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破骨!」

葉凌拳頭一收,口中重喝一聲,手臂衣衫全部震碎,露的那如同注入無數黃沙的鼓脹胳膊,上面青筋暴露,旋即一雙怒拳就對著葉凡奮力轟去,拳頭暴沖間就像是猛虎下山,帶來一絲絲虎獅怒吼的氣勢。

「下等武學,猛虎拳!沒想到這葉凌居然修鍊到第二式了!這份天賦還真有他哥的幾分影子,看樣子葉凡又要被虐了!」周圍觀戰人群,望著葉凌那氣勢逼人的拳法不由得一片嘩然。

望著直逼面門的氣勢虎拳,葉凡卻再沒有了當初對戰時的狼狽,葉凌本是迅疾如雷的拳頭,在他視線下卻格外的緩慢,劍眉一挑,嘴角上翹,葉凡頃刻間便有了應對之舉!

「疊波掌!」

厲喝一聲,葉凡思維瞬間進入流水意境,體內骨骼也如同深秋麥浪,彎曲之中,腰背胳膊手掌同時蓄力,隨後環環緊扣層層遞進,幻動的手掌驟然繃緊,一股氣勁驟然迸發,與那略帶詫異的葉凌,拳掌再遇!

嘭!嘭!嘭!嘭!

四道強烈的氣勁幾乎毫無間隙的奔涌而來,葉凌猛虎破骨蓄積的力道輕易的轟碎前三道,但當艱難的抵消掉第四道疊來的氣勁時,他的拳頭竟然生出陣陣劇痛,顯然是處於了下風!

當下駭然神色,逐漸瀰漫上了臉龐!

「疊波掌四疊!怎麼可能!你這個廢物怎能修鍊到這種程度!」

前後短短不過十數天時間,從淬體二重提升到淬體四重,而且還將葉家的下等武技疊波掌修練到了四疊境地,即便是他那個妖孽哥哥也無法完成的事情,如今卻這般真實的發生在了被他視為廢物的葉凡身上!

「嘿,只是四疊嗎!」

望著駭然無比的葉凌,葉凡嘴角獰笑著一勾,眼中殺機涌動,站定的右腳向著地面猛然一跺,咔的一聲輕響,就是見到葉凡身軀再度擺動,手掌之中再次迸發出一股更加駭然的氣勁!

嘭!

直衝面門的氣勁,讓葉凌的神色駭然更濃,當他剛要抽身的時候,那股凌厲氣勁就是全部傾瀉在葉凌胸口,然後後者就在周圍眾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中,重重的摔落出去!

「噗!」

猛烈的氣勁肆虐在體內,葉凌一口鮮血就欲噴出,但當他察覺到周圍那些震驚中還帶有一絲幸災樂禍的眼神,他不由狠狠的咬緊牙關將其吞入肚中!急欲殺人的視線凝聚在前方黑衣少年的身上,看著對方臉上的仇恨冷笑,葉凌第一次嘗到了侮辱的滋味!

當初那個被其肆意侮辱,任意擺布的廢柴少年,如今卻有了凌駕他之上,低頭俯視他的力量!那本該只有他才能做出的表情,卻在眼前少年臉上浮現了出來!

而此刻,周圍的葉家子弟視線也都凝聚在淡笑而立的葉凡身上,眼神中充滿了震驚,停滯二重境多年的廢物小子,終於是打破了魔咒,但這魔咒解除下,第一個遭殃的就是有奪愛之恨的葉凌!

旁邊反應過來的小胖,神態同樣是無比震驚的望著自己的夥伴,驚訝道:「葉凡,你突破了!」

比起其他人,小胖臉上除了震驚更是多了欣喜,相處多年才知道,少年平庸資質下有著何等堅韌性子,如今鷹隼翱翔,肯定會有擊破長空的時候……

而那對面的凌雪,微張的朱唇中竟也呢喃著葉凡的名字,一雙美目凝聚在黑衣少年的身上,目中滌盪著淡淡的自嘲之色。

當初會離開葉凡,就是因為對方註定廢物一生,怕自己受連累,可如今少年那麼的意氣風發,而她與對方卻有了難以逾越的鴻溝,或許,她當初的選擇,是錯的……

視線中央,淡笑而立的葉凡,望著對面那神色複雜,表情變幻的凌雪,心中竟然沒有太多的快感,此時的他倒是希望對方能去照顧一下葉凌,即便是敵對方,但那最起碼還能證明凌雪與那葉凌是真感情,可眼下的景象……

