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就是沒幫你滅了雲衛谷嗎!我會讓你因為今天的態度後悔的!」子成尊者也跟著離開了這個地方。

楊恆回到楊氏丹藥,把煉製丹藥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開始煉製九級丹藥。

他的靈火早已進化到九級,現在神識也足夠強大,在他不斷的嘗試下,終於煉製出一爐九級丹藥,晉級到九級煉丹宗師。

「終於有去中州的資格了!」楊恆心中一嘆,進入萬道玄玉,開始領悟領域這個神通。

有領域和沒領域,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若不是他有陰陽聖骨破掉棟竜尊者的領域,他說不定已經死在對方手上。

他在和棟竜尊者交手的時候,也仔細將對方的領域感受了一下。

在領域之中,自成空間,還有緊密的神識聯繫,對神元和神識也有很大的壓製作用。


首先要用空間大道的力量組成一個封閉的空間,然後在用神識將外界隔絕,這裡面也就形成了一片空間。

楊恆心裡很快就有了一個清晰的思路,開始按照這一步一步修鍊下去。


他的空間大道力量已經到了第四重,神識更是堪比一般的至尊境後期修士,形成自己的領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才過半個多月,楊恆的領域就已經形成。在強大的神識加成下,他的領域要比普通修士大了不少。


楊恆把領域釋放出來,開始感受這片百丈大小的空間。

突然間,他心裡生出一個想法,「如果領悟也能阻擋別人的攻擊就好了!」

不過他覺得完全抵擋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削弱一部分對手的攻擊。

能夠削弱對手的攻擊就等於增加了自己的攻擊,楊恆覺得如果能領悟出一個這樣的神通,絕對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戰力。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楊恆開始按照他的這個思路,領悟他的第一個空間神通。

