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棍準備好了,每人一根。」牛替道。

牛替把木棍分給了每個人,孫海劍道:「時間緊迫,我們立刻出發吧。」

大家立刻進入山洞,有了手電筒的照明,走起來快多了,這山洞是一個天然的熔岩洞,彎彎曲曲,裡面十分寬敞。

偶爾也會出現幾隻小老鼠,小蟲之類的,其他人到沒有什麼反應,反應最強烈的就是李寒煙,每次幾乎都要尖叫。

每次尖叫江帆心裡都要罵道:「叫什麼,叫床啊!李寒煙叫床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大家在山洞裡走了大約半個小時,一直沒有什麼發現,孫海劍道:「照這樣看,牛扁他們可能不是在這山洞裡感染的。」

「那也不一定,如果山洞有感染源,不一定時刻出來,也許在特定的時候才出來一次呢。」江帆道。

「嗯,有道理,無論如何,到了山洞盡頭就會知道了。」孫海劍道。

「啊!」李寒煙突然尖叫起來,江帆不以為然道:「你又叫什麼,又是老鼠和蛇吧。」

「不是,你,你看!」李寒煙驚恐道。

江帆手中的電筒順著李寒煙指的方向,照射過去,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是蛇,一條大蟒蛇!水桶粗的身子,盤繞在地面,燈籠大小的眼睛正望著大家呢!


「大家不要動,蟒蛇是個瞎子,只要你不動,就不會攻擊你。」牛替道。

牛替話音剛落,大蟒蛇頭如同挖掘機般地伸了過來,吐著紅信舌,李寒煙嚇得渾身打顫,緊緊地拉著江帆的胳膊。

江帆趁機摟住李寒煙的腰,這傢伙此時還有心思泡妞,江帆摟腰的動作很快引起了大蟒蛇的注意,頭立刻到了江帆的頭頂,江帆手電筒照到了它的眼睛。


大蟒蛇發現了江帆,立刻張開大嘴,嗖!地進攻!我靠!老子就這麼一個動作你就不滿意了!江帆迅速將李寒煙推了出去,自己向反的方向跑,大蟒蛇立刻追了過去。

想到山洞裡查探就必須把這大蟒蛇引開,否則大家無法繼續查探,江帆速度極快,大蟒蛇緊緊跟在後面。

江帆不敢直線跑,因為蛇類直線速度是最快的,江帆忽左忽右,大蟒蛇無法追到。眼看要追到了,江帆一個急轉,就把它甩開了。

突然大蟒蛇身子一躬,身體彈射而出,眨眼間就趕上了江帆,龐大的身軀一個迴繞,立刻把江帆的圍在了身體中間。

大蟒蛇身體猛地收緊,江帆來不及逃離,身體立刻被大蟒蛇纏住。纏是大蟒蛇的最厲害的一招,力量極大,一般人立刻被纏得骨折,內臟破裂而亡。

江帆立刻念茅山金剛咒,身體立刻變得堅硬,大蟒蛇感覺到如同纏上一塊堅硬的岩石。金剛咒的時間只有五分鐘,如果不設法擺脫大蟒蛇的纏繞,五分鐘過後,江帆就會變成一具屍體。

大蟒蛇鼓起身體,越收越緊,與此同時調轉頭,直奔江帆的過來。

江帆立刻用拳頭猛地砸大蟒蛇的身體,「砰!」發出金屬般的聲音,大蟒蛇的鱗片十分堅硬,根本無法傷到它。

此時大蟒蛇張開大嘴狠狠咬了過來,它想把江帆活活吞下去,江帆立刻雙手頂住它的頸部,大嘴巴就距離他只有一掌的距離。

大蟒蛇的力氣很大,江帆漸漸支撐不住了,時間十分緊迫,江帆頭上開始冒汗了,怎麼辦呢?身上沒有帶刀,木棍也掉落了。

江帆想到用牙齒咬,但想到大蟒蛇有可能被感染了,如果吸了它的血,就會被感染,那更危險。江帆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緊,大蟒蛇的頭逐漸靠近自己,江帆的臉憋得通紅,脖子青筋暴露。

情況越來越危急,江帆此時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完了,要變成大蟒蛇的腹中餐了!

突然江帆身上的那枚墨綠色的珠子被擠了出來,珠子發出綠色光,大蟒蛇看到珠子后立刻露出恐懼之色,迅速鬆開身體,掉頭就朝洞外逃竄,眨眼間消失不見。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大蟒蛇放棄了攻擊跑了呢?」江帆疑惑道。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做人要厚道!看書要投票!做人很優秀,砸轉加收藏! 「您是我媽,但是,今天為了爺爺,我絕對,不能讓您把他帶走!」封時奕一臉篤定的看著柳兮兮。

爺爺的病不能耽擱,她不能因為自己母親不喜歡慕卿,而被耽擱了病情!

「你!」柳兮兮憤怒的瞪著封時奕,一手指著他,氣得顫抖不已。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傳來:「咳咳……」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所有人都愣了愣。

詫異的看向老爺子的病床,赫然看到,幾日未醒的老爺子,緩緩睜開了眼眸!

「爸爸?!」柳兮兮不敢置信的望著老爺子,眼底滿是詫異。

不是說陷入了重度昏迷嗎?怎麼還會醒過來?

唯一不是很驚訝的,就是慕卿了。

望著老爺子,慕卿低聲分析道:「看來,用這種烈性的藥物,是真的可以刺激患者醒過來,而且看老爺子的樣子,似乎沒什麼大問題……」

喃喃自語的話語,卻令眾人震驚不已。

老爺子的蘇醒,居然是眼前這個小姑娘的手筆?

這也太令人震驚了!怎麼可能呢?他們一群專家研究了很久,都不敢貿然用藥,而這個小女孩卻敢。

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那絕對是初生牛犢不怕死了!

