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垂死掙扎!」鍾離丑冷哼,一步踏入樹林中,他的個子很高,站在樹林裡面,幾乎和大樹一樣高。

「鍾離大哥,小妹先去抓住他,你可要來快一些!」

雪女嬌笑,嗖一聲飛入密林深處,她沒有三眼巨人族那麼巨大的身體,在樹林裡面可謂是暢通無阻。

「哼,賤人!」鍾離丑冷哼一聲。

就在鍾離丑罵雪女的時候,樹林深處。

葉峰疾馳正在樹林中,他不敢停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白衣人影忽然從天而降,擋在他的身前,來人正是雪女!

雪女漂浮在半空中,背後的羽翼緩緩振動,她很美,也很高貴,配上背後的白色羽翼,令人怦然心動。

「人類,把東西交出來,否則等鍾離丑來了,你的麻煩就大了。」雪女笑道。

「如果我不交呢?」葉峰抬頭直視雪女。

「不交?」雪女笑道:「我雖然不像鍾離丑一樣會吃人,可是我對付人的手段卻比鍾離丑更殘忍,你最好不要懷疑我的話。」

「看來我只能把東西交給你了。」葉峰笑道。

「你好像只有這一個選擇。」雪女一笑。

葉峰深吸口氣,伸出手掌,通天橋就在他手中,金光四溢。

「絕對沒錯,肯定是上品寶器!」雪女大喜,伸出玉手抓向了通天橋。

眼看通天橋即將落入雪女手中,葉峰的手掌之上忽然釋放出了吞噬之氣,吞噬之氣如同火焰般蒸騰而起,把雪女的手掌包裹了起來。

「啊……」雪女慘叫,急忙把手伸了回去,她的手掌已經被腐蝕的只剩下森森白骨。

「刷!」葉峰另外一隻手祭出大劍,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全部被大劍吸收。


十倍攻擊力!

六尺長的大劍,朝著雪女的眉心劈了過去,劍未至,劍氣已經把雪女籠罩,雪女的白髮頓時被勁風吹得倒飄起來。

這一劍乃是葉峰至今最強一劍,陰陽境武者也擋不住!

可惜,雪女並不是陰陽境武者,她是萬象境!

眼看大劍斬殺而至,雪女嗖一聲往後急退,瞬間退到了百丈開外,大劍頓時斬空。

「可惜……」葉峰心中暗嘆,他手中的大劍驟然變小,最終化作一點黑芒消失在他的掌心。

遠處,雪女看著自己的手掌,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和強烈的殺機。

「雙道種……」雪女抬頭看著葉峰,冷笑道:「沒想到你居然擁有雙道種!」

說話的時候,雪女原本只剩下白骨的手掌之上,居然出現一層冰晶,冰晶越來越多,最終,冰雪形成了一隻栩栩如生的手掌。

「你斬我一掌,我本該殺了你,可是……」雪女笑道:「沒想到你居然擁有雙道種,我雪族的族長已經到來天人第一衰的極限,要不是他強行壓制,天人第二衰早就到了。天人五衰,一次比一次可怕,族長說過,她渡過天人第二衰的機會只有一成!」

「天人五衰,每次失敗,元神和肉身之間的聯繫都會被徹底斷絕,只能靠奪舍重生!雖然這樣做會失去記憶,不過,隨著修為的提高,記憶還是會慢慢恢復……」雪女看著葉峰,笑道:「你擁有雙道種,天賦驚人,正好可以讓族長奪舍!」

葉峰臉色一變,他終於明白天魔水仙讓他不要暴露大劍道種和吞噬道種的原因了。一旦讓那些輪迴境老怪知道他擁有雙道種,又或者三道種,那些輪迴境老怪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

