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不自量力!」

王太平獰笑幾聲,十幾米長的雙臂豁然揮舞得像一架風車,層層疊疊,罡風籠罩向蕭易,勢要一擊必殺。

在他的舞動下,平台上的強盜一個個駭然地四處逃竄。不過沒跑幾步,就被蕭易刻意釋放出的劍氣,給絞殺了大半。剩下的小半,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再也不敢逃跑。

平台上,戰鬥的空間不是很大,王太平覺醒食人族血脈,只是初步覺醒罷了,食人族的天賦能力根本沒有機會發揮出來。也正因為如此,在各方面都佔優勢的蕭易,漸漸逼近了王太平的身前。

「你到底是誰?!」

王太平越戰越心驚,他的手臂根本碰不到蕭易身上,每每就要接觸,傲月劍便會橫擋住。這個時候,食人族的肉體強悍發揮了作用。

如若是一般的肉體,早被傲月劍的鋒利給切成碎片。王太平的兩隻手硬比堅鐵,和傲月劍的每一次碰撞,都會擦出火花。

可惜的是,根本抵擋不住蕭易的進攻。眼見蕭易越來越接近自己,王太平急了,當下怒吼叫道,「你又不是大乾王朝的軍隊!為什麼要對我趕盡殺絕?」

「大乾軍隊?」蕭易冷笑一聲,「對於我來說,不管是什麼,只要能殺死你就足夠了!」

「墜星斬!」

驟然大喝,蕭易身形騰空而起,體內本命元液瘋狂運轉,衍變回本命元氣,匯聚至周身過渡到傲月劍身,最後形成一匹長虹,恍若流星墜地,狠狠地擊在了王太平的身上。

「轟!——」

劇烈的轟鳴聲響炸起,伴隨著一聲慘叫,便見王太平那兩隻長達十幾米的手臂,盡數砸斷。碎裂成十幾段肉塊,掉落草地上。流淌出詭異地黑色血液,也不流入水池裡,竟是直接滲透進入泥土裡。

「啊!!!我殺你!我要殺了你!!!」

凄厲地怒吼聲自王太平的嘴裡發出,斷了兩隻手,身體卻還在!他搖搖晃晃著身子,如同受傷的野獸那般,瘋了一樣沖向蕭易,分裂成四瓣的嘴巴里,露出尖銳的牙齒,在陽光下寒芒閃爍。

「哼,找死!」眼見王太平放棄遠攻,近身衝過來,蕭易不由冷笑一聲。天地元氣鼓動,劍招運轉開來,傲月劍夾帶無可匹敵的氣勢一路橫掃。

待得靠近王太平的剎那,陡然高高躍起,自上而下,雙臂,傲月劍,下墜沖勢合在一起。重達數萬斤的巨力,準確命中王太平的腦袋——

「噗嗤……嘩啦!!!」


恐怖的力道,自王太平分裂成四瓣的腦殼開始,一直往下!膨脹的軀體,在這一刻被劈成了兩半。讓人駭然的是,劈成兩半的肉體內部。裡面居然也都遍布尖銳的牙齒!腦袋、口腔、胸口、腹部……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王太平的軀體內,尖銳猙獰的牙齒分佈全身。

這就是食人族的恐怖之處!

血脈傳承帶來力量的同時,也脫離了原來的人族軀體,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嘔~!」趴在地上的那些強盜,見著這一幕,紛紛嘔吐不止。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剩下的二十幾個強盜,絕望的跪在地上,對著蕭易磕頭求饒。幾天前,他們風光八面。可此刻,卻成了待宰的羔羊。

收回傲月劍,蕭易目光投到了這二十幾個強盜的身上。緩緩走過去,看著這些人求饒的一幕,心底莫名地升起一股悲涼之意。嘴角扯動了一下,最終硬下心腸來,猛然轉身背對著後面抖縮成一團的二十幾人,冷然喝道,「你們的罪行,就算是將你們一刀一刀凌遲處死也不為過!可我不像你們,沒有你們那般惡毒,所以你們可以選擇體面一點地死去……」

甩手,劍光舞動!


