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

「呲啦」

這是他努力站起來,用自己的力量將一頭頭撲向自己的暗影狼擊殺發出的聲音。

至於那聲呲啦,那是被狼王突然偷襲到,在脖子上被留下了致命的傷口。

這風雷虎的生命在不斷地消逝,也許是直到自己生命即將到頭,這風雷虎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一舉達到了帥級三階巔峰,可是這一切都晚了,如果他沒有大意,如果他之前就是這個實力,那麼這些暗影狼就可以隨他虐殺。

可現在呢,天空的那頭風雷虎僅僅是帥級三階中期,而且受了重傷,無法前來救援,自己也馬上就要死了。

濃濃的悔意在他的腦海中浮現,不過既然要死,他也不會讓這狼王好受,於是用自己剛突破的力量一口咬住想要撤離的狼王,狠狠的摔倒遠方。

「嘭。。。」

「嗚嗚。。」

這頭風雷虎和狼王同時倒地,只是這風雷虎死了,而狼王只是重傷,就在狼王被重傷摔倒一旁之時,天空中的那頭風雷虎急忙飛速的俯衝而下,目標竟然不是重傷的狼王,而是那死去的風雷虎。

只見他一掌拍碎死去風雷虎的頭顱,正要叼起他的獸核之時,卻被殺來的十餘頭銀色頭狼和灰色暗影狼阻撓,氣憤之下,他動用全力,一口咬住一頭銀色頭狼,將他殺死,有將另一頭銀色頭狼拍死,。。。

片刻后他殺死一堆暗影狼,然後再尋找獸核時,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它已經被一頭銀色頭狼叼走放到狼王身邊,而且此時剩餘的數十頭灰色暗影狼和五頭銀色頭狼正將狼王守護在中間。

這風雷虎此時也幾乎沒有再戰之力,卻見那幾十頭灰色暗影狼正一步一步向自己殺來,於是急忙飛起,飛到一旁叼起數十頭銀色暗影狼屍體緩換飛向無盡之森深處。

「嗚嗚。。。」

那重傷的狼王見風雷虎終於離去,原本緊繃著的神經稍稍放鬆,群狼也是,如果那風雷虎繼續殺來,這狼王肯定會死在這裡,最好的結果就是能拚死那頭風雷虎,來個兩敗俱傷,幸好他走了。

於是狼王看著眼前的獸核,這可是帥級三階巔峰的風雷虎獸核,吞了他,自己一定可以不如帥級三階中期,到時候再找那頭風雷虎算賬。

是的,魔獸還能夠靠吞噬其他魔獸獸核來修行,而且質量越好,效果越好。

這狼王剛剛露出一絲興奮之色,緊接著他就眼神一緊,因為他想起了躲在一旁的人類,可是下一刻,那狼王的雙眼便失去了光芒。

不僅是他,連他身邊的五頭銀色頭狼也是如此。

「啊嗚。。。」

剩下的灰色暗影狼這是才反應過來,只見在狼王屍體旁一個全身布滿灰塵的少年正手持一把染血的生鏽古劍,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他們。 這少年正是天豐。


時間回到天豐等人被活埋那一瞬間。

「不好!」

天豐心中大急,差點失聲大叫,急忙一邊用手握住嘴巴,另一邊施展自己的身法,一時間天豐所過之處,空間都彷彿在顫動。

只見天豐飛速的將眾人像提小雞一樣提到一個巨大的石頭後面,然後天豐急忙從納戒中拿出張長老所贈送的那枚金色符印,由於張長老當時就告知天豐使用方法,所以只見天豐內力在上面一閃而逝,然後天豐將金色符印向空中一拋,在眾人頭頂立即形成一個半球形的金色護罩,將眾人守護在其中。

剛做完著些,不待天豐回頭,就見山洞完全坍塌,一塊塊巨大的石頭超近距離的落下,砸在金色護罩上,引起一道道漣漪。

「好險!!!」

這時看著眼前的一切,天豐才能深深的喘一口氣,剛才那種情況實在是很危險,如果實在山洞外面,眾人可以輕易的躲避開,就是躲不掉,也可以將巨石擊碎,而在這裡面,第一施展不開手腳,第二,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無論怎麼做都逃不了被活埋的結局。

