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一隻三色花狸貓從博古架後面探出了一顆小腦袋,圓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徐明菲,好像是在打量她一般。

看到發出聲音的原來只是一隻貓,徐明菲臉上一松,抬腳朝著博古架走過去,嘴裡輕聲道:「小貓咪,你在這裡干什……」

最後一個么字還沒出口,突然一隻大手從博古架後面伸了出來,一個大力,直接將她拉到了博古架後面抵住,並且搶在她尖叫之前伸手牢牢的捂住了她的嘴。

「噓,別出聲。」一道低沉的男聲在徐明菲耳邊響起,噴洒在耳後的熱氣激得她身子微微顫慄。 捂著徐明菲嘴的人身材高大,年僅十三歲的她堪堪到對方胸口上面的一點兒,整個人被死死的壓在博古架上,無法抬頭看到對方的臉,入目的只有對方胸口處的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料子。

事情就發生在一瞬間,守在門外的紅柳壓根就沒有聽到書房內的動靜,依然警醒的豎著耳朵站在門口。

「喵……」躲在博古架後面的那隻三色花狸貓並未受到驚嚇,只是歪著頭看著眼前的場景,愜意的甩了甩自己的尾巴的,絲毫沒有感受到此刻被它引過來的徐明菲的的緊張。

感受到對方手掌上傳來的溫度,徐明菲繃緊了身子,不禁屏住了呼吸。

是什麼人?

怎麼會躲在尹府別院書房的博古架後面?

這一刻,她心跳稍微有些快。

對方止住了她之後並沒有其他的動作,就這麼靜靜的壓著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安靜的書房中針落可聞,徐明菲聽著耳邊傳來的淺淺的呼氣聲,稍稍有些慌亂的情緒居然奇迹般的平靜了不少。

鼻尖微動,一股淡淡的清香竄入鼻中,似曾相似的氣味兒讓徐明菲有片刻的恍惚。

這種氣味兒……

正待徐明菲走神之時,一直強而有力的手環住了她的腰,進一步的鉗制了她的行動。

感受到腰間透過薄薄的衣衫傳來的不屬於自己的熱度,徐明菲呼吸一重,頓時從恍惚中回神,略帶緊張的僵著身子,盯著眼前那一小片寶藍色,腦子不禁飛快的轉動了起來。


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料子不是普通人家能夠穿得起的,低沉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也比較年輕,再加上高大的身材……

徐明菲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尹薇說過,尹軒之前在書房招呼客人。


難不成……抓著她的人,就是尹軒的客人之一?

畢竟如果是闖空門的賊人的話,就算不穿惡俗的黑色緊身衣,也不該穿上這種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料子的錦衣才是。

可既然是尹軒的客人,怎麼剛才她和尹薇進來的時候不出聲,這會兒卻又抓著她不放?

徐明菲心中一沉,覺得事情有些詭異,表面上老老實實的任由對方捂著她的嘴巴,實際上卻是暗暗往後使勁兒,希望能夠推動身後抵著的博古架。

博古架上面放著不少瓷器,她只需要稍微弄出一點兒動響,書房外的紅柳立刻就能聽到。

只是抓住她的不明男子好似看出了她的意圖,環在她腰間的那隻手突然一使力,直接將她帶離了博古架。

徐明菲只覺得眼前一花,身子不受控制的被人帶著一轉,等她重新定下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被人從背後抱住,眼前看著的則是擺滿了各種擺件的博古架。

而捂在她嘴上的那隻手,依然沒有鬆開的意思。

「別動。」低沉的男聲從她耳後傳來,比起最開始的那一聲,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經。

六月的淮州已經變得漸漸炎熱了起來,徐明菲身上的衣衫選的也是比較輕薄的料子,這會兒一個身份不明的高大男子從背後抱住,原本因為緊張而生出些許熱意的她,頓時覺得自己被迫緊緊靠在對方胸口的背,就跟火燒起來一般,燙得她心尖都在發顫。

頭一次,徐明菲清楚的意識到了男女之間巨大的差異,縱然她之前學了不少的防身招數,但被人毫無預兆的突襲,武力值差距太大,別說是使出那些防身招數了,就是想要做點小動作都沒有辦法。

更讓她頭皮發麻的是,她慌亂中將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間,卻摸了個空,她腰上掛著的為了以防萬一而裝了不少藥粉的荷包,居然憑空消失了!

這時,從背後抱著徐明菲的男人低下頭,嘴唇湊到了徐明菲那入白玉般圓潤小巧的耳垂旁,以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你在找什麼?」

徐明菲身子一僵,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明男人察覺到徐明菲的僵硬,突然深深的在徐明菲的脖子處嗅了一下,發出一聲微不可查的輕嘆。

這下,在不明男人看不到的方向,徐明菲驚恐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嚇得汗毛直立。

她該不會遇到色狼加變態吧!

