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老鼠,居然是土屬性的,而且居然知道使用屬性防禦了」。

不僅如此,這一擊反而激怒了那幾隻三級黑鬃鼠,這幾隻三級黑鬃鼠的鼠眼各個都通紅,兇殘猙獰,死死地盯著天奇,擺出一副要吃掉天奇的樣子。

天奇心裡暗自叫苦,心裡不斷的懇求道:小夜你還是快點吧,我這裡快撐不住了。

然而崖洞深處依舊沒有一絲動靜傳來……

天奇自知體內的靈氣所剩無幾了,現在就是盡量躲避這些黑鬃鼠的攻擊,盡量不與之正面攻擊。

然而想歸想,做歸做,好幾隻三級黑鬃鼠把自己全都圍住,而且他們的速度又不比自己差,想躲掉攻擊談何容易!

「呸,丫的,還好我及時使出了金剛體,不然的話又會像之前第一次交手那樣,成拋物線飛出去」,幾番對戰之後,天奇再次被轟中,不過此次天奇連忙使出了金剛體才卸去大部分傷害,不像之前那次那樣,沒有時間使出金剛體,被轟的內臟移位。

天奇體內所剩的靈力無幾了,「想要在拖下去很難,如果不留點靈力以備逃走時用,那樣的話,即使自己能拖的久點也沒法逃走了,現在只能使用精神力進行攻擊了」,天奇心裡暗自想著。


「可是精神力攻擊有怎麼使用才好呢,剛才的那種精神音波顯然是威力不夠,必須得改進一下,《嘯月訣》是用靈力提升精神攻擊的強度,我雖然不知道如何運用,可是為什麼我不能把精神力與靈力組合呢?也許這樣組合的力量會比《嘯月訣》的那種更強悍呢」,天奇一邊閃躲,一邊摸索著怎樣把靈力和精神力和在一起。

天奇默默在體內試了好多遍,想嘗試把兩種不同性質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然而這兩種力量非但不融合,反而出現了紊亂,令得天奇差點走火入魔。

「丫的,你們兩種力量如此不願意相融合,但是我偏偏要讓你們融合」,天奇吐了一口血水,臉頰抽搐,「豁出去了,精神力,逆任督二脈而行,靈力,順任督二脈而行,我就不行這樣你們還不融合」!

兩種不同性質的力同時在任督二脈內橫行,恐怕只有天奇才敢這麼做!如果其他人知道了,一定會指著天奇的腦門破口大罵天奇瘋子,而且是不要命的瘋子! 第一百六十六章療傷愫語

兩種不同性質的力量相融合本身就是冒險性的行為,而且還在人體的經脈里,恐怕敢這樣做的就數天奇一個了。

精神力和靈力融合產生出強大的精神攻擊,想法沒有錯,可是關鍵是兩者水火不相容的東西讓他們融合在一起,是不是異想天開了?

但是事實不管怎樣,天奇還是這樣做了,而且還死不回頭。

「啊!疼死了!」這是天奇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疼,實在是疼,疼的七竅流血,穿腸寸斷,即使是在融合翼龍羽翼的時候,天奇都忍住了,但是這次他不得不尖叫了出來。

天奇的這一聲高唄音的吼叫倒是讓得這群黑鬃鼠一驚,這些黑鬃鼠都不知道天奇為啥突然會在地上打滾,而且整個人都在不停的溢出鮮血,而且好像整個人都在不停的膨脹,看上去隨時都要爆炸,那幾隻三級的黑鬃鼠隱隱感覺到了天奇體內混亂但又龐大的能量,當即就「吱吱」幾聲,命令其他黑鬃鼠往各處洞穴撤走,因為天奇現在的樣子是自爆前的徵兆,三級黑鬃鼠雖然沒有什麼靈智,但是本能告訴他,此時的天奇很危險,必須遠離。

在崖洞深處,小夜微呼了一口氣,正嘻嘻的看著手裡的緊握的那顆鮮紅的紅果,瞥了一眼後背正怒火沖沖的盯著自己的看的幾隻三級黑鬃鼠,沒有理會,打算上去與天奇會合,而後逃離此地,誰知此時突然傳來一聲痛苦的尖叫,那聲音貫徹九霄。

「不好,天奇出事了」,小夜嚇得臉色蒼白,她聽出了那是天奇的聲音,雖然小夜不知道天奇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小夜可以想象出此時的天奇定然是遇到了關乎生死的痛苦大事,不然的話,天奇一定能忍住的,而此次天奇卻叫的這麼大聲……

淚水不由得從小夜的臉頰上嘩嘩的留了下來,她後悔了,不該讓天奇來冒險的,後悔當時為什麼要天奇去吸引黑鬃鼠的注意力,後悔自己告訴天奇青果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天奇不會遇到這種事情。

小夜從未想過,如果天奇沒了,自己就是孤魂野鬼了……因為她忘了自己,卻記著天奇……

小夜飛奔出去,那速度已經看不清人影了,彷彿崖洞中只是刮過一陣輕風……

而後面的三級黑鬃鼠兩眼驚呆了,心裡嘀咕著,那個兩條腿的生物怎麼憑空消失了?