天豐實力堪比帥級二階中期,速度更是堪比帥級二階巔峰之強,想要在這裡面活命,一點點代價就可以,而其他五名狩獵隊員不行,要是天豐沒有反應這麼快,沒有張長老贈送的金色符印,想在躺在天豐身邊的將是五具被活埋壓死的屍體,而不是現在正瞠目結口的看著天豐的活生生的五人。

「謝天神大人救命之恩。」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以為平時不起眼的一位年輕的獵人,此時他正單膝跪拜,一臉崇拜的看著天豐。

「謝天神大人之恩。」

這時張姓中年對張和其他人急忙反映過看來,借著金色護罩散發的光芒,看了一眼四周的碎石,異口同聲的沖這天分感謝道。

只是這時的天豐正在琢摸著如何帶著眾人出去,也就沒有觀察到矮小獵人王大膽那雙充滿**的眼睛。

「也只有這樣做了。」

天豐仔細觀察了一下環境,於是決定利用護罩,一點一點的將上方的石頭移到腳下,然後逃出去,這是他唯一的能夠維持不被外界一種魔獸發現的辦法。

「有一件事要請你們幫忙了。」

既然決定了就要去做,於是天豐急忙扶起跪拜的眾人,一臉嚴肅的沖著眾人說道。

「還請天神大人吩咐。」

於是天豐將自己的計劃告訴眾人,自己則不斷維持著力量,確保不引起波動來一點一點控制金色護罩向上移動,而另外五人則是一點一點的將石頭移到自己腳下。

而外界的戰鬥就在天豐等人如此脫困中*近尾聲,當天豐等人衝出地面時,正好看到那受傷的風雷虎一巴掌拍碎死去風雷虎的腦袋,然後找到獸核之時。

天豐急忙施展歸無心法,並且努力為眾人掩飾氣息。

也許是狼王受傷太重,也許是戰鬥原因,總之他在*走受傷的風雷虎而又得到那枚獸核之時,一心沉靜在喜悅當中,忘卻了還有人類藏在周邊。

而天豐正是瞄準了這一瞬間,突然下手,天豐再次使出了自己的必殺技,一瞬間天豐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當金色狼王意識到不妙之時,天豐手中的古劍已經將他的頭顱整體割掉,鮮血掛在古劍上,不斷地滴落到地上。

「嘭。。。」

天豐那道殘影應聲消失,出現在殘影消失原地的是一個半徑足有一米多大的圓形坑洞。

這時眾狼才感覺到一絲不妙。回頭再看金色狼王,卻發現一個全身布滿灰塵的少年,手持著一柄滴血的生鏽古劍,一手把玩著風雷虎的獸核,一邊靜靜的看著眼前剩餘的五頭銀色頭狼和數十頭灰色暗影狼。

「殺!」

不待天豐開口,那在原地吃驚地張姓中年隊長就一聲令下,拿出自己巨大的狼牙棒,惡狠狠的殺向一頭銀色頭狼。

「殺!」

另外四人也急速的參加到戰鬥,一時間風雷虎與暗影狼的戰鬥變成了人類與暗影狼的戰鬥。

「嘭。。。」

張姓中年隊長一個縱身險險的躲開眼前銀色暗影狼含恨的一擊,然後巨大的狼牙棒狠狠的打在暗影狼身上,發出一聲巨響,將這暗影狼直接打飛出十幾米。

這銀色頭狼也不是屑小之輩,實力和他相差不多,承受他這一擊,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於是一個縱身,再次向他撲殺而來。

「噹。。。」

銀色頭狼的雙爪打在張姓中年隊長手中的狼牙棒上,發出震耳的聲響。

「好強!」

張姓中年隊長心中暗道,只見此時的他在這次交鋒當中竟然雙腳陷入土中,顯然是不敵的表現。

「啊嗚。。。」

這頭狼再次一個翻身,一記旋風狼尾抽向張姓中年隊長頭顱,這一擊要是打中,張姓中年隊長必定落得個腦袋開花。

張姓隊長見此眼睛都要閉上。

「噗。。」

一聲輕響在張姓中年隊長耳邊響起。

「噗。。」

又是一道同樣的輕響,然後是一陣呲呲的噴血聲。

張姓隊長睜開雙眼,只見此時天豐正站在他的面前,而那頭狼已經身首分家,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們速速殺光灰色暗影狼,我來對付這些銀色頭狼。」