想不被這些輪迴境老怪惦記上,背後必須擁有強大的勢力。比如念師書院和精武書院,他們的弟子,幾乎無人敢動。


「如果族長的天人第二衰失敗了,你就是他奪舍的最佳人選!」

雪女一笑,背後羽翼一振,嗖一聲飛向葉峰而去,這一次她不會犯錯,葉峰已經沒有任何機會。

「我來對付她!」天魔水仙的聲音忽然從木劍中傳出。

「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葉峰傳音道。

「盡全力,拖住她沒問題!」天魔水仙傳音。

「不行,你這樣做完全是去送死!」葉峰冷冷傳音。

「你放心,我死不掉!」天魔水仙一笑。

嗖的一聲,木劍自動從葉峰背後的劍鞘飛出,劈向雪女而去,劍上藥氣四溢,香氣撲鼻。


「寶器?」雪女玉容微變,短暫的驚訝之後,她伸手一抓,指縫間迸發出無數道冰雪,化作冰劍,斬殺向沐劍和葉峰。

木劍中伸出數十片葉子,天魔水仙以葉子為劍,嗖嗖嗖劈了出去。

碰碰碰碰……

葉子劈在冰劍之上,冰劍不斷粉碎,一時間,漫天都是白色的冰晶。

「這木劍裡面居然有寶葯,而且絕不是普通的寶葯!」雪女笑了,她沒想到葉峰身上居然有這麼多寶物。

「煉化這株寶葯,我說不定會更進一步……」

雪女揚手一揮,冰雪漫天,木劍、以及從木劍中伸出的葉子頓時被凍結起來。

冰雪不斷蔓延向四面八方,葉峰才退後三步就被凍結了起來……轉瞬之間,方圓數千丈之內的森林也被凍結,變成一個冰雪世界。

「我雪族的天賦就是控制冰雪,即便擁有冰雪道種和冰雪氣場的人,控制冰雪的能力也未必比得過我們。」雪女笑著走向被凍結起來的葉峰。 (求收藏求鮮花求票票,這些對我太重要了,支持我的人軍法處獎勵一美女…!)

看我氣沖沖的要暴怒,鄭振峯緊緊按住我,他繼續說道,現在林端陽是正大光明的訓練自己的兵士,這誰也干涉不了,如果進去亂打一通,不但給於震王達周明三人出不了氣,搞不好被軍法處看見就是天大的麻煩,重則殺頭,輕則挨軍棍被擼去百夫長之職。

誰去幹涉林端陽練兵,都是名不正言不順的,到哪裏都沒理可說的,再說,軍中哪裏沒有欺負呢,這樣的欺負在軍中太多了,誰管得過來,士兵被欺負一下也好,會把他的暴戾兇悍之氣激發出來,這樣利於戰鬥,於震王達周明若被這樣欺負一個月,刀術肯定會有進步的,就是他們心裏難受點而已…。

我知道鄭振峯說的沒錯,他也是爲我好,可是這口氣我怎麼咽得下去,這三個人現在是代我受過,我怎麼能坐視不理!

就在我的怒火被鄭振峯勸的快要熄滅下去的時候,林端陽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咦,這不是餘澤隊長麼,哦不對,請恕在下失言之過,應該是餘將軍,你今天怎麼有閒情逸致來輜重營逛了,在下正在練兵,請餘將軍多多指正,這三個夯頭耷腦的傢伙,刀術一直不行真是讓你笑話了,不過沒關係,再過三個月我保證他們脫胎換骨…!”

周圍立刻一陣竊竊私語,甚至還有些鬨然大笑之聲,已經有很多人認出我了,輜重營的很多人都知道我和林端陽的恩恩怨怨,現在,只要長腦袋的人都能明白林端陽在故意挑釁我。

我強壓下去的怒火騰的一下又竄了起來,我用腳趾頭都可以想出來,今天又難以善了了。

我真想一拳打扁林端陽的鼻子,讓他哭着喊着給於震王達周明三人道歉,但還沒這個實力,雖然我習練了幾天星月堂的刀術,但和林端陽比起來,還是差得遠了,我現在要冷靜,不能被他激怒,這些天我已經吃了衝動的虧了。

我壓了壓怒火道:“你是在練兵還是在藉機欺負人,這個事情我們不用再糾纏了,反正大家都看的很明白,我只求林隊長高擡貴手得饒人處且饒人,放他們三人一條活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如果有能耐在戰場上多殺幾個蠻山兵,也許會更受人尊重些…!”

林端陽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怨毒無比,他向天打了個哈哈道:“你是在指責我麼,殺了幾個蠻山人就可以爲所欲爲了麼,連我練兵也要干涉一番,哈哈,上過幾次戰場就可以目中無人洋洋得意了麼,你若有能耐,你小隊的十個人也不會只剩下這三個夯貨了,哈哈哈!”

“住口!”我再也忍不住翻騰的怒火,甩開鄭振峯三躍兩跳衝到林端陽面前猛的一拳砸向他的嘴。

我要打掉他所有的牙齒,我要拿打爛他的臭嘴,拿他的毒舌撫慰我那些英勇又可憐,在劫糧時戰死的弟兄們,他們都是無畏的英雄,現在卻被林端陽這小人說成一坨狗屎,氣死我也!

