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修果然了得!誅殺吾兒,確非僥倖!」

遂收回冒失之舉,小心喝令眾仙家收攏大陣,圍殺不足。

畢竟數千大能,其戰力豈是區區夜獸可以相較!不過片時,那不足便已然氣喘吁吁,渾體乏力也。

數十仙君圍攻正急,彼等各持仙家寶器,如雨滴般攻擊不懈,那火龍、冰鳳、刀光劍影似如狂風,死命里往不足之護體法罩招呼。乒乒乓乓攻擊聲不絕於耳。一座八卦護體大陣搖搖曵曳,終於遭破落,回了不足之法體。

青影身肩壓力之巨譬如山嶽,然畢竟非是彼等全力擊殺者,居然支撐的好半時!然其實已是搖搖欲墜,不得再戰!看看頭上凌空下擊之四道金龍噴吐著火舌,意欲毀歿其神魂所居之畫皮,居然無力!遂長嘆一聲,引頸就戮。

「阿也!青影師姐!」

那不足觀之大驚,不顧四圍重擊臨身,飛身而上,將其身形遮蔽了四龍之攻擊,生生死受一眾數十刃臨體。其慘痛之凄厲吼聲震耳!然亦是此時,那青影已然被不足收在其雛形世界中!

砰!

不足跌落塵埃中,砸得土石化塵,亂石四射。不足艱難起身,避過緊接擊殺而來之仙家兵刃,然已然氣力大竭。

「殺!」

那武耀文大吼一聲,其手中赤炎龍火槍脫手而去,化為火焰般蛟龍飛射而去。不足雖眼睜睜瞧得那槍襲來,卻然前力透出,后力不濟,居然無力躲閃,直直盯視其刺入自家腹腔!而後高高拋起,狠狠撞擊在數千仙家之絕殺大陣上。

噗!

不足鮮血狂噴,目光獃滯,渾體萎頓。

「何不入陣來,再思良策遁逃?」

一聲輕輕之傳音入耳,那不足渾若不知,只是將身一倒,那大陣急轉,收了不足入陣!

「大陣絞殺!」

一聲大吼罷,那大陣便自急速旋轉不懈!然此時那陣外攻殺之眾仙君亦是無得有隙攻擊也。陣中不足得此大陣絞殺未及之片時時光,急以風雨域隔阻彼絞殺大陣,口中卻蟻穴轉移大陣之法訣暗動,悄然布得可傳送百里之遠近一座轉移大陣。此陣至布置確然嫻熟,陣小而微型,不過盞茶功夫乃成。待其大陣合攏,絞殺之勢大成,那不足確然將身一扭,倏然不見!

「阿也!賊子啊!去了哪裡?」

「君上大帝,彼賊人逃去百里開外也。」

「追!擊殺之!」(未完待續。。) 那不足雖五雷遁法生猛,然較之帝君尚大大不如也。眼見得其身影漸漸臨近,卻亦是個吧時辰過去,其腳底一座晶瑩亮澤之大陣在此夜原上耀目若洞光。那大陣閃動了晶瑩亮澤之靈光,幾閃之後終於不見。

「啊!啊!啊!……賊子啊!殺!殺!……」


那隱帝大君武耀文狀如瘋狂,嘶吼不懈!


「大君,那賊人似乎運施得一種莫名道訣,其身卻早遠遁亦!」


「混蛋!廢物!爾等無能,累吾受辱!那武進,汝卻將兵三千大能,將武陽之麾下盡數擊殺了吧!省的彼等失了主上枉自痛悔!」

「是!」

一眾大能聞之心驚,然面上豈敢有稍稍顯露。只是得了諭令,慌慌張張往那武陽之大宮去了。

那隱帝武耀文攜麾下余部千修往回而走,急急追蹤而去。

「往大陸轉移大陣去,急急轉移夜原之外,先於外界必經之路埋下一支伏兵,布設得大陣以候,左右將彼孽障弄死,爾等皆乃是吾家之功臣,往後之修鍊自有武氏家族供給,爾等無虞也。」

其實彼等一眾大能聞得斯言是既驚且懼!驚者,此番武氏家族之承諾太過誘人。懼者,事有不成,焉有命在也!

「諸位,腳下不得稍慢,快快建功去也!」

一仙君高聲道。眾聞言皆悶頭疾行,哪裡還有半句感慨也。

且說不足危機時。得一神秘人物點化,自陷彼等大陣,這般不多時機之差錯,居然成功脫身!再兼之運施那等大小、遠近不等之蟻穴轉移大陣,確實逃得極遠,然確然壞了自家先時之精心籌劃,突兀靠緊外間諸大能小修密布之埋伏圈中也。

夜原,都靈山脈一線。

那山間一處洞府,門口兩位童子正自玩耍,忽然洞中一聲吟唱道:

