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了!這裡有烏鴉,那女漢子一定在這附近!!」江夏王肯定的說。

「江大哥,你這是什麼理論,感覺好深奧……」

還沒等江夏王再開口說話,前方不遠處,突然有一不明物體被拋出,直直的向著江夏王的方向襲過來。江夏王正忙著要和戚落櫻說話,不免忽略了這點,被砸個正著,倒地不起。

「哎?小五??」戚落櫻驚訝的看出那團不明物體居然是烏羽玉。烏羽玉此時行為相當怪異,摔落在地后她迅速起身,發現了被她壓在身下的江夏王。她定睛看了看,又湊近用鼻子聞聞……

「喂,你,你幹嘛!!」江夏王在推拒了幾下無效后大叫,「還不從我身上閃開!!」

烏羽玉眼神凌厲,一個跳躍拉遠了和江夏王的距離,沖著江夏王大叫,「恩昂~恩昂~~~~」

江夏王站起來,發覺了烏羽玉的異常,「你怎麼了,女漢子?!」

戚落櫻驚訝的看看莫青,「莫青,這是什麼動物?」

「好像是,阿凡提的坐騎……」莫青冷汗。

「哈?」

莫青顧不得這烏羽玉怎樣,順著剛才烏羽玉被甩出的方向跑了過去,一個大樹後面,有一塊小小的空地,小玄果然在那裡停住了腳步。

戚落櫻緊跟在莫青的身後,「莫青……這是……一隻……雞……么??」

「看樣子好像是……」

「可是怎麼這麼大??」

果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種嫩黃嫩黃的小雞仔,圓圓胖胖的。只是個頭居然有2米多高,此時它正用兇狠的眼神注視著莫青和戚落櫻。

江夏王也隨後跑了過來,見到那小雞很是激動,「挖~~好個憤怒的小雞仔!!」

「2王,烏羽玉呢?」莫青問道。

江夏王一愣,「她不跟我說話,突然啃起了草,我就過來了……」


「小五,我這就給你吃解藥!!」戚落櫻自言自語著焦急的跑回去找烏羽玉。

「小唐,怎麼回事?」江夏王問。

「沒什麼,這小雞很可能就是這樹林里的BOSS……」

江夏王看看小雞仔,很是認真的說,「小唐,我們幹嘛要欺負一隻小雞仔,我覺得它不是壞雞……」

沒等莫青說話,就聽半空中有個聲音搭話,「說說說說的沒沒沒有錯!!」樹林中光線昏暗,半空中一個紅色的身影盤旋,落下。

「淑淑淑女鳥!!」江夏王叫道。


淑女鳥聽到江夏王這麼稱呼她很是不好意思,「討討討厭了啦~你們幹嘛欺負我媽媽的寵寵寵寵物……」

莫青擦汗,「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我我去看我媽媽,她她她老人家身身身體還還還康健。可可可是吃吃吃吃過午飯她她她她老人家的寵寵寵物不不不見了……我,我我是出來來來找的……」淑女鳥說著,飛到小雞仔身邊按了下它的頭,瞬間小雞仔變成了手掌那麼大個兒。

「挖~這是怎麼回事??」江夏王問。

「它它它一生氣就就就會身體充充充氣……一般情情情況它脾氣都都都很好,除除除非有人和它搶搶搶草吃……」

莫青終於明白剛才的吵鬧是怎麼回事了,嘆口氣,「把你家小雞仔帶走吧。再見。」

淑女鳥把小雞放在背上慢慢飛起來,漸漸飛遠。莫青走回去無奈的看看昏睡的烏羽玉。

「戚落櫻,她怎麼了?」

「哦~沒什麼事,就是給她打了點鎮定劑。喝過解藥了一會兒就好。」戚落櫻便整理東西邊回答莫青。

「看來我們的方向錯了。」莫青說著,「這林中貌似就沒有BOSS,也許我們一開始不應該那麼相信民間的傳言……」

莫青一邊說著,一邊將眼光撇到趴在地上不停搖尾巴的小玄身上,不明真相的小玄以為自己立了功,眼神中閃耀著『求誇獎,求摸頭』的光,誰知對上莫青略帶陰沉又深不見底的眸子后,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蔫蔫的噌到莫青腳邊,輕輕一窩,似乎很是委屈。

「呵呵,看來這小東西是有點靈性,但再天才的東西,也還是需要後天努力。」莫青淡笑著彎腰捏起小玄舉到眼前,對著它的眼睛說,「這次你的失誤我不會怪你,只是試驗一下你現在的水平。看來你還差得遠,是否BOSS都分不清,準備好地獄般的訓練吧。」

