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草,這幻境也會地震,尼瑪模仿的也太像了。」他大罵一聲,之前在幻月鱗天洞見識過火山,此刻又見識了地震,這幻境的模模擬實度簡直又百分之九十九。只是轉念一想,他眉頭忽然皺了起來。

這是信號,天地震動便是信號,這地方有事情要發生了,秦石心裡這樣想著,急忙停下腳步感知周圍的變化。

只是周圍並沒有什麼變化,一切都是十分的正常,他心繫小山等人的安危,急忙朝前跑去。

又跑了一段,卻忽然感受到側面一股強大的力量而來,秦石以為是躲在這一處的武者偷襲,便急忙蜷縮身體,防禦起來。

「轟。」

一團東西忽然撞在秦石身側,差點將他撞到在地。秦石轉頭一看,卻看到是一隻強大的靈獸,千里追風。

這千里追風長的猶如一隻金錢豹,按照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大型貓科靈獸,此刻正磨著爪子打算朝著秦石撲來。

秦石急忙感知,這千里追風的實力大概是在四階三級,自己完全可以應付他便也沒叫出小龍。只是他心中有些奇怪,這靈獸的區域是在西邊獸穴附近,而這地方几乎已經接近與幻境的中心地帶,是不可能有靈獸出沒的。

難道靈獸失控和剛才的天地震動有關?這麼想著,他抬頭一看,卻也看到其餘地方有些靈獸正在奔襲,遠處甚至有一些嘶吼之聲,顯然是靈獸和武者正在戰鬥。


「嗷……」那千里追風咆哮了一下隨後便用肉眼幾乎看不見的速度朝著秦石竄來。

秦石還是第一次遇到四階三級的凶獸,而且這一隻千里追風的速度實在太快,若不知有那三層的地龍戰衣護體,自己早已經受傷了。

「嗖……」

又是一下,千里追風這次對準了秦石的脖子。

四階三級的凶獸,比星河期三層的武者稍弱,但是比星河期二層的武者稍強。所以此刻那千里追風感知到秦石的氣息,覺得自己應該是將他碾壓,所以招招都是威猛招數。

秦石急忙閃避,肩頭卻再次挂彩。他心頭一氣,想到若是不解決他,自己也不知道要耗在這裡多久。他左右看了看並沒有人,嘴角便微微揚起了一道弧線。

「轟……」

心念一動,秦石用出了龍魂變身,此刻全身鱗甲滿布,額頭甚至長出犄角,一副恐怖的模樣。

也許是靈獸已經有了初步的靈智,此刻這千里追風似乎也感受到對面這武者不好惹,它慢慢後退兩步,似乎是想找機會逃竄。

只是秦石哪裡還會給他機會跑,身形一動,瞬間用出了比那千里追風還要快的速度。

「嗖……」

只是一聲,秦石的拳頭已經轟在了千里追風的面門。

「嘭嘭嘭……」

三拳,千里追風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是死了。

秦石滿意的上前,從靈獸的額頭取出魔核。這靈獸魔核上面有著為數不少的星辰之力,對於實根境武者的修鍊非常的管用。

他大嘴一張,將那魔核直接吞下了腹中。

本來普通的星河期武者是無法直接吞噬魔核來,因為武者的經絡承受不住那樣粗糙的星辰之力,必須通過煉化。

只是秦石的身體因為在血池浸泡的緣故,竟然能夠承受得住那魔核上面粗糙的星辰之力,此刻一顆吞下,秦石頓時覺得身體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他只是稍作停留,便全力朝著北邊跑去。

此刻不遠處,一塊大石頭的旁邊,露出幾雙賊溜溜的眼睛。

「看到了嗎?這才叫高手,你們這群人,真是沒用。」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似乎是在訓斥著某些人。在她的身前,是三個低著腦袋的男子,一個個好似犯了錯誤一般。

