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是意境!」林風眉間倏然展起。

氣勁完全爆發,心中充透興奮,林風長槍的威力盡現。

蓬!!兩人瞬間分開。

「果然厲害。」如夢左手捂著虎口爆裂,鮮血流出的右手,俏臉卻帶著一抹笑容。

受傷,對武者來說太稀疏平常,更何況這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外傷而已。

「沒事?」林風苦笑道,卻是自己剛一興奮,收手不及。

「小傷。」如夢揮了揮右手,麻木已消,恢復自如。不過瞬時面色微變,捂住胸口,如夢秀眉蹙了蹙,喉嚨一甜霎時吐出一口濁血。俏臉微是蒼白,剛才那一擊確實受了不輕的傷。

「不好意思。」林風頗感歉意,卻是自己誤傷佳人。手中光芒輕閃,林風剛是取出一顆六星仙果,卻瞬時遭到如夢揶揄,「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林風你的儲物戒指里是不是長著一棵專結六星仙果果實的樹啊?」

林風莞爾一笑。

嘩!光芒輕閃,如夢手中霎時也是出現了一顆六星仙果,揚了揚,露出一副小女孩般的表情,彷彿在說『我也有哦』。

「我倒忘了,你是掌門三千金。」林風笑笑。

一時間自己卻是不記得,如夢身份非比尋常,區區六星仙果對她來說自然算不得什麼。

「對了如夢。」林風眼眸閃爍,「你剛才的劍法……」

「厲害。」如夢調皮的眨了眨眼睛。「這可是我自己領悟的哦,連爹都不知道,並非岐月宮的劍法。」


怦!心倏地一怔,林風眼眸急劇璨亮。

手中光芒再現,霎時間,林風取出一套木雕。

每一個人形木雕上。無不展現著一個動作,彷彿蘊藏著什麼,意境極是深厚。

「啊!」如夢輕掩櫻唇,驚訝之色俏美無比,「林風你這是……」


霎那間——

唰!唰!唰!唰!唰!

連續五道光芒綻現,身上六套木雕皆是被林風取出,落在如夢面前,使得佳人美目凝聚粼粼光澤,極感好奇不已。望著如夢神色。林風眼眸爍然,輕聲道,「如夢你是否也擁有這樣類似的一套七個木雕?」

「嗯。」如夢並不隱瞞,俏手光芒一閃。

霎那間,最後第七套木雕,霎時出現在林風面前。

「好。」林風右手一握,倍感驚喜。

眾里尋它千百遍,找遍綠煙城找不到第七套木雕。卻不想會在岐月宮!

當真是出乎意料!

「如夢你這是從何而得?」林風頗是好奇。

「忘了是哪一年,反正是小時候過生日時。收到的生日禮物。」如夢輕然一笑,「原本我以為這只是個裝飾品,雖然其中蘊藏著意境,但卻沒想過這裡面竟能領悟到劍招。」

「不止是劍招,槍招都能領悟。」林風笑道。

「這麼神奇?」如夢訝道。

「嗯。」林風並不意外,自己的第二式槍招。便是以鞭法改編而來。

正確來說,這套目標不止能演變槍招、劍招、鞭法,如自己所猜的沒錯,任何兵器的招數都能演變。

它是以意境,驅動招數。

「這木雕共有七套。每套七個小木雕,總共四十九個木雕。」林風望向如夢,眼眸爍爍,「聽人說,齊集七七四十九個木雕,便能發現這木雕中所蘊含的秘密……」

「那送給你。」如夢嫣然一笑。

「呃。」林風剛要說出的話,不禁咽落下肚。

望著眼前冰雪聰明的如夢,林風倏地笑著搖了搖頭。

卻是瞞不過她。

「那我不客氣了。」林風淡然而笑,也不做作。

這套木雕,對自己來說確實很重要,加上如夢這一套,所有七七四十九個木雕便已儘是齊集!

