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那都過去了,現在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嘛。」楚飛依舊一副憨憨的表情,隨後問道:「少爺,這裡誰欺負過你,我要讓他們知道我的歷害。」

『害』字一出口,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陣陰寒的殺氣。

逍遙皓天為之一震,心中明白楚飛這些年必然有天大的奇遇,連皇天都不是他對手。

可見他的實力已經達到武神境。

「逍遙皓天,你居然還活著。」

「那最好。」


「速速把神兵交出來。」

玉桓子冷哼一聲,單手一翻,『轟隆』巨響,武神巔峰之力完全爆發出來……

「哈哈……」

逍遙皓天突然大笑了起來。

「想不到都過了這麼久了,你們還是沒放棄啊。

「玉桓子,念你是天機宗太上長老我不與你計較,不過天機宗你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不止是你,還有你玉溪子,你玉機子,統統都給我滾出天機宗,如敢不從…」逍遙皓天淡淡的笑了幾聲,冷眼一掃,「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真是逍遙皓天。」

「他居然沒死。」

「竟然還活著,而且修為又進步不少。」

原本蓄勢待發的天機宗弟子竊竊私語起來,內門弟子都逍遙皓天被打入降魔陣的事情都有所了解,雖然宗主百般奇說,告知天下逍遙皓天乃是骨魔轉世,可是瞞得過其他人,瞞不過宗內弟子。

更加別想瞞過七大殿主。

萬劍殿主吳千劍見逍遙皓天從降魔陣蹦出來,心中隱隱激動起來,暗道:「好戲要開場了。」

逍遙皓天的話讓玉桓子三人怒火大盛。

在他們心中逍遙皓天就是一顆煞星,天機宗的千年氣運就斷送在他手上,殊不知要不是自己的貪念,天機宗豈會落到這一步。

逍遙皓天一出,他們心中立刻冒出貪念。

對神兵的貪念。

不止是他們,天魔上人也是隱隱待發,就連神劍宗主雷劍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貪婪。

之前神兵降世的事情,仙宗,魔宗都已傳遍,誰都知道逍遙皓天帶著神兵被打入降魔陣中。

現在既然出現,必定要搶奪一番。

要是得到神兵,大陸誰還是我的對手?

雷劍冷冷一笑,朝身側奴僕明劍望了一眼,明劍心領神會,微微後撤出去……

天魔上人和雷劍蓄勢待發,玉桓子心頭暗緊,冷冷道:「兩位,這是我天機宗內部之事,你們難道要插手不成?」

「嗚哈哈……」

「玉桓子老鬼,神兵降世乃是天下大事,怎麼能說是你天機宗內部的事情呢?」天魔上人狂笑一聲,武氣悄然運起。

雷劍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玉溪子正想大罵,被玉桓子阻止。

「你們真要插手?」玉桓子冷哼一聲。

「當然。」天魔上人絲毫不退讓。


「好好好。」玉桓子一連說出三個好字,字字如雷,直衝神殿,神殿上渾厚的混沌靈氣轟然爆開,磅礴的混沌靈氣肆意擴散開來,猶如萬鬼齊出一般,場面極其駭人。

神殿雖然是一顆隕石。


但是它是天機宗的鎮宗之寶,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超越一般的聖器,如果不是它的存在,這十年來天機宗早就在大陸除名。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26章天機宗的實力!!!

雷劍心頭一沉,暴退數百丈,眉頭一皺,背上長劍嗡嗡作響,身上的氣息釋放出來,彷如千萬道劍氣轟殺而出。

逍遙皓天一步踏出,冷喝一聲,「玉桓子,你根本不配當天機宗的太上長老。」

不少弟子都開始迅速暴退,而有些人則是從遠處落下,比如吳千劍。

「逍遙皓天,這一切都因你而起,今天容不得你不交出神兵。」

忽然,玉桓子眉頭一皺,神殿轟然巨響,一道渾厚的混沌靈氣猛然衝下,威力無比巨大。

「少爺,我來」

氣息瘋狂一變。

全身勁風橫飛,兩拳一握,轟隆炸響,全身青筋一條條暴起。

眼神一沉抬眼望著天空衝擊下來的混沌靈氣,仰天怒吼。

聲音一出,空間一陣扭曲。

雙拳如握住實質性的力量一般,剎那間,轟然迎擊上去……。

「破!」

腳下力量再次加大,直接把威力無比的混沌靈氣轟的粉碎。

玉桓子萬般震驚,心頭暗暗道:「這力量根本就不是魔族的力量,他究竟是誰?」

天魔上人也是一愣。

「到底是什麼功法呢?」

逍遙皓天興奮一笑,心中甚是開心。

不過,玉桓子既然動手,心頭怒喝一聲,「現在你們三個一個也別想走,統統要死!!!!」

「地精,留他們半條命。」

一道矮小的身影突然從深坑中衝出。

剎那間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玉桓子,玉溪子,玉機子三人臉色同時大變額頭大汗如雨,整個心神動不得分毫。

