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埃爾扎克,來人,跟我進入北城,徹底的搜索吉克.萊茵的蹤跡,」米麗說著來到了眼前這面由魔法形成的岩壁前,

她抬起了一隻手,握緊了拳頭,朝著眼前的岩壁一拳打了上去,岩壁紋絲不動,但是,突然間,岩壁開始出現了細密的裂痕,整塊由魔法構築的岩壁頓時碎裂垮塌了下來, 王都,天上之城,港口附近,午後時分,雨勢已經完全停止了,這會,在北面的海面上,出現了一大批艦隊,一字排開足足有上百艘大中小型的帆船,正在緩緩的朝著海港處駛來,

領頭的船艦,是一艘巨型的帆船,船體呈土黃色,在船頭的地方,有一尊手持三叉戟,頭戴花環,**著上身,留著鬍鬚的老人模樣雕像,

這是海上公國波塞頓的海神號戰艦,可以搭在五千名士兵,船上配備了三面大帆,動力十足,而作為魯克公國昔日的盟友,波塞頓,自一百多年前便和魯克公國有著十分密切的往來,

然而,時過境遷,昔日的盟國,現在已經**裸的背叛了,大批的艦隊開始靠岸了,海神號緩緩的進入了港口,側著停靠在了港口邊,

從船上,一個木質的樓梯,斜放了下來,從船上,二十多名身著海藍色盔甲,胸口心臟位置的盔甲上,清一色的印有金色的三叉戟圖案,這些全都是波塞頓公國的軍團長,

而其中一名,將近五十來歲,深藍色短髮,顯得十分精神,面色紅潤,而在他的盔甲上,除了一個金色的三叉戟外,在外圍,還印有一個花環,

哈斯坎帝國的士兵們排成了一列,地面上,已經鋪上了一層紅地毯,哈斯坎帝國的士兵微微側過身子,右手放平在左肩上,微微躬下身子,朝著眼前波塞頓公國的將領們敬禮,

「哎呀,托魯軍團長,你們總算來了,」一名面容顯得十分姦猾,四十多歲,穿著一身紫色長袍的男人,恭敬的說著,走了上去,


「諾拉克公爵,怎麼不見你們國家其他的軍團長呢,」托魯看著海港處,除了迎接他們的馬車,和一些士兵外,連一個軍團長的影子都不見,

諾拉克頓時陪笑道,「呵呵,因為現在馬上就要往東推進,所以軍團長們都在忙呢,」

在托魯的身後,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卻微微的笑了笑,一副嗤之以鼻的態度,「哼,既然要合作,起碼得來一兩個軍團長迎接下吧,」

托魯身後少年所說的話似乎被諾拉克聽到了,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起來,

托魯轉過頭,瞪了那名少年一眼,隨後那名少年做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不說話了,

一行人走過紅地毯,走上了海港通往上層的樓梯,樓梯上,還能看到斑駁的血跡,四周隨處可見毀壞的建築物,而魯克公國王都,海灣用來防禦的城牆,很多地方,已經破開了一個大口子,或者倒塌,

「托魯大人,魯克公國竟然會被這樣一個毫無紀律,野獸般的國家,這麼輕易的攻陷了,唉,」在托魯身後跟著的軍團長里,一名三十多歲,面容清秀,身形健碩的男性嘆息著說道,

「是啊,波爾,還記得兩年前,我和你曾經在魯克公國的儀仗隊和巴茲九世陛下的迎接下,進入這裡嗎,」托魯看著眼前已經半毀的城門,想起了兩年前的事情,

「唉,托魯軍團長,我們也實在沒辦法,當初攻擊海港的時候,遇到了魯克公國的頑強抵抗,我們可是損失了不少人,不過你放心,只要等戰爭結束了,這裡就是你們波塞頓公國的領土了,我們會幫忙修繕好的,」諾拉克識趣的說道,

在進入了城市后,北面的城市,放眼望去,倒塌燒毀的房屋,殘破的街道,一副經歷了大規模戰鬥后,留下來的殘破景象盡收眼底,

托魯無奈的搖了搖頭,如今的他們已經淪為了背叛者,曾經魯克公國在波塞頓公國遇到飢荒的時候,還大力的幫助過他們,但眼下,他們卻恩將仇報,為哈斯坎帝國打開了海上通道,現在,甚至還要幫哈斯坎帝國一起侵略曾經的盟國,

