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當真?」雲水瑤咯咯一笑,一旁的周靈兒也是看向了陸紫萱,顯然也是一臉的期盼。

「當然是真的了,我就把我所有的積分都拿出來,如果你們誰要是贏了,誰就過來取!」陸紫萱笑著道,她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這兩個人能夠真正的火拚起來。

「哈哈哈哈……」雲水瑤笑著道:「師妹,你覺得這個方法可行么?」

「自然是可行的,師姐,我可是早就想和你一決高下了呢……」

周靈兒並沒有想太多,她倒是覺得這個是一個機會,誰贏誰拿走。

雲水瑤冷聲道:「愚蠢!師妹,你還是太嫩了,這個世界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美好,這位天河宗的大師姐,她是想要坐收漁翁之利,想法倒是不錯呢!」

「師姐,你也太小題大做了一些吧?一個地武境二重的人,能夠有多大的威脅?」

「所以我說你嫩你還不承認呢,天河宗的大師姐,地武境二重?這些應該都是表面上的實力吧,你覺得一個地武境二重的人還能夠這麼逍遙的走到現在?而且拿到了這麼多的積分?如果她一直躲起來,我倒是覺得有可能,可惜的是她剛才拿出了那麼多的積分!陸紫萱,你覺得我說的對么?」

雲水瑤冷笑連連,顯然對於陸紫萱這樣的伎倆不屑一顧,要知道雲水瑤不同於周靈兒,周靈兒一直都是被自己的師尊寵愛著,而雲水瑤已經多次出去執行過任務,她對於在整個世界和人心的了解是非常的透徹的。

這也是為什麼雲水瑤能夠準備的把握陸紫萱的心思,即便是陸紫萱實力並沒有他們強,一切都在他們掌控之中的時候,她也是如此的小心謹慎。

畢竟十大宗門交流大賽,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讓自己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她可不想因為內鬥而失去了參加百宗盛宴的資格。

ps:三更九千字,敬請諸位笑納。 看着突然轉變的張天,李強劉五二人還沒明白時。

“哈哈哈”

一陣大笑聲突然從身後傳了出來,只見一個矮小青年從林子裏竄了出來。

張天看清此人的臉龐後,臉色輕輕變了下,隨即臉色變得很難看。李強劉五二人看到張天的異樣後,忍不住仔細觀察其眼前的人。

看起來,來人身材矮小,比張天還矮了一節,其貌更是不揚,更是有些猥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和張天第一感覺如同一轍。

不過令二人眼睛深縮的是此人對於二人的感覺是深不可測,無形中威勢也使得二人感到了些許壓力。

“嘻嘻,張天,又見面了,我早就說了我們不久就會碰面的。看看,小白是不是料事如神,這才幾天我們就有遇上了。”

這人居然一副和張天很熟的樣子,稀里嘩啦的,有說有笑的。二人之前的戒備與敵意也是降低了不少,手中緊握的兵器不知覺就鬆了鬆。

“你到底是誰?你想怎麼樣?”

張天眼睛一抖,上前半步,面色一寒,爆聲喝道。

“什麼”

“張天居然不認識這人?”

李強劉五二人立刻大驚,纔剛放鬆的身體又是繃緊起來,攥緊兵器,臉色肅重,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不過二人心中還是很疑惑,這人一口就叫出了張天的名字,說話時一副多年交情似的輕鬆大笑,張天居然不認識他。

“額,我不是說過了嗎?”


這青年居然一副很是疑惑,很尷尬的樣子,李強劉五二人頭頂更是頂着幾個問號。

撓了撓頭,這青年頭一歪想了會,嘴中說道:

“我沒記錯啊,我明明告訴過你啊。”

“難帶你忘了?”

這個矮瘦青年摸着前額,瞪大了眼睛,一副欠揍的模樣看着張天,好似張天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

“···”

張天的臉色更陰沉了。

看着張天一副又要武力解決問題的模樣,那矮瘦青年終於再次開了口。

“我是小白啊,楚小白,楚楚可憐的楚,小是小白的小,白是小白的白,這一次你一定要記清楚了,不要再忘了哦。”

那青年也就是楚小白緩緩說出了他是誰,正是上次張天認爲腦子有毛病的三眼猥瑣男。

“我不管你是楚小白還是楚大白,你跟着我想幹什麼?”

