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

又是一聲鳴叫,這一次,蕭焱再也不怕了,既然已經知道此刻的重名鳥重傷在前,做起事來,也利索多了,更顯得非常大膽,直接是一個跨步,然後對著地面重重一踏,就已經朝著重名鳥這邊疾馳而來。

之前的波動,已經讓的蕭焱迫不得已從樹枝上面跳下,縱然他不跳下,也一定會被迫的下來,畢竟,當時的那種波及力,太強了,而他之前所站立的樹木,在剛剛那一擊之下,赫然便是塴碎!

深深的一口涼氣,蕭焱3大感自己之前太有先見之明了,也幸好自己之前跳的快啊,要不然,再被這波及力給反震一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當蕭焱來到了重名鳥身旁時,煙硝便是有所緩解,那重名鳥的身影,自然也被蕭焱0看的非常的清楚,蕭焱看到眼前這奄奄一息的重名鳥時,大感快意,暗嘆,「日月神燈果然厲害,竟然具有如此力量!」

當然,日月神燈的那種力量,自然不是蕭焱所能夠掌控的,只有神燈被動攻擊時,他才會產生。

單手一招,日月神燈化為一條黑芒,然後朝著蕭焱的手掌急掠而去,在半空中擺起巨大的尾巴,尾巴非常的黑,就如同是地獄一般。

蕭焱看的,大感刺激!

然而,就在蕭焱把日月神燈收回體內的時候,原本奄奄一息的重名鳥,在這一刻,突然睜開了雙眼,它的雙之中,一團血紅色的光芒也在這一刻,突然間凝聚。

當然,這些變故,蕭焱自然沒有注意到,他此刻儼然是處於一種欣喜的狀態,根本就無暇顧及眼前的狀況,當重名鳥眼睛當中的紅色光芒越來越濃,濃的以至於有股血腥的氣味散溢出來時,蕭焱也終於感覺到了,眼前的變故! 這股血氣,太過於濃烈,以至於蕭焱蕭焱無法察覺都不可能,血氣太過於濃烈,並且,一股子的暴戾之氣也是從其中蕩漾而來,看起來,頗為具有殺傷力!

蕭焱表情大變,變得不似人型,只顧著喃喃自語,「怎麼可能,它分明就已經被神燈擊成重傷,怎麼還會擁有如此暴戾的氣息?」

蕭焱愣了半晌,下一刻,兩腿之間,叉開了一段距離,打算暫且遠離此地,畢竟,這一刻的重名鳥,已經站立而起,目光之中,帶著惡毒的眼神,比之前的那種眼神還要殘忍。

蕭焱若是見到這種眼神,不跑他就不叫蕭焱了。

怕死乃是人之本性,縱使不怕死之人,也不敢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與危險之中,顯然,此刻的蕭焱正是處於這種危險當中!

可是,他本已經擺好了姿勢,只等著下一刻大顯身手時,誰知,他感覺自己的雙腿,像是被灌了鉛一般的沉重,想要挪移半步,卻又是天方夜譚!

「媽的,怎麼回事啊!老子自己的腿,竟然不受自己掌控?」蕭焱這個鬱悶就不用提了,若是這種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別人肯定也會大罵的,更何況是外面看似溫順,實則內心邪惡叢生的蕭焱呢。

「我*媽!」蕭焱很氣,非常的氣,這一次,他徹底的草了!眼見重名鳥與自己近在咫尺,可是,他卻不能移動半分,這若是別人,也早就嚇得雙腿連連打琵琶,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哪能與蕭焱這個變態相提並論。

蕭焱能夠感覺的出來,此刻的重名鳥,絕對不是之前的那個,之前的那個重名鳥,根本就沒有這種血腥暴戾的氣息,那個時候的重名鳥,氣息相對於此刻來說,相當的溫順,就算是能量也沒有此刻的要強烈!

