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北方軍區了吧?」

維爾斯拿起一瓣桔子放進嘴裡,隨口問了一句。

「嗯!」凱瑟琳點了點頭。

開始離開的時候,維爾斯有些不舍,因為離開那裡就意味著離開了卡洛琳,離開了桃樂絲。而維多利亞也一直沒有消息,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嫁人了。

不過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多愁善感的人,些許的悵惘可能放個屁的時候就變得眉開眼笑了。用腳踢了踢旁邊昏昏俗睡的托尼,維爾斯低聲叫了一聲:「喂!不要睡了。」

維爾斯沒有想到,托尼竟然也拋棄了在亞迪斯學院的學業要跟自己回到布里德堡。用托尼的話說就是捨不得維爾斯,當然了,托尼的話是不能全信的。

這個膽小猥瑣的傢伙可能以為跟著維爾斯會得到很多好處,至於感情嘛?肯定是會有的,至於有多少……維爾斯也不敢保證!

自從接近了北方森林來到納米亞的邊境上,維爾斯一直有一個擔心:

雖然自己遠離帝都,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喜歡魔法,喜歡女人,一點也不適合做一個皇位繼承人的白痴。但是我不得不說,維爾斯的偽裝很失敗。他的魔法天賦不錯,而傑茜冒充維爾斯的時候,又狠狠的教訓了一下休斯。這樣維爾斯的魔法實力就隱藏不住了,不但沒有被隱藏,反而被誇大了。

那麼,可以肯定的就是伊凡對維爾斯的戒心恐怕會越來越大了,維爾斯甚至懷疑,伊凡會不會直接讓北方軍區的皮特將軍直接派幾個人扮成沙盜的模樣把自己滅在安卡拉沙漠里。

可是走了這麼長時間,似乎還沒有這樣的情況。

看來伊凡是不打算這樣做了,這讓維爾斯放下了一口氣。不過在放心的同時,一種更加沉重的壓抑感一直盤旋在維爾斯的頭上。如果伊凡不打算這樣做?那麼他會怎麼樣做?

維爾斯知道伊凡不是一個心胸寬廣的人,從來不是!

他畢竟還是放不下維爾斯,所以維爾斯認為他也不會放過自己,這是一定的!如果不在這裡動手,那麼過了納米亞的邊境的話,就是皮特將軍的轄區了。皮特是希克爾的人,希克爾是伊凡的父親,如果在前方出事,無疑伊凡脫不開關係。

如果不在這裡動手,那麼可能伊凡在帝都已經準備好了。那裡可能會更加的危險!

嘆了一口氣,維爾斯不禁覺得有些可惜。伊凡實在不是一個做皇帝的材料,雖然他幹得不錯。但是維爾斯知道一個真理:有多大的心胸,才能做多大的事。伊凡連自己這樣一個人都容不下,他的心胸很狹小,又怎麼能管理好這個帝國呢?

要知道納米亞的皇帝可是這個巨大帝國輪船的掌舵人啊!

馬車裡很悶,維爾斯看著與安卡拉相比漸漸多起來的綠色,想到未來的帝都。不禁有些心緒不寧,也許……逃跑是一個好辦法,不過扭頭看了一眼凱瑟琳。

這個想法好是好,還是算了吧!

來的時候至少還有幾十名侍衛,現在就只有車上的維爾斯、凱瑟琳、托尼,再加上一名車夫和幾名騎兵在保護著維爾斯這個擁有顯赫身份的王子。

一名侍衛打馬回頭來到車窗旁邊高聲叫了一句:「王子殿下,凱瑟琳大人,前面似乎有一隊騎兵。大約有五十人的樣子,沖著我們過來了。」

他似乎是猶豫了一下,覺得接下來的話很可能會嚇到這位無能的王子:「來的人……沒有任何旗幟,不知道是哪裡的人。」

來了?

難道維爾斯的設想實現了?

可是不太對啊!這裡已經觸及到北方軍區的管轄區域了,這裡動手的話可能不是很好。

托尼本來無精打採的,顯然跟著維爾斯的生活遠遠不如在亞迪斯學院的日子來得豐富多彩!他沒有精神,不過為了維爾斯……還是回來吧!

托尼並不是傻瓜,對於維爾斯的處境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也伸出頭看著遠處馬蹄濺起來的灰塵。

回過頭來,托尼的臉色很鄭重,托尼還算英俊,也很有氣質。他這樣的應該是很有威嚴的,只是知道了托尼平時性格的維爾斯卻總覺得托尼這個樣子有些搞笑!

