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撤!」

唐瑩駭然發出命令,可是一直都太遲了,空間通道陡然之間宛若變成了一個黑洞一般,周圍方圓數千里之內的一切都被卷吸進去,連她自己也沒有逃得脫這一股恐怖的吸力。

不止她這邊如此,聶紫裳和趙妙曉那邊也是同樣的遭遇,不過與唐瑩這邊不同的是,在關鍵時刻,聶紫裳靠著冰封的力量封住了周圍的恐怖吸力,帶著許彤彤突破吸力,得以僥倖逃了出來。

這次的突發事件,不僅問龍武會的人幾乎全軍覆沒,9號星的駐軍也有近三分之一的戰艦被卷了進去。

「賊子敢爾!」

網游之搶先半步

「嘭!」

然而那空間通道卻是在瞬間關閉,那隻元力巨手並沒有能夠探進去,而是彷彿拍在了虛空牆壁之上,強大的碰撞,天搖地動,虛空彷彿要崩塌下來一般。

「啊——」

這隻元力巨手,正是極速趕來的葉問龍才趕到,他遠在數十萬里之外便掃到了這一幕,只是他縱然立即獨自跳出雷羽青梭強行破空瞬移,幾乎是十個呼吸不到的時間便跨過了這段虛空,然而卻未能及時將唐瑩等人救下。

「問龍——」

「葉大哥——」

看到宛若流星趕月般趕至的葉問龍,聶紫裳和許彤彤幾乎是哭著撲了過來。

「問龍,唐瑩她……」聶紫裳一臉的悲痛與愧疚,雖然唐瑩等人被捲走與她沒有點關係,但她還是覺得對不起他。

「不用擔心,她們不會有事的,而且這也不關你的事,紫裳你不必內疚。」葉問龍自然能夠從她的眼中看到愧疚,伸手輕柔地抹去她臉上的淚珠兒,臉上雖然憤怒非常,但人卻是冷靜了下來。


「葉大哥,瑩姐她們……真的不會有事嗎?」許彤彤仍然擔心地道。

葉問龍點了點頭道:「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瑩姐她們與其他的軍隊不同,她們被卷進通道之後,便被一股力量包裹住了,如果我沒有料錯的話,對方只是想要生擒他們,目的是為了與我談判。只要我還在,我們問龍武會的人就還是安全的。」

「沒事就好,只要瑩姐她們還活著,葉大哥一定能夠將她們救回來的,是不是?」許彤彤一臉崇拜地看著葉問龍道。

葉問龍不但是她喜歡的男人,同時也是她崇拜的男人,她喜歡這樣看著他。

「一定會,他們敢傷她們一根寒毛,我會讓那可惡的波魔聖翼皇族後悔,我會讓他們付出無比慘痛代價。」葉問龍眼中掠過了一抹凌厲的殺機。

唐瑩等人不識得那些異族可不代表他不認識,那些低階的異族雖然與高階的相差甚大,但他仍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些異族全都是波魔聖翼族的兵馬,真正打祖龍鑰匙的主意的,必定是波魔聖翼皇族,這是神龍一族的宿敵。

他雖然不知道波魔聖翼皇族是從哪裡得到祖龍鑰匙的事情,不過他知道,既然對方知道,就絕對不會讓他順利取到餘下的八把鑰匙,就算他們取不到,也一定會想辦法破,:看書』網/^排行榜!壞掉。

對於破壞,葉問龍倒是沒有多少擔心,如果祖龍鑰匙是那麼容易被破壞掉的話,那就不叫神物了。

不過,葉問龍知道,以波魔聖翼皇族的手段,估計破壞不了,他們也會有把祖龍鑰匙拿走或者封印的手段。

如今看來,他們是拿不走的,所以只能封印。但除開9號星的龍首宮位,其餘七位封印的意義並不是很大,而因為這片空間對波魔聖翼皇族有著強大的約束作用,五階之後的波魔聖翼皇族根本過不來,否則的話必定會遭到這片空間天地規則的攻擊。

至於在先前的戰爭中出現的霧團,那都是在六階的波魔聖翼皇族通過通道發出來的攻擊,只是這種攻擊只是一種秘法,雖然能夠不大受這片空間的約束,但攻擊的距離過遠,速度也不算快,這才令得問龍武會一眾人能夠抵擋下來。

空間通道突然關閉,葉戰神到來,這些都令得多得蒙德將軍不得不過來,在葉問龍與聶紫裳和許彤彤一同查探這一片空間的時候,多得蒙德的戰艦靠了過來。

「多得蒙德中將誠請葉戰神移步一號艦!」多得蒙德雖然是一員武將地,但善武修為也只不過是黃階,倒是勉強可以虛空中呆一會,但卻不能呆久,所以雖然想親自晉見葉問龍,卻也只能獨嘆奈何,只得在自己的指揮艦中請葉問龍過來。