幾乎有上里的崖洞路,小夜幾個呼吸就跑到了天奇的身邊,此時的天奇已經脹成西瓜樣了,人也昏迷了,看上去好像隨時都要爆炸,一個修靈者的自爆是非常的危險的,而小夜卻沒有發現自己正在一個不定時的炸彈旁邊……很近很近。

小夜連忙用手緊握住天奇的手,才發現此時的天奇體內靈力和精神力混為一團,不斷的對斥著,不斷的脹大經脈和丹田,更可怕的是天奇的內臟幾乎成了一堆爛肉了。

「還好,還在可控的範圍內」,小夜倒吸了一口涼氣,而後也不也有絲毫的停懈,在天奇的後背的幾個重要的穴位點了幾下,而後又向天奇的體內輸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順著天奇的經脈,不斷的化解著天奇體內的兩股性質截然不同的力量,一刻鐘過後,小夜方才睜開俏皮可愛的眼睛,臉色有些蒼白,但是眼神中依舊是擔心之色。

「你剛才幹什麼了,怎麼搞成這樣?即使是我也無法一下子完全治好,現在只能暫時性的壓制住你體內的兩股力量,你想要醒來,恐怕還得個把月,想要恢復好經脈,恐怕又得個把月」,小夜對著依舊有些昏迷不醒的天奇有些嗔怒的道。

雖然小夜的話語有些氣憤,但是言語之中那種不離不棄不言而喻。

「這裡不是一個久留之地,我先帶你離開這裡,找個地方好好療傷」,小夜怕那些黑鬃鼠追了過來,便背起了天奇,順著崖洞走了出去,小夜本想帶天奇回到前不久自己和天奇商討計劃的山洞內去,但是想到那個山洞不安全,屬於黑鬃鼠的實力範圍,而天奇的傷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恢復的,還好這座山峰挺大的,有些地方不是黑鬃鼠的勢力範圍,小夜在尋了半天之後,總算是找到了一個不屬於黑鬃鼠實力範圍,而且有非常偏僻的山洞。

把天奇安頓好之後,小夜又打了一些水儲存在乾坤戒里,又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些藥材和丹藥,而後又自製了一個大的木桶,做好這些之後,小夜便徹底的封蓋了山洞洞口,布下了一個隱匿氣息的小陣。

天奇的傷傷的很重,治療過不能出現任何的差錯,不然的話,很可能會留下後遺症,所以小夜不敢大意,一切準備工作都做的非常的謹慎。

天奇的傷主要是內傷,必須要用藥水浸泡,所以小夜準備了一個大的木桶和大量的水,這樣就不用每天出去打水了,減少了一些可能出現了問題。

其實小夜不知道外面的黑鬃鼠幾乎發瘋了,到處活動,到處尋找他們的蹤跡,還好她這樣做了,不然的話很有可能就暴露行蹤。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此時的山洞內,一個全身**裸的身體靜靜的盤坐在一個大木桶中,而木桶內白起蒸騰,裡面的水碧幽幽的,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葯香味。

而在這個木桶旁邊,一個美極點的美人正全神貫注的盯著眼前這個端坐在木桶里的男人,畫面有些曖昧,然而這個美人卻絲毫沒在意,對於天奇的身體,又不是沒有看過,恐怕這世間除了天奇自身之外,就屬她最了解了,所以她絲毫不在意這些,她微蹙著眉頭,她所在意的是天奇為什麼還沒有醒來,按照道理,天奇已經恢復了內髒的創傷和平息了體內的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應該是醒來的時候了。

「你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神?」突然一道有些虛弱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啊,哦,啊?」小夜見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睜開了眼睛,嘴角還掛著一絲微笑,微蹙的眉頭頓時舒展了開來,憔悴的臉頰也變得神采奕奕。