而這時,托魯注意到了四周,儘是一列列正在搜查的士兵,似乎正在找著什麼人一樣,他忍不住問道,「諾拉克,你們的人在幹什麼,」

諾拉克訕笑著說道,「唉,沒什麼,只不過是城裡混入了……一隻老鼠而已,」

就在說話之際,一頭魔獸,載著一名黑髮少年,從附近的小巷裡,躥到了眼前的街區上,

而遠處的街區里,傳來了陣陣盔甲摩擦著地面的聲音,「快追,發現目標了,」

吉克騎在霍斯特的背上,回望著身後的追兵,就在這時,「吉克……」


一個聲音響起,霍斯特停了下來,吉克轉過了頭,頓時間,吉克的眼神變得憤怒起來,因為他認得,喊他的人,是海上公國波塞頓的最高軍事領袖,托魯,曾經還在宴會上和他舉杯痛飲過,

托魯身後的軍團長們,頓時「唰唰唰」的抽出了隨身佩戴的劍,

「那個就是傳聞中的吉克.萊茵啊,」托魯身後那名年紀最小,一臉稚嫩的年輕軍團長說道,隨後他突然朝吉克沖了過去,

「讓我試試他,」說話間,那名年輕人已經來到了吉克的身前,他手中的劍上,黑色的勁氣附著了上去,朝著吉克砍了過去,

那名年輕人臉上帶著輕蔑的笑意,但下一刻,他的笑容消失了,因為他砍過去的劍,被吉克只手抓住了,

吉克望著眼前的年輕人,抓著劍的手中,流出了一股股魂之力,而此時流出來的魂之力卻彷彿實物一般,纏住了對方的劍,和那天吉克與阿明的後半段戰鬥里一樣,

「呯」的一聲,那名波塞頓公國年輕軍團長手中的劍被吉克捏碎了,隨後吉克憤怒的看著他,在劍碎裂的一瞬間,吉克的另一隻手,已經握成拳頭,朝著眼前的人胸口處打了過去,

「呯」的聲音再次響起,托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舉著手中的劍,擋下了吉克的拳頭,他和身後的年輕人在巨大的衝擊下,往後滑出了四五米的距離,才停了下來,托魯扔掉了手中的劍,

「叮」的一聲,掉落在地上的劍碎裂了,「還是老樣子,拳頭比以前更有威力了,吉克,」

這時,托魯身後的軍團長們紛紛沖了過來,「住手,」隨著托魯的喊聲,軍團長們紛紛停了下來,

「吉克,後面的追兵馬上就要過來了,我們還是先逃吧,」霍斯特說道,

吉克憤怒的看著托魯,隨後他緩緩的說道,「背叛者們,記住,我會像今天擊碎你們的劍一樣,碾碎你們,」

在吉克說話后,霍斯特載著吉克向著海港大門的西面奔跑而去,已經在士兵的護衛下,嚇得癱軟在地上的諾拉克終於鬆了一口氣,

「太衝動了,曼努,剛剛要不是我及時過去,你現在可能已經躺下了,」托魯看著叫曼努的年輕人,教訓式的說道,

曼努一臉調皮的笑著,說道,「呵呵,托魯,謝謝你,唉,沒想到的確如傳聞里,十分厲害呢,吉克.萊茵,」

「啪」的一下,在托魯身後,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女性快速的站了出來,一巴掌扇在了曼努的臉上,「臭小子,應該是托魯大人才對吧,一點規矩都沒有,」

打了曼努一巴掌的,是一名海藍色長發,明眸皓齒,鵝蛋臉的漂亮女性,身材勻稱,絲毫看不出一點軍人的樣子,

「曼莎莉,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曼努話音剛落,「啪」的一下,他又挨了一巴掌,

「是曼莎莉姐姐大人,」曼莎莉眼神高傲的看著委屈的曼努,托魯和其他的軍團長都笑了起來,

而這時,那名叫波爾,面容清秀的軍團長收起了笑容,「托魯大人,戰爭或許不會如陛下所願,那麼快結束呢,」

周圍的笑聲戛然而止,每個人都想起了剛剛吉克那野獸般的眼神,以及那擊碎了鋼劍的實力,渾身散發出來的陣陣壓迫感,

「的確是呢,被逼入絕境的野獸,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呢,」托魯說完后,每個人都一副同意的樣子,

「托魯大人,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協助哈斯坎帝國的其他幾個軍團長,合力解決掉吉克.萊茵,趁著他現在在王都,只要一解決他,魯克公國的戰爭,很快就會結束,」曼莎莉一本正經的說道,

「托魯大人,的確如曼莎莉所說,要解決他只有趁現在了,雖然兩三個軍團長或許都不是他的對手,但只要我們合力,一定可以解決他,」波爾繼續說道,

波爾這次是第二次見到吉克,但打第一次見到吉克起,他的心底,就忍不住對吉克產生了戒心,在王都,他目睹了吉克做事的風格,自然而然的便帶給了旁人希望,這樣的力量十分可怕,

