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種喜歡麻煩的人,我們之間相差太大,無論是地位還是背景。這也註定我們之間不會有任何交際。放棄吧,對你,於我,未必不是最好。」彌塵從地上坐起,怔怔出神看著前方,最終嘆息一聲。

對於彌心然,他真沒有過多侵略xing想法,他們都只是人生道路上匆匆而過的過客。即便偶然相遇,彼此之間存在好感,但究竟是一對陌人,各走各道。

在他熟知所有女xing中,彌心然絕對是一等一出sè。但出sè,不代表他喜歡,不代表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東西可以不顧一切!

彌塵自認是一個理智之人,斷然不會因為一時熱血,而後悔終生!


紅顏美人,權勢金錢,三種誘惑,但讓男人真正沉迷的往往是第一個!天xing如此!

不能說他從沒有對彌心然有過旖旎想法,只是這種東西太不真實,在他潛意識裡不當真罷了!

再者,便是兩人所代表的派系,已然水火不容,兩方都不是省油的燈,眼裡揉不進一丁點兒沙子。

如果他們兩人選擇結合,這對於兩方派系無疑是一場晴天霹靂!到時,他需要考慮自己妹妹的切實感受。彌月為了他可算是心憔力瘁,傾盡所有。可以如此言,沒有當初的彌月,他彌塵什麼都不是!

彌心然現在在他心中,遠遠不能和彌月相提並論。在彌塵眼裡,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妹妹彌月!

有恩必報,這是彌塵的為人準則。更不說此人還是他一生最親之人!

這種事情,彌塵斷然不能讓它發生,不然,屆時不論是對他,還是對彌心然,都是異常沉重的打擊!這種嚴重的後果,他承受不起,也不敢嘗試!

拖字延句,不如快刀斬亂麻來的直接!與其溫柔哄語,還不如該斷則斷,一了百了!

這種事,刻不容緩,也不能有絲毫馬虎意外!

彌心然何等聰慧之人,自然明白彌塵心中所想,確實,那種派系間的顧慮,的確讓人忌憚無比!

不過,這不能作為她放棄的理由!

就如眼前,對彌塵她總有種奇異的怪感,總覺得他跟別人與眾不同。他心xing直率坦蕩,從不做作,也從不掩飾他自己的真實想法。有時候,她甚至有種錯覺,這樣的男人,才是她最值得放心的!

而且,他是唯一一個與她如此親近,令她好感大生的異xing少年。每次眼神相觸,她的心跳都會猛地加速,神sè間竟多了一分……羞怯!

這般拘謹而又刺激的情緒波動,是不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

少女的心思很簡單,她會因為異xing的一個與眾不同眼神,一個不經意的磨擦,就會產生超出男女友誼之外的情感。


不再多想,她只需知道,眼前這少年是她的歸宿!她要一輩子廝守的人!誰也不能搶走!

於是,彌心然笑道:「若是……心然能夠擺脫這種婚親枷鎖,並且能讓身後之人不插手此事。那麼,彌塵哥哥,你會接受心然嗎?」

彌塵一怔,顯然彌心然的回答,令他大感出乎意料,但依舊皺著眉頭,搖頭道:「沒有可能的,這種事情!你想的太天真了,兩方勢力老死不相往來,根本不容許有此類事發生。」

「可是,彌塵哥哥不也說過,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輕言放棄,沒有試過,又怎能知道不能飛向更遠的天空!所謂命運,就是用來打破的,只要相信,便會有希望!至少在遇到彌塵哥哥之後,心然懂得了什麼是真正的ziyou!那是一顆心,在任何艱難之前,都不會畏懼!不相信ziyou之人,他的世界,便沒有真正ziyou!」

「但是,現在,心然相信了,而且深信不疑!這都是彌塵哥哥你,教給心然的!」

指著胸口,少女目光堅定,一臉真誠的望著彌塵,沒有絲毫作假,字字明心!

