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或許你說的對,我或許真的很軟弱,可是有一點我比你強。」

李元道眼睛微咪,想到這般微微一笑道。

我!掌控全球 你有什麼比我強?」

心魔李元道皺了皺眉頭,嘿嘿一笑,彷彿聽見了這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話一般。

「你是魔,我是人;人與魔是不一樣的,人可以有七情六慾,但是魔卻不會與之一樣,我懂得剋制,而你不會;你的貪念無限大,而我卻是有著節制,所以,你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我,真正的李元道。」

李元道如此想到,眼睛微咪,氣勢如虹。

「或許也是正是因為如此,你才會敗!」

李元道又是向前一步,拿起黑魔長槍,指著心魔李元道:「你很厲害,不斷利用我的心理弱點,想要將我和你融為一體,但是,我永遠是我,你永遠都不是!」

想到這般,李元道眼睛微咪,提槍對著心魔李元道的頭顱猛然一刺。

心魔李元道見到這般也是慌了,大聲喝道:「我不會死的,我不會死的!我一定會再次出現的,我會隨著你的突破一直出現!」


一槍刺下,心魔李元道如同霧氣一般的盡數散去。

而眼前的場景也是回到了武王墓地。

「這心魔劫可真是不好對付呢,差一點可就陷進去了。」

李元道眼睛微咪,托著嘴巴琢磨著,本以為自己的道心已經足夠堅定了,沒想到還是有著不小的漏洞,成為了心魔的突破口。

正想著,墓府主人的聲音又是傳了過來,打破了李元道的思考。

「呵呵,相信小友也已經完成了這次:心魔劫的挑戰;也是意識到了這心魔的強大,雖然看似沒有任何實力,但是所能發揮出來的效果確實是無窮的,所以,一定要在平常保持著一顆沒有任何平常的心。」

「好了,恭喜這位小友在這次心魔劫的關卡之上獲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第一名也是有著獎勵。」

第一名?獎勵?

聽到這般,李元道也是有些飄飄然了,雖然自己在心魔劫的關卡上坎坎坷坷,但不曾竟然還是獲得了第一,由此看來那皇普雲策等人也是還沒有完成啊。

可是,隨後李元道又恢復了冷靜,他知道,如果沒有那股神秘的清風把自己喚醒,自己恐怕還是陷入那心魔之中。

可是,這墓府主人說的獎勵又是什麼東西呢,想到這般,李元道不免有些疑惑。

好似聽到了李元道的疑問一般,那墓府主人又是解釋答道:

「道心堅固,對於修鍊是件好事,而對於戰符師來說更是一件妙事,於此老夫送小友一種戰符的煉製方法,至於小友能否用的上卻是無從知曉,祝你好運。」

聽到墓府主人的話語李元道又是激動了幾分,戰符?自己不就是戰符師么,這墓府主人送給自己一種煉製戰符的方法么?還真是有些難以置信啊!

正想著,一道光芒忽然從這虛空之中閃爍而來。

隨後,這虛空也是忽然的蕩漾起來,如同石子落入其中一般泛起波紋與漣漪。

一股光團也是慢慢的飄入了李元道的手中。


接過那枚光團,李元道眼睛微咪,急忙的將神識探了進入,想要一睹為快。

雖然李元道是一名戰符師,但是所學的技巧也是很少很少,專業的戰符東西李元道也沒有接觸過多少,唯一接觸的就是在李家的時候總管李海給李元道的那個手札而已。

但那個手札畢竟只是一個宗師境界的強者寫出來的,而且那位先輩的練符技巧也不是很高,所以,李元道才是這般興奮。

「困元符?」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這枚玉筒之上寫的三個大字,有些疑惑。

李元道本是以為這枚玉筒里是介紹的一枚具有攻擊性的戰符,就比如意境的『爆元符』,此時的意境『爆元符』李元道也是有些不稀罕了,比較自己也是達到了這種程度,所以李元道還是比較希望得到一枚攻擊的戰符。