遇到正常的人,徐明菲雖說有些小小的慌亂,但這裡逼近是尹府,紅柳在門口守著,尹薇也很快就會回來,對方既然一開始的時候沒有傷害她,那麼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可要是換成了變態,之前的那一番推測全都得推翻。

變態做事,誰能夠預料得到?

突然,門口處傳來一陣聲響,似乎有什麼人過來了。

抓著徐明菲的不明男人聽到外面的動靜,輕笑一聲,低聲道:「別叫。」

說罷,不等徐明菲反應,不明男人手上力道一松,不輕不重託著徐明菲的背心往前一推……

砰!

徐明菲身子一歪,撞到了前面的博古架,發出沉悶的響聲。

她顧不上查看自己是否被撞傷,急急的回頭一看,卻發現那個穿著寶藍色暗紫紋雲紋團花錦衣的不明男人早已沒了蹤影,印入她眼中的,只有一扇半開著的大窗戶。

「喵……」那隻將整件事情從頭看到尾的三色花狸貓體態輕盈的跳上窗戶,歪著頭看了徐明菲一眼,動了動自己尖尖的小耳朵,身子一轉,動作瀟洒的從窗戶跳了出去。

那隻貓剛跳下窗戶,守在門外聽到屋內的動響的紅柳就衝進了書房,看到徐明菲居然半摔倒在地上,嚇得驚呼道:「小姐,出什麼事兒了?」

同時,跟著紅柳進來的還有剛剛趕回來的尹薇。

尹薇也嚇了一跳,急忙快步上前,伸手將徐明菲給扶了起來,關切道:「明菲,怎麼摔倒了?」

「沒事,剛才突然有一隻貓竄了出來,嚇了我一跳。」徐明菲腦中突然閃過那個不明男人離開之前說的話,垂下眼眸,下意識的隱下了剛才發生的事情。

「貓?」尹薇面上一松,笑道,「是不是一隻三色花狸貓?」

「好像是,它動作太快了,嗖的一聲就跳著窗戶跑了出去,我也沒看得太真切。」徐明菲半真半假的道。

「應該是我哥開春的時候抱來的那隻貓,那隻貓一直養在別院,也不怕生,平時最愛來書房這邊曬太陽。」尹薇略帶歉意的看著徐明菲,「早知道會這樣,我應該讓人把它先關起來的。」

「薇姐姐別在意,我沒事兒的。」徐明菲迅速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抬頭看著尹薇,試探性的問道,「找到你的蘭花了嗎?」

「找到了。」提到這個,尹薇臉上便露出了幾分怒意,「我哥說在書房品蘭花沒意思,讓人將蘭花搬到東邊的奇石苑去了。奇石苑那邊全都是石頭,也沒個遮陰的地方,他也不怕曬壞了我的蘭花。」

「今天太陽也不烈,應該沒什麼大礙的。」徐明菲安撫了一聲,又接著道,「這麼說尹公子還在奇石苑招待客人?」

「嗯。」尹薇點點頭,拉著徐明菲的手道,「不過沒關係,他們已經品完蘭花了,我也讓人將蘭花搬回了蘭苑,我這就帶你過去看看。」

「好。」徐明菲點點頭,順從的跟著尹薇照著來時的路往蘭苑而去。

尹薇順利的找回了自己的蘭花,心情比起剛才也好上了幾分,在徐明菲狀似無意的幾句話之後,主動的提起了尹軒今天帶來別院的客人。

「我哥今天帶來的客人,都是他去年去京城時認識的朋友,可惜你來得晚了,沒能看到。」尹薇略帶惋惜的道。

「有什麼可惜的?」徐明菲輕笑。

尹薇朝著周圍看了一眼,然後低下頭捂著嘴偷笑道:「可惜你沒看到俊男啊!你剛到花園的時候難道沒發現,那些人一個個都暗地裡興奮得很,心思早就不在賞花上面了。」

「我以為那是因為尹公子的緣故。」徐明菲打趣道。

尹薇輕輕的擰了徐明菲一下,佯怒道:「連你也來笑話我哥啊?」

「我沒笑話尹公子,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徐明菲笑道。

她可是知道,在這淮州中,至少有一半的未嫁少女暗地裡心繫尹軒,其中就包括今天特意盛裝打扮了的范玥兒。

「那是你沒見過我哥的那幾位朋友,你要是見過了,就不會那樣說了。」尹薇臉頰微紅的道。

徐明菲看了一眼變得有些羞澀的尹薇,心中一轉,不動聲色的問道:「尹公子今天請來的客人,是不是有一位穿著暗紫紋雲紋團錦衣?」

「沒有。」尹薇稍稍回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而後好奇道,「你問這個幹什麼,難道看到什麼人了嗎?」

「不是,我在來的路上看到有穿這種料子衣服的人,還以為也是來別院參加花宴的人。」徐明菲對著尹薇輕輕一笑,垂在袖中的手卻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這附近有不少淮州大戶人家的別院,估計是去其他別院的。」尹薇隨意道。