過了一個多月,楊恆的這個神通慢慢有了雛形。

他利用他的神識已經被分割的優勢,用一道道獨立的神識形成小型的領域,然後用這些領域組成一個十二邊形。

這樣的方式可以從各個方向卸去敵人大部分的攻擊力量,等到所有的領域被打破,剩餘下來的力量就少了很多。比十二個小型領域疊加在一起的效果強了不少。

能操控的小型領域越多,能起到的削弱效果就更大,不過十二個已經是楊恆現在的極限。

他將這個神通練熟之後,讓一具分身實驗了一下,能夠削弱的力量達到了四成。

「以後這個神通就叫空間分流!」楊恆心中暗道,對這樣的效果也甚是滿意。

雖然他不能無限使用出空間分流,但是在一些危難的時候,絕對可以起到保命的效果。

楊恆受到這個神通的啟發,將他的領域也分割成三個,然後疊加在一起。形成一個新的領域。

這個領域比他之前的領域,要堅固了三倍

即使面積減少了三分之一,用來對付一個敵人已經足夠了。如果敵人多,可以用兩個來疊加,或者是不疊加,完全在他的一念之間。

楊恆將這兩個神通完善之後,讓他的兩具分身停止了領悟空間大道,一具開始領悟火焰大道,一具領悟雷電大道。

空間大道最主要的還是用來輔助,真正的攻擊還是要靠其他的大道。

此時已經過了快兩個月的時間,楊恆停止了修鍊,把明玉宗至聖境界修士的那個空間戒指拿了出來。

戒指裡面的東西多的讓他咋舌,單單是下品靈石就已經超過整個楊氏丹藥的總和。法寶、丹藥和功法這些東西也都一大堆,掌控大道的碎片都有三塊,還有不少高級礦石。

楊恆將三塊掌控大道碎片拿給道靈煉化,自己把那些礦石拿出來,在裡面找到不少的八級礦石和幾塊九級礦石。

「嘖嘖,至聖境界的修士身家就是不一樣。我以前殺了這麼多修士,得到的東西恐怕也沒這裡多。」楊恆暗自心驚。然後用這些礦石把萬道玄玉修復到了尊級上品法寶。

他從萬道玄玉中出來的時候,整個南州都在瘋傳一個消息,就是東南西北四州之間的傳送陣已經建好了。

現在不用花好幾年甚至是幾十年的時間,從這個州跑到那個州,只需要往傳送陣上一站就可以了。

楊恆本來就打算到其他三個州打聽一下小翼的下落,此時傳送陣已經建好,便打算啟程。

他把身上的一些修鍊資源留給了紫風,和對方來到傳送陣附近。 “嘣!!!”一聲巨響猛然從山中爆發而出,無數林家修士齊齊看去,皆是一臉的震撼,畢竟這一幕到現在爲止沒有一個修士在感悟的同時能弄出如此驚人的動靜。

白毅端坐於地,渾身上下金光閃耀,一股純厚無暇之氣充滿了整個山間,不僅僅是如此,此刻的白毅渾身上下分泌出無數汗水,體內的升騰之氣還在不斷升高,下一刻體內更是傳出數聲轟響。

一股歸一境七重天之氣當空炸裂!歸一境六重天中期的白毅便可以迎戰歸一境七重天巔峯,如今白毅達到了歸一境七重天,那麼這歸一境八重天的修士也不再話下!

這股氣勢依舊沒有消失,還在不斷凝聚着,這剛剛突破到歸一境七重天的白毅,渾身上下再次一顫,這修爲居然還在突破,片刻之間已然從歸一境七重天初期的修爲,達到了歸一境七重天中期的修爲!!

這體內的氣息雖然大減,但是還有衝上雲霄的勢頭,最終化作了無數養分停留在了白毅的體內。

這一刻,白毅睜開了雙眼,緊緊握住了雙拳,這雙拳先是一亮,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隨即便是金光成甲,居然與修身之力開始融合了,形成了一副金色的鎧甲!

這鎧甲乃是四重天修身之力,再加上白毅的烈陽霸體訣的融合,白毅心中也是十分詫異,沒想到這烈陽霸體訣居然突破到了這種境界,按照修行的功法上來說,如今已然是最強的狀態了,再說這修身之力,原本自己還是六段,如今自己達到了八段,就連那停留之久的混沌一元煉體法的第二口訣氣血境也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

“這究竟是什麼圖,居然有這等功效,我還未修行林家的功法,若是修行這林家的功法,那這感悟絕還不止這一點!但是不管如何說,如今的我已然是歸一境七重天中期的修爲了!!”白毅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心中也是極爲興奮。

林志看見白毅從山中走了出來,這一眼看去,心中更是一驚,這明明走進去之時還是歸一境六重天中期的修爲,如今出來已然是歸一境七重天中期的修爲了!難以想象此子在這山中究竟感悟到了什麼?

“林長老,此子就是你破格收的記名弟子?”一個林家修士看了白毅一眼說道。

“不錯,此子天賦極高!因此收爲記名弟子!現在看來,我果然沒有看錯人!”林志迴應道,心中也是欣喜不已。

“你果然有你的打算,這記名弟子不比核心弟子啊,換句話說此子是把雙刃劍!可丟可用,因此記名弟子是最好不過的了!此事你做的很對!已然歸一境七重天的修爲,不可在放在家族之中修行,放他出去,執行任務吧!”

“哈哈哈,老夫也正有這打算!來試試他對於林家的忠心度!”林志再次開口道。

“感謝師尊!若不是師尊讓我感悟這十二星辰圖,弟子也絕不會突破修爲,達到歸一境七重天的境界!”白毅對着林志行了一禮,開口道。

“什麼?十二星辰圖?你全部都看見了?喔,老夫忘記了,你原是動用了天地之力,讓星辰圖顯現而出,從而進行了一番造化啊!!”林志恍然大悟道。

“什麼?此子可動用天地之力?”站在身邊的林家修士說道。

“不錯,乾坤九盾之術,此子掌握數門,放眼整個林家的弟子,與他同一階段的大部分都沒他強悍!這也是他可驕傲的原因了!”林志再次說道。

“乾坤九盾之術!!”這林家修士聽到這話,再次微微皺起了雙眉,一臉的凝重之情。

“秦辰你隨我來!”林志看了一眼白毅再次開口。

“你今日這番突破修爲已然引起家族之中衆多長老的關注,因此你不可在閉門造車了,你需要外出執行任務,總不能讓這些修士看見說了閒話的好!”林志說道。

“老夫這就待你去執行堂,你隨意挑選一個任務去完成吧!”

