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不會和她?」大牙看著我。

「沒有,大哥我可不是好色之人。」 不死人棺材鋪

「大哥,這幾天我們沒來,是弄好玩意去了。」大牙信心滿滿的說。

「好玩意,啥,不會又是什麼髒東西吧!」

「不是,戴爾他爸媽出國了,回了老家,所以給戴爾留了一筆錢,買了一輛車,他說要帶您去兜風。」

「車,走吧!」我立刻興緻勃勃的站起。

「鍾離,鍾離,走,戴爾我們去兜風。」

大牙叫醒鍾離,鍾離我們上了車,「戴爾,這車啥牌子。」我問道。

「賓士,雖然是二手,但性能完好。」

「賓士啊,對於我個窮人來說,二手都買不起。」我倒在鍾離腿上睡覺。

「喂大哥,不是,我們是兜風的,看風景,你怎麼睡覺啊!還離鍾離那麼進。」大牙道。

我沒有做聲,倒在這裡,我也睡不著,「黑主,你相信一見鍾情嗎?」鍾離道。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信。」

「為什麼你會相信。」

「不知道,直覺,我會喜歡上一見鍾情的女生。」我閉著眼睛。

「那會是誰呢?」鍾離看著車窗外。

逛了一圈,大牙回了家,鍾離我們下車時,戴爾叫住了我,「老大。」

「什麼?」戴爾看著鍾離,鍾離對我們一笑,「你們聊,我先上去了。」

我靠在車外,「什麼事啊!」我打了個哈欠。

「西區有個歌廳,那裡長長有人死,聽說裡面有不幹凈的東西,有沒有興趣。」戴爾看著我。

「歌廳,能有什麼,人氣旺盛之地。」我剛要走。


「鬼啊!死者都很蹊蹺,那裡已經關門了,老闆出錢治鬼,一萬。」


我停下了腳步,「一萬,四個人批,有意思嗎?」

「當然沒有,所以就我們兩個。」

「咋倆,你覺得好嗎?」

「嗯哼。」我立刻跳上車,「反正現在沒錢,得著后在說。」

車停在西華路的一間歌廳門口,我看著這歌廳,外面陰氣很重。

「鬼氣聚多,有些棘手。」

歌店老闆過來,「請大師幫幫忙,這歌廳老出人命,我虧了不少,關了也沒人買這地方。」 重生之鳳主天下

「好,四萬塊,不多哦,估計來幫你看的人,都要十萬以上吧!」

「老大,你這獅子大張口,他能同意嗎?」戴爾有些擔心。

「好,四萬就四萬,只要除了,我當場給錢。」老闆道。

「好,豪爽,戴爾打電話給他倆,今晚,我們捉鬼。」

………………………………

「喂,這裡這麼大,怎麼讓他們現身啊!」鍾離看著四周,此時廳里的所有燈光都打開了。

「歌廳里的鬼,為什麼會殺人,就是報復,這鬼一定是女鬼。」

「你怎麼知道。」大牙道。

「歌廳乃消遣之處,男人女人都喜歡的地點,如果死人幽怨,那就是女人,妓。」

「啊!你們居然帶我來這。」鍾離道。

「已經關門了,來咋了,又沒嫖,如果嫖,那就是鬼妓,誰敢啊!這的死者都是被挖心死的,器官內臟都沒了,我可不想死那麼噁心。」我道。

「你們這是找死來了,小道士。」深沉冰冷的聲音,從我們背後傳來。

「我們不是道士,是陰陽先生。」當我們四人扭臉望去,我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無臉的女鬼,披著一圈稠密長發,靜靜地站在我們身後。突然,女鬼手抬起,手上血淋淋的,沖我們走過來,雙手一手那著一張猩紅色的肉皮,是一張人臉,另一隻手是人的腸子,盪浪在地,腸子里還有東西流出。

正在我們恐懼的那一刻,鍾離突然放聲尖叫,屋子裡的燈一下全部熄滅了,所有一切,都隨著黑暗包圍,而都靜了下來。


那女鬼不見了,房間四周傳出哭聲,看來這次,這四萬可不值啊!「嗚嗚,救我,救我離開這。

「一個紅衣女人爬在地上,慢慢向我們爬來,她身上,臉上的皮在慢慢掉落,鍾離嚇的不敢看,閉上了眼睛。

「跑。」我們向門外跑去,但太黑,不知道該往哪跑。

「大哥,怎麼跑啊!不除了她?」大牙道。

「這鬼實力不一般啊!看來怨氣衝天,還有,你們來捉鬼,拿工具了嗎?」我吼道。

「拿了。」戴爾道。

「在哪?」

「車上。」

「我去,我們這也出不去啊!」我們瘋狂的跑著。

忽然,前面地上好像出現一個人影,我們跑進一看,居然是一具屍體,肚子好像被活活生生的撕扯開樣,腹腔臟器被硬生生的撕扯掉,腹部空蕩蕩的,裡面血肉模糊。

我們打開門,進了一扇門裡,裡面都是乾草,我們靠在一起,現在沒有任何武器,要怎麼對付她啊,我焦頭爛額。門被推開,冷風呼嘯而出,我們向後退著,女鬼走了進來,身穿大紅花裙,晃蕩著全是頭髮的腦袋,一步一步向我們走來。

