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為什麼總是把我關在戒指里,我都快悶死了!」鬼娘有些報怨地說道。

輕輕一笑,東方修哲說道:「那是因為你還太弱了,一來還沒有學會如何隱藏自己,二來,你還沒有能夠自保的能力!」

「少爺,那我現在是不是很強了,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待在戒指里了?」鬼娘滿臉期待地看著東方修哲。

「還差得早呢!」東方修哲毫不客氣地打擊道。

鬼娘立時撅起了嘴,她的美麗容顏,就算是生氣,也是十分迷人。

不過可惜,除了東方修哲外,別人根本看不見她的真實面貌。

不過停頓了一下之後,他又繼續說道,「不過以你現在的情況,倒是可以教你一些法術了,如果再由我親自幫你一把,應該可以轉化為一個低級的『妖靈』了!」

聽到東方修哲如此說,鬼娘立時眼睛一亮,飄向來到東方修哲的肩膀處,好奇地問道:「少爺,法術是什麼?妖靈是什麼?」

「這個以後再和你解釋,現在我先幫你轉化為『妖靈』,然後再傳授你一些皮毛的法術。」

東方修哲說著叫鬼娘到向前站好。

雙手飛快地結印,體內的真元力凝聚在手指之上,隨著結印的完成,變化出一個猶如金丹的圓球來。

向前輕輕一推,這圓球便沒入到了鬼娘的身體里。

隨後,東方修哲雙手繼續結印,神情之專註,好像已經進入到了一種忘我的狀態。

不遠處的於海和紅玉菲兒兩人,瞪直著雙眼看著這離奇而詭異的一幕。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密室之中竟是安靜得連呼吸聲都聽不見!

隨著一道光芒突兀地亮起,於海和紅玉菲兒兩人隱約瞧見了一個美麗的女子一閃而沒!

等兩人的視力漸漸適應了這光時,東方修哲已經停止了動作。

「你……剛剛看到沒有?」於海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好像是個女子……」紅玉菲兒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驚恐。


密室之中,突然閃現出一個第四者來,而且又是以如此詭異的方式,給誰都會心生恐懼。

「少爺,我……我感覺自己好像變得不一樣了!」鬼娘此時也是一臉驚愕地打量著自己。

雖然她說不上來自己哪裡不一樣了,但卻可以明顯地感覺出來。

「你現在已經是一個低級的『妖靈』了,我將一些簡單的法術傳授給你,你應該能夠立即學會!」

東方修哲說著,通過密法,將一些簡單的法術直印入到了鬼娘的靈魂力。

因為鬼娘此時已經成為了一個等級的「妖靈」,再加上她與東方修哲協約的作用,立時便是領悟了這些法術的運用之法。

「太棒了,這個真的能夠實現么?」

感受到法術的神奇,鬼娘立刻躍躍欲試起來。

在意念的作用下,鬼娘的身體一分為二,二分為四……這是最簡單的幻影分身。

「太神奇了,實在是太神奇了!」


鬼娘有些忘乎所以起來,突然間,她瞥到了不遠處有兩個正處於驚愕狀態的陌生人,眼珠一轉,一種惡作劇的想法油然而生。

「啊,那個綠光團飄過來了!」紅玉菲兒突然一聲驚呼。

於海也是被嚇了一跳。

兩人都是丟下手中的食物,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數步。

鬼娘臉上咯咯笑了兩聲,玩得更起勁了,她突然間有了一個更好的主意。

「你們好啊!」

鬼娘搖身一變,利用法術的作用,竟然顯出了她的本來面貌來。

她這一聲問候不要緊,頓時嚇傻了面前的兩個人。

「你們是少爺的朋友么?」鬼娘今天頭一次和東方修哲以外的人說話,感到特別的神奇。

「啊!」紅玉菲兒再次發出一聲驚呼,她用顫抖的聲音問道,「你……你是誰?」

「我叫鬼娘,少爺給起的名字!」

鬼娘很自豪地笑著說道,本來她還想再多說兩句的,不過卻是被東方修哲給叫了過去。

東方修哲並沒有責怪鬼怪的這種小惡作劇,而是認真地道:「鬼娘,現在交給你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

「少爺,是什麼任務?」聽到自己有事可做,鬼娘立時來了精神。

在納戒之中,早就把她給憋壞了,巴不得能夠有點事情做呢!……

「少爺,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鬼娘說完,便是鑽入到石壁之中消失不見了。

而東方修哲,就像是個沒事人般,坐下來打算繼續調息。

「修哲小朋友!」這時,傳來了於海的聲音。

「什麼事?」東方修哲抬頭望向他。

「剛剛……剛剛的那個……那個是什麼?」於海鼓足勇氣問道。

他太好奇了,也太在意了!