「噗嗤!」「噗嗤!」「噗嗤!」

……

無盡的火焰劍氣,橫掃全場。

跪在地上的所有強盜,盡皆腦袋和身體分了家。無頭屍體倒在地上,堆積成山。

做完這些事。

蕭易大步向著山洞走去。

山洞裡。

三十幾名女子赤身裸體地用繩子捆綁在一起,扔在山洞地最裡面。這個山洞的透風和光線並不是很好,蕭易剛進到裡面便聞到了陣陣的惡臭。

看見三十幾名女子,略微思索,蕭易便明白過來她們的作用。不出意外,這些女子就是強盜發洩慾/望地工具。而不服從的人,外面那幾口大鐵鍋,就是她們的墳墓。

從蕭易進來的那一刻開始,這三十幾名女子彷彿沒感覺到一般,她們地眼光渙散,面無表情,麻木得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近一個月的折騰淫/辱,肉體精神上的刺激,早就讓她們變得如同行屍走肉。可以說這一個月來,她們這些人所吃的食物,也是人肉!本質上和外面的強盜並無大差別。

沒有實力的女人,本就是一群弱勢群體,只能依附在男人的強勢下生活。做為依附地條件,她們需要付出的,往往都是自己的身體。

蕭易看著縮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的三十幾名****女人,心底一聲嘆息。

剛想開口,目光忽然被角落的一束光芒所吸引。

「這是……」

… 蕭易眼睛驟然放亮。

目光死死的盯著放在角落,被一團粗布麻衣、胡亂包裹著的一株植物。

不對!

準確的說,是一株靈藥!

是的,靈藥。

雖然山洞裡沒有一絲靈藥的香氣,但蕭易憑藉神識的強大感知力,清晰的感應到這株外表黑不溜秋、酷似靈芝的植物,是一株難得的靈藥!

果然——

「七星玉靈芝!這裡居然有七星玉靈芝!小子,你這運氣真不是蓋的啊!」

大腦里,吞天虎羨慕嫉妒恨的罵罵咧咧叫道。

蕭易臉上保持喜色,聲音卻很平淡,「七星玉靈芝?名字很好聽,可這外表……」

「外表怎麼了?你小子別看它現在黑乎乎的像一根木炭,絲毫不起眼,那是得到它的人不識貨!」

吞天虎罵道,「七星玉靈芝可不是一般好東西,對於靈魂的壯大、以及肉身的淬鍊,都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你別看它外表黑不溜秋,可要是用異火一經刺激!嘖嘖……」

後面的話,吞天虎不說了。

不過從它的語氣里,蕭易就聽出了這株外表不起眼的靈藥,需要用異火刺激,才能發揮效用。

「異火嗎?」

蕭易笑了笑。

他要是沒記錯,毒靈冷火可是一直乖乖的呆在空間戒指角落裡!


想到這裡,蕭易上前幾步,拿起包裹七星玉靈芝的麻布包。

然後,轉頭看向那幾十個始終保持沉寂的女子。

略微停頓,蕭易揮劍將她們的繩索砍斷,張了張嘴,嘆道,「你們……」

後面的話,蕭易竟是說不出口了。任何語言,在這一刻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你們自由了……」吐出這幾個字后,蕭易再也不想待在山洞裡,轉身離去。

他沒看見的是。

在他轉身走出洞口的剎那,三十幾個女人一齊掉下了眼淚……

……

和煦的陽光悠閑地揮灑而下,散發出淡淡的暖意,溫和卻不灼熱,令人昏昏欲睡。高高的雲層之上,各種不知名的鳥獸仰天鳴叫,揮動五彩羽毛的巨大翼翅,盡情地翱翔在了天空中。

茂密的原始山嶺深處,荊棘灌木叢生。山巒起伏之間,鬱鬱蔥蔥,高大挺拔的濃密樹枝上,掛滿了晶瑩剔透的果實,樹下橘黃-色的枯葉鋪滿了整片大地。

在和煦陽光的照耀下,美輪美奐,不斷閃爍著繽紛色彩,連綿而去,一眼望不到盡頭。遠處小溪河流的表面,散播出一圈圈波紋,時不時地還能夠聽到刺耳的怪物吼叫之聲。

「咻!——」

突兀地,一道人影從遠處疾速飄來,人影鬼魅般的在濃密地密林中迅速穿梭前進。身行詭異而飄忽,每一步跨出就向前飄出幾米的距離,沒有半點停滯的意思,在高大的灌木枝椏上飛奔而過。

