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海無濤一聲大喝,圓圓的龜殼忽然加速旋轉起來,像是一架飛碟,旋轉地向著武浩斬過來。

破空之聲凌厲,武浩感覺這枚龜殼簡直和外星人的飛碟有一拼了,武浩趕緊低下身子,他擔心如果自己的反應不夠快的話,很可能會被這枚飛碟給腰斬了。

海無濤一聲冷笑,身體拔高,而後頭下腳上,一掌向著武浩的心口位置印過去。

武浩剛剛躲過旋轉的龜殼,就迎上了從上而下的掌印,倉促之中,武浩雙拳砸了過去,一股強大的力量作用到武浩的身上,武浩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濺了出來。

唐曉璇心中一動,嬌軀一顫,想要出手,不過想到之前和武浩商量的策略,生生地止住了腳步,這樣的攻擊,應該還殺不了武浩。

白虎咆哮,朱雀飛舞,武浩身上飛出了兩隻獸魂,海無濤摸不準這兩隻獸魂的深淺,畢竟朱雀火太過邪性,畢竟白虎身上的殺意讓他恐懼不堪。

海無濤略微猶豫了一下,而後武浩施展出天罡步,堪堪躲開了對方的攻擊。

武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兩人的差距還是太大了,這在武浩的預料之中。

「獸魂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海無濤一聲低喝,他身後波濤洶湧,一隻巨蛇浮現在身後,仔細觀察的話,巨蛇就八個腦袋,每個腦袋都簸箕一樣大小,身軀的長度在十米之上,八個腦袋十六隻眼睛,閃爍著兇殘的光芒。

「八岐大蛇?」唐曉璇低聲說了一句,俏臉之上滿是寒霜,武浩也眯著眼睛看著這條巨蛇,八岐大蛇的威名他還是知道的,這是獸魂之中最為兇殘的幾種。

朱雀飛舞,白虎咆哮,榮登天下最丑獸魂的饕餮也嘎嘎笑著從武浩的身後浮現出來,狂妄霸道的八岐大蛇看著眼前的三隻獸魂,眼睛裡面的狂妄變成了凝重。


他能從這三隻獸魂身上感受到強大的壓迫力,這是高等級獸魂對低等級獸魂的天生壓迫,好在這三隻獸魂的境界都不高,不然八岐大蛇早就落荒而逃了。

「吃了這三隻獸魂,也許能進化成無所不能的八岐蛇神呢!」境界的差距讓八岐大蛇充滿了自信,這一刻靈魂上的天然威壓反而是激起了他的貪婪和凶性,居然一聲長嘶,八隻大腦袋分取三隻獸魂而去。(未完待續。。) 因材施教這個道理,徐明菲何嘗不知道?

只是之前她已經旁敲側擊的出過不少的主意,結果對徐文峰依然沒有什麼效果。

他們一家人剛到青州的時候,徐二老爺也曾經提起過,要單獨找一位先生給徐文峰授課,只可惜先生有不少,但適合徐文峰卻一直都沒有找到。

戚遠侯府勢大,既然魏玄敢開這樣的口,那就說明他確實有那個把握。

不過事關徐文峰的前途,徐明菲也不敢一口應下,言明得回去和徐大太太等人說一聲的,由長輩決定。

魏玄也十分識趣,見徐明菲如此,也就揭過了這個話題,將一個裝的鼓鼓囊囊的小香囊塞進徐明菲手中后,便告辭了。

送香囊一事,從第一次開始就沒有停過,不管魏玄能不能每天都溜到徐明菲這邊來,這裝著各種雖算不上稀罕,卻著實有幾分巧心思的香囊就沒停過。

被當做每日小禮物的香囊十分普通,陣腳面料都是大眾貨,在京城中許多鋪子都能夠買到,絲毫找不到出挑的地方,若是不小心被旁人看到了,也不會引起什麼猜疑。

而香囊裡面裝著的更是對一般人來說不起眼,也沒有任何吸引力的藥材。

雖說不知道魏玄身在圍場,到底是從哪裡弄來了這麼些東西,但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小禮物還是頗得徐明菲歡心的。