徐明菲應了一聲,面上不顯,心思再一次飛遠了。

不是尹軒的客人,那會是什麼人? 「江南公子可曾婚配?」謝家家主謝無鋒忽然開口問道,還若有若無地掃了一眼他身邊的謝青歌。

「沒有,絕對沒有……」江南才子斬釘截鐵地說道,同時還不找痕迹地離謝青歌遠遠地,就差指天罵地詛咒發誓了。

謝青歌臉色蒼白,面如黑灰,不可思議地看著江南才子,昨天晚上的時候,這個男人還在自己身上縱橫馳騁,更是親口承諾要娶自己過門,結果現在就棄自己如敝履,難道姐姐是對的?不,不可能,姐姐一定是出於嫉妒才勸自己的……

「謝家主,能夠借給在下一柄兵刃?我這次來的匆忙,並沒有帶合適的兵刃……」江南才子想起了那晚上的戰鬥,他堅信武浩肯定有一副刀槍不入的手套,沒有破開這幅手套的兵刃,他可不願意挑釁武浩。

美人很重要,但是小命更加的重要。

「沒有問題……」謝無鋒哈哈一笑,兵刃算什麼問題?只要有人能替謝家拿下武浩就行,他已經決定了,一會兒一定要讓江南才子將武浩大卸八塊,挫骨揚灰。

「來人,去武庫之中將最好的兵刃取來給江南公子使用……」謝無鋒吩咐道。

很快管家將一柄如同白玉的長劍拿來,交給了江南才子,長劍略一揮動,如同白虹在天空掃過。

名劍山莊之所以叫名劍山莊,就是因為山莊之中藏劍眾多,名劍山莊的眾位前輩都喜歡收藏神兵利刃,尤其是劍類的神兵,現在這柄白虹長劍就是天武者的兵刃,而且比一般的天武者兵刃還要鋒利。

江南才子握劍在手,感受著長劍之上的絲絲涼意,頓時心花怒放,有此神兵。完全可以將武浩碎屍萬段,大卸八塊。

「小子,拿命來吧……」江南才子一聲冷笑,手中的長劍化作了一條白虹,直刺武浩的心口。

一枚棗核像是出膛的子彈,從武浩的口中噴出,直奔江南才子的額頭而去。

不少人心懷忐忑地看著這一擊,如果江南才子依舊抵不住武浩的一棗之威,那今天名劍山莊算是丟人丟到家了。

還好,江南才子不算是浪得虛名之輩。他揮舞手中的白虹長劍,居然將武浩的棗核給擋飛了。

江南才子暗暗地叫苦,好大的力道,一枚棗核幾乎震的他的手臂發麻,差一點長劍就脫手飛走,不過畢竟是擋住了。

一柄紅色的長劍出現在武浩手中,一聲龍吟,龍威蕩漾,一條紅色的巨龍從武浩手中飛舞。劍柄位置是龍威,劍尖位置是龍頭,劍身是龍脊。

赤霄劍如同紅龍,直刺江南才子而去。伴隨赤霄劍的是九條火龍,每一條火龍都有一丈多長,龍身是熊熊燃燒的烈焰,火焰的眼神是綠色的。熾熱的溫度讓不少人頭皮發麻。

劍是赤霄劍,劍招是盛夏九龍劍。

轟!~

兩人交手一招,武浩閃電一樣速退。動若脫兔,而江南才子則神威凜凜地站在原地不動,只是手中的白虹長劍保持著前刺的姿勢。

「武浩被逼退了……」


「江南才子果然名不虛傳……」

不少人開口捧江南才子的臭屁,但是謝家家主謝無鋒卻臉色鐵青,一般人沒看到剛才的動作,但是謝無鋒看清楚了,武浩的長劍點在了江南才子的白虹長劍劍身之上,然後一道火光通過白虹長劍,躥到了江南才子的身上,再然後,武浩速退,江南才子則在原地握劍,一動不動。

轟……


時間詭異地靜止了三秒,然後江南才子身上燃燒起了熊熊的烈焰,他幾乎瞬間就被吞沒成了一個火人。

江南才子運行自己的靈力滅火,打算用自己渾厚的功力來壓制火焰的燃燒,這一招在之前對付火攻的時候百戰百勝,有渾厚的靈力保護,就算處在火海之中都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這一刻,無往而不利的手段卻失效了,他的渾厚靈力非但沒有隔絕火焰,反而是充當了助燃劑,將自己燃燒成了一個紅彤彤的蠟燭。


慘叫之聲響徹大廳之中,謝無鋒臉色鐵青,謝劍鋒臉色陰冷地都能滴出水來,謝劍心臉上雖然沒有笑顏,但是卻頗為平靜,似乎剛才和江南才子打情罵俏的不是她。

謝青歌一陣頭暈目眩,她眼中的高富帥,比武浩強一百倍的江南哥哥,結果連武浩一劍都接不下,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白白長了一對大眼珠子,但是看走眼了,遠遠不如自己姐姐的目光犀利。

謝青詩心中暗暗地為武浩擔心,同時也感到不可思議,沒有想到自己在路邊救的人會強大到這種程度。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