「咩咩咩!!」小玄興奮的叫起來,也不知它到底聽沒聽懂莫青的話。

「小唐啊~~」江夏王沖小玄拋了一個『你保重』的眼神,而後突然露出恐懼的聲音,「那女漢子醒了你就慘咯~~~」

莫青揣好小玄后,手扶下巴,快速在腦海中掃視來到小鎮后發生的事,突然,一個微小而不易被察覺的地方,引起了他的注意。

「蠻熙和美依……還沒有回來……」戚落櫻有些擔憂,看看江夏王和烏羽玉,右看看陷入沉思的莫青,輕聲念叨。

「之前的寵物店,我雖然只去過一次,但是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是空氣中的味道么……」

「什麼味道啊,莫青?」

「一種類似茶葉的香氣,但是比茶香更濃郁,還有些微甜……」

「啊!!!是催眠香!!!」戚落櫻突然大叫。

江夏王聽的雲里霧裡,「什麼催眠香??」

戚落櫻靈光一閃,「怪不得!!原來是催眠作用!!催眠香是一種調製香料,能和蚊香一樣做成那樣的形狀也可以點燃。它的製作過程很複雜,整個製作過程要保持40度左右的溫度,才能製作成功。要用的材料也有30多種。」

「小七,你是說那家寵物店裡點著催眠香??那我們怎麼都沒事??」江夏王不解的問。

戚落櫻眼中閃著光,「這就是這款香料的精髓所在。一般時候這種香料點燃只可以做一般香薰的作用,而不會讓人昏昏欲睡。不過,如果環境溫度處在40度以上那麼就會讓人進入催眠狀態,甚至產生幻覺和暗示。」

「40度啊……」莫青說著,「那看來還有第二種可能。」

「是的。確實還有一種情況。」戚落櫻繼續說到,「那就是有輔助催眠。」

「哈??什麼意思??輔助催眠??」

「說白了就是,在大環境中很可能存在著一個技術高超的催眠師。」莫青說道。

「莫青說的沒錯。催眠師加速催眠,催眠香給人迷幻,確實可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莫青摸摸下巴,「看來小鎮上的人,或許都是出於這個原因以為自己是動物……」

「可是,可是……」江夏王還是有些懵,「可是,這催眠效果有多長??」

戚落櫻神情突然有些凝重,「這個我倒是沒有切身研究過,不過,我聽我師父說過,催眠香里有6種保持藥劑和凝時劑,如果發揮得好,最長時間可以讓一個人一輩子都不清醒……」

「我的天啊!!好恐怖!!」江夏王說著。


「唔……」一旁的烏羽玉終於醒了過來,「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這麼累啊……莫青你對我做了什麼……」

莫青無奈的看看烏羽玉。江夏王突然大笑起來,「噗哈哈哈,你都不知道你剛才恩昂恩昂的學驢叫,還啃草,你以為你真是阿凡提的坐騎么……噗哈哈哈……」

只見烏羽玉的臉上變得刷白,又變紅,又變黑,「江!夏!王!!你丫皮又癢了是不是?!!!老娘非把你打得滿臉桃花開!!!」說著就沖向江夏王。

戚落櫻見狀著急的抱住烏羽玉的腰,「小五,小五,別衝動啊,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做那樣的東西。對不起啊小五,對不起……你不要再打江大哥了……」

「小七,沒事的,我不怪你。你放手我要好好教訓他!」

「小五,你要是真的不怪我就不要打江大哥了,要不我還得給他治療……」 烏羽玉想了想覺得戚落櫻說的很在理,於是放下了攻擊姿勢,瞪了眼江夏王,「老娘今兒個就看在小七的面子上放你一馬,再敢嘴欠誰也救不了你!!」

江夏王擦把汗,剛才真是完全光顧著笑話人家忘了烏羽玉暴走時的樣子,「額……小唐,我們現在是不是該去那家寵物店……」

烏羽玉感覺自己好似落下了不少劇情,在一邊諮詢起了戚落櫻。

「好了,那我們現在就去寵物店。」莫青說著,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我有一種,很好的預感……」

蠻熙之前裝暈效果還是不錯的,坐著專車就來到了寵物店。不同於美依的大籠子,蠻熙被放置的則是一件裝飾華美的卧室。房間里很是昏暗。蠻熙看看自己手上綁著的鏈子發著淡淡的白光。

「尼瑪,勞資最討厭和教會有關係的東西!!」蠻熙極其嫌惡的一扯手上的鏈子發出清脆的聲音碎裂了開來。可能那些人沒有想過現在在蠻熙身上發生的變故,使得這種鎖鏈對他的作用顯得微乎其微。

昏暗中,蠻熙的眼睛發出明顯的紅光。走到門口剛想伸手開門,就瞥見門上貼著的畫的亂七八糟的黃色草紙。蠻熙面無表情的撕下那些黃紙,「道士什麼的,更討厭。」

樓道里一片漆黑,不過絲毫不影響蠻熙的視線。這裡有不少房間,房間的門上都裝飾著不同的東西,有的和剛才的一樣貼著黃紙,有的掛著紅色內褲,有的塗著黑色粘稠液體。

順著樓梯下了樓,果然見到兩個看守的人員。他們發現蠻熙的第一反應就是驚慌的舉槍,不過還是在速度上輸掉了。不過一個眨眼的功夫,兩人就被短箭放倒,噴出的血液濺到旁邊的牆壁上。