天豐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一瞬間爆發,瞬殺了那金色狼王,就在他沉思之時不斷地有灰色暗影狼向他殺來,但都很輕易地被他反殺,當看到危險的眾人時,天豐急忙再次施展落葉身法,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殺死了那頭狼,救了張姓中年隊長。

安排好眾人,這時天豐才靜靜的看著不遠處正呲牙咧嘴的看著天豐四頭銀色頭狼。

「快快殺光他們,不要放走一隻,不然就麻煩了。」

張姓中年隊長被天豐救下后,一邊手持著巨大的狼牙棒,一邊飛速殺向那剩餘的十幾頭灰色暗影狼。



「啊嗚。。。」

這四頭銀色頭狼的智慧顯然不弱,知道眼前的天豐絕對是大敵,望了一眼天豐手中的染血生鏽古劍,絲毫不敢撲上來,呆在原地,全力施展自己的天賦魔法。

「嗡嗡。。。」


一時間天地靈氣向著他們嘴中匯聚。

「呼呼。。。」

他們發動了自己強勢的攻擊,一道道巨大的風刃夾雜著濃濃的天地靈氣,死死地鎖定天豐的氣息,然後向著天豐呼嘯而來。

這風刃足有五米之寬,所過之處飛沙走石,樹木更是被切出一道道平滑如鏡的切口,然後轟然倒塌。

「哼。。。」

天豐顧不得思考,一聲冷哼從天豐口中發出,只見天豐不斷運轉內力灌注到古劍之上,隨著古劍揮舞,一道道小型的風刃在古劍劍身四周盤繞。


「嘭。。。」

「嘭。。。」

天豐不斷地揮劍,將飛馳而來的風刃使用技巧撥開,那風刃劃過天豐身後的地面,將地面劃出一道道十幾米長的深溝。

「呼呼。。。」

風刃不斷,天豐如同劍聖一般,只是不斷地揮劍,一劍一劍的將風刃撥開,然後一步一步的靠近那四頭銀色頭狼。

「啊嗚嗚。。。」

四頭銀色頭狼相互一視,皆可以從對方眼中讀出深深的震驚之色。

就連一旁正在清理灰色暗影狼的五人也深深的被天豐的實力所震撼。

「這實力和全盛時期的狼王都不差分毫!!!!」

這四頭銀色暗影狼再次相視一眼,互相低吼,好像是在如此說道。

是的,雖然魔獸天生實力要比同等級的修士強很多,一般一個將級魔獸可以打一兩個同級普通人類修士,而越厲害的魔獸所能面對的人類修士就越多,王獸甚至可以一打四個普通王級同級強者。

至於他們的金色狼王同時面對兩個同級普通人類修士完全不成問題。

但是,人類卻又魔獸所沒有的優勢,天賦,同時,魔獸要是遇到同級普通的法士,那麼勝負將成為五五分,要是這法士是空間屬性等極為厲害的屬性,同級魔獸將更容易被擊殺,如果這普通法士是風屬性,那麼只要這魔獸不能攻擊到天上,那麼就只有被虐的份。

所以這也是在天武大陸上法士比戰士地位略高一點的緣由之一。

但法士面對魔獸的優勢也僅僅能持續到將級級而已,在天武大陸,魔獸一旦到了帥級,那可是能夠化形成人的存在,而且魔獸一旦化形,那就是天生的法士,修行本屬性的魔法就如喝水一樣簡單。

可在這裡,魔獸必須達到王級才能化形,這倒讓修士佔有更大的優勢可以抗衡和獵殺魔獸。

「啊嗚嗚。。。」

這四頭銀色暗影頭狼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廝殺的灰色暗影狼,發現只有幾頭還活著在和他們死戰,可眼看他們也是即將戰死,於是大叫一聲,示意眾狼快撤。

暗影狼是最不怕死和不懼犧牲的魔獸之一,可是當四頭銀色頭狼看到眼前如劍聖般不可戰勝的天豐,心頭也難免生出懼意,為了不再做無所謂的犧牲,於是扭頭就想分頭逃跑。 正在揮劍的天豐看到四頭銀色頭狼竟然捨棄灰色暗影狼和自己這個敵人,選擇分頭逃離這裡。

「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