注意到眾人的目光,慕卿卻視若無睹,眼底閃爍著嘲諷。

只有自己實力不足的時候,才會懷疑別人的動機。

因為真正有實力的人,都是靠著實力說話的!

注意到慕卿眼底的不屑,眾醫生臉色有些羞愧,沒錯,他們的確是覺得,因為他們不行,所以不願意承認慕卿的能力。

沒有時間搭理其他的醫生,女主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老爺子的身上。

老爺子這樣的病症,是她前世也沒有遇到過的,所以自然不敢馬虎對待!

「爺爺……」封時奕低低的喚了一聲。

「奕兒?」虛弱而又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封時奕邁步來到床邊,伸手握住老爺子的手,眼底滑過一抹激動:「爺爺,您醒了?」

「嗯……我這是在哪?」封老爺子的聲音還有些虛弱。

「您這是在醫院,A市的醫院。」封時奕看到封老爺子醒來后,心中難掩激動。

「醫院……啊,對,我昏迷前吩咐過。」封老爺子想了想,隨即瞭然的點點頭。


封老爺子的意識還有些迷糊,封時奕眼底閃過一抹擔憂:「爺爺,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咳咳……」封老爺子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話未出口,便嗆咳不已。

「喝點水吧。」一瓶水忽然被遞到兩人的面前。

封老爺子狐疑的看過去,赫然看到一臉淡漠的慕卿,不禁有些疑惑。


封時奕伸手接過水瓶,小心的給封老爺子餵了水。

「這是……」封老爺子喝了水,低聲詢問道。

「她叫慕卿,是我的女朋友。」封時奕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慕卿臉頰一紅,嗔怪的瞪了眼封時奕,隨即辯解道:「老爺子,我是您的主治醫師。」

看著兩人之間無意間透露出來的甜蜜,封老爺子唇間不禁微微上揚:「好,果然是個好孩子。」

「爸爸!」被無視的柳兮兮不滿的喚了一聲:「爸爸您別聽他們瞎說,我已經給時奕找好了未婚妻,很快就要訂婚了!」

聞言,慕卿唇間的笑容逐漸消失,眼底閃過一抹自嘲。

封老爺子微微蹙眉,冷冷的睨了眼柳兮兮:「安排婚事?如果我想安排婚事的話,當初你也不會稱為我的兒媳婦!」

「我……」

「封家的兒媳婦不需要多麼的優秀,只要我的孫子喜歡,就足夠了。」封老爺子拍了拍慕卿的手背,臉上滿是慈祥的笑容。

見狀,慕卿眸光微閃,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柳兮兮身側的手驟然緊握,眼底閃過一抹惱火,狠狠地咬了咬牙。

一旁的管家適時上前,在封老爺子耳邊低聲回報著:「老爺,剛剛夫人一直鬧著要把您帶走,不願意讓您在這裡醫治……」

「什麼?」封老爺子頓時惱怒不已,怒瞪著柳兮兮:「你就這麼巴不得我死?!」

「不是,我沒有……」柳兮兮連連搖頭,眼底滿是慌亂。

「夠了,你給我滾出去!」封老爺子指著大門的方向,惱火的開口道。

「我……」柳兮兮死死地咬著唇邊,眼底滿是不甘:「爸爸,我是為了您好啊!」

「我不需要你的為我好,趕緊給我滾!」封老爺子怒瞪著柳兮兮。

為了他好?真得以為他已經老糊塗了嗎?

看到老爺子絲毫不給她留顏面,柳兮兮心中惱火,卻又無可奈何。

半晌,柳兮兮終是氣惱的轉身離開。

柳兮兮離開后,封老爺子遣退了其他人,抬眸看向慕卿:「小丫頭,你剛剛說,你是我的主治醫師?」

「是的。」慕卿微微頷首,將自己的醫療證遞到老爺子的面前。

接過實習醫生的醫療證,老爺子不禁有些怔愣:「實習醫生?」

「爺爺,這裡面的情況很複雜,不過卿卿的醫術您可以放心。」封時奕以為老爺子是不信,低聲開口道。

「我知道,你相信的人,我肯定相信。」再說,能跟把他弄醒,也側面的說明了慕卿的能力。

當初他昏倒之前,隱隱有預感,他怕是再也醒不過來了。

這段時間,其實他大部分時間是又意識的,但就是醒不過來。

後來,他聽到有個小丫頭十分嚴謹的說要給他注射藥物,其他人不同意,她卻堅持要這樣。

也正是因為她的堅持,他才真的醒了過來,所以老爺子對慕卿也有些許的好感。

「丫頭,你多大了?」封老爺子和藹的詢問道。

「十八。」慕卿接過護士遞來的各種檢查儀器,動作熟練的幫封老爺子檢查。

封時奕心中多了一絲緊張,迫不及待的詢問道:「卿卿,爺爺他……」

「別急。」慕卿示意封時奕稍安勿躁,神色嚴謹的幫封老爺子檢查著。

很快,所有的檢查結束,慕卿將數據記錄好,面色逐漸變的凝重。

察覺到慕卿面色不對,封時奕微微蹙眉:「怎麼了?」 「難道是這顆珠子?」江帆拿著珠子,並沒有發現有任何異樣,大蟒蛇不可能怕這珠子吧。

江帆撿起地上的電筒和木棍,立刻往洞里跑去,再不去,他們還以為自己被大蟒蛇吃了呢。

當大家看到江帆回來時,終於長出了口氣,「江老弟,你終於回來了,可把我擔心壞了!」孫海劍道。

「謝謝,差點就葬身蟒腹了。」江帆微笑道。


「謝謝!」李寒煙輕聲地說了一句,低下了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