「天奇,你終於醒了,你不知道你昏睡了一個月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你要是再不醒來,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小夜絲毫沒有注意天奇濕漉漉的身體,一躍而起,死死的抱住天奇,喜極而泣的道。

「咳咳,那個小夜,你不要抱著這麼緊吧,我喘不過氣來了」,小夜的魂魄之體都虛化了一大圈了,天奇自然看得出小夜為了救他付出了多大的艱辛,可是就算激動,也不至於這樣吧,這樣很容易謀殺人耶。

「啊,我倒有些高興的過頭了,你不要緊吧」,小夜防磁啊注意道自己的形象實在是不雅,連忙鬆開了天奇,而後擦乾自己臉頰上的眼淚,道。

「沒事,謝謝你救了我」,天奇望著小夜那憔悴的臉頰,有些心疼,雖然這些日子天奇一直都處於昏迷的狀態中,但是天奇依舊感覺到有個人一直守護在他身旁,幫他治療。

「天奇現在說這些幹什麼,要是…要是你不在了,我不就沒有了朋友,成了孤零零的遊盪野魂了,所以你沒有必要感謝我」,天奇這樣直視著小夜,弄得小夜的臉蛋火辣辣的,渾身不自在,只得連忙開脫道。

「小夜,我感覺渾身黏糊糊的,我的衣服呢?」天奇也知道自己與小夜也算是生死患難的好朋友了,說些感激的話反而有些見外,所以天奇也沒有再多說些不必要的話,只是突然覺得渾身黏糊糊的,很不自在,方才注意到自己**裸的盤坐在木桶中,臉上有些閃現出一絲淡淡的緋紅,還好天奇的臉皮夠黑夠厚,掩蓋了這層羞澀。

天奇在藥液中泡了一個月了,全身沒有凝結出一層藥渣就不錯了,雖然葯香很好聞,但是天奇可不習慣全身黏糊糊的感覺。

當然天奇注意到全身都是藥液的時候,也注意到了自己是**裸的,什麼都沒有穿,算算時間天奇也已經快十六歲了,也快成年了,但是男孩子也有男孩子的羞澀。

「你的衣服都成碎片了,我給你那一身新的」,小夜沒有注意到天奇的羞澀,似乎沒有發覺此時的場景有些尷尬。

小夜遞給天奇一身新的衣裳之後便很自然的回過頭去,心態平靜。

天奇暗想,小夜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從容自若了?自己好像記得不久之前,在為自己植入翼龍羽翼的時候,只看到自己的一個後背就羞澀不已,但是現在好像……變化很大。

其實天奇沒有注意到的是他昏迷了整整一個月了,小夜天天給他換藥水,早就見慣不慣了。

小夜生前都是在聖祖的庇護下成長,是天之驕女,外人根本就見不到她,所以她對男生完全是一片空白,天奇是她除了聖祖之外,相處時間最長也最親近的男生了,小夜自從寄居在了天奇丹田之後,便發覺天奇跟自己長得不一樣,出於好奇,小夜還特地借為天奇療傷的這段時間,仔細的打量了天奇一番呢,該看的都看了,現在自然不會有什麼羞澀了。

不過天奇也高興,至少以後這樣兩人相處就可以減少些尷尬了。

天奇沒有直接穿好衣服,而是從木桶里跳了出來。

「小夜,周圍有沒有水潭之類的,我去洗個澡,全身黏糊糊的,洗完澡再穿衣服」。

「出了洞向左走百步就有一條小溪,那裡的水挺乾淨的」,小夜回過頭來,嘟嘟嘴,而後又指了指,示意方向道。

「額,對了,這裡沒有黑鬃鼠吧」,天奇剛跨出一步,便覺得全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靈力根本無法使用出來,才發覺自己的經脈受了嚴重的損傷,還沒有好,如果被黑鬃鼠發現了,那就惹上了大麻煩了,出於謹慎考慮,天奇還是覺得有必要問一下小夜。