「維爾斯……不是他們!應該是皮特將軍的人!」

維爾斯心裡突然一跳——

托尼他知道?他知道自己的處境?他知道伊凡要殺掉自己?他知道自己擔心的是什麼?

對於維爾斯的表情變化,托尼給了一個肯定的信息。然後緩緩說道:「我覺得你的哥哥看到你的亞迪斯學院生活后,恐怕要對你好一些了。」

咦?托尼這樣一說維爾斯倒是有些明了,恐怕伊凡對自己真的要好一些了。要知道自己在亞迪斯學院可是結識了一些在大陸上比較有權勢的人物,他與亞迪斯學院桃樂絲,大衛他們交好,這些人在魔法工會中的地位應該都不低。與洛汗王國王子希爾關係現在也不錯,伊凡知道的話……很可能對自己另眼相看,畢竟伊凡對洛汗王國還是很看重的。另外還有柏麗,她可是索德里斯的公主。

當然,伊凡的另眼相看肯定也是表面上的,他會更加想幹掉自己。

沒想到托尼還能想到這一層,這個傢伙……說不定會有些政治天賦。

前面的五十騎兵很快就來到維爾斯的馬車前面列好了隊,一個貌似是首領的傢伙恭敬的下馬行禮:「維爾斯王子殿下,我是皮特將軍麾下的一名騎長,我的名字叫做史蒂夫。皮特將軍命令我來護送你。」

維爾斯眼皮一撩,打量著這一隊人馬:

開始的時候維爾斯甚至懷疑這是一除沙盜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北方軍區是帝國的主戰軍區。就算不是盔明甲亮,也不甚至斑駁不齊,盔歪甲斜的樣子。而且他們的隊伍很散亂,這哪裡像是軍人,分明就是一夥山賊。

特別是史蒂夫,一名騎長,雖然不是什麼軍方的高級將領,但是最起碼應該有一套像樣的盔甲與兵器吧。這個傢伙的盔甲顯然打理得還算用心,但是明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修補了,心口處還有些不知哪年哪月留下來的划痕。兵器也只是普通士兵的長矛,甚至維爾斯覺得他的裝備根本就不如南方軍區的一名普通士兵。

只看了一眼,維爾斯就已經明白了,皮特恐怕把自己看著不順眼的所有軍人都打發到自己的身邊來了。

給維爾斯的第一印象:這個史蒂夫是一名軍人,只是軍人,並無其他。一個單純的流淌著一腔熱血的忠誠的青年。

維爾斯並不知道,這個史蒂夫在軍中是一個非常出名的人物。甚至亞爾弗列德也對這個傢伙恐怕也是有所耳聞的。 第309章不識時務

提到史蒂夫,他因為兩點在軍隊中很出名。

一個是因為他的勇敢,一個是因為他的愚蠢!

說他勇敢是因為曾經有一次蓋爾達耶的海盜進犯,大約有幾百名的海盜。當時史蒂夫就是一名騎長,手下有大概幾十人,他硬是憑著一股悍勇擊退了這股海盜。

當然!他也為自己的悍勇付出了代價,全身上下幾十道傷口。所以的人都以為這個人廢了,就算不死可能也要在床上度過餘生了。

當時史蒂夫的一名倖存的手下回憶那一場戰鬥時大概是這麼說的:「當時他的身上就已經有了七八道傷口,蓋爾達耶海盜的戰鬥力其實比我們北方軍區的戰鬥力還要強上一籌。

我們在後退,你們可以說我們懦弱,可以說我們膽怯,但是如果你們遇到了殺人不眨眼的海盜后,恐怕並不會比我們堅強。

一名海盜弓箭手一箭射穿了他的胸口,雖然不是心臟的位置。但是我們以為他完了,這傷是致命的。可是他沒有,他就那麼……那麼的帶著一枝長箭沖了上去。

當另一名海盜從背後一刀砍中之後,我們又一次以為他完了。可是他猙獰的笑著,渾身都是鮮血,回頭一刀把那名偷襲的傢伙砍掉了半個腦袋。

當他的大腿又被長矛刺穿的時候……我們以為他這下子肯定是沒救的了。可是當他怒吼著把長矛砍斷一把拉出來的時候,我當時都被那股熱血濺了一頭臉。看到我們的領袖是這個樣子,我們一邊哭著一邊沖了上去。平常對我們來說就像猛虎的海盜現在變得不堪一擊了。

我們不在乎對手在我們身上留下了多少傷口,我們在乎的是我們能不能一刀砍斷對手的脖子。

從我當兵到現在已經五六年了,我以為我們熱血已經冷卻,可是史蒂夫將軍……我知道一名小小的騎長是不能叫做將軍的。

但是我覺得——他當得起!