葉問龍點了點頭,卻沒有馬上過來,多得蒙德將軍正迷惑間,卻是接到警報,說有一個光點以近三千倍音速的速度接近。

三千倍音速的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所有武器的鎖定攔截速度,除非是用激光炮滿天亂砸,否則絕對鎖定不了。

多得蒙德正想下令盡一切力量攔截,葉問龍的神識傳音已然傳來,多得蒙德將軍聞言,反而鬆了一口氣,下令放行,因為那是葉戰神的座船。

片刻之後,由小雪控制的雷羽青梭終於趕到,葉問龍將青梭收起,小雪出現在聶紫裳和許彤彤面前。

三人都算是舊識,在葉問龍介紹之後,得知眼前這個美得不象話的少女就是以前的小雪,聶、許兩女雖然驚喜,卻並沒有表露出來,畢竟這個時候,什麼都比不上唐瑩等人失陷的痛。

「葉戰神,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見到葉問龍,多得蒙德將軍恭敬地見過禮之後,便立即請示道。

這兩場戰爭下來,9號星駐守的軍隊傷亡很厲害,尤其是先前的恐怖吸力漩渦,捲走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9號星駐軍已經由50萬人地銳減到不足二十五萬人。

9號星位置偏僻,共和聯邦要派大批援軍過來,至少也是一個月後的事,先前有問龍武會的人幫忙,他還能保持平靜,但此時的情況,身經百戰的多得蒙德將軍似乎也平靜不下來了。

而且在人類第一強者的葉問龍面前,他縱然是一個老牌將軍了,卻也不禁生出依賴之心來。

沒有辦法,不管是葉戰神的威名還是氣場,都太過強大了。

「什麼都不做,加強巡邏,戰後整編、調整,然後給我等。」葉問龍漠然道。

對這個多得蒙德將軍,說來他也是沒有什麼好感的,所以也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這一切,都緣於彭森的死。

「等?」多得蒙德將軍愕然道。他不是懷疑葉問龍的命令,而是不明白。

「不錯,你只需要按我的話去做,什麼也不用問,過兩天你自會明白。」葉問龍淡然道。

「是,葉戰神。」多得蒙德將軍恭敬應道,不過又疑惑地道:「萬一再出現空間通道呢?」

葉問龍:「放他們進來,進多少放多少,我倒要看看,波魔聖翼皇族還敢不敢繼續攻擊。」

說罷,他不再理會多得蒙德將軍及陪同的9號星駐軍將領,直接帶著聶紫裳、許彤彤和小雪先行離開,多得蒙德將軍自是不敢攔。

「將軍,葉戰神剛才好像說波魔聖翼皇族?」

「我沒耳聾。」

「哦,請將軍指示。」

「指個屁示,就按葉戰神的命令去做,嚴格執行!」

「是!」

……

一處背山面湖的矮山上,滿是英雄墓碑,密密匝匝,令人心酸而肅然起敬。

葉問龍一臉沉重地走在前面,聶紫裳三女靜靜跟在後面,他們這是要來拜祭犧牲的彭森和施行。


至於波魔聖翼族那邊,葉問龍都交給了多得蒙德將軍處理,他相信,對方還會再次開啟空間通道,不過下次的時候,就不是進攻了,而是會派人跟自己談判。

站在最高的那座墓前,葉問龍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站著。聶紫裳告訴他說,睿睿說彭森喜歡站在高處眺望遠方,喜歡一覽眾山小的豪情,所以他們沒有讓他葬在群墓之中,而是在公墓之後的這坐背山最高處選了這個位置將他葬下。

「男兒熱血酬青腔!」葉問龍腦海里閃過與彭森從相識開始后的每一個片段,靜立良久之後,這才從小雪手上接過兩壇酒,手一揮,罈子的泥封登時拍開,一壇飄到碑前落下,一壇執在葉問龍的手裡,他看著墓碑笑道:「彭森,你放心好了,我會讓你的熱血灑滿整個星域,我會記所有的人都記住你。當然,或許將來我們還會有見面的機會,所以,我不會傷心,你也不用傷心。咱家幹了這罈子酒,今天不醉無歸,然後再看我如何血染波魔聖翼族,如果他們不識相,我答應你,會砍下一個波魔聖翼皇族的王子的頭放在你的墓碑前面。」

說罷,葉問龍一傾酒罈,咕嚕咕嚕狂灌了起來。

抵死不說我愛你 ,反正是他喝完一壇,乖巧的小雪便會取出一壇送到他手上,每喝完一壇,葉問龍都會跟彭森說上幾句話。

兩女都沒有阻止他,雖然有些想不明白,但都知道,或許這是男人之間的一種表達方式,作為他的女人,她們只需要在後面默默陪著他就好了。

「哐當」

當墳墓的周圍滿是空酒罈之時,葉問龍終於醉倒躺下,醉倒之前,聶紫裳三女只聽他說了一句:我比你先醉了!