「放心吧,這裡不是黑鬃鼠的地盤,很安全」,小夜微微一笑,覺得天奇還真挺謹慎的。

天奇點了點頭,沒有多留,一腳踹開了洞門,直奔小溪而去。 第一百六十七章冥思苦想

在小溪里,天奇赤身裸袒,洗的快哉之極。

回想起那次與冰雪在小溪邊相遇的場面,天奇嬉皮一笑,喃喃自語的道:「還好冰雪沒有來,不然要是再遇到她,她非暴走不可」。

洗完澡之後,天奇方才登上岸,穿著好衣服。

「洗完澡的感覺就是爽啊!」天奇伸了一個懶腰,小夜聽到天奇洗完了澡,聞聲而來,在小溪旁的一塊石壁上坐了下來。

「天奇,這是紅果,拿著吧」,小夜拿出一個鮮艷欲滴,周身還有著一層薄薄的靈霧的紅果遞給天奇。

「你拿著吧,反正這東西要靠你來煉製」,天奇搖了搖頭,沒有接,反正小夜也有自己的乾坤戒,誰拿著也都一樣。

小夜沒有多說什麼,把紅果收回了自己的乾坤戒里,兩人彼此都相互信任,無需多言。

「天奇,上次你在崖洞洞口發生了什麼事情啊,怎麼搞成這樣,你知不知道如果再嚴重些的話,即使是我也無法救活你」。

「當時我也是頭腦一時發熱,想自創一門精神攻擊技能,於是便把精神力逆任督二脈而行,而靈力則順任督二脈而行,想把他們相融合……」天奇覺得沒有必要隱瞞小夜什麼,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出來。

小夜聽得心驚膽戰,心都提到嗓子眼裡了。

「天奇,你,你不要命啦,你知不知道兩種不同性質的力是無法融合的,你知不知道這樣做你會死的!」小夜通紅了雙眼,怒視著天奇,她實在是想不通,天奇幹啥這麼不要命,心裡不停的責備道:你怎麼就從未考慮過我的感受,如果你死了,我怎麼辦?

「不,小夜你說錯了,當時我也在這樣做的時候,我發現只要把握好一個平衡點,精神力和靈力是可以短暫性的融合」,天奇把自己差點用生命換來的一絲感悟說了出來。

「哼,那你當時為什麼不找到這個平衡點,如果找到了這個平衡點,也就不需要我出手相救了,怎麼還會差點爆體?」小夜不相信天奇的話,反而有些惱怒,她害怕天奇還會瘋狂下去,所以話語中都帶有一絲諷刺之意。

「這個……」天奇有些汗顏,當時自己只是感覺到了有這麼一個平衡點,想要把自己體內的靈力和精神力調節在這個平衡點上談何容易,而且當時的情況已經不受控制了。

「哼,伊天奇,我告訴你如果你再這樣做的話,你…你就是自爆了,我也不會救你!」小夜兩眼通紅,狠狠的瞪了天奇一眼,翹挺挺的胸脯被氣得一上一下的劇烈顫動,惱怒的甩了一句狠話之後,氣嘟嘟的跑回了山洞。

天奇無奈的望著小夜的離去,也知道小夜是為他好,不希望他再去冒險了,但是天奇覺得自己的感覺不會錯,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找到這麼一個制衡點。

天奇端坐著石頭上,望著這廣袤無垠的天空,世間之大,無奇不有,可是萬物都是應時而生,應時而亡,講究的不外乎是一個制衡點,可是天道茫茫,人道魍魎,天奇思緒良久,依舊不知道該如何做才能保證精神力和靈力相制衡。


涼風有興,秋月無邊,風吹葉落,落葉滴落在了旁邊的小溪流里,隨之波瀾漸起,化為一道道漣漪,滌盪在清澈的水面上,天奇突然眼前一亮,大自然不是正為他排憂解難嗎?

靈力好比清澈的溪水,而精神力好比這漣漪,靈力是精神力的載體,而精神力是漣漪的動力,而漣漪便是一股能量波,擴散開來,一落葉便可驚起如此浩蕩的漣漪,那如果是人呢?

天奇突然明白了,其實這所謂的制衡點其實是自己瞎想出來的,並沒有什麼制衡點,天地萬物,兩兩之間必然有他們的交集,也必然有他們的互補之處,精神力的攻擊波動雖然弱小,但是卻很獨特,很難化解,而靈力的攻擊雖很強悍,但是卻容易化解,精神力的攻擊波動帶動靈力的攻擊波動,水中含有漣漪,而漣漪又寄託於水,兩者不分彼此,不正是自己心中所想的精神力和靈力的『融合』,雖然這種融合不是真正的融合,但是卻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這倒是與《嘯月訣》有點類似了……,天奇暗想《嘯月訣》確實是給了他許多啟發,可天奇覺得小夜跟自己講的關於《嘯月訣》的修鍊之法不能完全的發揮出《嘯月訣》的威力來。

小夜說的是精神攻擊以靈力為載體進行攻擊效果的擴增,靈力只能算是助推劑,並沒有起到攻擊的作用,屬於單一的精神力攻擊,而天奇想的則是精神力和靈力彼此交融在一起,但是各自又保持特有的特性,宏觀上看是合二為一,而微觀上看則是彼此獨立,藉助共振之力,彼此相互擴增,使得威力比之單一的精神力的擴增要強許多。

天奇想著想著,頓時覺得這不正是和太極圖相類似,天地萬物,分為陰陽,彼此相互依存而又彼此獨立這正是印證了古之大道。

可是精神力是無形的,他的攻擊也是無形的,但是靈力士有形的,如何才能使得精神力和靈力像太極圖一樣融洽的運轉呢?