彌塵則無辜摸了摸鼻子,攤開手掌,苦笑道:「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看來,有些時候這話也是不能亂說的,搬石頭砸自己腳,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彌心然吐了吐香舌,俏皮笑道:「呵呵,現在彌塵哥哥相信了吧,心然會騙世上所有人,但對彌塵哥哥的情意卻是真的!在很小的時候,心然失去了雙親,我是由爺爺親手養大的,但他只是把心然看做一個換取利益的玩偶。對他來說,心然這個親孫女可有可無。在這個世上,除了師尊外,彌塵哥哥是對心然最好之人!」

「咳咳,我,那個,我覺得你想的實在是太多了,世上好男人這麼多,何必要選我這個一清二白窮光蛋?這感情嘛,實在是個深奧值得探究的問題,要不,ri后再斟酌斟酌!」彌塵臉上一陣尬然,乾笑道。

「彌塵哥哥總拿莫名其妙借口忽悠人,心然才不會相信!」少女一撅嘴,鄙夷望向彌塵,說道。

彌塵窘迫,現在連個女人都不信任他,這作為男人可是有點失敗了啊!

彌塵依是苦著臉,那樣子比丟了禁法一樣委屈,道:「我覺得我們倆真的是不適合,而且這東西來的太突然了,我們都該好好想想。否則,誰都難做。」

「彌塵哥哥擔心心然身後的勢力,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心然也不是小孩子,做事是有分寸的,心然會解決所有麻煩,然後和彌塵哥哥在一起。」少女臉上信心十足,洋洋笑道。

彌塵真想來一句:我還沒同意呢,別擅自主張。

可是,看到彌心然臉上洋溢的幸福笑容時,他猶豫了,yu言又止。甚至不知所措。

女人,天xing皮薄,一句輕佻之言會讓她們臉sè羞紅。但,彌心然,卻是顧不上女子的矜持,將自己最朦朧真切的初戀奉獻出來。

此番告白,這需要何等勇氣與心理決絕!對她的真情,沒人會懷疑,一個少女如此做,這還不能表明一切嗎?

想他彌塵天資不出眾,長相勉強過得去,背景更是鏈帶關係那種。如何能讓紅顏如此垂青?自己何德何能呢?在別人眼裡,說句不好聽的,他就是吃軟飯的廢物,從彌族隨便拉出一個人都比他強上百倍。更是沒有成為絕世強者的潛力,簡單來說,他就是傳說中的「三無」!

無天資,無長相,無背景!

彌心然,一代天之嬌女,擁有世俗幾乎無人可企及的絕世容顏,先天資質也是極其稀罕。xing子溫婉,雖說有時會調皮可愛,捉弄人,但總體上還稱得上是「賢淑良德」。

這樣的一個女子,簡直是無數男人心中為之傾倒的夢中女神!雖然,這只是他們這些人的一廂情願。但也不得不變相承認,彌心然的魅力是何等之大!

有這樣的美貌、資質、 豪門天價寵:最强少奶奶 ,對每個男人來說,前途都是無比明亮,光榮!

一次回眸笑,足以傾盡天下痴兒心!

此等女子,塵世難尋,難覓!

更何況,彌心然對他不能說情根深種,但也是芳心暗許,只要是個男人,都知道此時已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只要一個點頭,便能將紅顏之心徹底俘虜!

彌塵自認不是聖人,也沒有做聖人的打算。那種人太累,太難!

紅粉煙地,佳人黛顏,男人是把持不住的。而是天xing如此!

但是,若把這一切都歸咎於天xing,那這世上好人未免太多了。

「我只能說我們都還太稚嫩,感情這種東西很複雜,我不是頭腦聰明之人,並不能很好接受。太苦太累,這是我的初衷!」彌塵深吸了口氣,說道。

「我明白。」彌心然亦是點頭,道:「我能都不是很成熟的人,在處理這些事上,終究是缺乏經驗。激情之後,更多的恐怕還是那份相敬如賓般的淡泊寧靜。但我還是要堅持自己的觀點。就像我遇見你一樣,也許你說的對,世上有很多優秀的男人,但在我心中,你和他們有著本質區別。因為,你是我遇見的……第一個啊!」

「我們都不會怨天尤人,也不相信什麼命運。你我相遇,大概……便是一場天定的緣分吧!」

「這便是我的答案,無論對過不對,我都會堅持到底!」

說罷,彌心然眼光直直盯著彌塵,似兩潭幽水,飽含無盡柔情,期待,憧憬…… 彌塵徹底呆住了,眼神怔怔出神,呆坐在那裡,像是一根木頭……

他腦子裡一片漿糊,似被彌心然方才之言給攝去了三魂七魄,坐在這裡的,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隨時湮滅……


他永遠不知道,也猜意不到,他當時一句意外之言,會讓一個少女對他產生懵懂的戀情!