“也好!!”白毅點了點頭。

來到執行堂,白毅看見一張長桌橫與廳中,兩邊都站滿了林家修士,原來這林家分配的任務還需排隊選擇,不過在隱私方面都是有這很大的保密之用。

白毅知曉師尊的意思,是想讓自己隨便挑選一個任務便可,爲的只是告訴別人自己沒有在吃閒飯罷了,但是白毅卻不是這種人啊,既然不做,要做那必須完成一個大任務才行。

白毅排了隊,直至等到自己選擇的時候卻發現這任務似乎都不簡單,原來這林家是按照修爲劃分的,自己是歸一境七重天,那麼接的任務就是歸一境七重天的範圍之中的。

“恩?林家產業林之中驚現無數魂魄,疑似有魂修在林中修行,執行任務是驅趕!”白毅看見這一個任務,腦海之中猛然多了一股聯想,心中梗死想都沒想,就選了這個任務。

“這任務人是三人一組,若無人接下,你確定你要一人前去麼?”這執行堂的長老看向白毅疑惑的問道。

“不要緊,一人前去也可!”白毅點了點頭。

“好吧!!這是你的執行令!”長老給白毅一塊令牌,便不再多言,白毅接過這令牌收了下來,便離開了這執行堂。

“秦辰你何時出發?”林志看向白毅輕聲的問道。

“即可就走!”白毅沒有一絲猶豫。

“也好!爲師給你一物!這乃是爲師通融境的一擊,危險關頭可以保命!但願你用不上這神通吧!”林志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物,這乍看是一個球,其實乃是一道念!其內蘊含了這林志的神通一擊。


“多謝師尊!我定會平安無事!!”白毅再次行了一禮,便向着林家外走去,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這林家產業林之中。

這林家的產業林無非是一條靈脈,這靈脈在山間,因此常有修士會在這靈脈旁修行,但是按照通常的道理來說,這靈脈必定有很多修士看護,但是如今依舊出現了疏忽,那麼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修行的修士修爲高深!看護的弟子無法驅趕!通融境的修士絕不會如此,那麼也就是歸一境的修士了,因此這任務適合歸一境七重天的弟子前去完成。

白毅一路走過來,與這修魂的修士接觸極多,因此這修魂的修士使用的招數與特點,自己心中都是一清二楚,再說那侯雄首領也是修魂修士,因此自己心中更加有數了。

“恩?這是······”白毅剛來到這林家的產業林,便發現這林家看護的修士躺在了地上,這立馬走近一看,卻發現這修士已然血氣被抽乾了,已經死去。

“不好,看來闖入其內的修士絕不是善類!我還是先上報家族,再去擒拿此人吧!!”白毅立馬玉簡上報,便直奔前方。

這越走越是心驚,白毅看見這一路上的修士一個個都是皮包骨頭,沒有一絲氣血,這已然死去的林家修士已達數十人。

“這是······”白毅看見一個形似球體的魂魄在這山林之中搖晃,看見這一幕,心中猛然一驚。

“難道是南宮洛在此地修行不成?當年在秦家是如此,沒想到現在在四重天依舊是如此,果然劣性不改啊!!”