這隻,完完全全就是處於一種瘋狂狀態下的重名鳥,魔獸若是處於瘋狂狀態,它就會永遠的淪為殺戮的工具,是以,自魔獸一旦瘋狂,修士們一般都會選擇避而遠之,甚至,遠遁於千里之外。

魔獸一旦瘋狂,便會陷入永無止境的殺戮之中,就算是越級挑戰,都不在話下,這也是為何,蕭焱發覺到重名鳥的狀況時,會突然間大罵起來,而後,則是打算逃跑。

與這種發了瘋的禽獸相鬥,實數不智!

「唳!」

重名鳥一聲尖銳的鳴叫,這一聲鳴叫,非常的刺耳,蕭焱只感覺自己的耳膜被穿孔了,耳屎也在耳孔裡面問問作響,但這一聲,卻並沒有先前那幾聲要長遠,則是非常的短促,就彷彿是一個將死之人,臨終前所說的話語一般,可是,蕭焱卻感覺到了,這一聲,此先前的任何一聲都要更強!

蕭焱此刻已經感覺不到什麼了,至少,他此刻的耳朵已經聽不清楚什麼,耳朵就彷彿是聾了一般,心神慢慢沉寂于丹田,在蕭焱內心不停的召喚下,下一剎,日月神燈突然從蕭焱的腦海當中浮現,而後,在蕭焱頭顱後方,化為一股碩大的虛幻神燈,神燈的虛幻影子,竟然比神燈的實體還要大上兩倍,而這時,蕭焱也終於從耳聾的狀態下面擺脫了。

「我剛剛怎麼了?」蕭焱只感覺自己剛才就彷彿大夢初醒一般,渾然不知之前所發生的一切,剛剛,那重名鳥的悲鳴,只好波及到了蕭焱的靈魂力,就算是以蕭焱的強大靈魂,也避免不了在當時,被其干擾,更何況,之前蕭焱的靈魂力可是受過不小程度的傷害。

若不是日月神燈突然自助護體,蕭焱此刻早就死在夢裡!

可以說,日月神燈又救了他一次!

「呼——」想起來了的蕭焱,頓時大大的呼了一口濁氣,心中陰晴不定,同時,也后怕,剛剛真的是太險了,本以為自己的靈魂力足夠強大,誰知,竟然還是防禦不了這種音波。

當下,蕭焱目光冷冷的凝視著眼前的重名鳥,眼神之中,也是變得很謹慎,這次,由不得他大意了,不知何時,月滿西樓已經牢牢的防護在蕭焱身旁,蕭焱一手拖著日月神燈,而另一手,則是握著月滿西樓。握著月滿西樓的右手,在此刻向前擺出,正好格擋在自己身旁,而握著日月神燈的左手則是微微下移,從自己大腿骨旁邊滑落,然後對著那重名鳥的襠部!

蕭焱不做則已,一做就要找准死處!

顯然,重名鳥的襠部,也是一項薄弱點,月滿西樓可以攻擊道它頭頂上面的五根羽毛,而,日月神燈則是可以給予重名鳥襠部狠狠一擊。

縱然殺不死它,也會讓的他受傷!

「唳!」

重名鳥一聲尖叫之後,頓時從原地飛出,之前重名鳥之所以假裝奄奄一息,其實,就是為了讓蕭焱對它有所大意,它畏懼的只不過是日月神燈而已,而此刻,日月神燈的實體並不在蕭焱身旁,它自然不會膽怯。

但是,日月神燈的虛幻影子,卻在蕭焱掌中,無論如何,這種計謀,還是蕭焱略勝一籌。

蕭焱早就料到,若是自己把日月神燈拿出來,重名鳥必然會與自己越來越遠,到時候,這傢伙一旦遠離自己,自己想要再對付它,可是非常的難,而重名鳥想要攻擊自己,卻是非常的簡單。


遠近攻擊,重名鳥都沒有劣勢。

「轟——」

一聲巨響,蕭焱掌中的月滿西樓,頃刻之間,都已經刺出九九八十一劍,並且每一劍的威力,每一劍的速度,都要比之前的那一劍要快了不止一籌,而直到那八十一劍時,威力便是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第八十一劍刺出,空氣爆響,氣體逆流!