托魯陷入了沉思,他還記得,兩次來魯克公國,有二次和吉克比試過,而且一起喝到酩酊大醉,此時要讓他幹掉吉克,他的心中卻,隱隱覺得下不了手,

「好吧,待會我們就和哈斯坎帝國的幾個軍團長商量,畢竟我是一名軍人呢,」托魯感慨的說道,

此時的吉克,在下水道里,身邊滿是惡臭,他似乎已經很累了,靜靜的靠在牆壁上,望著不斷流淌著的污水,霍斯特靜靜的趴在一邊,

吉克還記得,自己剛剛來到王都的時候,會經常帶著一些附近的小孩,到下水道里玩樂,那會的下水道,不說很乾凈,但卻沒有太大的異味,但此時,卻混雜著腥臭味,在流淌著的污水裡,

隨著雨水的沖刷,街道上的血污都流入了下水道,吉克低著頭,沉默著,

「吉克,」隨著米塞的聲音響起,他的半截身子,從吉克旁邊的牆壁里伸了出來,

看著意志十分消沉的吉克,米塞頓時一把抓住了吉克的衣領,「啪啪」的兩聲,吉克的臉上,結結實實的挨了米塞兩巴掌,

「好好想想吧,你現在到底該做什麼,不是一味和敵人使用蠻力,你不是來找你們的公主嗎,還有你的兄弟,瑞克,以及查探敵人的情報,」 埃爾扎克靜靜的靠在王座上,只手拄著下巴,此時已經到了晚上,王宮議政廳里,魔晶燈潔白柔和的光芒,把整個大廳照的通亮,

在打了一個哈欠后,埃爾扎克揉了揉發困的眼睛,慢悠悠的說道,「怎麼還不來啊,吉克.萊茵,」

而在王座的旁邊,靜靜的躺著一具沒有頭,被冰封起來的屍體,

埃爾扎克在得知吉克已經取走了掛在東門上,巴茲九世的頭顱后,便料定吉克一定會前往王宮,收回巴茲九世的屍體,所以,在今早,他冒著暴風雨,一路跑到了這裡,

這會,還能看到埃爾扎克的紅色獸面盔甲上,沾著不少的污泥,

「哎呀,埃爾扎克,你在這裡幹什麼,」諾拉克一副急急忙忙的樣子,跑了進來,在看到埃爾扎克一副愜意的樣子后,快步走了過去,

「嗨,走,現在波塞頓公國的人正在和我們的幾個軍團長商量事情,就你一個人不在,」諾拉克說著抓住了埃爾扎克的手,想要把他拉起來,


但隨即,埃爾扎克用力一甩,諾拉克跌坐在了地上,「不去,我要在這裡等吉克.萊茵,」

「你……」諾拉克一時間無語了,接著說道,「你怎麼跟小孩子一樣,米麗對於你今早的行為,已經快氣瘋了,她揚言找到你,要讓你好看,」

突然間,埃爾扎克的眼神變了,渾身的懶散也收了起來,他躬下身子,眼神高傲的看著諾拉克,「可別搞錯了,我和那些渣滓可不一樣,身為精英的我,和他們可是不一樣的,知道了就快點滾,諾拉克,別等我改變主意,」

一時間,諾拉克頓時全身發毛,他知道埃爾扎克,是一個十分不合群的人,而且他的軍團長,是他在陛下的面前,斬殺了哈斯坎帝國原第十軍團長后,得來的,

諾拉克急急忙忙的起身,轉了過去,就在這時,埃爾扎克笑了起來,笑容顯得十分歡樂,隨後他繼續說道,「我是知道的,赫茜娜陛下的身後,有一位非常不得了的大人在幫她,那位大人似乎很注重有實力的人呢,」

埃爾扎克這麼說,簡而言之,即使他隨意幹掉了自己這邊沒有實力的人,也不會受到責罰,

頓時間諾拉克驚訝了,他急急忙忙的四下看了看,而後轉過頭,一臉驚呆的樣子說道,「埃爾扎克,你找死啊,你是怎麼知道那位大人的存在的,」

「諾拉克,你平時在別人面前耀武揚威,我不管,不過你記住了,在我的面前,最好小心些,」埃爾扎克說完后,諾拉克一臉甚怒的離開了,

埃爾扎克繼續靠了回去,回想著剛剛提起的事情,赫茜娜的背後,的確是有一位無論是實力,還是計謀都十分厲害的人在幫她,只不過那個人他至今沒有見過,但是直覺告訴自己,赫茜娜能登上王座,絕對是有人在背後幫她,

而整個帝國,軍部里,基本沒有幾個人知道,他也僅僅是靠猜測,不過從諾拉克剛剛急躁的口吻中,似乎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哼,赫茜娜背後的那個男人,貌似很強大呢……」

