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想殺我,那咱兩應該也算生死仇敵了,仇敵的話你竟然也相信,不得不說,你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腹黑少爺也溫柔 ,喝道:

「你難道真不怕我青雲門將你孫家給覆滅了,,」

孫精毫不在意的說道:

「我說過,要我孫家覆滅,你青雲門也得崩幾顆牙,」

說完,不待范連說話,孫精便是對著傲天和牛耿說道:

「二位,青雲門對付你們不仁,可我孫家卻頗為好客,只要兩位願意,從今日起,我們孫家就與你們共同進退如何,」

孫精活了大半輩子,自然明白青雲門恐怕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否則之前這位青雲門二長老也不會要和自己拼個魚死網破了,

如此一來,孫精自然也想拉個實力不錯的盟友,而傲天和牛耿都擁有著人靈境的實力,又都是青雲門的敵人,這無疑是盟友中不錯的選擇,

傲天聽后不禁微微一怔,隨後笑道: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共同合力斬殺這范連,也當是我們盟友間彼此的誠意,孫老前輩以為如何,」

現在只要是個人,想來都明白傲天話中的意思,那就是只要將范連斬殺,那我傲天就是你孫家的盟友,但要是不斬殺,那聯盟之事也就免談,

孫精聽到傲天所說之後,不免有些猶豫,雖然他也非常想斬殺范連,但是范連畢竟是青雲門二長老,這要處理不好,說不定還真會引來青雲門的滔天怒火,


面前這兩個小子乃是孤家寡人,青雲門要是大舉來襲,他們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自己不同,孫家的基業擺在那裡,要是青雲門真的大舉來犯,那孫家估計還真有可能隕落,

孫精也正是明白這些,心中才有所猶豫,

似乎是看出了孫精心中的顧忌,范連頓時說道:

「孫精,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如果你今天真出手,那就是我青雲門的敵人,而你應該清楚,成為青雲門的敵人會是什麼下場,」

孫精聽得此話后,頓時顧忌更甚,一副左右為難的模樣,

傲天見孫精有些搖擺不定,頓時上前說道:


「孫老前輩,晚輩乃是玄天學院的內院學員,」

說完,便閉上了嘴,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卻讓孫精作出了選擇,


「范連,你無需那麼多廢話了,今天你必定要死在這,」

傲天的話讓孫精明白面前這兩個少年並非是沒有背景的,至少他們是玄天學院的學員,這也等於是間接的告訴了孫精,那就是青雲門要真大舉進攻,那玄天學院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而孫精也是在玄天學院和青雲門中作出了選擇,

范連在聽到傲天的話后,也不禁猛的一驚,顯然是沒想到傲天竟然還有這重身份,不過當孫精選擇了幫助傲天之時,范連的心不禁微微一沉,

范連明白,要是孫精真與傲天聯手,那此刻的自己就真的危險了,

因為之前自己已經是受了孫精一擊,導致自己受了一些傷,使得自己力量無法完全發揮出來,

而現在要是傲天與孫精聯手,那無疑是強強聯合,自己今天還真有可能隕落在此,

這麼想著,范連的目光不禁向著四周掃去,似乎是在考慮自己等會應該從哪條路逃跑,

但是傲天、牛耿、孫精三人好似知道了范連的打算一般,竟是將的滿臉緊緊的圍在了中間,

見到這一幕,范連的臉色不禁難看了起來,沉聲喝道:

「你們難道真要和我魚死網破嗎,,」

牛耿怪笑道:

「嘿嘿,別說的那麼難聽,我們這是單方面的虐啊,哈哈,」

聽到牛耿的話后,傲天的和孫精的嘴臉都不禁輕輕的抽了一下,

范連作為青雲門的二長老,何時受過這種侮辱,頓時怒吼出聲:

「該死,我要你們的命,」

說著,一股濃郁的玄力光柱便是從范連的體內衝天而起,

傲天三人的臉色也不禁微微一緊,范連乃是貨真價實的人靈境中期的武者,而自己等三人的實力不過是在人靈境前期,

即便現在范連受了傷,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傲天等人也是絲毫不敢小視,否則說不定今天還真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轟」


「轟」

「轟」

三道兇橫的能量也是從傲天等人的體內暴沖而起…… 一處山丘上,此刻卻是瀰漫著一股肅殺,沉重的氛圍,

只見傲天、牛耿、孫精圍繞成一個圈形,將范連緊緊的包圍在其中,

而四股兇橫的力量也是在空中不斷的交織著,不過卻是三股力量合力斗中間的一股能量,

就在這時,傲天身影微微一顫,旋即整個人便是向著包圍圈中央的范連快速掠去,

而牛耿和孫精對視了一眼,卻是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將目光緊緊的鎖定著范連,似乎想等范連露出破綻后再出手,

看見只有傲天一人向自己攻擊而來,范連的心中微不可查的鬆了口氣,

不過他也明白,不是孫精等人不出手,他們是在等自己與傲天相鬥時露出破綻,這樣才能以最小的代價拿下自己,

明白這些后,范連雖然將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了傲天身上,不過對牛耿和孫精依然抱有很大的警戒,

望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傲天,范連也是趕忙催動自己體內的玄力,頓時,一道炫燦的玄力匹練破體而出,迅如閃電般的向著傲天轟去,