可是發了瘋的重名鳥,不知是怎麼的,力量比之前不知多了一星半點,蕭焱只感覺自己這九九八十一劍擊去,非但沒有讓的重名鳥呻吟,反而卻使自己的右手麻木無比,險些就連掌中的劍都已經握不住了。

「砰」的一聲,這一次,是蕭焱被重名鳥一翅膀給震飛到了五丈開外,一口殷紅色的血液正從蕭焱口中迸濺而出,蕭焱這次撞的很不巧,不但被重名鳥一翅膀打中了肚臍眼,並且,背脊也被這股巨大的衝擊力給生生撞到了樹桿上面,那堪比三個蕭焱手拉手才可抱起來的樹木,竟然也被蕭焱給生生的撞了個大洞。

此刻的蕭焱,狼狽到了極致。

「媽的,這也太厲害了吧。」蕭焱不得不承認此刻的重名鳥很厲害,這倒不是他漲別人氣勢,滅自己威風,而是事實就是如此,他不信也不行。

「日月神燈!」

蕭焱一聲大喝,左手之中的虛幻日月神燈在此刻突然擺在自己身前,看起來,活想是一個巨大的盾牌,但是,這種盾牌,卻只有蕭焱通過幻眼才能夠看到,至於此刻的重名鳥,自然是無法看出來。

更何況,此刻的重名鳥還是處於那種瘋狂的狀態下,這它就更加的看不出來了。

伴隨著蕭焱喝聲的響起,突然,蕭焱身旁的日月神燈虛幻影子,便是暴發出一股無可匹敵的壓力,勇猛無儔!

強大的壓力,那處於瘋狂狀態的重名鳥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只不過,在略微的停頓之後,它便是再次呼扇著羽翼,朝著蕭焱蒲扇過來,瘋狂了的重名鳥,似乎,已經感覺不到日月神燈的那種壓力。

它已經處於瘋狂,眼神之中唯有殺戮!


不管是什麼,只有擋在自己眼前,就必須立馬清除!


所以,它在略微的停頓之後,就是再次朝著蕭焱疾馳而過,而就在重名鳥疾馳而來的時候,蕭焱卻注意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他發現,重名鳥的左翼已經在滴血,而且,血流不止!

它似乎就沒有發覺自己身上在流血一般,毅然決然的朝著蕭焱呼扇過來,看來,失去理智,不但是一種危害,更是一種非常大的危害。

儘管說,失去了理智,重名鳥的實戰力在突然間爆發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可是,這種狀態,有時,就連自己身受重傷都茫然不知,直到戰死為止!

心中暗暗慶幸,「原來自己之前那九九八十一劍,並不是沒有一絲效果,至少,重名鳥此刻已經在流血,而這一點,也就足以!自己身上所流下的血液,值了!非常的值!」蕭焱拍了拍胸膛,看著幾乎毫無懸念,就已經要攻擊到自己的重名鳥時,突然間,左手代替之前的右手,又是握著月滿西樓,朝著身前的重名鳥重重的刺去!

日月神燈的虛幻影子,在自己身前,就彷彿是一片禁錮的空間一般,那重名鳥想要一時半會就衝破這層禁錮,然後擊殺自己顯然是不可能的,而重名鳥的行動受到了限制,但是,此刻的蕭焱的行動卻是如魚得水一般的順暢,可以說,這層禁錮,在蕭焱面前就如同空氣一般,他那重重的一劍西去,連一絲停滯的間隔都沒有,就已經穿越了禁錮,然後刺去重名鳥。

「唳——」

這是一聲非常悲鳴的凄慘叫聲,蕭焱彷彿也只聽到這一身叫聲之後,心中是最暢快的一刻,他那重重的左手劍,正也狠狠的刺入到了重名鳥的襠部,一劍刺去,血流成河,斷其下肢,毀其襠部,非常的毒辣。