他給了我們勇氣,當時他大叫著:「為了帝國!」

我們舉刀回應著:「沖!」

其實我們當時也只是想把這一條命交給史蒂夫將軍,不是交給這個帝國。因為這個帝國並不值得我們這樣,可是史蒂夫將軍值得——

熱血在我們的心中遊盪,但是我們的熱血是有限的。兄弟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去,史蒂夫將軍恐怕已經中了幾十刀了。我們當時心中就有那麼一種錯覺:他是不會死的!

終於,海盜們膽怯了。原來……當我們怕死時,他們不怕死。當我們不怕死時,他們卻怕死了!」

當然這個士兵說了實話,這個實話的結果沒有給他帶來勇氣的嘉獎。相反卻因為其中含有對帝國不敬的詞語而被開除軍藉。最後他帶著殘缺人四肢回到了自己的老家,連一點傷殘的補助也被剋扣了。

不過史蒂夫硬是活了下來,這場戰爭可能相對於南方軍區與洛汗王國的激戰算不了什麼。卻在北方軍區造成了小小的轟動。

不但活了下來,他甚至還有留下任何殘廢。當軍部派人來獎勵他一枚珍貴的勇氣勳章的時候,皮特將軍很高興。因為北方軍區的軍人沒有一個人能得此嘉獎,當時的氣氛被營造的很熱烈。可是當軍部的人請史蒂夫在大家面前講幾名話的時候,史蒂夫卻說了幾句不太與氣氛對應的話。


當時史蒂夫是這樣說的:「我覺得我不配接受這個獎章。」

當時大家都以為這只是慣例的謙虛,可是史蒂夫接下來的動作卻讓所有的人如中了魔法般的被定了格。他把那枚由軍部的一名高級將領親手給他的獎章狠狠的拽了下來,然後使勁的丟在地上。

接著他的眼淚就流了下來:「我帶去了五十個兄弟,他們有十六歲剛剛接受了成人禮的,也有四十多歲已經有妻有子的。可是……可是我最後只帶回了一個。只有一個啊!」

這個悍勇的有些固執的軍人在數萬名軍人面前泣不成聲,他哽咽著說:「只想讓他們都好好活著。」

皮特將軍驚呆了,軍區的特使也驚呆了。因為……因為史蒂史這個傢伙,他沒有按套路出牌。

按照慣例,一名接受獎勵的軍人道德應該謙遜一下,說自己沒有資格接受這個獎章順便推辭一下,接著最後不情願的接受。然後現說一下這個獎章不是自己的,而是所有的兄弟們的。接下來他應該對帝國的培養表示感謝,對皮特將軍的栽培做出回應,然後從自己的上司們一個一個的感謝下去(儘管他的功勞跟這些鳥人一點關係沒有),最後感謝自己在軍中的朋友們。然後順便表示一下自己對帝國的忠心。

可是史蒂夫一件事都沒有做,他接下來的話讓皮特將軍差點想把這個「英雄」給活活掐死。

可能史蒂夫是需要一個發泄吧,他大聲吼道:「我知道北方軍區有十萬大軍,來犯的海盜們其實只有幾百人。可是為什麼我們的十萬大軍一個都沒有動?其實……其實只有有一百人,我只要一百人,就可以讓我們大部分人可以活著回來。我們不怕死,怕的是我們的死沒有任何意義。」

皮特將軍當時怒吼著:「把他拉下來,把他拉下去,這個人瘋了。」

可是沒有人這麼做,因為當時大家也認為——史蒂夫瘋了。確實如果他不瘋的話又怎麼會那麼不要命一般的勇敢?