這是他始料未及的。確實如彌心然所說,這個世上不缺乏許多優秀男人,無論資質才情,或是相貌背景,都不是彌塵這等鄉巴佬可以比擬的。

但,很可惜,彌心然第一個遇見的,是他!


他,彌塵,是她彌心然遇見的第一個令她情根深種的少年!

也許她ri後會碰到更優異的男人,可無論那個男人是何等出sè,彌心然心中喜歡的依舊是那第一個令她chun心萌動的少年!不然,再優秀的男人在她眼裡都是一縷雲煙,人生中匆匆過客……

彌心然心xing成熟,或許別的女子可以為了虛榮等東西出賣自己的靈魂,對強者投懷送抱。但她不會,她從小豐衣足食,地位崇高,塵世種種誘惑,對她而言,依舊那一句話,一切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她可以視金銀為糞土,也可以對絕世強者不屑一顧,因為這些都是她觸手可及的東西!

功名利祿不過唾手可得,也可瀟洒到一朝盡棄!

少年天才,蓋世人傑,虛榮,名利……等等,她真的是興時可得,厭時可棄。這些東西,對他絲毫沒有吸引力!

但她唯一在乎的,就是眼前這名為彌塵的少年。

當時,他們不過萍水相逢,但彌塵給她的感覺很奇特,也很親切,明明素不相識,實力更是低的可憐,甚至說出與天斗,與命爭大言不慚的話!可就是這等幾乎很幼稚呢話語,竟讓他莫名其妙選擇了相信!

第二次相見,是在靈武閣,發現這傢伙不僅幼稚的可以,還有著十分可愛一面。戲耍他時,她是首次發出真心般笑聲。那時,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向xing格算是沉默的她,竟也有那麼不顧淑女的一面,從什麼時候起,她變得這樣了……

第三次見面,便是此番。心中情意再也遏制不住,差點做了逾越男女間的事。但從中也可看出,他不是那種僅僅是對女子**迷戀的人。否則,不論彌塵以前在她眼裡是如何上佳,形象都會徹底崩潰……

因此,她動心了。

第一次,彌塵讓她重拾自信。第二次,彌塵讓她發自真誠的笑。第三次,彌塵對她不只是身體上的迷戀。

而且,經常處於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環境之中,彌心然察言觀sè,辯事識人本領都是十分厲害!否則,她也不會將自己一半人生交付給被稱為彌族萬年廢材的彌塵了。不得不說,她的心理敏銳程度,絲毫不下於彌月。因為她同樣嗅到來自於彌塵體內那股充滿毀滅xing破壞力的危險氣息,令她十分心悸!

情報方面,有著絕老那等手段通天的人物,彌塵一切成長几乎都在她的眼中進行。

大荒風雷訣,彌族始祖創造的逆天禁法,連天神都不敢輕易嘗試,他卻練了,而一練就是一個月都沒有報廢掉,反而生龍活虎。以前彌族一位天驕,十六歲靈師,資質可堪恐怖二字!因此心高氣傲,選擇了此功法,據說沒半個月就果斷放棄了,差點掛掉。

由此可見, 天下珍玩 。心xing,神魂,**,都要遠過常人,才能習之。否則,非傷即殘。而彌塵練了大半月,還一副氣血活絡,甚至血氣更旺。這就不得不說明一些問題了。

再有,他那詭異吞噬體質,也在彌心然情報當中提示過。這簡直是一等一殺器與作弊器!雖然如今威力有所欠缺,但也證明他那廢物體質算是徹底拜拜了。而且,一般擁有特殊能力,體質都稱得上是先天體質,這樣說來彌塵的資質應在中上左右了。

心xing,資質都過關了,再加上彌塵是她首個心生好感的異xing,聰慧如彌心然,自然知道這一切該如何選擇。

這時,彌塵也回過了神,嘴角微動,但終究沒有說出話。只是從地上站起,步伐微沉向前邁了幾步。

定住,便將視線投放到波瀾不驚,面如平鏡的湖面。但見水波碧清,荷葉飄香,一架七彩虹光匯聚成的彩虹倒映在水裡,使滿湖清水散發出一陣奇異多彩的光芒,如披上一層光鮮靚麗、彩sè繽紛的輕紗,眼前不禁煥然一新……