衝出一片茂密的山林,人影猶如猿猴一般靈巧敏捷,繞過一顆巨大的古樹后,落在了一塊十幾米高的巨石之上。

飄動停止,這一動一靜之間,顯得自然無比的同時又玄奧非凡,看不出一絲的刻意與牽強。

站在巨石之上稍稍停頓,一陣微風吹拂而過,帶動蕭易的衣角隨風搖擺,黑色長發恍如黑夜中的精靈,飄舞在了半空,遠望恍若神仙中人。

仔細辨清楚方向,蕭易身形閃動間,整個人再次猶如離弦利箭般敏捷無比,繼續向著前方陡峭的山峰攀登而上。

極速賓士,蕭易彷彿化身成了一頭獵豹,雙腿強勁而有力,步伐不做失毫的停頓,似乎前方就是一路平坦。

讓人驚異的是,蕭易奔跑速度雖然快若閃電,但整個人卻顯得飄逸之極,甚至聽不到極速移動帶來的風聲。

這是蕭易放棄飛在天上,嘗試在地上施展《大鵬踏空步》的訓練,以便對於力量、速度、角度乃至於風速的把握,在零點幾秒的時間裡,計算得分毫不差!

這般敏捷的反應能力,可想而知戰鬥時的意識是多麼恐怖。

略微停頓,腳掌在岩石峭壁上連續輕點。不消半個小時,蕭易面無表情的來到了高高地山頂之上。

仰望四方,高大地古樹參天生長,遍布整片山林。視野所能看見的地方,除了樹木外別無它物。這片山脈彷彿無窮無盡,一眼望不到盡頭。

「呵,姐姐所在的宗派山門,選的地方還真是『神秘』啊。」

遙望遠空,蕭易低聲輕笑。

一路上按照蕭安告訴過的標誌,往「嘯月門」飛趕。沒想到,這一趕,就進了原始深林。

嘯月門,也就是蕭韻、夏世民在大乾王朝,拜入的一個小門派。

不過,聽門派的名字,以及這一路上所經過的原始深林。蕭易明白,這個「嘯月門」曾經怕是輝煌過一段時間。現在沒落了,才變成不入流的小門派。

即使如此,蕭易對它也有幾分興趣。

站立原地休息片刻,繼續施展《大鵬踏空步》,疾速飛奔起來。

嗖嗖嗖!

兩旁的樹木不斷倒退,蕭易身形快到了極點。腳尖輕輕一點樹枝,整個人便飛到了另外一棵樹上,不做停頓,迅速地飛奔而過。

地面上,偶爾看見蕭易的妖獸,發出陣陣咆哮,卻也追不上,只能看著獵物從眼皮底下「飛」走。

「嗷!!!」

然而,一聲怪物的咆哮怒吼,就在這時,驀然傳進了蕭易的耳中。

這記獸吼聲中夾雜了絲絲靈魂的震顫,蕭易腳下一個不穩,飛奔中的身形向著地面墜落下來。好在蕭易立即調整氣息,控制身體穩穩地落在地面上。

抬眼望去,就見一頭通體紅色,渾身如同火焰包裹著的巨型妖獸,從路邊猛地跳躍而出。高大的身軀顯露在了蕭易的眼帘中,在它的周身遊盪著一股遊離的紅色氣浪,隨著風向而擺動。

「這是……烈焰狂獅?!」

蕭易眼皮一跳,認出來擋住去路的妖獸,是什麼級別。

烈焰狂獅,八級妖獸!

細密的麟甲,刀槍不入。噴射出的火焰能焚燒金鐵,是火屬性妖獸中的王者級別存在。

竟然是一頭成年烈焰狂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