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有小千劍陣的影子。」隨著戰鬥深入,黃雲發現了這樣一個秘密。(未完待續。。)首先新的一巻開始了,我得構思下後面的情節,今天就一章了,等把情節整順了,明天繼續爆發。

還有一個事。

穿越諸天是我兩年前寫的一本書,太監了,現在開始寫主宰兩界,但是感覺太監一本書挺對不起人的。

還是決定寫完。

七月一號開始,我會重新開始寫穿越諸天,大家感興趣的話,先去看看以前的章節,腦補一下。

我盡量給穿越諸天一個結局,當然主宰兩界的更新也肯定少不了,重心還是會放在主宰兩界上。(未完待續。。) 小千劍陣就是如此,八道陣法條紋,對應著眼前的八人,這八人可以看做整體,就像小千劍陣布置在劍身內部,劍身層次就會提升一樣,這八人攻擊性都大大提升了。

「這劍陣是誰改的?還可以這麼改?」黃雲心砰的一跳。

他心中明白,改動陣法的人必然是對小千劍陣瞭然於心了,甚至滾瓜爛熟了。

「劍陣篇,僅僅小千劍陣我就有太多不懂的地方,但是這人。。。」黃雲心思急轉,他忽然很想見見這改動陣法之人。

。。

「殺。」

一個個中年人殺來了,陣法內劍光閃爍,每一劍都劈得黃雲胸口發痛,臉色也隱隱蒼白,這都半小時過去了,黃雲雖然面色蒼白,卻並沒有受傷。

「見鬼,這小子軀體是有多硬,不是說他是四級武者的嗎?」刀疤中年人有些急了。

要是四級武者,早該死在他們的圍殺下了,他卻不知,有蒼古龜的龜殼之力加持,他們劈出的一劍劍,大部分攻勢都被龜殼之力吸收了,是很難傷到黃雲的。

「不能再玩了,這麼下去自身元力都得被耗光。」黃雲心意一動,鐺~虎嘯劍驟然發出了青光,他全身力量都凝聚在虎嘯劍上了,同時精神種子也嗡嗡嗡震顫,一道道精神力量源源不斷流進虎嘯劍內。

「死。」黃雲咬牙爆喝。


虎嘯劍也瞬間劈了出去,威力暴漲。

「找死。」那迎面而來的中年人森然一笑,陣法加持的一劍也同時劈出。

「夾雜精神力的一劍。」


嗡嗡~

無形的精神力從虎嘯劍內釋放出,一圈圈籠罩住那中年人,同時兩劍也砰的撞在一塊,巨大衝擊力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那一圈圈精神力量也隨著衝擊力爆發了,衝擊進中年人精神海內。

衝擊力越大。精神攻擊也越大。

兩劍產生的衝擊力何其大?

僅僅瞬間,那劈出一劍的中年人就覺得精神海一陣刺痛,手上劍也拿不穩了,鏗鏘掉落在地,聯合陣法是以劍為根基的,那中年人劍掉了,聯合陣法就像瞬間破了一個缺口般,威勢也沒那麼大了。

「好機會。」黃雲也顧不上體內翻滾的氣血了,嗖,入微級速度全面施展。

。。。

「攔下。快。」

「他要殺林飛。」

「阻止他,快快快」

一個個林氏族人都急了,聯合陣法是強,但缺陷也極大,只要缺少一人,這陣法也就破了,眼看著黃雲要殺林飛,他們怎麼能不急?