林端陽看我衝來時畏懼的縮了一下脖子,但他馬上就又挺起了胸膛輕蔑的看着我,甚至嘴角一撇露出一絲譏刺的笑容,他的樣子怎麼有一股陰謀得逞的味道,雖然我徹底暴怒了,但我時時在觀察周圍有沒有軍法處的人出現,至少現在沒看到。

林端陽惡毒的臉孔在我的拳頭下不斷放大,就在我的拳頭離他的臉有半尺的時候,他的身邊伸出了一隻骨節分明非常有力的手,將我的手一下握住,我的拳打中了這隻手掌,但我覺得軟綿綿的毫不受力,就像是打在了一團棉花上。

隨即這隻手掌像一個鐵箍子般牢牢地抓住了我的拳,我這一拳力道並未用老,我再次往前一衝回拳一拉,拳頭就被利利索索的收了回來,這是誰替林端陽擋下一拳,顯然是個高手。

一個人影出現在林端陽的面前。

赫然是剛纔和林端陽說說笑笑的那個人,也是我覺得有些面熟的那個人,但我卻記不起來哪裏見過他。

“被別人激兩句就暴跳如雷狠辣出手,如此衝動之人真不知道是怎麼從敵人手中活下來的,現在纔是領兵不過百的百夫長,若是領兵十萬,真不知道這十萬將士在你手裏能活多久…!”

這個人英挺不凡,說的我心裏一顫,他說的沒錯,我確實是被林端陽激怒了,看他軍服似乎軍階不低,難道林端陽找了個能給自己出頭的高級軍官?

我收攝了一下心神道:“將軍是何人,林端陽的惡行將軍也不是不知吧…!”

這個人緩緩轉頭纔開始正眼看我,他看我的時候我心裏一突,覺得自己像被火燙了一下,一股壓力陡然在心底升起,這絕對是個高手,比我高出太多的高手。

壞了,我中計了,林端陽這明明是在等我上鉤,他這是找好了人設好了圈套在等我跳進來呢。

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大場面我也見過不少,我也不慌,我全神戒備看他們接下來要怎麼辦,把我誘來了,就不再奢望他們對我好言相勸了,等着他們的拳腳相加就行了。

“就算林端陽欺負人是可惡,但被他欺負的人不論什麼時候,都奔奔跳跳的健步如飛,第二天照樣可以拿刀殺敵,但被你欺負過的人,這十多天了還行動不便,到底誰欺負誰呢!”這個人說完扶了一下林端陽又指了一下週長壯。

我仔細一看林端陽和周長壯,周長壯剛纔握刀的樣子就可以看出有傷未愈,運刀勉勉強強,林端陽臉色有些蒼白,少了些正常人的精神勁,難道他們兩都是被我打的,我的拳術哪裏有那麼厲害,這已經過了十多天怎麼還沒好。

如果這樣的話那我可就有責任了,這個高手說的也有道理,於震王達周明三人雖然天天被欺負,但這三個人除了天天不開心,身體還是很強壯的。

難怪林端陽看我的眼神如此怨毒和憤怒,他肯定以爲我是故意把他傷的這麼重,甚至以爲我想殺死他,完了完了,這個樑子看來解不開了。

我想了一下說道:“在下也並不是有意爲之,在這裏向林兄和周兄道歉,還請各位放過於震王達周明他們,如果以後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儘管開口就是,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笑話,我們還需要你的幫助嗎,再說,就如一個人捅了你一刀,然後說幾句歉疚之類的話就可以不了了之嗎!”這個人冷冷的看着我說道。

我心頭也有氣,你們欺負人就可以說的輕描淡寫,自己被誤傷了一下就如同惹了天怒沒完沒了…。

但我不能這麼說,這個人給我很危險的感覺,我不能激怒他,我道:“那將軍認爲該當如何,只要在下能辦到的自當爲兩位賠罪…!”

那人完全不理我的委曲求全,冷冷的說道:“如何賠罪,將你也打成十多天下不了牀的樣子可好…。廢話少說吧,拿出你的刀來,看在你在城頭殺敵時還算勇猛的份上,給你一個和我公平一戰的機會…!”說完之後只聽見嗆的一聲響,他拔出了一柄散發着暗淡光華的長刀來指着我。

不正經戀愛 ,棄槍用刀的那個人,他一用刀立刻扳回了他們的戰鬥劣勢,胡仲夏上次給我提過,似乎他叫…金瑞。

這個人哪裏是我可以應付的,十個我這樣的人也不夠他殺。

但我知道匹夫不可奪志的道理,現在生死之戰我經歷的也不算少了,也不太懼怕他,他跟我比試,不管是想故意欺負我,還是有其他目的,其實已給足了我面子了,此刻看樣子再說什麼話都是多餘的了,不如放開手和他一戰,大不了在牀上躺一個月,以我的級別他現在還不敢隨便殺我。

我也緩緩拔出了刀,我看到林端陽眼裏閃着興奮的光芒,他喊道:“此子可恨,請師兄不必手下留情…!”