岸邊,楊柳倒垂,慵懶地身姿,像極了一名正在困酣嬌眼的初醒少女,睡意朦朧,卻別有一番艷態。

良久,彌塵深吸了一口氣,臉上仍有著複雜之sè,終是轉過身。這次他沒有逃避,正視少女柔情似水的秋波,彌塵不禁微微一怔,但瞬間收斂。站在那裡,一言不發,只是看著。

彌心然卻嫣然一笑,真如九天玄女謫落凡塵,不染一絲塵埃,令人痴迷。微微一嘆,便是笑道:「你心中所想,我都明白,兩方派系爭鬥,至死不相往來。若是你我之間事情敗露,彌族之中便無我二人容身之地。我剛才所說,僅僅是口頭承諾,並不能代表什麼,你有這樣顧慮是應該的。但我依然不會放棄,我不僅會擺脫命運的控制,而且也會俘虜你的心,相信我,彌塵哥哥,心然絕不是在說笑!」

「我彌心然生於濁污之地,生死間不知徘徊多少次。我懂的東西,遠不是常人可比。我看中的男人,ri后也絕不會是一個碌碌無為、等老終死的懦夫!這種生活,讓我彌心然親眼見到這世間的黑暗,但也同時練就我一雙冰冷雪亮的心!我看中的人,必定不凡!你可以將這些看成兒戲,但我所言,皆發自肺腑!」

「你不接受是你的事,我喜歡你是我的事,僅此而已!」

目光灼灼,直盯著彌塵的眼睛,少女一臉真誠,情深一片!

自古紅顏多情痴,便是男兒再何等鐵石心腸,面對紅顏如此深情表白,恐怕也會化鐵為水繞指柔!

彌塵自認不是無情之人,面對這般情景,怕是根木頭都會動情!

終是嘆了一口氣,無奈中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彌塵說道:「你說的對,是我太執念了。但我還是那句話,面對感情,我們都還稚嫩,如果ri后發現我們並不合適,我會果斷放棄!最重要還是我不想讓月兒難做,背著她和敵系之人私戀,她若知道,必定傷心無比!我不想事情演變成那個樣子!」

彌心然臉上一紅,略微遲疑,才帶著幾分羞澀,問道:「那,彌塵哥哥算是答應了?」

彌塵苦笑一番,摸摸鼻子,道:「貌似我沒有拒絕的借口吧,我自認不是無情之人,同樣也有七情六yu。」

「心然明白,我相信彌塵哥哥的這個選擇絕不會錯!」少女笑道。

彌塵乾笑兩聲,又問道:「拋去一切不談,心然,你真的有辦法解決嗎?」

彌心然知道彌塵所指,畢竟彌塵為了她可是把大半條命堆上去了。很從容點了點頭,彌心然臉上恢復幾抹神采,笑道:「彌塵哥哥就放心吧,心然從不做無把握之事,所有計劃已經布置妥當。一旦成功,彌塵哥哥自然可以抱得美人歸了。」


說著,還朝彌塵可愛眨了眨眼睛,一副「你懂的」樣子,十分俏皮。

彌塵尷尬,這種時候他覺得還是不說話的好。

「彌塵哥哥,我……」突地,少女抬起頭,絕sè天香的玉臉儘是cháo紅,細聲細語道。

「怎麼了?」彌塵詫異。

「我……」彌心然yu言又止,彷彿心中在醞釀著很難為情的話一般,玉臉更是紅了。眼中光波流轉,似要滴出水來,真是我見猶憐,遲疑一番,才嬌嬌滴滴道:「彌塵哥哥,心然想要了……」

轟!

彌塵只覺腦中一片空白,他怎麼也沒想到,一向被無數彌族子弟視為女神的彌心然,竟會說出這般誘惑人心的話來!

彌塵揉了揉眼睛,確定眼前長著一張足以令天地掉顏的傾國傾城容貌正是彌心然時,他懵了。同時,彌塵也感到心口火浪翻滾,鼻間一熱,隨即開始浮想聯翩起來……

彌塵吞咽了口吐沫,結巴道:「咳,那個,心然,做這個是不是太早了些?那個,我還沒準備好……」

誰知,彌心然卻甩了他一個大白眼,嬌嗔道:「彌塵哥哥你想哪兒去了,心然只是想被抱抱而已,又沒說想……做那事兒!彌塵哥哥的腦子裡想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啊,真是下流,大sè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