小心的將香囊收好之後,徐明菲稍稍整了整衣衫,便去了徐大太太的帳篷。

按照慣例,這會兒應該是徐大太太和范氏坐在一起閑話聊天的時間,相處融洽的妯娌坐在一處,氣氛應該很好才對。

誰知她一走進帳篷,就察覺到帳篷中氣氛有異。

徐大太太沉著一張臉,看著手中的信,眼中帶著幾分煩躁和怒意。


「大伯母,娘,出什麼事兒了嗎?」徐明菲快步走到范氏身邊。


范氏輕嘆一聲,沒有回答徐明菲的話,反而問道:「累了一天,這會兒不在帳篷中休息,來這邊幹什麼?」

「剛才在外面散步的時候偶遇小侯爺,他告訴了我一些事兒,想要跟娘和大伯母商量一下。」徐明菲緩緩道。

聽到女兒居然偶遇魏玄,范氏面上表情不變,心中卻是不由一動。

因著徐文峰每天都跟著魏玄出去打獵的緣故,這段時間以來,魏玄跟徐家的關係又拉近了不少,儘管還沒有恢復到他還是邵祁時的熱絡,但雙方都有了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魏玄和你說了什麼?」徐大太太聽到徐明菲話,抬起頭,暫且將手中的信放到一邊。

「是這樣的……」面對親近的家人,徐明菲也沒有繞彎子,簡單利落的將魏玄關於徐文峰的提議敘述了一遍。

得知魏玄有意提拔徐文峰,作為母親的范氏卻沒有立刻喜形於色,而是十分謹慎的看著徐大太太道:「大嫂,魏玄這樣做……只準備把拉攏我們徐家的這件事擺在明面上?」

「這倒不至於。」徐大太太搖搖頭,手指輕叩椅子的扶手,「若是他真的要那樣,該拉攏示好的不該是文峰,而是你大哥或者是文卿了。」 兇殘的八岐大蛇嘶嘶叫的沖向了朱雀、白虎、饕餮等三大獸魂,雖然實力等級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身為華夏聖獸,三獸魂骨子裡的高傲不允許自己後退,所以四隻獸魂戰鬥在一起。

在獸魂和獸魂大戰的時候,海無濤一也沒有閑著,他拎著龜殼沖向了武浩,雖然不知道他的龜殼來歷是什麼,但是這枚龜殼神兵還是給武浩造成了巨大的麻煩,因為不管是進行面積防禦,還是化身電鋸狂人進行切割,都對武浩產生了強大的威脅。

兩人戰鬥了大約半刻鐘,武浩胸口已經被命中了兩次,已經嘔血三四口,這還是因為武浩的洪荒不滅體實在是夠強悍,如果換成一般的地武者,說不定早就死了十回了。

這個過程唐曉璇幾次打算出手,但是皆被武浩用眼神制止了,武浩還有最後的底牌沒用,所以不允許唐曉璇插手他的戰鬥。

再一次交手,武浩的心口被海無濤一掌印在上面,身體飛出去十幾米,落地之後更是連續吐血三次,臉色煞白煞白的,而這個時候朱雀等三獸魂的戰鬥也不樂觀,實力和等級的差距畢竟是實打實的。

「果然……」武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道。

海無濤本來想宜將剩勇追窮寇,打算用手中的龜殼將武浩拍到地上的,結果聽到武浩這句福至心靈的話一愣,難道武浩有什麼新的發現?

「果然什麼?」海無濤眯著眼睛問道,同時心中暗暗的戒備,按理說武浩悟了之後應該大發神威,難逃他領悟出了神魂者的訣竅?應該沒有這麼巧合吧?

「果然,地武者九重天是打不過天武者三重天的……」武浩『鄭重其事』的說道。

「我¥%……&……8」海無濤直接讓武浩給氣樂了,看武浩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原本以為武浩找到什麼武道的訣竅了呢,結果居然冒出來這麼一句三歲小孩都懂的『真理』。

地武者九重天肯定是打不過天武者三重天的。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唐曉璇也被武浩這鄭重其事的樣子逗樂了。

「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武浩看著一連懵懂的海無濤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地武者九重天打不過天武者三重天,所以你打算用地武者八重天試試……」海無濤哈哈大笑,看向武浩的眼神滿臉的調侃——就這智商的人還能成為七雄殺手呢?楚國七雄都是傻瓜嗎?