「林飛,快快醒來。」刀疤中年人爆喝。

「嗯?」那叫林飛的中年人眼裡瞬間出現一絲清明之色。抬頭一看,卻見黃雲臉色冷厲,從遠處持劍殺來了,當即一慌。手掌一翻,地上巨劍也被他吸附在手上了。

但是被黃雲這麼一攪合,其他中年人都圍殺向黃雲,聯合劍陣也出現了亂象。

「殺。」黃雲手持虎嘯劍。劍身上青光流轉。

咻~

虎嘯劍出手了,聯合陣法出現了一個缺口,只要自己殺了這林飛。這陣法也就破了,黃雲眼神冷漠,眼中只剩下那叫林飛的中年人。

「殺殺殺。」

那一個個林氏族人急了,當即施展出速度,盡皆從身後殺向了黃雲,可是黃雲速度何其之快,身子一晃立即避讓了開來,且逼近了那林飛。

「林飛快躲開。」刀疤中年人大吼。

「受死。」黃雲一邊躲避著身後幾人,同時虎嘯劍也發出吼吼兩道虎嘯,正是大成的虎嘯劍決,在黃雲操控下,這虎嘯劍當即發出蒙蒙青光,且一瞬間劈出了十八劍勢。

咻咻咻~

劈,砍,撩,點等,一共十八劍勢。

其實二十八劍勢才是黃雲最強一劍,可這林飛才三級武者,他自信靠入微級速度,靠這一劍就能直接斬殺了。

「好強的一劍。」林飛面色大變,他本身就是用劍的,當然感受得到黃雲這一劍蘊含的威勢,不僅劍層次高得離譜,劍訣也可怕得很,而且隱隱似乎還蘊含靈魂攻擊,這。。。這。。。

「太強了。」

林飛根本不敢硬碰,身子一晃就欲退避開,他速度算快了,接近脫凡級,然而黃雲呢?卻是入微級速度,根本不是一層次的,嗖~只一眨眼,黃雲就出現在林飛面前了,一劍劈出。

噗嗤!

完全無法躲避,林飛直接被這一劍劈中了,胸口也被洞穿了,至此,聯合陣法算是被黃雲破了。

。。

。。。

「林飛。」

「不,小子你敢。」

「住手。」

一個個林氏族人大吼,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黃雲下殺手,他們布置成聯合陣法,一個個攻擊性接近五級武者,倒還對黃雲有些威脅,陣法一旦被破,那就完全不被黃雲看在眼中了。

「接下來就是你們了,全部得死。」黃雲冷眼盯著幾人。玄武宗?管你是什麼勢力,敢派人來殺我,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黃雲神色冰冷。

呼~

黃雲直接衝殺了出去。

。。

接下來就是一場屠殺了,黃雲速度已經是入微級了,又修鍊有種子決,又感悟出無影劍招,這群林氏族人修為最高的也才四級武者,沒有陣法加持,怎麼可能殺黃雲?

屠殺~

黃雲靠入微級速度不斷躲避,躲閃中偶爾劈出一兩劍,總能收割一條性命,一劍劍。。。劍光連連閃爍,每一劍都能帶走一人,速度力量劍訣以及劍的層次都絕對碾壓。

幾個林氏族人完全不是對手。

很快,場中只剩下那刀疤中年人了,八人中,也就這人修為高些,勉強能和黃雲一戰。

「輪到你了。」黃雲盯著刀疤中年人。

「告訴我,你們這聯合陣法是何人改動的?」其實以黃雲的修為,想斬殺這刀疤中年人不說易如反掌,卻也是輕輕鬆鬆的,但他對那改動陣法之人非常好奇。

「你想知道?我偏偏不說,你就算殺了我也休想知道。」刀疤中年人獰笑,他也知道這人不會放過自己,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倒不如有點骨氣。

「那你就去死吧。」黃雲目光一冷,身子一晃就到了刀疤中年人面前,同時一劍揮出,精神海內,鋪天蓋地的精神力量嗖嗖嗖釋放出,全部鑽進了虎嘯劍內。

砰~

兩劍劈在一塊,那刀疤中年人頓時覺得精神海刺痛,臉上也有了痛楚之色,他回過神時,黃雲一劍已經劈來了,刀疤中年人心下大驚,慌亂之極,真正到了生死關頭,又有誰能保持平常心?