「天奇,你還真是個獃子,天都黑了,還端坐在這裡,你都坐了整整一天了,你是不是成心氣我?」就在天奇迷惑不已時,不遠處突然傳來小夜帶有一絲噙淚的嗔怒聲,端坐在石頭上的天奇這才發現自己在這裡呆坐了一整天,而此時天已經黑了,月亮依舊彎如細柳,昏闕闕的。

天奇朝著小夜走了過去,望著小夜噙著淚水的臉頰,天奇也看得出,小夜應該傷心了一整天,想到此,天奇不由得暗自譴責自己忘了安慰一下小夜,如果不是小夜在眼前,天奇真想自己揍自己一頓,天奇才發現自從戀兒走了之後,自己便害怕女孩子的哭泣了。

「小夜,不是的,我沒有隻是想問題想得入迷了,所以忘了時間,對不起」,天奇誠懇的道歉道。

「想什麼想得這麼入迷?」小夜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我在想那個精神力……額……」,天奇突然意識到今天小夜就是因為反對自己想這些事情而生氣的,連忙開口道:「我在想我怎麼使用不了靈力的,我感覺自己的經脈都嚴重受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復的好」。


「這個呀,我都沒擔心,你還擔心這個,放心吧,我有辦法修復好的」,小夜聽到天奇居然為了這樣一件事情擔憂,頓時有些好笑了,這樣的傷勢完全可以修復好的,天奇也太有點愚笨了吧?

只是小夜說完之後,突然發覺天奇的眼光有些不對勁,再聯想到平時都還算聰明的天奇居然會為這樣一個問題而擔憂,小夜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因為他對她說了謊……

「呵呵,倒是我經過這一個月的藥液浸泡,變得愚鈍了」,天奇乾笑了兩聲,撓了撓後腦勺,故作一副憨厚的樣子道。

小夜望著天奇『憨厚無比』的樣子,淚水終於忍不住流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

「小夜,你怎麼啦?」天奇見到本來都變得有些開心的小夜又變得傷心了起來,望著小夜有些冰冷的雙眼,天奇心底突然涼了,這次小夜真的是傷到心了。

「你知道的,為什麼對我說謊?」小夜的心涼的像掉進了冰窟,天奇居然對自己說謊,自己全心全意的幫他,在意他,而他卻對自己說謊,心涼了淚就落下來了,只是月色沒入烏雲端里,雨也開始落下,雨水落在天奇的嘴唇上,很咸。

「對不起,我在想今天今天惹你生氣的那件事情,我覺得我應該找到了精神力和靈力的關係了,只是還缺欠一絲,我怕你會生氣,所以我沒有告訴你,我不是故意撒謊的,這世間,知道我的秘密的只有你一個」,天奇知道了小夜為何而傷心,是的,謊言永遠不會被有情愫關係的男女之間所接受,為了讓小夜能夠開心,天奇還是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出來。

而天奇也沒有再說謊,知道天奇秘密最多的是小夜,而知道天奇心底最深處心思的則是另一個女孩……所以天奇對小夜完全沒有必要對小夜說謊。

「真的?」小夜開始時以為天奇不信任她了,所以對她說謊,可是當聽到天奇的解釋后,小夜心裡反而生出一絲暖意,原來天奇對自己說謊是因為他怕自己生氣。

「當然是真的了,如果不是真的,我被五雷轟頂,炸成粉渣,不得好死!」天奇舉起右手,五指向天,信誓旦旦的發誓道。

天奇之間靈氣突然巨變,一道微不可見的金光沒入天奇的眉心,小夜知道天奇發重誓了。

「你幹什麼呀,好端端的發這毒誓!」小夜冷淡的目光變得柔和了起來,可是內心卻起了一絲擔心,萬一天奇說的不是真的,那豈不是五雷轟頂!小夜寧願天奇說謊也不願意天奇發什麼重誓。

「我這不是為了讓你相信嘛,而且我說的是實話,怕什麼」,天奇呵呵一笑,心道:你開心就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