一間昏暗的房間里,似乎是一間監獄的樣子,裡面的一張矮桌子上,擺放著各種刑具,在其中的一間牢房裡,瑞克渾身是傷,雙手被綁住,調了起來,下面的地上,能隱隱看到不少血跡,

「吱呀」的一聲,牢房的門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名只有一隻手的男人,另一隻手,已經齊胳膊不見了,他手中拿著帶刺的鞭子,陰險的笑著,走到了瑞克的身前,

「小子,死了沒,我又來了,」說著這名斷手的男人,用力的抓住了瑞克的頭髮,把他的頭提了起來,

瑞克的臉上,已經腫得面目全非,似乎之前被十分殘忍的對待過,「現在還不是睡的時候……」

那名斷手的男人怒吼著,手中的鞭子無情的對著瑞克抽打了起來,瑞克渾身上下,似乎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他努力的睜開腫脹的雙眼,嘴角處揚起了一個笑容,

「笑,你小子,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斷手的男人十分的憤怒,手中的鞭子更加用力了,彷彿發瘋一般的抽打著瑞克已經鮮血淋淋的身體,

四周的牢房裡,關押著魯克公國的士兵,每個人的臉上都十分的不忍,很多人閉上了眼,

這是王都位於西面,用來關押囚犯的監獄,現在這裡,關押著魯克公國的俘虜,很多牢房裡,躺著一具具冰冷的屍體,大部分被俘虜的士兵被關進來的時候,已經受傷,但敵人卻任由他們自身自滅,

那名斷手的男人似乎打累了,終於放下了手中的鞭子,「今天就到這裡了,你可要好好撐著,我的手,可是被你砍了下來,這份怨恨,我會好好發泄在你身上的,」

斷手的男人說著,把瑞克放了下來,瑞克整個人軟軟的躺在了地上,「來人,把吃的拿過來,」

不一會,一名士兵拿著食物走了過來,斷手的男人一把拿了過來,把食物丟在了地上,隨後,用力的踩了幾腳,接著抓起了瑞克的頭,「可不能讓你餓死呢,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好好折磨你的,趕快吃吧,」

在斷手的男人離開后,四周牢房裡的士兵紛紛聚到了牢籠的欄杆邊,小聲的喊道,

「瑞克大人,你還好吧,」

瑞克剛剛抵達王都,不到幾天,戰爭就爆發了,他首當其衝,趕往了海港的防線,但在他到達的時候,敵人已經上岸了,海港的防備,輕易的就被瓦解,這樣如此迅速,唯一的解釋,軍部里有背叛者,

瑞克吃力的扭動脖子,朝著已經被踩得分不清樣子的食物,緩緩的爬了過去,渾身的劇痛,這幾日來他似乎已經習慣了,他知道自己必須活下去,要死的話,至少得把軍部里有背叛者的事情,告訴吉克,

瑞克張著嘴,緩緩的把食物送入嘴裡,血水混合著食物,瑞克不斷的吞咽著,嘴裡十分痛,但他知道,必須把食物吃下去,才能活下去,

「瑞克大人,我看不下去了,他們這樣侮辱你,不如……」

「杜…魯…特,」瑞克微弱的喊了起來,四周牢房裡的士兵們紛紛看向了瑞克,

瑞克終於把食物吃完了,而後他努力的翻了個身,平躺了下來,似乎好受了些,

「你們…聽好了,不要想著…自我了斷,活著…活著…希望…一定會降臨…在我們身上的……,」瑞克斷斷續續的把話說完后,在瑞克旁邊牢房裡,關著的杜魯特,十分慚愧的低下了頭,他是瑞克的副官,

瑞克再次笑了起來,伴隨著陣陣微弱的咳嗽聲,瑞克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如果我們…能…活著回去,一定…會讓…敵人…後悔的,」


吉克在下水道里焦急的等待著,米塞已經出去查看情況了,今早他的意志十分的消沉,因為他在來到北面城區的時候,便已經看到了海面上數百艘波塞頓公國的船艦,一時間,他知道了一個事實,波塞頓徹底的背叛了,

而經過這一整天,吉克心裡十分清楚,哈斯坎帝國的軍隊,在王都的,至少有三十萬,後續的部隊,會一點點的朝著東面行進過來,而現在,又加上波塞頓公國,兩個國家的兵力,加起來恐怕有超過一百五十萬,

而魯克公國,到吉克離開之際,珠寶之城的軍隊,僅僅只有八萬左右,雙方的軍力接近了二十倍的差距,這是一場讓人聽起來毫無希望的戰爭,

吉克的心裡一瞬間,似乎動搖了,但此時此刻,他拋棄了這樣的想法,米塞的兩巴掌,徹底的讓他清醒了,他必須找到瑞克的下落,救回拉薇兒,至於回去后,到底該怎麼辦,回去再想辦法,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