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兒謹記爺爺教誨,」血袍青年恭敬答道,但其雙眼之中閃動的光芒,卻是透露出了他的內心:

他渴望一戰,渴望以那神罡之血澆灌血蓮,成就自身,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的他不知失敗是為何物,即便是修出神罡的強者,在他眼中,也是踏腳之石,

無論如何,他不會放過那人,

徐長老目光平靜,自然看到了孫子眼中的光芒,心中暗嘆,表面之上卻是不露半分,端起桌上茶水,喝了一口,

……

回到房間之後,韓羿關上房門,盤膝坐下,身前光芒一閃,青虹金鷹雙雙而出,兩隻神異的禽鳥在房間之中翻騰飛舞,青紅金三色霞光絢麗異常,

韓羿先是掏出幾粒從沿途斗獸宮中買來,專門飼餵凶獸靈禽的丹藥餵給青虹,才抬起頭來望向金鷹:「剛才偷襲我的那個東西,你知道是什麼嗎,」

「大千世界,魔獸凶禽不計其數,九爺哪能全都記得清楚,何況是這種不入流的破藤爛條,也就是根變了異的靈草神木罷了,」

金鷹不屑的說道,語氣之中滿不在乎,韓羿早就料到它會如此說辭,也沒指望它能看出什麼名堂,正要開口,卻忽然聽到金鷹繼續說道:

「不過這天蓮宗中的那朵青蓮,倒是有點意思,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宗門之中,能有如此神物,」


「你認識,」韓羿愕然,剛剛到達蓮海,遠眺天蓮宗的一刻,他就被宗門深處,那一株彷彿接天連地,鎮壓諸天的巨大青蓮深深吸引,

那株蓮花,自從天蓮宗建宗之日就一直存在,與世長存,千萬年來青蓮宗世代供奉,乃是天蓮宗的立宗之本,也是其威懾天翎聖國的重要憑藉,

據傳當年天蓮宗還沒有如今這麼強大,與當時天翎聖國的一方霸主爭鋒,那霸主宗門擁有三名徹地境界武尊強者,而天蓮宗只有一位,

劇戰之時,天蓮宗的武尊強者祭出此蓮,掃出一道青色神光,一舉重創三大武尊,蕩平那一霸主宗門,從此奠定自己的霸主地位,

天蓮宗的這株青蓮,即便對王家都有極強的威懾之力,南域武修都對這一株逆天青蓮的來歷眾說紛紜,然而卻沒有一個最終定論,

韓羿卻是沒有想到,金鷹竟然能夠知曉這株青蓮的來歷,頓時露出感興趣的樣子,金鷹則是沉吟一聲,繼續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一株傳說中的青天帝蓮,」

「青天帝蓮,」韓羿精神一振,金鷹繼續開口:

「諸天萬族,千種百類,人族有紫薇帝體、不死魔軀、先天道胎、刑天戰軀等幾大體質稱尊人道、獸族之中以鯤鵬、真龍、鳳凰、麒麟等先天聖獸血脈無敵,

而在天地間的無數植物草木之中,同樣擁有幾脈逆天血統,比如梧桐、建木、扶桑、玄陽合陰藤等等,而青天帝蓮正是諸天草木之中極為霸道的逆天一脈,

萬古青天一株蓮,青天帝蓮一旦成長,落根之處自成青天,神通天成,鬼神莫測,」


「真有這麼厲害,」韓羿咽了一口唾沫,不通道:「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這般,那一旦這株青蓮成長起來,還有什麼能夠阻擋,區區一個天翎聖國,根本就容不住天蓮宗吧,」

「如果真的是完整的青天帝蓮,自然會是這樣,不過可惜,天蓮宗的這一株並不是真正的青天帝蓮,」

金鷹臉上帶著不屑,道:「不說青天帝蓮,但凡是一株普通的草木,能夠成長到如此地步,必定早已誕生靈智,成為大妖,

然而天蓮宗的這株青蓮雖有生機,卻無靈神,分明就是一株死物而已,而它的身上又帶著明顯的帝蓮氣息,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


這株青蓮,是一株真正的青天帝蓮被人斬下枝葉培養而成,因其只具帝蓮神性,卻不具帝蓮之根,故而無法再度誕生靈識,甚至成長到這種程度已是極限,只能被當做一件威力強絕的法器而已,」