傲天心底冷冷一笑,化天勁頓時從其丹田中暴涌而出,盡數匯聚在了傲天的拳頭之上,

望著那已近在咫尺的玄力匹練,傲天的眼神逐漸的凌厲了起來,彷彿刀鋒般的冷冽,

「去,」

只聽傲天一聲暴喝,頓時,他的拳頭便是攜帶著霸道無比的氣勢向著那玄力匹練轟擊而去,


「咚」

兩者相撞,傲天身上的衣服頓時被強大的衝擊之力給震碎,露出了那白皙的皮膚,只是在皮膚之下,有著濃郁的冰藍之色閃動著,

而玄力匹練對傲天的衝擊之力也大多被阻擋在了冰藍之外,

而傲天的拳頭上充斥著化天勁,化天勁里的同化之力也將玄力匹練中的威力同化去了一部分,

如此一來,傲天拳頭的攻擊便更甚之前,因此,拳頭和玄力匹練倒是有些僵持了下來,

對此,傲天卻是不憂反喜,雖然范連提煉的乃是水屬性玄力,在持久力方面堪稱絕頂,但是遇上了傲天的化天勁無疑是有些不夠看,

一旦時間拖久了,那玄力只會被化天勁盡數同化,最後落敗的絕對便是范連,

范連顯然也是察覺到了傲天力量的詭異,臉色不由的微微一變,旋即,便是最大程度的將玄力輸出,

頓時,那道玄力匹練威力暴漲,竟是隱隱有著要一舉壓過傲天攻擊的勢頭,

傲天臉色不由的一變,隨即眼眸微微的閉了起來,

范連見到傲天的動作后,頓時獰笑道:

「小子,知道了我們之前的差距,想要放棄了是吧,」

一旁,孫精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他似乎發現自己的選擇有些錯誤,傲天的實力非常有限,並不值得自己投入這麼大的代價,

雖然傲天背後站的乃是玄天學院,但是不管如何,自身實力強大才是最重要的,

牛耿看了一眼孫精,似乎猜出了後者在想些什麼,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相信,他的老大等會所爆發出的威力一定會讓孫精大吃一驚,

就在這時,一股無影無形的力量突然從傲天眉間暴涌而出,彷彿化為一道巨浪般向著范連飛撲而去,

在感受到那股無影無形的力量朝自己攻擊而來時,范連頓時一掌劈出,一道玄力如利刃般從其掌中飛射而出,撞擊向那股無影無形的力量,

「咚」

兩者相撞,傲天身體不禁微微一顫,眼神有些暗淡了下來,

而玄力匹練也是因為范連的攻擊,從而威力有所減弱,被的化天勁在剎那間同化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如此一來,傲天拳頭上所蘊含的能量自然強橫了許多,以一種近乎摧枯拉朽的姿態轟破了玄力匹練,震得范連微微後退了一步,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對此,范連卻是不管不顧,只是死死的盯著傲天,道:

「靈魂之力,你竟然還是一名魂者,,」

在傲天的身上,范連看到了一股驚人的潛力,

這個看上去年齡不到十八的少年其武道實力竟是一點也不弱於人靈境的武者,而且,他還是一名一級後期的魂者,這讓的范連心裡頗為的難以置信,

要知道,就算是風雲國內盛名遠揚的風雲四公子,在傲天這年齡段也沒有傲天這幫驚人的成就啊,

傲天的嘴角微微揚起,道:

「要是沒有點本事,我又怎敢得罪你青雲門,」

范連的臉色變幻不定,在望向傲天之時,眼裡有著毫不掩飾的殺機,

而一旁的孫精也為傲天所隱藏的靈魂之力而震驚不已,心裡更隱隱有著一股慶幸升起,

如果說之前孫精與傲天結盟乃是因為後者背後站的是玄天學院的話,那現在孫精就是因為傲天的潛力而選擇與其結盟,

在孫精心底隱隱有著一絲預感,那就是只要自己面前這個少年不隕落,那他絕對會到達一個極為恐怖的境界,

而到時作為他盟友的孫家,無疑也會得到不小的好處,

可以說,此刻的孫精已經作出決定,那就是從今往後與傲天共同進退,就算在孫家中有人反對,那自己也要力排眾議,而且還要爭取家主也能站在自己這一邊……

且不管孫精心中有何感想,范連此刻卻是殺機澎湃,因為傲天的潛力讓他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危機,這股危機對青雲門來說甚至足以致命,

「小子,今日就算拼的性命,我也要將你留在此地,」

范連怒吼一聲,旋即便是悍然出手,只見他的玄力從其體內暴沖而出,隨後便是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座小型青山,

青山中有著厚重之氣散發,同時還有著水的悠長連綿,

「青山鎮天印,」

只見小型青山彷彿化為了一隻太古巨獸般向著傲天碾壓而去,

頓時,傲天便是感覺到自己身上壓力倍增,背上好似背負著一座大山一般,就連其體內化天勁的運轉都顯得阻塞了許多,

對此,傲天心裡大驚,但是動作卻是並沒有絲毫的驚慌失措,

只見傲天催動丹田中的噬天印,一股吞噬之力悄然從其丹田中擴散而出,將的傲天身上的壓力都給吞噬殆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