可是,這可讓李元道失望了一些;隨著神識的繼續介入,李元道也是完全知曉了這枚戰符的作用。

這所謂的『困元符』,就是用自己的意境以及元力匯入而成,練成的一枚可以在短時間內困住敵人的戰符。

李元道眼睛微咪,托著嘴巴琢磨起來;雖然這不是攻擊性的戰符,但是也讓李元道獲益不淺,試想一下,如果練成之後,自己就可以在絕境之中將這枚『困元符』丟向敵人,從而獲得逃命的時間。

想到這般,李元道的眉頭也是逐漸舒展而來,這『困元符』還不是想象之中那般無用吧,李元道微微一笑。

「既然現在還是有時間,那麼就趁著別人還沒有從第二關:心魔劫,中出來,那我就先煉製一枚試試吧。」

李元道微微一笑,如此想到。


拿起一塊墨玉,李元道便開始按照這枚玉筒之上的敘述方法開始製造。

「攻即是守,守既是攻;所謂『困元』,正是用攻擊的意境所微微轉化,形成一種持久的防禦狀態,從而達到『困元』只用。」

看到這般,李元道又是微微思索起來,下一刻,手指微動,沖著手中的墨玉一點而下。

有著這玉筒之中詳細的記載,李元道也是完成的異常輕鬆,如同流水行雲一般。

這次由於李元道是第一次煉製,所以所灌入的意境只有兩隻而已。

第一種,便是攻擊的意境。

第二種,便是堅持的意境。

有了攻擊的意境,便是佔據了主動的位置,從而可以牽著別人的鼻子走;有了堅持的意境,從而也可以使戰符所發揮出來的威力更為持續。

由此這般,在一個時辰之後,李元道也是順理的將這枚『困元符』給煉製完成了。

「也不知道這枚『困元符;能困住什麼樣境界的修士。」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手中的這枚困元符也是思索起來。

按照玉筒上面所說,灌入兩種意境后便可困住武士七層的修士半個鐘頭,而武士巔峰的修士也可以困住一些時辰。

至於兩種以上的意境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是更加厲害,只是李元道還沒有掌握而已。

雖然這看上去很是厲害,但是李元道卻是知道,煉製這枚『困元符』很是不容易,雖然其中的過程還算不錯,比較暢快;但是所耗費的神念卻是巨大的;煉製完成之後的李元道此時已是虛弱不堪。

按照李元道的思索,煉製這一枚『困元符』所耗費的精力差不多是相當於三枚意境『爆元符』,由此可見,李元道要煉製這樣的一枚要花費三天的時間,所以,也是不大划算的。

雙腿盤膝,李元道開始進入修鍊之中;為了煉製這枚『困元符』所耗費的元力也是讓李元道有些吃不消,所以此時也是開始修養起來。 剛剛進入修鍊狀態不久,一道熟悉的聲音便是傳入了李元道的耳邊。

李元道睜開雙眸,微微一視,眼瞳猛然一皺,好似發現了什麼。

順著李元道的視線,只見得那剛剛發出那道聲音的人竟然是皇普雲策!

此時的皇普雲策一臉陰險的笑容,也是剛剛從心魔劫里出來,此時的情況好似也是不怎麼好,臉色也是有些差。

不過此時皇普雲策卻是看見了李元道,不由得有些吃驚,有些意外。

這心魔劫皇普雲策可是在這裡吃了不少的虧,若不是憑藉著父王給他的重寶恐怕皇普雲策也得交代那了,可是此時竟然發現這個李元道比自己的闖關時間還要早一些,難道這也是意外么。

不,這肯定不是意外了,這小子有些門道!

皇普雲策也是瞬間明白了過來,望著李元道的眼神也是有些不一樣了;這李元道第一關是第三名,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為意外,或者是碰巧;但是這一次總不能是碰巧或者意外吧!