那一刻,她們看到,一直平靜得沒有絲毫波瀾的葉問龍,在倒下之時,眼角有淚珠滑落……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670章穿梭珠

「紫裳姐姐,公子他這是怎麼了?」看到聶紫裳坐在那裡無比心疼地摟著葉問龍,小雪頗是不解地問道。

葉問龍的樣子讓她也是頗為心疼,卻因為不了解他的世界而沒有那種感同身受的痛,不過她畢竟不是人類,不象聶紫裳和許彤彤兩女那般,能夠理解葉問龍內心真正的痛。

許彤彤有些不滿地瞥了小雪一眼,聶紫裳倒是沒有見怪,輕撫著葉問龍的臉龐,輕聲道:「小雪你不是人類,自然不知道我們人類的感情。人類之間有很多種感情,父子之情,母子之情,兄弟之情,姐妹之情……」

隨著聶紫裳的解釋,看到小雪不斷地點頭,許彤彤也知道是自己錯怪小雪了,小雪不但不是人類,而且雖然她已經化為人形,還是一個絕世美人的樣子,其實她的心智究竟才有多大?更不用說她的人情世故了。自己無故的去怪責她幹嘛,難道是嫉妒她長得漂亮?

我最喜歡喜歡你的我 ,真是的。

聶紫裳等於是在給小雪上課,教她知道人類的感情,讓她知道什麼叫做人情世故。小雪對人類的情感世界也是極感興趣,一直津津有味地聽著,不時的提出自己的疑惑和問題,聶紫裳也是不厭其煩地給她講解,到了後來許彤彤也加入了進去。

山坡上,一個男人躺在一個女孩的懷裡,旁邊兩個女孩陪著,三個女孩就這麼嘰嘰喳喳地說著話,儂聲軟語隨山風飄蕩開去,構成了一副清新的畫面。

波魔聖翼族這邊真的如同葉問龍所料的一般,在第二天上午時便有了消息,一個很小的空間通道打了開來,在首先表示了使者身份之後,人類軍方這邊同意放長,隨後便有一個帥到掉渣的青年率著五個手下從通道里走了出來。

這傢伙是一個眼睛長在頭頂的拽主,面對人類軍方接恰的軍官,他都是一副俯視的態勢,彷彿在看著螻蟻一般,那軍官好歹也是一個大校軍官,如果不是早得多得蒙德將軍交待,他真想讓人把這個叫威遜·波魔聖的傢伙抓住狠k一頓。

威遜是波魔聖翼王族的一個王子,受波魔聖翼皇族的委託前來找人類戰神葉談判,商討關於換回人質的事中。

多得蒙德將軍按照葉問龍的吩咐,連他自己都沒有方與威遜·波魔聖接觸,只是派了一個文官接恰,那文官是一個典型的好脾氣,臉上整天都是帶著笑容,你說什麼他都是啊,哦,額……然後就是笑,罵他他也笑,但是就是拖著不談判。

後來那威遜·波魔聖實在不耐煩了,就發起火來,一巴掌拍塌了一棟房子,隨後小雪出現了,同樣的一巴掌拍過來,不過她拍的可不是房子,而是直接把這個王子一巴掌拍陷地下。

這威遜·波魔聖只不過是一個四階巔峰的王族,自以為除了波魔聖翼皇族以外,其餘全都是垃圾、低賤的螻蟻,而那文官先前任罵任辱的表現,也大大助長了他的高大上心理,所以才敢在只有向丁人的情況下在人類的領域放肆,終於被小雪抓住了機會。

那一掌看書!^網』?女生^差點兒沒把威遜拍死,至此,他哪裡還敢在這裡耍威風,想要返回去養好傷再來,抑或是回去以後另派人來,然而人類這邊卻不放人,說你不是來談判嗎,判沒談你又受傷重回去,那人質豈不是很危機,不行,還是要談判,不過要等你養好傷再談。

懾於小雪的強大壓力,威遜不敢反抗,只得從了,於是這傷一養又過了幾天,等他傷養好之後,已經是他來到這邊以來的半個月之後。

期間,作為這邊軍方的最高將領,多得蒙德將軍倒是很高調地以探望受傷使者為名來看過他一次,並轉達了葉戰神的意願,說葉戰神會等他傷勢痊癒之後跟他談判。

威遜昨天傷勢就已經完全痊癒,於是轉達了自己傷愈可以進行談判的意願,而後多得蒙德將軍再次出現,告訴他葉戰神說了,在沒有得到人質安全的保證下不談判。

這下威遜·波魔聖跳腳了:「多得蒙德將軍,你們這不是為難我么,你們人類星域和我們那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平行空間,那邊的信息根本傳不過來,我怎麼保證給你們看?」