「修行無歲月。寒盡不知處!終是亂象頓生之時候。本仙亦不得不出關也!兀那冰、火二童子,怎地跑去耍之?卻不知好生伺候葯園耶?嗯,真真惱人也!」

「快走,老東西又復吵吵嚷嚷哩!」

「阿也!師哥。怎地這般急促。汝輸卻吾三隻朱雀也。卻不許賴賬!」

「阿也!師弟,汝家師哥可是賴賬之人么?」

「是了!去年汝輸卻一條靈蟒與我,拖得如許時間亦不見汝歸還。還有賴得晶石三百塊……」

「哎呦!吾說師弟也,幾塊石頭,值當如是記在心間么?難道你我兄弟之情分就不值幾塊石頭?」

「師兄,汝贏了吾時,似乎從未見汝這般洋洋洒洒議論不休也!」

「這個……這個……師弟怎地這般編排師兄?這個……」

「兀那兩個潑皮無賴,死到哪裡去也!」

「阿也,師弟快走,老東西惱怒也。」

「汝便是這般,一味耍無賴!」

那師弟無奈何嘆一聲隨其師兄欲入了那洞府。便在此時,七八十仙家突兀現身,煙霧繚繞出,緩緩而現了形貌。

「兀那童子,慢行!慢行!老道發問,此地何地?何方仙家在此地潛修啊?」

「兀那老頭兒,便這般張口發問,亦無常例錢奉上?如此,吾等師兄弟卻無興趣答汝所問也。」

「嗯?」

那仙家大驚訝,此兩位童子之大大咧咧,似乎非是常人家仙童也。

「只要爾等答得好,老道自有石頭與爾等。」

「如此老頭兒問吧?」

「此地仙家何人?」

「乃是吾等之師尊,月岩老頭兒。」

「阿也!月岩仙帝么?」

「正是!」

「煩請通報,便說小子路太平來訪!」

「阿也,汝這老頭兒,先是問話之常例錢都未給,怎地反倒似吾二人欠了汝家石塊耶?」

「呵呵呵,此十塊上品石頭,可夠爾等通報也?」

「夠了!夠了!」

那兩童子大喜,雙手捧了石頭樂呵呵入了洞府。


洞外大能大多不識此所謂月岩老頭,一修道:

「路大人,此月岩者何人?」

「斯人中央上天大帝君之師尊,老牌隱帝大君中人物也。」

「哈哈哈……不敢當太平路道友之謬讚!老衲隱修太久,已然忘卻塵緣也!」

一聲轟轟然傳出洞府,不一時一位老頭兒行出,其皓髮白須,面上無有紋皺,似乎精神矍鑠之狀也!

一眾七八十仙家觀其似若凡俗一般人物,先時心中大存輕視之心忽然悄然流逝。

「此老果然深不可測也!」

「諸位來此可是為瀆神者之事么?」

「然也!尚請大帝相助!」

「不敢當!然其七日後必至此地,爾等可以從容布置也!」

「多謝大帝君!」

那路太平一揖到底,恭聲道。

「無他,順手爾!」

那老頭兒忽然將手一揮,封閉了洞府,帶了兩童子長身而去。

「諸位便在此地布陣,候那瀆神者吧!」

於是一眾仙家紛紛將出法袋中諸般物什,堆積的山丘一般。那物什盡數布陣之陣旗、法盤及諸般仙材法料。數十大能循圖而動,各自布設自家之所屬,不過三五天時間,一座方圓萬里之連環大陣布設而成,眾一再探查,十分完好,無得半絲兒疏漏乃罷!

「諸位仙家,大帝口諭,誅殺瀆神者,賜神鑄鐵卷,且有五大天帝之承諾,護佑其修成……?

「哼,若事敗則何如?」

「事敗?吾等之望盡付流風也!便是性命已然勿得自保!」

「嘿嘿!果然!仙家不過犬馬爾,何有視吾等為人者?」

「諸位,做事吧!」

那路太平道一聲,便足生蓮花便往高處遁去。

一邊一仙家冷冷哼一聲道:

「便是這月岩老道亦是這般吝嗇,偌大一座仙家福地,居然封閉了去?難道懼吾等偷盜不成?」

「仙家福地何等樣貴重?便是這般封閉了亦是妥當,只是那老頭兒臨了言道:

「七日後,瀆神者必至此地!諸位道友,怕是早早將那大陣掌控在手得好!」

眾聞言,急急四下里各守自家所布設地段,卻將那滿腹牢騷,半腸怨言吞下肚去,只是仔細檢視大陣。

且說那不足轉移而走,晃晃悠悠飛至一地,四面漆黑,只是覺渾體乏力,半步亦是走不得也!於是就身倒地迷迷糊糊昏死過去。

不知幾多時候,其悠悠然醒來,勉力睜開雙目,瞧得自家正身居地窟之中。

「天也,怎得掉在此地?」

那不足抬頭觀視之時,確然見其頭頂上兩座肥厚之肉墊幾乎蒙了此地窟出口,仔細觀視,卻然兩個龐然大物一般夜獸之君王,休眠假寐。

「難道要收攏了彼等在世界中才好脫身么?只是不知自家世界可否容納此二物耶?」

那不足一頭嘀咕一頭輕輕一招,那兩暗夜君王便自悄然入得不足世界中。而後不足一步踏出,就身一縱,往那夜原之外疾馳而去。

「果然七日!月岩之能,神鬼不測也!」

那高天上,流雲中安居監視之那隱帝大君,長長吐出一口氣道。

雲彩下,萬里之內,一座連環大陣相接無隙!數十大能緊張注視前邊慢悠悠靠過來之不足,一邊皆心中暗暗禱告,願那掃把星勿得再糾纏、硬闖自家之大陣才好。(未完待續。。) 不足正行間忽然一頓停滯,往前方雲霧繚繞處掃視而去。

「難道有修眾設了埋伏,欲取某家之性命么?」

那不足一邊這般思謀,一邊運施知微洞天道法訣,將那禁忌元力遠遠兒侵襲而去,五十萬里之秋毫洞察無餘!此,便是知微洞天道法訣遠超其致人死地之**能也!

「呵呵呵,原來乃是一座連環**陣!某家尚在凡界時便已然洞悉其中之妙。彼等其時欲取某家之性命,居然運施這般威能無匹之大陣,亦不知其是否有懼於毀歿半邊夜原之業報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