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墨隱突然笑了,拍手叫好起來,他發現,自己這個女兒真的不得了,有一種殺伐果斷的氣質。

以後將宗門交到墨青青手上,他也放心了。

墨隱對墨青青說道:「事實上,我已經見過那趙陽了。」

「啊!」墨青青吃了一驚,臉上驚訝的神色表露無遺。

墨隱笑著道:「就在范家內部的一座別院,我倆飲酒暢談,一見如故。」

父親已經見過那個臭流氓了?

這一點,墨青青著實未曾想到。


墨青青連忙問道:「父親大人,那你覺得……那個臭流氓怎麼樣?」

「本座覺得,我女兒的眼光挺不錯。」看墨青青一臉緊張的樣子,墨隱使壞道。

「父親大人!」墨青青俏臉微微一紅,一雙玉手絞在一起,羞怒交加,下意識的跺了跺腳。

她哪裡聽不出,墨隱在調侃自己,父親還真是為老不尊啊。

墨隱大笑起來。

片刻之後,墨隱止住笑聲,看著墨青青道:「那小子深藏不露,依本座看來,那小子身上定然藏有秘密。」

老實講,對於趙陽,墨隱有些看不透,但他可以肯定,那小子身上一定有秘密。

至於這秘密是什麼,他也不想打聽。

「嗯。」墨青青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兒,於是便對墨隱講了起來。

聽了之後,墨隱大吃一驚,「青青,你是說,那小子背後有一位強大修士,那修士能夠靈識傳音?」

「沒錯。」

對於這件事,墨青青十分肯定。

之前,趙陽被范大劍囚禁起來嚴加拷打,至尊神雷通過靈識傳音,通知墨青青,讓墨青青前去小黑屋解救趙陽。

至尊神雷,卻是被墨青青誤認為,趙陽背後的強大修士。

墨隱面色凝重起來,能夠靈識傳音的強大修士,在偌大的東勝神州屈指可數,每一位都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究竟會是誰呢?

不過,那小子一直待在宗門,應該不認識東勝神州的修士。

莫非,這位強大修士並非東勝神州的強者?

莫非,所謂的強大修士和銀色斗笠人有關?

一想起三年前強大無比的銀色斗笠人,墨隱仍然心有餘悸,那銀色斗笠人,眼神冷漠,視生命如草芥,一招之間,便將自己打成重傷。

面對銀色斗笠人,自己堂堂洞天境強者,沒有任何反手之力,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小雞。

當時,銀色斗笠人並未想要斬殺自己,如若不然,自己恐怕當場就會被殺死,也活不到現在了。

略一思考,墨隱便是斷定,趙陽背後的那位強大修士,很可能與銀色斗笠人有關。

整件事情,瞬間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無論是銀色斗笠人,還是能夠靈識傳音的強者,都並非小小的朝陽宗能夠摻合進來,稍有不慎,宗門便有滅門之險啊。」

墨隱摸了摸下巴,一臉為難的表情。

在這件事情上,他想歪了,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這也是人最常犯的毛病。

而且,墨隱身為一宗之主,過於小心謹慎,有點多疑的毛病。

見墨隱沉吟不語,墨青青忍不住問道:「父親大人,那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處理?」

墨隱看了墨青青一眼,沉聲道:「三大家族和趙陽,宗門只能留其一,按照目前的情況,只能留下三大家族。」

「啊!」墨青青聞言大驚失色。

墨隱沉聲道:「三大家族的態度已經相當明確,一定要趙陽死無葬身之地,不惜一切代價。」

墨青青急道:「父親大人,可那個臭流氓是無辜的啊。」

墨青青還以為墨隱的意思是,留下三大家族而捨棄趙陽。

殊不知,就算只為銀色斗笠人和神秘的『絕代雙驕』,墨隱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墨隱嘆了口氣,道:「為父打算,先讓那臭小子離開宗門一段時間。」

墨青青這才放下心,玉手拍了拍起伏不定的小胸脯。

……

一連幾天時間,宗門都十分平靜。

朝陽宗的宗主出關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宗門。

也許,有宗主大人在,沒人敢出來搞事情,三大家族和趙陽之間的爭鬥,也暫時告一段落。

這幾天,趙陽一直待在別院,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倒不是說他不敢出去搞事情,而是他已經膩了,整天跟三大家族搞來搞去,一點意思都沒有。

他想外出歷練,在更廣闊的天空飛翔。

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趙陽便一直待在朝陽宗,雖說風景不錯,可這屁大點的地方他也待膩了,想要出去旅遊一番。

當然,名曰「外出歷練」。

趙陽打算再休息幾天,就離開這裡,踏上歷練的征途。

然而就在今天,一改前幾天的平靜,兩個不速之客不請自來。

「狗東西,快滾出來!」

「狗東西,本少來找你報仇來了!」

兩道熟悉卻又惹人討厭的聲音,在別院外響起。

本在趙陽在屋中打坐修鍊,拍拍屁股,走了出來。

拿眼一瞧,趙陽還以為哪兩個混球呢,沒想到是兩個手下敗將。

沒錯,在別院外叫囂的,正是王金槍、楊偉這一對奇葩組合。

幾天前,這兩頭賤驢來找趙陽的麻煩,被趙陽暴揍一頓,連空間手鐲都被強搶走。

今天,他倆還敢來找趙陽的麻煩?