“太好了,這次你終於記住了我的名字。”

楚小白突然雙手一拍,高興地叫道。

看着張天又要怒喝,楚小白還沒嚥下一口氣趕緊再次開口。

“我沒跟蹤你啊,我也是來尋寶的。”

看着他一副理所當然他在這裏的表情,張天也懶得跟他廢話。

“張兄弟,你看,是不是先去尋寶,他們都走了好一會了。”

聽着李強的提醒,張天臉色一變,差點忘了正事。

“走”

不理會所謂的楚小白,張天吐出了兩個字後一馬當先,朝着之前四大家族之人離去的方向追去。

“謂,等等我。”

看着張天離去,李強眼神示意劉五後也是緊隨其後,楚小白在後面叫喚着。不過他速度卻是不滿,一眨眼就超過了李強更在了張天兩步之外。

張天對於身後的楚小白也是無奈,這人臉皮賊厚,實力也強,比來此的所有人修爲都高。

張天星士級初期的修爲,此時的他已經探清了眼前這個叫做什麼楚小白的青年居然是星士級後期的修爲。

這個修爲可以說在此時探墓尋寶的衆人來說無疑是最高的,對於一個未知的不知是敵是友的高手,張天還沒想到愚蠢的給自己樹立敵人。

雖然楚小白緊跟在張天的身後,但是他居然還是一直嚷嚷叫喚個不停。

“你知道這個古墓是誰的嗎?”

“你知道里面有什麼危險嗎?”

“你知道哪裏有寶物嗎?”

······


張天就領先他兩步,楚小白也不加速超越他,就一直乖乖的保持距離。

“閉嘴”

實在忍受不了的他的嘰嘰咋咋,張天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啊”

楚小白這廝居然如同受驚的小鹿,身形一個晃悠。突然伸出右手的食指壓住嘴脣,一副受嚇得寶寶模樣。

“好了,我不說話了。”

轉眼幾人來到了古墓的入口,這是一個藤蔓環繞的石洞。看着縱橫交織的藤蔓被斬斷了許多,露出了一個幽深的洞穴。

眼前地上是一塊破碎的石門,依稀還可以看到那破碎的石塊上有着字跡。不過石塊破碎的實在不像樣子,幾人也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字。

對於門前破壞的模樣,不用想就知道四大家族的人直接暴力破掉了古墓的石門。

看着石門的樣子,以及周圍的環境,要是沒有地圖的指示,恐怕還真難以發現這個洞口。

“走,進去。”

既然要探古墓,自然要無所畏懼,勇敢的前進。

“嘿嘿,我先來。”

楚小白話音未落,人已經躥了進去。

“他···”

看着楚小白居然一點也不落後,爭先恐後的進去,李強忍不住出口道。

在他想來,楚小白一定是怕他們先尋到寶物,所以才自己搶先進入。

“別說了,進去。”

張天直接打斷了他的話,隨即身形暴射進去。

看到張天毫無猶豫的進入,對於寶物熱切的李強也是激射進去。

“恩,你怎麼還在?”

一進去沒多久李強就發現站立在一邊等候他們兩個的一道身影,此人正是之前請搶進去的楚小白。


李強對於此時很是驚訝,但是張天卻是臉色如常,好似早就猜到了這個情況。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楚小白星士後期的修爲,如果他真想甩開二人,以他的速度恐怕早就進去不知道多久了,哪裏還會和他們兩個在那廢話。

“怎麼,我小白在你眼裏就是那種捨棄朋友獨自發財的人嗎?”

對於李強的想法,楚小白這廝本來就異常精明,短小精悍就是他的真實寫照,此時的他一臉正氣的問道。

對於本來的猥瑣男瞬間變成了高風亮節的正義使者,李強很是尷尬。

“別費話,先探測情況。”

張天一句話打斷了二人原本的想法,眼神朝着四周仔細打量起來。

“走哪個?”

看着眼前的五個幾乎一摸一樣的洞口,張天立在洞前,皺着眉頭詢問道。

“走這個”

“你決定吧。”

兩個截然不同的說法同時響起,楚小白指着最中間的一個洞說道。

“那好,就走這個。”

聽到張天的話後,楚小白立刻如同勝利的大公雞一樣昂着頭,準備來幾嗓子。

不過下一秒他的嘴角差點歪掉,精神也一下子焉了下來。

因爲張天直接進入了第五個洞口,李強也是連忙跟上。不過他還是扭頭看了一眼楚小白,彷彿在說你自己走那條路吧。

“謂,你怎麼又跟來了。”

“這條路一看腳步少,肯定沒人進過,那麼寶物肯定最多了,還是進這個洞好。”

“對,就是寶物多,哈哈哈哈,看來我小白還是和以前一樣明白。”

楚小白無恥的掩飾着他的行徑,緊緊跟在二人身後。

“張兄弟,怎麼停下了。”

“什麼,陰魂獸!” 「嘖嘖嘖,精彩,三位美女的對話倒是非常的精彩,水瑤師妹,你還真的是不錯啊,天河宗之人的確是不怎麼要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