「說了你也不會明白!」丟下這句話后,東方修哲便是閉上了眼睛。

於海和紅玉菲兒兩人只能這樣獃獃地站在那裡,獨自胡亂猜測著。

最後兩人一致決定,把這當成夢好了!

也許真的是因為經歷的事情太多而產生了幻覺!

這是屬於一種自我欺騙的想法,但除了這樣做外,兩人沒有別的辦法了。

如果東方修哲不肯說的話,他倆總不能硬逼吧?

「要是瑾萱在這裡就好了!」

紅玉菲兒心中如此想著。

密室里再次陷入了安靜,大家像是各有心事,誰都沒有再說話。

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鬼娘的身影突兀地又鑽了回來。

靈魂就是這點好,可以無視物體的阻礙!

「少爺,我打探清楚了!」鬼娘歡呼著來到東方修哲近前,一副邀功的表情。

就在剛剛,東方修哲交給了鬼娘一項最適合她去做的事:探查這個古墓的結構,尋找出口!

鬼娘可以無視所有的機關,可以不受各種魔獸、幻獸的阻攔,做這種事,她是再適合不過!

這也是為什麼鬼娘才剛剛完成吞噬不久,便被東方修哲喚出來的原因!

主動權,終於回到了東方修哲的手中…… 「我沒看見,我沒看見,我什麼都沒有看見……」

嘴上如此念叨著,於海學著東方修哲先前的樣子,坐在地上閉上了眼睛,來了一個眼不見為凈。

他可不想因為接連受到的刺激太多,而讓自己的精神失常!

這個密室就是這點好,除了不能出去外,倒是不用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

這應該也是東方修哲看中這裡,決定暫時留下來的原因吧!

紅玉菲兒怔怔地盯著那團綠光好一會兒,想遍了腦中所有的知識,俱都無法解釋那團綠光是個什麼存在。

如果說是亡靈法師控制的亡魂,可是剛剛那個美麗女子顯露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啊!

據她所說,亡靈法師所控制的亡魂都是十分猙獰恐怖的,而剛剛出現的那個女子,就像一個大活人一樣。

難道是幻覺么,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幻覺?

那個女子說她叫鬼娘,為什麼會是這麼奇怪的名字?

她口中所指的小少爺,是把那個小男孩么?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讓紅玉菲兒感到大腦一陣發脹!

最後,她也學著於海的樣子,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綠光飄浮在東方修哲的面前,就像是一個奇異的燈籠。

「少爺,你不急著出去么?」

鬼娘有些驚訝地看著自己的這個小主人。

當她將古墓出口的大體位置告訴給東方修哲后,沒有想到東方修哲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按照正常來講,一般知道出口在哪裡之後,不是會急著去找么,為什麼自己的這個小少爺還能如此淡定?

「早知道小少爺不著急,我就不用那麼賣命了!」

為了完成東方修哲交給她的任務,鬼娘甚至利用上了新掌握的幻影分身法術!

早知如此,還不如四處逛逛呢,估計等一下又要被少爺丟到納戒之中了吧?

心中正如此失落地想著,鬼娘便是詫異地聽到東方修哲喚她的名字。

「……現在我將『妖靈』的修鍊法訣再傳授給你,你要勤加修鍊,如果環境允許的話,我會盡量讓你多吸收天地靈氣!」

東方修哲說完,便將法訣以相同的手法傳遞給了鬼娘。

「少爺,你……你是說以後我可以經常出來了?」

鬼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說自己的抗議有效了?

點點頭,東方修哲繼續說道:「修鍊途中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可以詢問我,切不可胡亂嘗試!」

「少爺,你實在是太好了!」

聽到自己以後可以經常出來,鬼娘開心得不得了,飛撲過來想要抱住東方修哲,卻是因為沒有實體,讓它直接穿了過去。

鬼娘尷尬地吐了吐舌頭!

「我剛剛說的話你最好銘記在心,不然的話,煙消雲散了我可救不了你!」東方修哲突然鄭重地說道。

鬼娘也收起了頑皮,正色說道:「少爺,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鬼娘開始在密室里轉悠了起來,儘管這裡什麼好玩的東西都沒有,她還是很有精神。

似乎只要不讓她回到納戒中,待在什麼地方都可以!

因為有了東方修哲的警告,鬼娘不敢再去打擾於海和紅玉菲兒兩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