心中平淡的笑了一聲,葉凡目光從少女神情複雜的臉蛋兒上轉移,旋即就落向了顫抖著站起身來的葉凌,眸中仇恨的冷芒再度閃動起來。

「葉凌,還記得當初我立下的誓言嗎?他日仇,今日十倍奉還!」

修鍊場的屈辱,血靈池的仇恨,今天他便一併討齊了!

流水意境再次涌動,葉凡就是要施展疊波掌,徹底廢了眼前驚恐湧現的葉凌,當初會有葉寧能夠阻攔,但今天誰也別想阻擋他!眼前人,要麼廢,要麼死!

「住手!」

可是就在他剛要出手的時候,寂靜的武學殿二層,卻是突然傳盪起一道極為清靈的女子呵斥音,眸中暴戾涌動執意要廢掉葉凌的葉凡,聽到耳邊那熟悉的呵斥,心中竟然一陣錯愕,當下那體內湧起的流水之意,也如浪潮般匆匆消退,整個人氣勢如同氣球一般蔫了下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他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了!而本已經下定決心,說什麼也要廢掉葉凌的他,只能恨恨的自己打臉。

場上眾人也都是有些愣神,本是凝聚在葉凡身上的視線,全部撤離,眸子一轉,目光向著人群外的一道人影投射而去。

眾目火熱,這一刻周圍空氣的溫度也好像升高了幾分。

「不會是……她吧。」

原本在為葉凡能碾壓仇敵而歡欣鼓舞的葉小胖,這一刻肥胖身體竟也猛的一顫,旋即就跑到了葉凡身後,望著來人方向,面相苦澀。

圍聚在周圍的葉家子弟,此時自動閃出了一條寬敞的人流通道,而後就看見一道身影自那人群中緩緩而來。

「果然是她!」望見來人,葉小胖顫抖的道出一聲,隨後身軀再次倒退幾步,肥碩的臉上充滿了畏懼之色。

而那愣神在原地的凌雪,望著來人的眸子有些閃爍不定,隱約間還有一抹淺顯的自卑與羨慕,至於那葉凌,虎目中卻也有著一抹隱晦的火熱,彷彿是望見了什麼絕世珍寶!

「葉凡,你不知道武技閣內禁止打鬥嗎!」

, 寂靜的武技閣二層,場上年輕的葉家小輩,此刻都是眸子火熱,視線全部聚焦於同一道倩影之上。

碧綠色輕紗包裹下,火熱高挑的身段玲瓏有致,不施粉黛的清麗容顏間,有著一對如同清泉的靈氣月眸,視線下的那道倩影,姿色比起凌雪都要出眾幾分。

葉輕靈,原名溫輕靈,乃是葉家收養之女,出身卑微但資質卻十分出色,如今已達到淬體六重境,與那葉寧被稱為年輕一輩兩大天才,而且對方還有著葉家第一美人的稱號,是無數葉家子弟心中當自己無愧的女神。

不過就是這樣一個女子,卻有著令人避而遠之的火爆性格,有著嫉惡如仇的俠女心性。

「葉凡,你不知道武技閣內禁止打鬥嗎!」

清靈的呵斥聲音出口,一身碧綠裝束的葉輕靈,就淺蹙起柳眉,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出場。

望著半路殺出的葉輕靈,葉凡心中不由得泛起了陣陣苦澀,這小魔女果真是個十分記仇的主兒。

小時候,他與小胖經常去後山樹林偷鳥蛋,但有一次卻是意外撞見了正在後山小河內洗澡的葉輕靈,結果二人就被對方誤認為是偷窺狂暴打一頓,而且從那以後葉靈每次碰到二人都是要刻意針對一番,只是沒想到如今三人,在這種情況下碰了面。

原本可以好好羞辱葉凌一頓,卻被眼前女子給攪渾,葉凡心中也略微有絲怒氣,他無畏的挑挑眉,撇嘴道:「那你也應該知道,後山小河是禁止洗澡的吧。」

嘩!