看著這一對賤驢,趙陽賤賤的笑道:「你倆咋又來了?又給老子送錢來了?」

王金槍、楊偉一聽這話,勃然大怒,一股強烈的羞恥之心湧上心頭。

王金槍指著趙陽的鼻子,罵道:「狗東西,今天便是你的死期,還敢囂張,一會兒有你受的。」 趙陽雙眼微微一眯,看著這一對賤驢。


他正想著,要不要再揍他們一頓的時候,一旁的楊偉開口了。

楊偉冷笑道:「狗東西,我們乃是奉宗主之命,前來捉拿你前往執法堂,你若是膽敢反抗,相當於觸犯門規,還不快束手就擒!」

「奉宗主之命? 黑道第一夫人 ?」

趙陽聞言一愣,這兩頭賤驢,是奉墨隱那老小子的命令前來騷擾自己?

王金槍和楊偉雖然囂張、雖然無法無天,不過,趙陽諒他們也不敢偽造宗主的命令,這樣干可是大罪過。

王金槍冷冷一笑,一個箭步衝出,一隻手抓向趙陽的肩膀,暴喝道:「狗東西,還不快束手就擒!」就要將趙陽直接擒拿。

「嗯?」

趙陽眉頭一皺,反手一巴掌甩出。

「啪!」

王金槍臉上多出五道通紅的指印,弓著身子倒飛出去,好像一隻蝦一樣。

王金槍狠狠地摔在地上,二話不說,從地上一躍而起,咆哮道:「狗東西,本少乃是奉宗主的命令前來捉拿你,你竟敢反抗?你活膩味了嗎?」

楊偉也一臉震驚的望著趙陽,這狗東西狗膽包天啊,連宗主大人的命令都不放在眼裡。

難道他要逆天嗎?


面對兩人的震驚,趙陽挖了挖鼻孔,不屑道:「天大地大,老子最大,宗主算什麼,老子在宗門待得不高興,這幾天正打算出去散散心呢。」

楊偉大步上前,用手指著趙陽的鼻子,罵道:「狗東西,你狗膽包天,竟敢對宗主大人不敬!這是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就大不敬,你咬我啊?」

冷笑一聲,趙陽徑直一巴掌甩過去,嗖的一下,楊偉便飛了出去,如同斷了線的風箏。

面對趙陽,王金槍都一點反抗之力沒有,更別說楊偉了,他就是一個沙包,任趙陽揉捏。

「兩頭賤驢,老子走了,不陪你們玩了。」

賞完巴掌之後,趙陽搓了搓手,便打算離開這裡。

望著趙陽離去的背影,王金槍和楊偉用手捂著臉頰,皆是一臉悲憤之情。

楊偉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走到王金槍身邊,悲憤的說道:「王少,這個狗東西狗膽包天,連宗主大人都不放在眼裡,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王金槍一拳揮出,狠狠地砸在地上,低沉的吼道:「阿偉,咱們現在就回稟宗主大人,就說這個狗東西藐視宗主大人的威嚴,妄圖欺師滅祖,本少相信,宗主大人一定會親自出手斬殺這個狗東西。」

「沒錯。」楊偉點頭如搗蒜,大叫道:「一定要讓這個狗東西付出代價。」

另外一邊,趙陽離開別院之後,本來打算就此離開朝陽宗,外出歷練一番。

好男兒志在四方嘛。

卻沒想到,至尊神雷突然喊住了他。

「喂,臭小子,你最好先別離開朝陽宗。」至尊神雷鄭重的道。

「為什麼?」趙陽不解的問。

他在朝陽宗混得實在沒意思了,也就三大家族那群蠢貨,能夠勾起他一丁點的興趣。

他想要滅掉三大家族,可是,現在做不到。


「等老子歷練歸來,即是三大家族滅亡之日。」趙陽對自己如是說道。

至尊神雷開口說道:「朝陽宗有一些東西吸引本尊,能夠吸引本尊的東西,肯定不是平凡之物。」

「東西?什麼東西?」聽得至尊神雷如此說,趙陽眼前不由一亮,連忙問道:「寶貝嗎?靈藥嗎?還是其他什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