「小子,有點意思啊。」

皇普雲策一臉冷笑,目的不明而知,望著李元道冷哼一聲:「不過這樣的人通常都會死的早一些。」

很明顯,這皇普雲策動了心思,他看了李元道如此表現也是有些忌憚了;他知道自己與李元道也是有著一些矛盾;所以,與其這樣下去不如先下手為快,殺掉這李元道。

而李元道又怎不會明白這皇普雲策的一絲,身子向後面靠了靠,目光之中滿是忌憚。

李元道知道,就算是自己全盛的時候也不會是皇普雲策的對手,更何況是如此虛弱的現在呢。

身子慢慢的弓了起來,警惕的望著皇普雲策;此時的李元道,就如同那捕食的獵豹一般,渾身上下充滿了爆炸的感覺,如果感到一個不對勁,就會第一時間逃走!

拿出長劍,皇普雲策此時笑的更加陰險了,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李元道被自己殺了后的模樣,身子又是向前幾步,想要一劍刺去。

束——

陡然之間,皇普雲策動了,手中的長劍如同一顆子彈一般的向著李元道便是沖了上去。

驚人的速度破開空氣,發出『嗚嗚』的聲音,如同從九幽地獄之中傳來的索命之聲一般,令人毛髮陡然。

而巨大的力量卻是似乎都把虛空都給撕裂了一般,充斥著巨大的元力,震得周圍的空氣砰砰作響。


「好厲害的招式!」

李元道見到這般也是皺了皺眉眉頭,這皇普雲策還真是有兩下子,竟然可以發出這般凌厲的攻擊。

喚出黑魔,李元道準備向下一檔,而後猛然跳身跑路,這樣的一擊,李元道可沒有把握可以接下來。

「桀桀,本王就知道你要跑,且看本王的法寶;『重力峰!』。」

見到李元道想要逃跑,皇普雲策咧嘴一笑,從嘴角之間摸出一個奇異的弧度。

而後,從儲玉之中摸出一個小小的如同玩具一般的山峰,對著李元道便扔了過去。

只見得那如同玩具一般的小山卻是一點也不簡單,脫離了皇普雲策的手之後,便是瞬間漲到了幾十丈,但也不去砸李元道,而是浮在了李元道的頭上三尺之處。

就在李元道遲疑的時候,那山峰卻是發揮出了它的威力。

李元道只感覺那山峰如同瞬間向著自己擠壓而下,幾千斤的重力將李元道的軀體壓的死死的,就連呼吸都是有些困難,更別說一個炸步從而逃走了。

「這下本王且看你要往哪逃!」

見到這般皇普雲策桀桀一笑,彷彿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此時此刻,就連那長劍發出的聲音李元道都是聽的真切。

「就這樣死了么?」

望到這般,李元道卻是搖了搖頭,有些無奈;自己剛剛闖過心魔劫卻又遭到了這般,難道是天要絕我么,李元道如此想到,滿是不甘!

思考的瞬間,那長劍便是破空刺到了李元道的身上。

可是,奇怪的事情卻是發生了。

叮————

只聽到盯的一聲脆響,那劍頭與李元道的身體所接觸的地方忽然有著什麼東西阻擋著一般,讓皇普雲策的劍不能接觸到李元道的身體絲毫。

而皇普雲策那凌厲的一擊也只是像一塊石頭一般,在虛空之中泛起絲絲的波瀾已經漣漪。

無論皇普雲策怎辦用力,還是無法接觸到李元道絲毫。

「這這是什麼情況!」

皇普雲策急了,五官微微扭曲,本想自己這一劍就可以刺死這李元道,從此讓這令他討厭的身影徹底消失,可是為什麼刺不進去呢!皇普雲策滿是不甘於疑惑。

「恩?我沒死?」

而此時的李元道也是被這情景給弄的有些發矇,眼睛微咪,琢磨起來。

看來在這片土地之中似乎有著禁制一般,阻止同類修士的出手,所以剛剛皇普雲策的一擊便是被阻擋了下來。

想到這裡李元道更加確定了,畢竟也只有武王強者才能辦到隨意一個禁制就可以阻擋下已是武士巔峰修為的皇普雲策的全力一擊。

如此這般,也就是說皇普雲策殺不了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