「原來如此,」韓羿眼中露出瞭然之色,忽然心中一動,就連呼吸都是有些急促,問道:「那這天蓮宗的帝蓮枝葉是從何處得來,你說,會不會就是從那上古福地,」

「既然那上古福地能夠出現九命不死身這種逆天功法,若說出現青天帝蓮也並非沒有可能,」

金鷹目光露出沉吟,忽然興奮道:「若真是這樣,那這上古福地就更有意思了,九命不死身、青天帝蓮、這些都是變天之前存在的事物,

如此說來,這上古福地的年月應該是相當久遠,說不定就連九爺都能在裡面得到造化,你更有可能找到令你凝聚第六龍脈之物,哈哈這次真沒白來呀,」

「變天之前的事物,變天是什麼,」韓羿心頭突的一跳,望向金鷹,直覺地感覺到,從這隻存世久遠的傢伙口中,自己似乎接觸到了早已湮滅在歷史之中的驚天秘辛,

金鷹彷彿知道自己說漏嘴了,根本不理睬韓羿的話,哈哈笑道:「小子,問那麼多幹什麼,該告訴你的時候九爺自然會讓你知道,哈哈,

以九爺我的見識,再加上你的實力,這次註定會有大豐收了,你我聯手天下我有,縱橫福地不在話下,哈哈,」 第二天一早,就有一名天蓮宗弟子,為韓羿送來一枚早已約定好的蓮心丹,

那是一枚青色的丹藥,渾圓的丹身之上,紋著一朵精緻蓮花,丹香裊裊,沁人心脾,

「這丹藥的品質還算不錯,至少對現在的你來說是這樣了,以青天帝蓮的枝節融入丹中,化腐朽為神奇,使得此丹具備了青天帝蓮的巨大生機,

即便傷的只剩下了一口氣,這顆丹藥也有回天之力,有了它就如同多了一條性命,難怪這麼多強者趨之若鶩,」金鷹站在韓羿肩頭,審視著韓羿手中的蓮心丹,緩緩點頭,

論眼力,韓羿自認自己比不過這隻老謀深算的金鷹,既然它都這麼說,那這蓮心丹的作用便不會有假,韓羿將之珍重收起,

除了蓮心丹外,那天蓮宗弟子還送來了一本薄薄的小冊子,冊子之上記錄著許多物品,包括名稱、形貌還有附加的圖片,

這些物品,就是天蓮宗邀請天下群雄,同入上古福地之時所說,在福地之中找到需要上繳之物,

除了這些之外,上古福地中的任何收穫,全部都會武者自己所有,正是因此,才能夠吸引這麼多的武者紛紛前來,

這些東西,韓羿都不認識,翻看兩遍便沒有興趣,畢竟,他今次來此並不是為了這些而來,

而在第三天的夜晚之中,那凄厲的慘叫之聲再度響起,不過,卻並非是在韓羿所居的這座山峰,

當韓羿聽到慘叫,站到窗前遙遙觀望之際,只看到徐長老手提一把青色長劍,虛空橫渡,宛若仙人,憤怒的喝聲傳遍山野:

「混賬東西,竟敢在我天蓮宗內行兇傷人,簡直不知死活,今天看你往哪裡走,給老夫拿命來,」

怒喝一聲,徐長老掃出一道青色,照耀半邊天際,一道衣衫之上沾染血腥的身影,在徐長老劍下慘叫一聲,魂歸西天,

周圍的群峰之上,頓時響起陣陣喝彩之聲,為徐長老手刃真兇,驅除眾人心中籠罩的陰影振奮不已,

不過,只有經歷過當晚之事的韓羿知道,真相併不像表面上顯露的這樣簡單,那神秘的兇手依舊逍遙,

死在徐長老劍下的,那所謂的真兇,不過是一個可憐的替死之鬼而已,說不定他也是為了蓮心丹上山的一名強者,卻在徐長老的刻意栽贓之下,連一句辯白都無法發出,便是無故枉死,

「這就是真實的修鍊界啊,殘酷,冷漠,強者可以支配一切,蒙蔽弱者,弱者沒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力,只能接受強者意志賦予的安排,」

望著遠山之中,徐長老那一劍餘光緩緩消散,韓羿眼中光芒閃動,心中感嘆,變強的信念更加堅定,

接下來的幾天之中,韓羿並未出門,而是呆在房門之中整日修鍊,或是催發鳳凰真火淬鍊金鷹,或是提聚本命真血完善玄九分身,

隨著一次次的真火熬煉,韓羿也漸漸地發現了金鷹身上的不同,萬千濃密的金色羽毛之中,竟然有一根緩緩褪去了華麗的金色,顯露出晶瑩透徹的霜藍色澤,

而這根霜藍羽毛的出現,不僅令金鷹的修為氣息隱隱提升,更是讓它興奮萬分,在房間之中撲騰了大半天:


「哈哈,藍色,藍色,九爺終於又看到藍色了,該死的金色,早晚有一天,九爺要把你們全都驅逐,」

對於金鷹的興奮,韓羿看不明白,追問幾句沒有得到準確答覆,也就不再關注,反正這傢伙現在黏住自己,以後有的是時間搞清楚它的一切,

而玄九分身在韓羿持續不斷的祭煉之中,也已經接近第二階段的大成狀態,原本只是一副血脈經絡的身軀,此時已經充實上了骨骼、血肉,若非是沒有皮膚,根本與常人一般無二,

如今韓羿踏入龍脈境界,身體氣血強度大幅提升,對於玄九分身的祭煉速度越來越快,若他願意,不出一月,就能讓玄九分身第二境界徹底大成,

到時候只要找到一樣生機濃重的天地神物,為玄九分身賦予生命靈性,就能徹底成為韓羿本尊之外,一具無分彼此的身外化身,

不過可惜,這樣的天地神物並不多見,將化生血玉用去之後,雖說韓羿一直追尋,但直到今日依舊是沒有任何頭緒,

「玄九分身即將煉成,要儘快找到能夠令它出現生機的靈物,或許,可以在這具分身容貌之上做出變動,憑他混入秋家會比我自己真身前去容易得多,

不過,玄九分身即成,卻不能讓他與我一樣繼續修鍊太玄經,需要給他找一套過得去的心法修鍊,又是一個不小的問題啊,」

嘆息一聲,韓羿將自己的思路條理清晰,搞清楚如今自己最需要什麼,一一記在心中,然後就是安靜的等待,直到上古福地開啟的一天,

這一天清晨,悠悠鐘聲回蕩遠山,震懾整個蓮海萬山,鐘鳴回蕩之間,一個硬朗的聲音,傳遍十萬大山之中,每一個應邀而來的龍脈強者耳中,

「諸位道友,你們都已經拿到了我天蓮宗的蓮心丹,履行約定之日已經到來,希望大家都能夠在上古福地之中有所斬獲,若能獲得我天蓮宗指定之物,本宗還有更多賞賜,」

在這聲音回蕩之間,一道道身影從群山之間飛掠而出,正是此地所有龍脈散修,站在山巔,一個個的神色之中露出興奮,

韓羿同樣站在眾人之中,目光平靜,冷眼看去,

就在眾人出現不久,十萬大山之中,赫然有一艘艘古樸滄桑的青銅戰船騰飛而出,蕭殺驚天,

這些戰船之上並無飛禽拉拽,卻在騰飛之際散開陣陣黑色的戰爭煙霧,煙霧之中一頭頭凶禽之靈幻化嘶鳴,形成升空之力,拖著戰船騰空而起,碾壓蒼穹,

即便不懂煉器之人,也定然知曉,這些戰船乃是運用高深的煉器手法,將凶禽之靈縛在船上,使之具備飛天之力,任何一艘,都是奇珍,除了天蓮宗這種雄霸一方的霸主宗門,其他勢力絕難擁有,

每一艘戰船之上,都有數十名天蓮弟子,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氣海修為,每一艘戰船之上,更有三名龍脈強者坐鎮,

那些氣海弟子只是天蓮宗的外門弟子,此時每一個的臉上都帶著興奮之色,更有自得,因為並不是所有的外門弟子,都有資格參與上古福地之行,

不過,站在船首的那些龍脈強者,看向這些氣海弟子的目光之中,卻是帶著嘲弄和不屑,更有如同看向炮灰一般的可憐,目光中的深意令人不寒而慄,

在這數十艘戰船之後,又是十架戰車從內圍百山之中呼嘯而出,每一艘戰車之上都滿是刀槍戟痕,蕭殺無比,

而在這十艘戰車之上,分別站著一名龍脈強者,有男有女,一個個都是神采飛揚,顯然都是天蓮宗內的天驕之輩,

其中,那血袍青年赫然站在最中間處的四艘戰車之一,嘴角帶著一抹冷酷笑意,若有若無地瞥向了韓羿所在的山峰,露出精光,

十艘戰車之後,又有三尊百丈蓮台從最中間的九座大山之中盤旋飛出,綻放青光,每一座蓮台之上都有一人盤坐,三人神色冷漠,散發出獨屬於通玄強者的修為波動,剛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這三尊青色蓮台之後,赫然還有一尊只有一丈來寬,毫不起眼的紫色蓮台徐徐升空,蓮台之上,一名紫袍老者閉目打坐,