「額……」蠻熙馬上捂住了鼻子,「該死的……」低聲罵了一句,便緊忙離開。出了大門是一個小院子,順著往前看,就發現了一家兩層寵物店的後面,寵物店的頂端是個粉紅色的戴蝴蝶結的貓頭雕像。

沒有過多的想什麼,蠻熙就拽開了寵物店的後門。裡面貌似很安靜,沒有什麼動靜。往裡走到大廳里,就看到店內擺置的各種動物。柔和的燈光照著,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香氣。

正在蠻熙考慮著下一步的計劃,有人說話了,「這位小伙兒,想買什麼呢?」

蠻熙抬頭一看是個頭髮有點稀疏的中年人,正是之前江夏王他們來的寵物店的店主大叔。

「後面那棟樓是你們店的么?」蠻熙面無表情的問。

「看看我家的小白虎怎麼樣?感覺很適合你……」

「你是管事兒的么?」

「你看這小白虎多可愛,而且還不會長大……」

蠻熙頭上暴起了井字,沖著店主大叔一腳踹倒,「勞資可沒時間跟你廢話!!說,是你要抓我的么?還有那些神經不正常的人是怎麼回事!!」

店主大叔十分淡定的起身,「小伙兒,你怎麼這麼暴躁呢,來,你看這個……」說著從衣兜里掏出一塊古典的懷錶垂在蠻熙的眼前。「注意看哦,不要走神兒……」

「你當我白痴啊!!」蠻熙暴怒的對著店主大叔就是一頓踹。

店主大叔趴在地上吃力的大叫,「來人啊!!救……我……」

隨即從店裡的某個黑暗的角落出現了十幾個獵人裝扮的人。

蠻熙停下的腳上的動作,看看周圍的人,「呦,怎麼有幾個這麼眼熟……」說著嘴角勾起了壞笑。

人群里的一個女人說道,「你最好乖乖聽話,我們知道你弱點很多。我們可不想傷了你……」

「呵~口氣大的人還真是越來越多。」蠻熙覺得很好笑的看著這些人,「你那些東西對勞資可沒什麼效果,因為……」

那女人貌似想到了什麼明顯愣了一下,趕忙王兜里摸著什麼,只是還沒來得急反應就倒在地上,她撫著自己的胸口,「居然,這麼近的距離也能發箭……」

其他人看了這情況都趕緊發動攻擊。蠻熙輕鬆的躲過他們的攻擊,屋裡明顯有點狹窄的不夠發揮,只得收起了手裡箭,改用了自己的指甲。

「其實,我一直不想這樣的,這樣看起來很不衛生,也影響我的帥氣形象,而且我原本是有潔癖的……」蠻熙邊自言自語著,邊划斷一個人的咽喉,噴濺出的血液讓他胃裡一陣噁心。

蠻熙怨念的看著自己手上的血,想起了莫青那張那人很不爽的妝模作樣的臉,再也忍無可忍,對著這幫子倒霉的人發起脾氣來。不到兩分鐘,十幾個人都倒在血泊之中,蠻熙也忍不住坐在一旁不停的乾嘔起來。

腸胃裡翻江倒海,眼前天旋地轉,本身就極其敏感的蠻熙,稍微吸入一點點血液的味道,就渾身無力到抓狂。

「該死…..那個死狐狸….」蠻熙雙眼猩紅,緊緊握著的雙拳中,鋒利的指甲早已戳進掌心,勉強靠著這微弱的疼痛感來保持大腦的清醒。

蠻熙搖搖晃晃,東倒西歪的往前走,這暈血的效果遠比自己想的要嚴重太多,可是自己又沒法殺了莫青來換取解咒!!

在心裡,蠻熙正千刀萬剮著莫青。

「呵呵,還沒暈倒,自制力不錯。」

蠻熙聽出了這讓人厭惡的聲音正是來自莫青,恨恨的想撲過去宰掉他,可渾身無力,身體是一步也不想在這染滿鮮血的屋內再待一秒。

此時莫青,江夏王和戚落櫻都到了這裡。

「二嘎,你這是發什麼瘋?血洗寵物店啊???」江夏王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蠻熙,你怎麼了,沒事吧?」戚落櫻完全不顧周圍橫七豎八癱倒的人,奔向一臉蒼白不住乾嘔,眼神恍惚,不氣不餒想挪出屋子的蠻熙,中途還被絆倒兩次。「蠻熙,你身上好冰啊~肩上的傷我幫你處理下,你忍一下,可能會有點痛……」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