史蒂夫當時又繼續的說了下去:「不給我們援助,我們沒有什麼?可是我們的軍費呢?聽說上面的軍費都是按月撥到北方軍區的,可是為什麼我們沒有領到。甚至……甚至在戰爭的當天我們的早飯只是一頓稀粥外加一塊黑麵包!」

由於史蒂夫的「不識時務」,當時那聲本來應該氣氛熱烈的表彰大會不歡而散,當時這個事件在帝國引起的軒然大波。要知道帝國可以生存下去的基本就是軍隊,所有的錢糧都應該第一時間交到軍隊,不是交給將軍,而是交給下面的士兵。

剋扣軍餉的罪名極其嚴重,就這一項就可以把皮特將軍殺上幾十個來回了。這件事情在帝國里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對皮特將軍的升遷造成了極壞的影響。雖然希克爾最終幫助皮特把影響化解到最低,可是皮特最終還是受到了一點點的波及,心至於影響到了他的爵位。


本來皮特再有幾個月就要接受伯爵的貴族頭銜了,可是因為這個小小的事件,他現在仍然是一個子爵。

最後的結果就是皮特少了一次進爵的機會,而史蒂夫則是把自己的一輩子都毀了。本來皮特準備幫史蒂夫弄一個少校軍銜呢!可是現在皮特自己的伯爵頭銜都毀了,他沒有把史蒂夫當時就殺掉已經算是很有涵養的了。

史蒂夫被打發到了最艱苦的地方,從此沒有人理他,沒有升遷的機會。史蒂夫自己也沒有什麼怨言,或者他根本就是知道那件事情的後果。

維爾斯看了看面前的史蒂夫,對這個傢伙身上帶的一股血腥味道極其不適應。而在史蒂夫看來,維爾斯王子殿下也並無什麼不同。

總的來說史蒂夫看到這些人的印象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有小聰明的大笨蛋,帶有真誠目光的虛偽面具!

其實史蒂夫並不愚蠢,只是他有他的原則,僅此而已!

而凱瑟琳當時也從朝中一個老狐狸的口中得知了史蒂夫的一件事迹,雖然……史蒂夫是一個小人物,但是他可以讓帝都內的大人物都知道他的事迹。

維爾斯聽過了后,不禁對史蒂夫的事迹有了一種感覺。是什麼感覺?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只是想,史蒂夫是一條在渾濁的河水裡生活的一條小魚,他想讓這條河的水質變得更加的澄澈。但是他卻不知道,水質跟他沒有什麼關係,這條河渾濁的原因是因為上游的人們總是把垃圾倒進河裡。


不管怎麼樣,這個史蒂夫給維爾斯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只是維爾斯先進的方向……

維爾斯把腦袋伸出車窗大聲喊著:「史蒂夫!」

史蒂夫驅馬進來,在馬上微微的欠了欠身子,恭敬的說:「尊敬的王子殿下,您有什麼吩咐。」

當說到「尊敬」二字的時候,史蒂夫皺了皺眉頭,似乎覺得這兩個字說出口的時候很是彆扭。以至於他說這兩個字的時候身子輕輕的扭動了幾下,以減少因為這兩個字帶給自己的屈辱感。

這一點微不可察的小動作被維爾斯很靈敏的捕捉到了,不過他只是輕輕笑了一下。

「去帝都的方嚮應該是正北吧?我想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尊敬的史蒂夫先生。」

史蒂夫心裡掠過了「虛偽」兩個字,不過他還是恭敬的回答:「沒有走錯,王子殿下。現在那條路上有很多強盜,不是很太平,我覺得東北方這條路應該更適合您!」

維爾斯點了點頭,心裡卻想:「你當我是傻瓜嗎?往正北的路是官路,你帶我去的地方卻是蓋爾達耶的邊境!」

看來這個傢伙是真的不識時務啊! 第310章一點勇氣

「啪」

由於皮特將軍的身材較矮,他是跳了起來,把手臂整整的掄了一圈。然後寬厚的手掌刮在面前的心腹的臉上,雖然皮特不是真正的軍人,但是這一個耳光打得很有力。那名心腹被打得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在地上。

「你是不是腦袋裡灌了大糞,怎麼能派史蒂夫去護送維爾斯呢?」皮特臉色紫漲,指著心腹的鼻子狠狠罵著。他的口水都噴到了這句心腹的臉上,對方卻根本就不敢伸手去擦。

他小心翼翼的說:「不是您說的嘛,派一個在我們這裡可有可無的傢伙去護送維爾斯。去了就不用回來了,我看來看去也就史蒂夫那個笨蛋是您最不喜歡的。」

「愚蠢!」

皮特一張大臉上的肥肉輕輕顫抖,這個心腹平常辦事也算得力,不然皮特也不會把這個任務交到他的手裡。誰知這麼一個簡單的事情竟然讓他辦砸了!

「上次史蒂夫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現在你把他派了過去。以史蒂夫的性格說不定就會跟維爾斯那個蠢貨說些什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