說話的正是那熙熙,而身前三人正是她的隊友,也是她的「僕從」。

「小姐,我等一定會努力修鍊的。」其中一個男子說道。

「哼!」熙熙道:「你們這些人就算給你們一百年,你們能搞到龍魂嗎?」

「小姐,你說那人剛才用出來的是龍魂嗎?」

「沒見識的東西,不過話說這古加隆帝國竟然也有龍魂,真是奇怪了。」熙熙隨口說了一句。

一抬頭卻發現秦石只剩下一個小點。她焦急喊道:「你們怎麼不早點跟我說,快……追上去。」他第一時間朝著前頭躥去。

秦石一路跑著,卻總覺得這幻境有些古怪起來,遠處的天空好像傾斜了一般,但是不仔細看又看不出來。

不遠處此起彼伏的都是一道道的獸類吼叫的聲音,加上自己也在路上遇到一隻攔路的千里追風,他更加對於者幻境產生了疑惑。

「若是這四階靈獸到處竄,只怕沒幾個組能活著出去,藍田門的人難道是這樣視人命如草芥。」秦石特意繞開了靈獸吼叫的放心,腳步卻更加的快速起來。

一路上人漸漸多了,前頭是一片草地,那草長的已經快有一人高,但是因為幻境的關係,野草長了沒人拔,沒人管,如今就變成了這副摸樣。

前頭幾十個人聚集在一起,不知是在戰鬥還是在交流什麼。秦石遠遠望去,卻集見其中一個胖子和小山長的頗為相似,定睛一看,還真是小山無疑。

「小山,怎麼那麼多人?」秦石心裡一動,第一反應便是以為小山被人打敗了,此刻被抓在手中。隨後轉念一想,這幻境被打敗了乖乖出去就好,抓著他有什麼用,就這麼想著,他急忙瞧瞧隱匿上去。

走的近了,卻發現那邊共十二人,若是四人一組,這裡正好是三組。小山、鐵牛、唐中傑都在,另外兩組的領頭秦石也認識,正是那鬼手門的焦寧和清風宗的石海。

「是他們?」秦石稍稍有些放心,這二人雖然曾嘲諷過自己,但看上去也算是正人君子應該不會趁機偷襲小山。而且此刻這群人臉上都掛著一絲懼怕的表情,卻不知是在懼怕什麼,他們應該是遇到了強敵,所以才湊在一起應對,秦石心忖著,便也不著急出去,想看看這強敵到底是誰。

遠處小山說道:「大家沉著些,那東西也並不是強的不能抵擋,我們有十二個人,只要不分散,保命應該是沒問題的。」

十二個人同時防禦一個,那個人實力應該很強,有可能是風自揚,秦石心想。

一個男子聲音響起,「我覺得我們還是小心點朝著出口退去,畢竟命是自己的,況且這幻境裡頭到底還有多少噁心的東西也沒人知道。」說話的正是那鬼手門的焦寧,他似乎十分膽小,嚇的臉都綠了。

「不行……」另一個粗糙的聲音說道,正是石海。他皺著眉頭道:「如今只能等試煉時間結束,鬼知道朝著出口一路走去,路上還會遇到多少這樣的東西。」

「難道站在這裡就不會遇到它了嗎?之前那一隊人被它咬成了碎渣你不是沒看到。」焦寧繼續說道。

這幾人的談話讓秦石心裡有些訝異,究竟這幻境裡頭出現了什麼東西,竟然還要殺人。若是武者殺人,難道他不怕藍田門的處罰?若是凶獸殺人,這幻境裡頭所有的凶獸靈獸全部都是藍田門飼養,一般的實力最高的也不過四階二三級,這些人裡頭那石海和焦寧都是星河期一層初期的武者,加上四階魔丹師小山,這實力應該不會懼怕一隻四階二三級的靈獸。

秦石心裡疑惑,便要走上前去詢問。正這時,前方草堆亂動,分明就是有東西靠近。眾人聽到聲音,一個個臉色煞白,好像見到了厲鬼一般。 只有小山還稍微冷靜,他拿出一顆丹藥捏在手上,低聲喝道:「退後些,靠著那塊大石頭,別把背後露出來。」


眾人急忙照做,只是雙眼卻死死盯著不遠處那晃動著的發出「沙沙」聲的草堆。

「嗖嗖……」草叢裡忽然躥出幾道身影,猛的朝著小山而去。這幾道身影一個個毛茸茸的,三分像人,七分倒像是凶獸。秦石感知之下,發現這些人的實力和小山等人也是相似,並沒有之前他們口中說的那般恐怖,十有八九不是他們所說的那個東西。

