神明,會和我一起來嗎?」

皚琳的聲音突然軟了下來,身子也向曼特羅斯湊近了一些,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行動吧!」

行動!

曼特羅斯的身影突然在樹枝上消失,只剩下一個淡淡的黑影。接著,又有四道黑影一閃而過。

下一刻,五道黑sè的身影在塔巴巴村的一角落下。

曼特羅斯道:「皚琳,你去摧毀他們的炮台。你們三個,進地jīng工廠,把地jīng帳篷和便於攜帶的東西統統帶走!」

皚琳道:「那你呢?」


「這裡的建築都是木製的,我去放火。」

「真毒辣啊!你可別忘記了,上面可是有交代不能太過火的。」

曼特羅斯瞪了皚琳一眼,道:「小妖jīng,比起毒辣我比你差多了。所謂的不要過火只是不把他們全部消滅罷了。我們抓緊,千萬不要暴露身份。行動吧!」

五陣黑風頓時散開,向各自的目的地跑去。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地jīng谷浪已經是地jīng族中非常出sè的人才了。兩年前,他還是一個初出茅廬,對許多事情都不太懂的小地jīng。自從因為趙炎被困在火牢,而他陪著伐爾去了一趟塔巴巴森林東邊的加拉矮人部落後,他的才華便展露出來,並被趙炎表揚受到地jīng高層的重用。

這兩年裡,他先跟隨多福斯和伐爾在地jīng學院深造。隨後又和巴酷一起弄研究,現在又在地jīng工廠工作。可謂是地jīng族中的全才,未來的中樞人物。

這一切都不是偶爾,他除了天賦外,還有高出常人的努力。

一到黑夜,地jīng們就忍不住的想睡覺了。但他卻堅持了下來,堅持把一筆要的急的單給加班加點的做完。他的敬業早就感動了下面的地jīng工人,他們都心甘情願的和谷浪一起再奮鬥幾個小時。

少睡一點,又會怎麼樣呢?這是谷浪經常對自己也對朋友們說的話。

今天,他同樣是這樣。

「夥計們,加油!照你們現在的度,我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完工了!少睡一點,又會怎麼樣呢?你們都是好樣的!」谷浪在留下來加班的五十個地jīng背後一一走過,為他們打著氣。

「放心吧谷浪,我的度可不比你慢呢!」一個年輕的地jīng工人朝谷浪揮了揮拳頭。。

谷浪笑道:「那好!我們來比比!」

「比就比!」

「就你們倆比有什麼意思,我也來參加一個!」

「我也來,我也來一個……」

地jīng工廠的黑夜,似乎比白天更加的熱鬧。

砰!


工廠的木門突然間四分五裂,一股股強勁的風勁狂涌的竄了進來,將眾地jīng逼的連連退後,那機器上的零件全部被吹的飛開。

木門的倒塌激起一陣煙霧,煙霧瀰漫之中,漸漸的呈現出三個黑sè斗篷人的身影。

其中一人yīn笑道:「這些矮傢伙還真是熱鬧啊!」

谷浪心中大嘆不妙,地jīng重現對於地jīng一族來說是大事情,趙炎自然和他們商量過多次。地jīng們雖然心裡有些擔憂,但更多的則是興奮。誰都希望他們能早點和艾雅大6接軌,不再躲躲藏藏的過rì子。

但他們也都有心理準備,比如說今天的這一幕,谷浪心裡也不是沒有想過,但沒想到會變成真的。

谷浪攔在眾地jīng的前方,隨手從腰間掏出一把綠sè的匕,喝道:「你們是什麼人?要幹什麼?」

他們破門而入,自然是來者不善。。

斗篷人又笑道:「既然你們這麼愛熱鬧,我就讓你們更熱鬧一點吧!」

說罷,那人雙臂一展,兩旁的物體全部支離破碎。伴隨著一陣陣的爆破和撞擊,整個地jīng工廠頓時無比喧嘩。

嗖嗖嗖!

谷浪手中的綠sè匕突然綠光大作,連續幾道拳頭大小的綠sè光團朝斗篷人砸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