「小意思,對我反正也沒用了。」如夢聳了聳肩,顯的無所謂,「七個木雕,七種意境,我已經學會最複雜最難威力最強的第七個木雕,再學那些簡單的,豈非浪費時間?」

「就當還你在雁翎尊府的救命之恩。」如夢洒然笑道。

「原來你的命就值一套木雕?」林風寫意而笑。

「什麼呀!」如夢嬌嗔道。

開懷而笑,氣氛煞是融洽。

不打不相識,切磋過後感情反而更加密切一分。


不過,是武者的『感情』。



並不多呆,林風很快便離開岐月宮。

自己,還有許多事情要辦。

尤其是……

「雁翎萬族和我厲雁門已是兵戎相見,彼此再無緩和餘地。」

「萬莫愁只傷不死,恐怕很快便會復原。」

「要想贏得這場戰爭,首先——」

「必須殺死萬莫愁!」

疾速而弛,林風眼眸徐徐璨亮。

在強者數量上,厲雁門已是屈居劣勢,雁翎萬族畢竟是雁翎府最強勢力,底蘊深厚。一直來,雁翎府處於鼎足而立的狀態,是因為岐月宮的存在,而如今岐月宮內亂不止,雁翎萬族自是不會放任這大好機會。

之所以現在按兵不動,只不過是雁翎萬族希望以較小的代價,不傷筋動骨的代價,解決厲雁門。

畢竟雁翎府,並非只有厲雁門一個宗門。

「此次在紫色星境,我已收集到足夠的木靈之心。」

「再回那『木靈之地』,我有極漫長的時間能夠慢慢修鍊,突破。」

「到達星海級巔峰!」

林風眼眸灼然,心念無比堅定。

木靈之地,本就在自己的計劃之中。

因為那裡擁有足夠的能量。使自己的『木命星盤』蘇醒。

從而使天靈師和武神,能夠順利進階『星主級』,不受任何束縛!

「因為鳳凰命盤的存在,我的天靈師和武神資質,遠勝戰神資質。」林風心中很明白,且不提威力如何。光從修鍊的速度便可見一般。打從進入斗靈世界,自己歷經辛苦,戰神實力才攀升至現今這般境地,而眼下——

僅僅一次雁翎尊府之行,自己天靈師的實力,已經快要取代戰神!

這就是資質,這就是天賦!

有時,不得不認!

按多多的話,自己的戰神資質。到達星主級已經是極限。

但自己的天靈師及武神資質,能到達聖級毫無阻礙瓶頸,甚至聖王級亦可窺覷。

但前提是,自己的五個地命星盤必須全部點亮。

「不知上古神獸『雷猙』的血之傳承是什麼,能否提升我的戰神資質……」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要接受血之傳承,首先,戰神實力要提升至『星主級』方才可以。」

「先回厲雁門一趟。然後便可毫無顧慮的前往木靈之地。」

「以最大效率,提升實力!」

林風目光正然。雙拳緊握。

疾馳而行,彷如一道光影穿梭,就算有武者,也跟不上林風的速度。

岐月宮在雁翎府西北面,厲雁門在雁翎府南面,相隔半個雁翎府。距離相當之遙遠,但……

林風的速度,確實太快。

一天後。

「呼~」林風目光璨亮。

望著眼前這片熟悉的地方,心中感到一分歸屬感覺。

這裡,是繼綠煙城后。自己第二個『家』,尤其是這裡有自己的師傅、師兄,有千千,有紀夏有白易等等。

很溫馨。

「決不能讓這裡毀在雁翎萬族手裡。」林風眼眸錚亮,信念堅定。

很多東西,很多責任,自己不能逃避,必須承擔。


因為,自己是一個男人!

「不知師傅他老人家傷的如何。」林風心忖。

身形如電,疾速直穿過厲雁門大門,林風並不通報,直往厲雁寶殿而行。

……

厲雁寶殿。

「如山,現在情況如何。」聲音虛弱,中氣不足。

盤坐在地,面色帶著分病態的蒼白,原本那白衣儒雅,俊秀異常的紀晉,如今卻是今非昔比。

四肢有氣無力的垂拉,氣息微弱,嘴唇乾涸發白,緊閉的雙目更像是一個遲暮的老人。

「雁翎萬族正蠢蠢欲動,各處撩撥,不過我已經按師傅吩咐,沉著以對,見招拆招,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問題。」紀如山眉頭微擰,望著紀晉,擔憂道,「師傅,宗門之事弟子定全力以赴,您老人家安心養傷,勿要再操心,小心身體。」

紀晉徐徐睜開眼睛,帶著分蒼寂,嘴角浮現出一抹虛弱笑容,「我渾身經脈已斷,形同廢人,養不養傷又有何區別?」

聲音中,透射著縷縷傷感,確實,紀晉心中帶著無盡的遺憾。

有什麼能比一個武者失去所有力量更是慘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