「嘭……」

這一遲疑,對面已經交手起來,小山捏碎一顆丹藥,瞬間釋放出一種無比強大的功法。這功法的威力相當於天階中級,此刻他的身前數道天藍色的氣息亂涌,猶如一條條蛟龍施放出來,朝著那四個「凶獸」而去。

那本來半人多高的草坪被這詭異的招數瞬間夷為了泥地,而那快速上前的四個「凶獸」被猛的甩脫出去,落在遠處地上。光芒一閃,這四個「凶獸」身形猛的變化,身上那些絨毛瞬間褪去,變成了人類的模樣。

「獸武者……」

眾人一聲驚呼,這才發現來人正是那百獸堂的弟子,這四人正是那萬玲的隊伍,此刻她也摔在地上,頗為狼狽。

「畜生……」那萬玲惡狠狠罵了一聲,翻身便想再上,卻猛然看到那焦寧和石海正站在小山身旁,一臉警覺看著自己。

「你們兩個人瘋了?這比試擅自結隊禦敵是會被取消資格的。」萬玲喝了一聲,那雙鳳眼卻十分警覺的打量著站在最前頭的小山。她腳步慢慢朝外移動,顯然是做好了兩手準備,可攻可退。

小山看到這四個也是武者,不由鬆了口氣,他急忙說道:「萬玲姑娘,這處發生了一些事情,你還是快點跟我們一塊,別一不小心被這幻境裡頭的怪物殺了。」

萬玲「嗤」了一聲,冷笑道:「小胖子,你倒算有點本事,不過想要拉攏我們,這招數未免也太爛了一些吧。」

小山急忙道:「這是真的,我們之前就看到有一個怪物殺了進入幻境的武者。它速度太快,我們根本趕不上他,你快過來一起,單獨在外面太危險了。」他說的十分真切,那本來就有些憨厚的臉上,此刻看上去一本正經。而身旁的石海和焦寧等人也是一樣的表情,看的那萬玲稍稍有些疑惑。

只是轉念一想,她那柔軟的嘴唇微微翹了一翹,露出一抹笑意。

「小胖子,我知道你們結隊一起是在防備那風自揚。不過我聽說他是個惜花之人,應該不會對我們這組下手,所以你們就不用拉攏我了。」

萬玲冷笑著說道,他再次打量了一下這群人,發現自己根本不可能奪取對方的徽章,便低聲喝自己的隊友交流了幾聲,轉頭要走。

正這時,眾人身旁無來由颳起一陣大風,將那些密密麻麻的草兒吹的亂晃起來。這風裡還夾雜著一絲淡淡的血腥,讓人心裡無來由的一緊。

「小心防備!」焦寧急忙喊了一聲,眾人俯低身體,隱匿在雜草之中。小山的手上已經捏起了一顆丹藥,隨時準備動手。

萬玲等人站在原處,這裡正好是被小山功法打過的地方,幾乎所有的草都被颳起,露出一片扇形的泥土區域,甚是顯眼。她轉頭看了一眼四周猛烈晃動的雜草,心裡微微一沉,臉上露出了一絲慌張。這幻境裡頭真的有怪物?她不由心忖,這幻境是藍田門自己開闢的,若是有怪物也肯定不會威脅到裡頭的武者。這裡每年都有幾百個武者要進來,就算真的是有吃人的怪物,只怕也早就被發現,被藍田門的高手解決了。

「這些人定是虛張聲勢,或者找個借口可以聚在一起提升實力。」萬玲的心裡猛然堅定了一些。

大風轉瞬而過,朝著遠處颳走了,眾人身旁再次陷入了一片平靜。萬玲冷笑了一聲,口中重重的吐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們這種裝神弄鬼的伎倆能夠嚇得住誰。」

話音才落,卻見草堆里猛然躥出一個影子,隨後便聽到「啊……」的一聲。那影子一掠而過,伴隨著那凄厲的叫聲,瞬間消失在另一處的草堆裡面。

萬玲心裡猛的一驚,轉頭卻發現自己小隊里竟然已經少了一人。這時候她才猛然想起之前小山等人說這處有吃人的怪物,想到這裡,那一顆芳心劇烈的顫抖起來。

「啊……」遠處顯然是武者的慘叫,小山等人急忙朝著那慘叫聲發出的方向挪動了一段,小心翼翼的上前去查探。路過萬玲之時,卻發現她怔然立在那裡,本來光滑細白的額頭早已滿是晶瑩汗滴,那也算是嬌俏的臉上,掛滿了恐懼,輕薄的雙唇竟然在微微的顫抖。