門關上,頓時一陣風呼嘯,吹的我們瑟瑟發抖,「嗯哼,今天來了幾個小鮮肉啊!那我可得好好品嘗一翻。」女鬼聲音冷淡。

女鬼晃著誇誇肘子向我們走來,開始用手解開自己的裙子,所以很快,所以從她身上滑落下來,大牙和戴爾驚訝的張著大嘴看著。


頓時一幅女人嬌艷的侗體,立刻展現在我們眼前,但配她的臉,我們頓時沒了興趣。

女鬼手把頭髮向後一甩,頓時,一貌美的容顏,展現在我們面前,在配上她美妙的身姿。

「我草,熱血沸騰,鼻子,鼻子竄血啊!」戴爾道。

我看著女鬼的身材,看著確實不錯,我臉上色意大發,直奔它而去。

「喂,真不夠朋友,誰說過不好色的。」大牙道。

「我也是男人,怎麼能沒有那思維呢?」

女鬼手指彎曲,在向我們使媚術。「呦,姐姐,迫不及待了嗎?」我嘴崛起,沖著它吻去。

「喂黑主,醒醒吧,她是鬼啊!女鬼。」鍾離喊著我。

我當然知道她是鬼,以為我會拜倒在女鬼的石榴裙下,做夢,我這是故意的。

在我嘴快碰到它嘴唇時,我掏出符紙,貼在她額頭上,我向後退,「急急如律令,破。」

「啊~」女鬼發出慘叫,我被大牙他們接住,女鬼穿上衣服,一副怨毒的目光看著我。

「你個臭女鬼,迷惑我們,找死。」我冷冷道。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女鬼變回了本來面貌,看的人噁心至極。

「吃什麼?你嗎?哼,我可沒胃口,看見你我就想吐,不過……如果你要是比鍾離好吃的話,我可以考慮將你吃了。」我露出微笑,指甲在慢慢變長。

「啥,鍾離被黑主他給,吃了!」大牙和戴爾道。

「不是拉,我也不知道他說的什麼?」鍾離冒著汗水。

「黑主,你怎麼帶了符紙。」鍾離道。

「哼,身為陰陽先生怎能不帶法寶。」我沖向女鬼。

「臭小子,我吸了你。」女鬼手朝我抓來,我剛想向後退,腳立刻被拉住了。

我被它輪起,轉的我頭暈眼花,停止轉動,我冒著汗,胃裡翻騰,女鬼向我親來。

「黑主,小心。」鍾離喊我道。

我迷迷糊糊睜開點眼睛,「可惡,媽的,我要被這女鬼蹂躪了嗎?蒼天,我可不要和這鬼妓發生關係。

「唔…………」女鬼的嘴貼在我嘴上,一股寒意襲遍全身,鍾離和戴爾,大牙,都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女鬼向我微笑,隨後變的嬌艷,我怎麼不能動了,拜託,這怎麼回事,媚術,一定是媚術,看來這女鬼高深啊!丫丫的,碰上硬查了。

女鬼解著我的衣服,我草,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而且還有個女人,我試圖動彈,女鬼看透了我伎倆,「沒用的,中了我的媚術,只要你心有一點顫動,那就是死穴。」

「可惡。」我只能任由她蹂躪。

女鬼開始脫自己衣服,裙子從它身上滑落,它貼在我身上,我看向大牙和戴爾,讓他們救我,但他倆沒一個敢的。

「你給我放開她。」鍾離手拿個骨頭,朝女鬼頭上打去。< 「鍾離。」女鬼要對她出手,我立刻憤怒。

居然能動了,我將女鬼按在地上,「敢動……」

沒等我說完,鍾離骨頭打我頭上了,我被敲暈,正好倒在女鬼身上。

「哼哼妹妹,謝謝了。」女鬼將我托起,朝門外飄去。

「喂,把他放下。」鍾離追來。

「啊~」一聲慘叫,鍾離被一股陰風吹撞到牆上,女鬼對著大牙和戴爾嫵媚的微笑,「等著,下一個就是你們。」

鍾離暈了過去,大牙和戴爾陽光般的微笑,隨著門關上的聲音,大牙和戴爾倒在地上,「鍾離,鍾離。」

我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發現女鬼手正壓我腹部,指甲插了進入,「啊~」

「呵,醒了,怎麼樣,這種感覺如何?」她騎在我身上,我肚子還在流血,她舔了舔手上的血。

「大姐,很疼的,你不會溫柔點。」我一副輕鬆的模樣,倒在地上。

「是嗎?」女鬼向我吻來。

「我草,大姐,你居然還來,我可未成年啊!不想當不良人。」

我被吻上,「媽的,我的意思是想讓你了結我,而不是誘惑玩我。」我指甲長出,變成殭屍模樣。


「呲~」女鬼身上冒出血來,指甲插進了她身體中。

「啊……」女鬼從我身上跳下。

「怎樣啊姐姐,這感覺如何,想不想嘗嘗碎鬼的滋味。」我笑著,很恐怖的感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