武浩懶得搭理海無濤,直接將于禁給他的瓷瓶拿出來,然後將瓶蓋打開,將裡面的丹藥倒進了嘴裡,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

嗅著虛空之中瀰漫的丹香。海無濤一愣神,隨後恍然大悟說道:「掌門人猜的沒錯,于禁果然將天武丹給了你。」

「猜到又能如何,完整天武丹我已經吃了。」武浩笑眯眯地說道。

「不如何,不過你這人夠白痴的。」海無濤看向武浩的眼神像是在看死人:「看來你忘了丹王的叮囑,準確服用天武丹的辦法是服用此丹之前三天之內不能動用靈力,否則狂暴的靈力會將你撐爆,嘿嘿,你現在有什麼遺言可以說了!」

「還有這事?」武浩一愣神。滿臉的尷尬。

「嘿嘿,你馬上就知道了,是不是感受到身體里有一股力量在亂竄?」海無濤抱著肩膀調侃道。

「哼,我就算是自爆而死。在死之前也肯定拖著你一起。」武浩雙眸閃過一抹狠厲,一副拚命三郎的架勢。

「要讓你失望了……」海無濤淡然說道,「我雖然不擅長輕功,但是速度還是比你快的!」

說完之後。海無濤還略微後退了三步,和武浩拉開了一定的安全距離。

武浩吞下天武丹之後的確發生變化了,他頭上的髮絲飛舞。每一根頭髮都像是靜電反應一樣直衝天際,與此同時,虛空之中有淡淡的血腥氣味在瀰漫,武浩的白袍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成了血紅色。

熟悉武道的海無濤知道,頭髮倒豎這是靈力動蕩的結果,而虛空之中的血腥味道和武浩身上的血色衣袍,是因為武浩身上的毛細血管已經破裂了,這也是身體承受能力快到極限的程度,距離爆體而亡的時間已經不長了。

虛空之中的靈力開始發生動蕩,一股壓抑的氣息瀰漫,海波濤迅速地後退了七八步,以保證距離武浩的時間足夠遠,有足夠長的反應時間,按照他的猜測,也許用不了多久,武浩就會爆體而亡了。

轟……

虛空之中的靈力一陣動蕩,一條靈力長龍衝天而起,直接從武浩的頭頂灌了下去,遠遠望去,此時的武浩就好像是以做正在噴發煙塵的火山。

海無濤先是以極快的速度後退了幾十步,靜等著武浩發生自爆,他是真的擔心武浩會直接撲上來和他同歸於盡,但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武浩並沒有發生自爆,那種氣勢反而是越來越強大。

「不對啊,自爆的力量是由內而外的,可是現在的靈力是周圍空間的力量在往武浩的身體裡面灌,為什麼會這樣?」海無濤首先意識到了這一點,喃喃自語說道。

「難道武浩這是在晉級?」海無濤想到了一種他不能接受的結果,他化作一道流光,沖向了武浩,同時手中的龜殼旋轉,像是電鋸一樣想要將武浩的身體切割開。

「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太晚了一點?」武浩的語氣之中透著自信,他雙拳揮出,這一次的金光更為耀眼,這一次的鼓點更加澎湃,像是有人架著戰鼓在耳邊敲響。

轟……

武浩的一拳轟擊到了龜殼之上,這一次武浩紋絲不動,但是海無濤卻連連後退了七八步。

「這怎麼可能?按照丹王的說法,你應該爆體而亡才對。」海無濤的表情陰晴不定,當日丹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說明,正確服用天武丹的辦法是在服用天武丹之前三天之內不能動用靈力,必須保證靈力的絕對平靜才行,否則後果就是爆體而亡。

可是武浩呢,他剛剛乾掉了海波濤,又和自己打了一架,靈力涌動如大海的潮汐,這個時候服用天武丹必死無疑啊,難道是丹王欺騙自己?

「你買通了丹王?」海波濤凝重地問道。

「是啊,你這人還沒有笨到家。」武浩隨口回答,他現在正處在剛剛晉級天武者的狀態,最自身的狀況還不夠了解,對方沒能借著撲上來,他自然不會主動出擊,這個時候正好可以感受一下自己的速度、力量等等身體要素。

海無濤臉色立刻就煞白了,丹王這個人他了解,絕對是非常勢力的,沒有足夠的把握,他絕對不可能和武浩勾結在一起得罪濱海城,但是他現在做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武浩絕對不是一個人,他身後的力量肯定比濱海城更強大。

在齊國比濱海城更強大的力量有嗎?如果非要說有的話,那必然是皇室和將軍府,難道武浩和將軍府以及皇室勾結在一起了?再想到之前天齊公主曾經來這裡……該死的,難道皇室和將軍府知道那件事了?

作為濱海城的核心成員之一,三長老知道現在的濱海城正處在一個非常關鍵的時期,一旦濱海城成功地熬過這個時期,那必然會凌駕到皇室和將軍府之上,而熬不過這個時期,必然會遭到兩者的雷霆打擊,不復存在。

連丹王都站在了濱海城的對立面,難道皇室和將軍府都知道了?