金瑞盯着我緩緩說道:“林端陽,如何處置他,我需要你來說教麼?”

林端陽的臉一下子紅了,把憋在嘴裏的話也嚥了回去。

我默想了一下胡仲夏教過我的一些刀法技巧,腳一錯揮刀砍向金瑞,金瑞的刀影一晃我猛地後退一步,我感到脖子裏一陣涼風吹過,金瑞的刀後發先至的掠向我的脖子,若不是我退得快這一刀就見血了。

我舞了個刀花揮刀再次撲向金瑞,金瑞不動的時候像一座山般沉穩凝重,一旦動了就像一道影子快如閃電,我快如疾風般向金瑞連砍三刀,還沒我回過氣來,金瑞的刀以更快地速度向我連砍五下,第五下的時候我右臂無力虎口出血,刀脫手飛去。

我沒再理會脫手的刀,靈活的轉身靠近金瑞連擊兩拳,右拳被金瑞刀柄擋下,左拳被金瑞左手握住,我猛烈迅疾的左拳被金瑞左手握住時,金瑞的身子不易覺察的輕震了一下,而在這時,他的刀也擱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嘆了口氣收回拳道:“在下敗了,多謝將軍刀下留情…!”

金瑞似乎有點走神的愣了一下,他一腳將我踢倒在地說道:“你的刀術不像是他們說的那麼不堪麼,不過離好還差得遠…就是你的拳術好歹毒,剛猛中不失陰柔,陰柔中透着殺氣…不過你要自恃此拳無敵,便欺凌他人那還差得遠了,如果以後你再用此陰狠拳術好勇鬥狠,欺凌軍中兄弟,我便剁了你雙手…!”

說完他一腳把我踢得翻了兩個圈,翻到於震王達周明他們腳下,於震王達周明趕緊把我扶起來,他們看到我又爲他們出頭還被人打倒在地,一個個眼睛紅紅的,似乎快要哭出來了。

老實說被人打倒在地怎麼說心裏都會很憋屈的,但我還是有些開心,因爲剛纔我對刀術的運用又有些領悟,和真正的高手過招纔會明白,刀術的運用是何等浩瀚和精妙,其實是被好好的上了一堂刀術課,獲益匪淺,這些都不足爲外人道的。

他說我欺凌軍中兄弟讓我心裏很不舒服,現在用手指頭都能看出來,是誰在欺凌軍中兄弟,這個惡名就是輪也輪不到我,不過我現在是敗軍之將,唯一能做的就是忍氣吞聲了。

我對於震王達周明三人說了聲沒事,就掙扎了一下站了起來,咦,身體無恙,金瑞並沒有下重手,除了持刀的右手有點發麻其餘都如常。

金瑞甩了一下左手,將他那把光華流轉的刀插入刀鞘中,用右手指着我身後的於震王達周明三人說道:“林端陽爲什麼會欺負你們,難道技不如人,還需要被以禮相待嗎,如果我們的平原兵士個個武功平平,如狼似虎的鈞山人會對我們以禮相待嗎,這是軍隊,是需要武力的地方,沒有武力的人,在這裏就是個廢物,武技差的人只會在戰鬥中拖累自己的袍澤,不但自己送死還,讓他們白白送死…,所以你們,必須要練好武功,你們有能耐就把林端陽打得滿地找牙,沒這個本事那就接受他的欺負,他欺負你們,總好過你們在戰場上丟命…,林端陽,我要求你每日都欺負他們,直到他們的刀術趕上你隊中最強的兵士爲止…!”

金瑞說完又甩了幾下左手轉身走了,林端陽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也尾隨而去,剩下圍觀的人看沒熱鬧可看也都一鬨而散,本來我想安慰下於震王達周明他們的,可是沒時間了,因爲我看見鄭振峯在一臉苦笑的看着我,他的旁邊有三個軍法官虎視眈眈的盯着我,麻煩來了,我心道。

剛纔我們沒有當衆說比試武功,而是恩怨分明的開打,也許這些軍法官也都看見了,現在他們抓不了王芳將軍的侍衛,搞不好他們都認識,但抓我還是理由很充足的。

我走過去行了一禮道:“在下魯莽動刀在先,犯了軍規,請幾位將軍處罰吧!”

帶頭的一個軍法官揮了一下手,另兩個人就把我綁了起來向大營押去。

我心裏一陣苦楚,怎麼也沒想到會落到被軍法處處置的地步。

(求收藏求鮮花求票票,這些對我太重要了,支持我的人軍法處獎勵一美女…!) 就在雪女走向葉峰的時候,大地轟轟轟震動起來,雪女抬頭一看,只見葉峰背後的樹林中,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來,居然是三眼巨人鍾離丑來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