這老者看上去極為平凡,但在其出現的一瞬,卻彷彿整片天地都是被其吸走了部分光線,暗了下去,

「紫蓮老祖,」

「這一次領隊之人,竟然是天蓮宗的造化強者紫蓮老祖,此人在天蓮宗中名氣極大,其餘門人都是以青為貴,唯獨他對紫**有獨鍾,更是煞氣極重,

傳聞當年功參造化之際,曾單槍匹馬找上昔日仇家,屠滅對方滿門,血流成河,」

「據說,在此之前,天蓮宗已經接連三次派人探秘上古福地,每一次都派人留駐其中,如今是第四次,依舊能夠組織起這樣強大的陣容,真不愧是五大勢力之一,」

「不過,每一次進入福地之時,都沒有秘藏強者參與,而是龍脈高手充當主力,這倒令人有些費解,」

就在眾人議論之際,一艘巨大的青銅戰船,從蓮海之中騰飛而起,駛近眾人停留的山峰之頂,

船頭之上,一名溫文爾雅的白面青年站在那裡,沖著眾人雙拳一抱,朗聲道:

「在下天蓮宗陸謙,見過各位,請諸位登船,與我天蓮共探上古福地,如有疑問可在路上詢問,陸某比為諸位一一解答,請,」

陸謙雙手一攤,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韓羿周圍的龍脈散修一個個心思不同,此刻卻沒有什麼疑問,紛紛騰身而起,登上戰船,

登上戰船的龍脈散修,一共一百三十餘位,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龍脈初期,龍脈中期有二十多人,至於龍脈後期只有四位,

其中一人乃是一名身穿道袍,頭戴道冠的老道,目光開闔之間精光閃射,

另有一人是一名身穿白衫的中年男子,此人面白無須,看上去頗有幾分儒雅氣質,只不過身上確實帶著濃濃煞氣,目光之中蕭殺瀰漫,

第三人是一名赤著上身的中年壯漢,身上紋著一條下山猛虎,兇悍氣息撲面而來,

至於最後一人,則是一名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年婦人,風姿綽約,體態豐滿,眉眼掃視之間風情萬種,雖然看上去嬌艷滴滴,但一身龍脈後期的強悍修為,卻是令得任何人不敢輕忽,

這四個龍脈後期的強者往那一站,散發出的氣度便與別人不同,其餘之人不敢輕易靠近,自然而然的站在船頭位置,

至於韓羿,表面看去只是龍脈初期,平平無奇,除卻看上去比較年輕之外,沒有絲毫出彩之處,混在一群龍脈初期的人群之中,毫不起眼,

眾人上船之後,不待說話,身下青銅戰船便是嗡鳴一聲,衝天而起,之前飛出的所有戰車戰船,全部化作道道流光,鋪天蓋地,朝著天蓮宗山門之內呼嘯衝去, 不長時間,眾多戰船戰車便是深入十萬大山,幾乎到達天蓮宗最中心處的九座聖山,

就在這時,蓮海中心那朵接天連地的巨大青蓮,卻忽然飄散出陣陣奇幻青光,飄渺紛飛,凝而不散,如同煙絲一般飄上半空,在虛空之中凝成一個閃耀青光的巨大圓形,

圓形之中的虛空之中,蒙上了一層莫名青光,如同春水碧波一般陣陣波動,紫蓮老祖端坐的紫色蓮台當先一步呼嘯沖入光圈之內,盪起圈圈漣漪,消失不見,

其後的眾多戰車、戰船也紛紛如此,投入巨大的光圈之中,如同被傳送進入另一個世界,韓羿雙眼微微一凝之際,自己乘坐的戰船同樣沖入到了光圈之中,

當最後一艘戰船也消失在光圈之中,那組成青色光圈的道道青光紛紛搖顫,重新化作無形花香,隨風而逝,

而就在天蓮宗開啟傳送之門的同時,遠在數百萬里之外的獸王殿中,一個類似的傳送之門同時開啟,將獸王殿的大量弟子,以及招募而來的散修送入上古福地,

而在天蓮宗與獸王殿打開傳送埠之時,整個天翎聖國之中,一道道強橫至極的神念橫掃而來,試圖一探虛實,就連王家、秋家、以及山河宗都不例外,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