「聖者。」

傅先生的情深時光 ,心頭早已大怒,只等逍遙皓天一句話。

聖者的力量比武神巔峰境界不知道高出多少倍,聖者威壓他們根本抵擋不住,瞬間跪倒在地上,連一絲武氣都運不出來。

陣靈輕輕身體一動。

聖者的力量。

輕輕一動都能引起天地動容。

連續三道勁氣從陣靈身上射出,玉桓子三人毫無反手餘地瞬間倒地,荀延殘喘剛剛的霸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恐懼。

「想不到吧。」

「你們做夢也想不到吧?」

「給了你們機會,不知道珍惜現在準備去死吧。」

逍遙皓天一步一句,句句帶著殺氣陰寒無比,走到玉桓子身邊,一腳踩上去,狠狠的吐了口痰,「當初把我打下降魔陣就應該做好死的準備,想要神兵?下輩子吧。」

「你……你不能殺我。」

「我是天機宗的太上長老……」玉桓子心中一寒,萬般沒想到聖者竟然聽令與逍遙皓天。

「你為了一己私yu,不顧天機宗弟子生死?」

「死罪。」



所有弟子聽了逍遙皓天的話,幾乎全都是心生怒意,拳頭不由的緊握起來。

玉桓子冷冷的瞪著逍遙皓天,狠狠道:「死罪?殺我?你有什麼資格,要不是你仗著聖者撐腰,恐怕你早就死了。」

天機宗的數萬弟子如果說剛剛是怒火,那麼現在是殺氣,牙齒咬的咯咯直響,逍遙皓天心中一笑,知道時候差不多了,大喝一聲,道:「執法堂何在?」

「在!」

萬人齊喝!

同時,逍遙皓天朝陣靈使了個眼神。

陣靈心領神會。

武神巔峰強者,應該有不少修為吧?

「嘿嘿……。」

玉機子怒喝道:「逍遙皓天,你不得好死。」玉溪子更是憤怒至極,道:「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三人身上的氣息被陣靈壓的死死的,只能幹瞪眼,說出一些狠話,在聖者面前,他們狗屁都不算。

逍遙皓天心中一震,暗暗震櫞玉桓子他們的修為恐怖至極,但是面對聖者,動都動不了。

可見武神境與聖者的差距非常之大。

逍遙皓天蹲下身子,拍著玉桓子的臉頰,冷冷道:「你們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罪我,本來還想留你一命的不過我現在改主意了,你們都得死。」「你殺了我們,你也別想好過,沒有我們震懾,早已對天機宗虎視眈眈的魔宗,會瞬間瓦解天機宗你以為憑靠一個聖者就能通天?」

的確。

憑藉一個聖者的確不能一手遮天,想要對抗魔宗非常困難,搞不好就會被步步蠶食,最後覆滅。

聖者是厲害,但是他也只是一個人。

魔宗傲立大陸數萬年之久,雖然現在沒有聖者坐鎮,但是他們有聯繫渡劫成功的聖者。

名門老公壞壞噠 ,他卻絲毫不擔心。

「玉桓子,我讓你死的瞑目。」逍遙皓天說完站了起來,冷冷的看著半空中的天魔上人,笑道:「你就是那什麼天魔上人吧?」

「還有你就是那什麼大陸武神強者中排名前三的雷劍吧。」「讓你們見識見識天機宗的實力。」「如果還想要打天機宗主意的,你們自己最好稱下有幾斤幾量。」

逍遙皓天一字一句,一步一步走到深坑處,冷眼瞥了一眼雷劍,甚是不屑。

「宗主,要不要……」

不知何時,明劍重新回到雷劍身後見逍遙皓天藐視的眼神,心頭怒意橫生,頓時就想衝下去將他一劍斬殺。

雷劍輕輕一笑,道:「不急,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樣。」

「畢加,出來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