「跟著我們,千萬別走散。」小山也沒時間和他解釋,只是輕喝了一聲便領著眾人朝著那凄厲叫聲傳來的方向探查上去。

撥開一堆又一堆的叢生雜草,卻發現前頭有著一堆血肉模糊的軀體,那身軀早已被啃的稀爛,只是大致還能分得出手腳和軀幹。

「嘔……」

人群中有些心理素質稍差的,當場就嘔吐了起來,小山等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地上的屍體,臉上一陣恐懼。

若是自己被弄成這幅樣子,那將會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眾人心中都這麼想到。

萬玲撇開頭,臉色無比的蒼白,她甚至不敢上來看一看自己隊友的慘狀,而是蜷縮著身體,緊緊靠在小山的身旁。

小山一身的肥肉,倒是暖和的很。此刻他看到萬玲那樣子,心中也是一軟,急忙柔聲說道:「放心吧,我們能走出去的。」

萬玲忽然一愣,抬頭看了一眼那胖乎乎的臉蛋,無來由的點了點頭。

「山哥,這下該怎麼辦……」唐中傑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上來詢問小山,顯然如今這群人心中,只有小山這個四階魔丹師才能勉強對付那怪物,所以當唐中傑問出這話的時候,大家都轉頭看著小山的臉孔,等待著他發號施令。

小山站在那裡,卻不知怎辦才好,他向來都是石頭哥說什麼自己就做什麼,如今要一個他人挑起整一副擔子,心中不由緊張了起來。

「山哥,你說怎樣就怎樣!我們都聽你的,只要你能帶我們保命。」焦寧也放下自己身為二階宗門弟子的身段,此刻湊上前來,對著小山恭敬地說道。

小山想了半晌卻也沒想出什麼好辦法,如今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朝著出口而去,一條就是留在原地等待救援。但是不管哪一條路,似乎都不是一馬平川。

「唰唰……」

正這時又是一陣大風颳起,嚇的眾人瞬間一個哆嗦。

小山急忙喊道:「快,回到剛才的地方去,將自己的後背貼著石頭。」

他曾經和秦石一起在幻境里對敵,每次遇到敵暗我明之時,秦石都是先護住自己背後的盲區,然後再對敵。此刻小山只能想起這一辦法,急忙領著眾人朝著之前那一塊大石的方向而去。

「嗖……」

又是熟悉的一道聲音,眾人的心裡頓時一涼,只怕這聲響落下,人群中又一個人要遭殃。如今大家只想著這遭殃的人不是自己,至於是誰,他們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那黑影迅雷不及掩耳,目標竟然是小山身旁那穿著紅色勁裝的嬌俏倩影,小山肥手一顫,想要捏碎那魔丹,但是畢竟武道不夠,速度根本不及。看看自己身旁那花枝亂顫的萬玲就要落入魔手,變成一堆令人反胃噁心的肉團之時,卻聽到身後也是一道聲響。

「唰……」

「元陽九重浪……」

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冒了出來,隨後便是一陣青光朝著那影子撞去。那青光好似有著排山倒海的力量,二者還沒撞在一起卻已經將眾人都紛紛拍在了地上。

「轟轟……」

青光和黑影終於交手,草原上方回蕩起響雷的聲音,眾人定下心神這才發現一個滿身龍鱗的奇怪男子此刻正舉著一柄碩大的巨刃朝著那一團黑色猛的拍打下去。

那一招似乎叫做「元陽九重浪」的功法十分的威猛,青色巨刃上一層層的真氣不斷對著那一團黑色拍打,打的它連連後退,許久才定住腳步。

這下人們才看清那龍鱗男子對面的怪物,尖嘴猴腮,竟然是一隻山魈模樣靈獸。只是那樣子兇殘之至,實力起碼是在四階三層以上,就算是星河期二層的武者,只怕也是不敵。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