武浩可不知道海無濤現在在考慮什麼,他身後飛出了三道光柱,轟擊到了朱雀、白虎、和饕餮的身上。

作為武浩的獸魂,三者和武浩的關係屬於一個繩子上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武浩晉級天武者了,三獸魂自然也應該得到不少好處。

比如說神鳥朱雀原本只有三隻美麗的長尾翎,但是現在已經變成四隻了,而且丹鳳眼更加的靈動。

白虎更是變的晶瑩剔透起來,像是一枚精緻的瓷器,蕩漾著璀璨的光芒,至於饕餮,好吧,他最大的變化就是變的更加丑了,原本是丑的空前絕後,現在則是丑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總之是天下第一仇!

三獸魂略一猶豫,而後嗷嗷叫地沖向了八岐大蛇,剛才因為實力等級不夠,很多厲害的招式沒有辦法用,但是這一刻三獸魂的力量都得到了極大的增加,正是有仇報仇的好機會。

八岐大蛇的十六隻眼睛、八個嘴巴交頭接耳,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不過剛才的囂張已經消失不見了,已經成為了謹慎。

面對來勢洶洶的三隻獸魂,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八岐大蛇只好鼓起勇氣與之一戰,不過這一次他明顯不像是第一次那麼好運氣了。

在三隻獸魂圍攻八岐大蛇的時候,武浩也發動了攻擊,他身後浮現出一道金光,一個巨大的金色葫蘆浮現在武浩身後,葫蘆有眉有目有嘴巴,赫然正是斬仙飛刀。(未完待續。。) 「那……」范氏不動聲色的瞄了一眼身旁的徐明菲,看著徐大太太欲言又止。

「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弟妹你也不必太過小心。」徐大太太眉頭微展,對著范氏道,「魏玄這個人聰明能幹,等閑人比不上他,撇開戚遠侯府的內鬥不談,與他交好並沒有什麼壞處。」

「那大嫂的意思是同意了?」范氏輕嘆一聲,開口道,「文峰那孩子也實在是讓人頭疼,要是繼續這樣文不成武不就的,真不知道他以後該怎麼辦。」

「弟妹這是妄自菲薄了,文峰這孩子也是頂頂聰明的,之前只是沒找對適合他的路子罷了,將來定然也會是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徐大太太對徐明菲三兄妹都喜愛有加,聽了范氏的話,當即不甚贊同的反駁道。

作為徐文峰的親娘,范氏疼他都來不及了,哪裡會真的貶低自己的兒子,剛才那麼說不過就是稍稍表達一下自己對兒子前途的憂心而已。

見徐大太太出言維護徐文峰,范氏面上不顯,心中卻是一喜,立即就順水推舟地點點頭,輕聲道:「大嫂說的是,是我著急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我能理解。」徐大太太輕輕的拍了拍范氏的手,轉頭對著徐明菲道,「明菲,魏玄有說他準備給文峰請哪位先生授課嗎?」

「有。」徐明菲點頭,「鄒言鄒先生。」

「鄒言?」徐大太太還沒說話,范氏就情不自禁的先驚呼出聲,面帶激動的抓著徐明菲的手道,「你說的鄒言就是那位連中三元,點了狀元之後卻辭官雲遊四海的鄒先生?」

「就是他。」徐明菲微笑道。

說起這鄒言也是以為大熙朝難得的奇人。

鄒言出身顯赫,家中父兄皆為朝中重臣,而他本人也是才高八斗,文采斐然。

在他二十歲那年中了狀元之後,聖上原本是打算重用他的,哪只他根本無心官場,參加科舉也只是為了給家族一個交代而已,完成任務之後就撂手不幹了。

縱然先皇曾經許以高位極力挽留,鄒言依然不為所動,走得極為瀟洒,只給所有人留下一個淡泊名利的印象。

一晃二十年過去,鄒言雖一直未曾踏入官場,但他那名士的頭銜卻越發的響亮,引得無數讀書人爭相拜訪,想要拜入其門下。

原因無他,得到鄒言親自傳授指點的人,無一不在科舉中大放異彩,成為朝廷的棟樑。

偏偏鄒言這個人性子古怪,別人越是追捧他,他越是不耐煩,不管上門拜訪的人來頭有多大,但凡不得他眼緣的,一律通通轟走,沒有半分商量的餘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