刀疤中年人臉都嚇白了,連連躲避,他不敢反抗,或者說,根本來不及反抗。


「攝魂。」黃雲忽然緊緊盯著刀疤中年人,目光深處閃爍著精光。

攝魂是種子決上記載的一種特殊技藝,當人受到驚嚇時,精神力會產生劇烈波動,這時候再施展攝魂,將精神力深入進對方精神海內,是能從靈魂深處控制住對方的。

自得到種子決后,黃雲也鑽研過這特殊技藝,而且還被他鑽研成功了,只是一直沒機會施展而已。

無窮無盡的精神力深入進刀疤中年人精神海內,按照攝魂之術上記載,黃雲很快通過精神力量控制住了刀疤中年人,刀疤中年人臉上也有了呆愣之色。

「我問你,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黃雲緊緊盯著刀疤中年人。


攝魂之術消耗精神力即大,即便黃雲修鍊了種子決,精神力遠非常人能比,可此刻也覺得頭腦疲倦之極。

「是族長。」刀疤中年人目光獃滯道。

「族長?哪個家族族長?」黃雲連問。

「幾十裡外的林氏家族,族長是林琅,玄武宗老宗主下了命令,若能殺了黃雲,就給我們一百塊元石。」受攝魂之術影響,黃雲只問了一句,這人就全交代了。

「那你們布置的陣法又是何人改動的?」黃雲皺著眉頭。

僅僅問了幾句話,他就覺得頭腦刺痛,像要爆炸了一樣,他卻不知,這攝魂之術對付修為低的武者還行,這刀疤中年人修為和他一樣,都是四級武者,控制起來自然吃力了。

「也是族長。」

話一說完,刀疤中年人就砰的一聲,整個頭顱都爆炸了。

「這。。這。。。」黃雲嚇了一跳,隨後就恍然了,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第一次施展攝魂之術,控制力度不夠。」黃雲苦笑搖頭,自己貿然將精神力深入進對方精神海,這刀疤中年人是受到精神力的反噬了,不過。。黃雲也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林氏家族,林琅。」黃雲沉吟著。

「此人也的確算是陣法奇才,居然能將小千劍陣改動成這等大型陣法,且還能爆發出巨大威力。」

「他在小千劍陣上的造詣必然極深。」

「我鑽研小千劍陣這麼久,卻始終不得要領,這林琅。。。不管了,就算有仇我也非要去見識見識了。」

黃雲對陣法一道極感興趣,尤其是劍陣,然而獲得陣法傳承快四個月了,卻連最簡單的小千劍陣都鑽研不透。


更不用談高級點的大千劍陣,巔峰劍陣了。

他如何不鬱悶?(未完待續。。) 林氏府邸位於一荒野內。

府邸內更是有諸多隱蔽陣法,幻境陣,鎮壓陣等等,簡直就是步步為陣,都是流傳了幾十代殘存下來的,一不小心就會陷進陣法內,被陣法之力碾壓致死,所以每一個去林氏家族做客的武者,都存著畏懼之心。

府邸內,一假山下。

這假山很大,比一個房間還大,說起來林氏族人都是在假山下修鍊,隱居,這最大的假山正是林氏族長–林琅的隱居地,此刻這假山下包括林琅在內,一共四人。

林琅一身青袍,站在假山下,臉上有著陰沉之色,另外三個青袍老者也是面色沉重。

「怎麼回事?他們去了三天了,到現在還沒回來。」林琅年紀約莫四五十歲,身上散發著陰狠氣息,旁邊三個老者則是林氏家族族老,族內身份相當於飄渺門長老。

「資料上顯示,那黃雲也就四級武者,他們八個聯手,再布置出大型劍陣,足以斬殺黃雲了。」一青袍老者皺眉道。

是。

陣法一出,八人攻擊性足以比得上五級武者,這是族長鑽研幾十年才鑽研出的大型劍陣,他對這劍陣很有信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