這重名鳥若是不叫,那就奇了怪了,就算是再瘋狂,再入魔了的禽獸,在遭受如此一擊之下,都會悲痛欲絕,更何況,這還是剛剛產下幼鳥的重名鳥呢。

只見得重名鳥的襠部儼然是開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口子,至少,已經有月滿西樓這般寬闊,一擊得手之後,蕭焱猛然收劍,若是再不收劍,他很有可能會被此刻重名鳥那巨大的反震給震的搖搖欲墜。

那受到重創的重名鳥,在此刻使勁的拍打這臂膀,蕭焱的劍,在此刻就從再是一把劍一般,沉重的都似乎能夠把蕭焱壓垮,左手握劍的劍柄處,在這一刻突然下斜,然後重重的脫離了蕭焱的手掌,蕭焱只感覺自己恩手臂,簡直不能算得上是手臂,麻木的都沒有了感覺。

也幸好蕭焱反應的快,在月滿西樓即將落下的同時,眼疾手快的拿起,一提,一扯之間,渾然天成,行雲流水,就在月滿西樓快要被重名鳥的雙翼給拉回到外面時,蕭焱終於依靠著間隙之間的力量,一把拉回了月滿西樓。

收回了月滿西樓,蕭焱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感覺自己此刻都彷彿是脫虛了一般,眼神冷冷的注視著眼前的重名鳥,蕭焱全力御動著日月神燈,準備給予重名鳥重重一擊,這時候,對付重名鳥,最好不過!

重名鳥此刻依舊在全力對付眼前的禁錮,只聽的砰砰砰三聲巨響,可是,卻並沒有發覺到有什麼變化,此刻的重名鳥已經處於無限瘋狂狀態,縱然擊破不了眼前的禁錮,但是,卻不會停下來。

「受死吧!」蕭焱一聲大喝,而身形已經朝著後方退了四五步,日月神燈的威力是龐大的,蕭焱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兩者相撞,必然會產生巨大的波動。

「日月神燈!」

隨即,蕭焱徹底的把日月神燈的實體給召喚出來,實體的日月神燈飛出,空氣當中便是略微的有所波動,日月神燈,也是帶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朝著重名鳥呼嘯而去。

蕭焱此刻掌控的日月神燈,至於威力,就連他自己都不甚清楚,雖說能夠感覺到此刻日月神燈上面的能量要比之前強大,可是,這些,卻不足以殺死重名鳥。

「轟!」的一聲巨響,蕭焱只覺得耳膜都快要被這聲給生生撕裂,眼前的場景也是大變,可是蕭焱此刻卻不敢去看,那周圍的強大衝擊力,便是隨著聲音的傳播,朝著蕭焱這邊攻擊過來。

腳掌對著地面重重的一踏,而後,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朝著身後那棵巨大的樹木掠去,當蕭焱急速移到了這棵大樹之後,便是聽到轟隆一聲巨響,大樹倒下的聲音。

躲在後面的蕭焱見狀,大大的呼了一口氣,旋即,眼光好奇的望著此刻的場景。

不知這次,能夠把處於瘋狂當中的重名鳥斬殺呢?

此刻的威力,就算是先前的那一次撞擊,都無法媲美,甚至,這次還要比之前的那一次強上三倍! 在這種力量之下,重名鳥十有**是死翹翹了,縱不死傷,也命在旦夕。

蕭焱猶豫了片刻之後,朝著重名鳥此刻的地方緩緩的行去,這次,讓蕭焱非常的鬱悶,他竟然感覺日月神燈與自己沒有了多大的聯繫,能夠感應到的,也只不過是一丁點而已。

本想頭通過日月神燈,然後感應此刻的重名鳥的狀況,但日月神燈既然氣息微微,蕭焱只好跑到了重名鳥的身旁。

蕭焱如今的靈魂力,也不足以他再探查,之前所損耗的靈魂力,蕭焱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過來,如今,又是*控著日月神燈給予重名鳥最後一擊,體內的靈魂力,也所剩無幾。

關鍵是蕭焱並沒有所謂的恢復靈魂力的靈丹妙藥,要不然,早就釋放出他那為之自豪的靈魂力了。

內心緊張的蕭焱,來到了重名鳥身旁,然後才呼了一口大氣,正如蕭焱心中所想的那樣,重名鳥已經毫無生機,它的氣息,已經在此刻消失殆盡。

「媽的,你終於死了嗎?」蕭焱此刻大罵道,這重名鳥可真是太頑強了一點吧,不過,為此,日月神燈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恐怕一個月之內,再也不能使用日月神燈,就算是最簡單基本的隱匿氣息都不行,這才是蕭焱就不爽的!