“心網之術!!”白毅立馬運轉體內天地之力,隨即便施展乾坤九盾之術,查探了起來,片刻之後,白毅猛然睜開了雙眼,一臉的殺意。

“果真是他!!今日你我之間的恩怨,也該了結了!!”白毅冷聲喝道,隨即單手憑空一抓,這形似球體的魂魄,當空炸裂,化作了無數靈力與魂魄,一一消失在了山林間。

“大膽!!究竟是誰敢破壞我的魂魄?”林中猛然響起了一聲暴喝。

“白辰!!是你!!”南宮洛從天而降,一身的血跡,此刻看起來還真有一股殺伐之氣,他的臉色已然變了,變得充滿了一絲邪氣,這一切白毅都看在眼中。

“不錯是我!!這些林家修士都是你斬殺的?你可知我如今是這林家的客卿?”白毅看向南宮洛大聲喝道。

“你是林家的客卿?哈哈哈哈,你不來也就算了,如今到好,你我再見面,那麼新仇舊恨一併結算吧!這林家的靈脈便是你葬身之地!!”南宮洛雙眼通紅,隨即便猛衝而來。

白毅並沒有一絲後退,也是猛衝上前,這兩個霎時間便對峙了起來,一聲聲巨響在這靈脈旁爆發而出。


“這······你什麼時候突破了修爲達到了歸一境七重天的?”南宮洛一臉的詫異,要知道現在的南宮也是歸一境七重天,不過他是七重天的巔峯之境!而白毅則是歸一境七重天的初期。

但是南宮洛心中明白,這些年與白毅的前前後後,這白毅修行的速度極快,當年自己還大這白毅一個階段,如今到好也能與自己不分伯仲了。

一想到這兒,南宮洛心中更是大氣,蠻強的憤怒,體內便爆發出了歸一境七重天巔峯的修爲!! “你們這些小鬼,看清楚了。”空中突然傳來卡戎的聲音,只見卡戎從月影之中降下,對着地面的大蜥蜴就是一記狠狠的重擊。

大蜥蜴仰頭髮出一聲怪異的長嘯,身體轟隆一聲趴倒在地。

卡戎翻身一跳躍一旁,他揹着雙手,一雙犀利的眼睛看着面前黑不溜秋的大蜥蜴。

大蜥蜴眼神裏透出怒火,他支撐着身體直立起來,竟又變得如人一般,只是那蟒蛇一般的尾巴還拖在身後,看上去極爲礙眼。

“好耐打的蜥蜴。”星雲等人站在高高的樹枝上瞧着戰鬥,一睹大劍神的風采。

“你們看他背上。”只見那大蜥蜴的後背已經被打成重傷,有綠色的血液從身體裏面流出來,這惡靈石不僅改變了這人的外觀,連裏面的血肉都改變了。

“卡戎!”沙林怒吼着手臂若劍向着卡戎刺了過去,那鋒利的爪子如同一把黑色的巨劍,直接割開了月光。

卡戎屏氣凝神,倏地一下就又一次消失了。

沙林有些倉皇失措,他左右上下尋找着卡戎,沒想到自己進化到最終形態竟然還是跟不上他的速度。

“你在看哪裏?”

沙林一驚,低頭一看竟見卡戎不知何時已經在眼皮底下,“你這個老東西。”沙林擡起利爪想要把他撕個粉碎,可是卡戎竟身影一晃已經躍起到了他頭頂上。

卡戎飛起一腳直接踢在了沙林的側臉上,沙林的臉立刻扭曲起來,整個身軀也橫在空中飛了起來。

一旁的星雲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因爲到現在他們都沒看清過卡戎的動作,速度實在快到了他們的雙眼捕捉不到的程度。

這時沙林突然用尾巴捲住了卡戎,卡戎眉頭一緊,整個人沙林的尾巴拖拽了出去。沙林得意一笑,就在他身體摔到地上的瞬間,尾巴朝着地面狠狠摔去,沙林幾乎是使勁裏面把尾巴摔下去的,絲毫不在乎會把尾巴摔爛,誓要將那個劍神卡戎摔成肉泥。

沙林擦擦嘴角的綠色液體,他左臉的鱗片已經被踢爛,不過卻在轉瞬之間又康復如初,他露出釋懷地一笑:想必這老東西已經被摔死。不知爲什麼他忽然覺得身後有些隱隱的疼痛,他趕緊回頭一看,只見自己的尾巴竟然已經被砍斷,綠色的液體淌了一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