多得蒙德將軍聳了聳肩道:「那是你的事,本將軍也沒有辦法,葉戰神就這個意思。而且本將軍也覺得葉戰神的話甚是有事,談判是以人質安全為基礎的談判,你不能讓我們看到人質安全,我們怎麼跟你們談判?這就象是做買賣一樣,都要見貨才能談價錢吧?」

威遜與多得蒙德將軍扯了很久,最後倒是威遜提出了,你們人類星域是科技世界,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穿梭平行空間對話的,如果有的話,他可以派人帶回去,等這邊與那邊的人質對話之後,便可以正式談判。

多得蒙德將軍自然不會馬上答應,說要去問問,這一拖又是半天,最後多得蒙德將軍才拿來了一對以無數的上品靈石製成的靈晶球交給他,說這是人類最新發明的通訊球,擁有穿梭平行空間的神奇能力,威遜自是不大相信,讓手下親自試驗效果。

9號星上也是有空間試驗室的,雖然不象真正的平行空間那樣,但效果還是能夠試出一些的,而試驗的結果,還算是讓威遜滿意,在檢查確認之後,威遜派出兩個手下帶著一顆靈晶球返回那邊的平行空間。


「耶!」

9號星的一座高峰之上,葉問龍面對蒼穹而立,身後站著聶紫裳、許彤彤和小雪,看著載著威遜兩個手下的戰艦離去,許彤彤和小雪都興奮地揮舞起粉拳來。

「也不要高興得太早,照我估計,靈晶球送過去之後,肯定還是要接受檢查過才有可能出現在瑩姐她們面前,我們現在還不算成功。」聶紫裳倒是顯得淡定得多。

「我相信一定會成功的!」許彤彤一臉堅定地道。

「嗯,就算被他們發現又怎麼樣,一旦被發現,我和公子就可以通過穿梭珠直接傳送到那邊,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小雪則是一臉的殺氣。

「紫裳姐說得對,在沒有成功接回瑩姐她們之前,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走吧,我們要事先做好準備。」葉問龍看著那戰艦衝出9號星大氣層,這才轉回身來。

其實葉問龍壓根就沒想過要與波魔聖翼族談判,他之所以拖延時間,主要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煉化9號星上的祖龍寶藏鑰匙,不過事實證明,他要想煉化這一把關鍵的鑰匙,不是十天半月之功,就算沒有煉化第一把花的時間那麼多,估計也要一兩個月,在找到祖龍寶藏鑰匙之後,葉問龍試了一下便暫時放棄了,他把營救唐瑩等人的希望放在第二個辦法上,也就是他的第二個目的。

第二個目的,是葉問龍要製作一個穿梭珠。穿梭珠的功能便是可以讓人在兩個不同的平行空間之間穿梭。不過不象多得蒙德將軍說的那樣的高科技通訊靈晶球,而是葉問龍練化到通天塔第十八層時獲得的一項附加功能,也是葉問龍煉化通天塔后獲得的第一項與別的空間有關係的功能。

穿梭珠的製作極為複雜,好在葉問龍擁有神龍一族的陣法基礎,否則的話,恐怕短短半個月內他也很難製作得出來。

他的計劃是,讓威遜的人把穿梭珠當成是平行空間通訊球帶回波魔聖翼族生活的空間,然後通過通訊球讓唐瑩她們與這邊對話,到時只要能夠見到唐瑩她們,葉問龍就能啟動通天塔,直接把唐瑩她們從平行空間直接收進通天塔之中。

這個計劃說來很簡單,但中間卻可能會出現很多變數,比如對方可能會發現穿梭珠的秘密而不會拿到唐瑩等人面前,比如對方小心謹慎,不讓穿梭珠接近唐瑩等人,距離在可控穿梭範圍之外,等等,只要對方有所懷疑,便自然會有很多辦法可以讓唐瑩等人既可以跟這邊對話,證明她們的安全,又不會讓穿梭珠的陰謀得逞。

……

「你們人類要與你們對話,但必須一個一個地來,你,先上!」在另一個平行空間的大牢內,唐瑩等人被關押在這裡,可能是領教過她們的合擊陣法的厲害,波魔聖翼族雖然封住了她們的修為,卻也仍然沒有讓他們聚在一起,而是一人一間牢房。

拿陳銘池的話來說,如果住的牢房要評星的話,他們的待遇應該可以達到七星級,這叫因禍得福,有多少人能夠享受過七星級牢房的待遇?這可是以後人生回憶吹牛打屁的一大資本呀!

這些波魔聖翼族的人似乎也知道唐瑩與葉問龍的關係,是以第一個喊的並不是唐瑩,而是陳銘池這個對牢房發過無數感慨的傢伙。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