「聽說把殺死了以後的魔獸的血肉用來餵養幼鳥,可以起到很大的效果,並且還要比服用其他的魔獸血肉要成長的快些。」對於這些,蕭焱還是有所了解的,畢竟,他之前那三個月的生活,可不是白活的。

「這麼高的魔獸,應該有魔核吧!」蕭焱搓了搓手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之前蕭焱劍下所超度的魔獸,就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而那些也都是一些修為很弱的魔獸,有的,甚至還不算是魔獸,只能算是野獸!

猛獸罷了!

初始,蕭焱就算專門以這些猛獸為修鍊的動力,讓后訓練自己的實戰力,不過,這種付出,也是回報很大,經過了幾個月的血腥暴力生活,這才造就了如今的蕭焱。

就之前蕭焱那瞬間擊出九九八十一劍來看,蕭焱前幾個月的魔鬼鍛煉還是非常有效果的。

之前蕭焱所使出的九九八十一劍,其實,也就是獨孤九劍當中,最為歹毒的一招,速度要求必須快,力量也要強!

初始蕭焱按照上面所要求的練習,可謂是艱難重重,要想一瞬之間就刺出九九八十一劍,談何容易?

並且,一劍還要快過一劍,而後一劍,都必須要比前一劍更具有殺傷力!

蕭焱,足足消磨了三個月的時間,才略微具有小成,勉強刺出七七四十九劍,本以為,這次貿然使用,恐怕威力並不會很大,而如今看來,正是這九九八十一劍,給予了重名鳥一陣阻擋!

這八十一劍,直*重名鳥的心臟,蕭焱看到血軟在地的重名鳥時,眼神一縮,特別是看到此刻那重名鳥心窩處,血流不止的狀態,更是震驚的目瞪口呆。

看來,自從晉入到了四星斗者,這九九八十一劍,終於能夠展現出來!

「日月神燈也太歹毒了些,我只不過是就差那麼一點刺入。」蕭焱用劍撩開那血肉模糊的重名鳥,然後對準心臟處,看也不看,一劍劈開,頓時,自月滿西樓所劈之處,血肉隨之掉落。

「哈哈,若是用它老母的血肉來餵養這小傢伙,不知道,它若是知道,會有何種感受?」蕭焱頓時長劍在空中再舞,那斷裂的血肉,便是被蕭焱分成了大小一模一樣的數十塊,這一手,不但速度奇快,而準確率也是高達百分之百!

以蕭焱此刻的修為,眾人都知道,若是把數十塊血肉同時切成大小一模一樣的數十塊,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縱然有人能夠辦到,可是,卻也必須付出很大代價,這種完美的控制力,唯有到了大斗師的層次,才會擁有。

但是,蕭焱這一手卻並非所謂的掌控力,而是單單的速度,與對劍的運用。

大斗師之境,可以利用外放的鬥氣,從而控制住這些血肉數來分鐘,但是,斗者卻沒有這種能力,鬥氣外放,本就不是斗者所能夠完成的。

就蕭焱之前與谷歌所戰鬥時,那充其量也是鬥氣附體而已,根本就沒有外放!

而直到蕭焱把這些血肉切畢之後,而接下來的那一招,更加的出神入化。

就在漫天血肉飛起的同時,蕭焱掌中的劍,在血肉之間,一閃,再一閃!沒等再閃,所有的血肉都是被這一劍給穿在一起,看起來,如同羊肉串一般。

「終於算是搞定!」看著還算滿意的一串血肉,蕭焱淡淡道,這種架勢,正是練習獨孤九劍當中,破劍式的一招,一劍穿心。

但是,蕭焱此刻穿的卻並不是一個,而是數十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