周圍人群好似都懂了什麼,怪異的目光全部投向了身著綠衣的葉輕靈身上。


藏在葉凡身後的葉小胖,此刻也是對前者悄悄豎起了大拇指,好似是在說:「老大,還是你牛,連她都敢調戲!」

感受到周圍人的異樣目光,對面的葉輕靈,那清麗的臉蛋兒上驟然間升騰起一抹羞紅,好似夏日裡的紅蓮,美艷不可方物,而剎那的羞紅之後,就是寒冰密布。

葉輕靈月眸眯起,其中冷芒閃動,緊盯著葉凡威脅道:「葉凡,你再說一遍,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

此刻,她心中泛著陣陣羞怒,在葉家生活了這麼多年,她就沒見過比葉凡還要流氓的人!

「輕靈姑娘,剛剛你可是說武技閣內禁止打鬥,眼下又想打斷我的腿,你不覺得自相矛盾嗎?」葉凡不在意的一笑,質問道。

打不過你就氣死你,這就是葉凡這麼多年來一直貫徹的對敵原則!

「你!」怒極的葉輕靈就欲發作,但卻望見周圍人更加古怪的目光,當下水靈臉蛋兒不由的一紅,旋即對眾人呵斥道,「看什麼看,都散了,如果誰不想走,我親自送他出去!」

被那極度冰冷的美眸一掃,圍觀的葉家子弟身體都是猛的一顫,一個個悻悻然的離散開來,對於他們來說,眼前的女人,就是一朵帶刺的玫瑰,雖然好看但要是碰上去還得流血!

「還有你,都被人打傻了,還留在這裡幹嘛,難不成等著葉寧那傢伙來給你收屍啊?!」

心中憤怒無處發泄,葉輕靈卻是瞥見了不遠處身形狼狽的葉凌,當下冷言相向道,而被怒罵一頓的葉凌,卻是一點脾氣都沒有,勉強著對其笑笑后,就將視線轉移到葉凡身上。

低沉著臉起身的葉凌,虎目滿含恨意的盯著葉凡,立誓道:「葉凡,等到族比那天,今天的侮辱我也會討來的!」

聞言,葉凡平靜下來的黑眸,卻是再度涌動起仇恨的目光,望著葉凌離開的身影,嘴角弧度愈發冷翹,凝聲應道:「先祈禱自己能活到族比那天吧,不要忘了,你們兄弟倆還欠我葉凡一條命!」




當日血靈池邊的逼殺,他不會就此罷手!葉凌,葉寧,必須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再掃了一眼緊隨葉凌離去的凌雪,葉凡的視線才轉回到美眸冰冷的葉輕靈的身上,眼下場上只剩下他、小胖還有葉輕靈三人,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人群離散,葉輕靈靈氣十足的月眸緊瞪著葉凡,訓斥道:「葉凡,我應該說你蠢還是說你笨,你若是廢了葉凌,葉寧會饒過你嗎,他父親葉雄會饒過你嗎?只知道逞一時之快,莽夫!」

而葉凡聞言臉上卻多了一絲笑意,雖說葉輕靈脾氣有點火爆,但是本質還是挺單純善良的,當然如果對他與小胖友善一些的話,會更善良。

至於葉輕靈所說,他卻滿不在乎,既然葉凌兄弟敢殺他,那他又有什麼理由不去殺對方,只是廢掉還算便宜他了!

「輕靈姑娘,聽你這話,好像是在關心我啊。」葉凡輕挑著嘴角,眼神戲謔的調侃道。

「我在關心你死沒死,死了我就不知道該揍誰了!」

砰!砰!砰!……砰!


……

寂靜的武技閣二層,響起了葉凡與葉小胖凄厲的慘叫聲,而後就見那一臉得意的葉輕靈,歡笑著走出了武技閣。

…………

銀輝爛漫,葉家後山竹林間,竹葉沙沙而動,一名黑衣少年置身其中,曲身彎骨如同流水,而當他幻動的手臂猛然甩出之際,身體內竟同時傳來七道骨骼錯動的響聲,響聲之下葉凡層疊氣勁驟然迸發!

嘭!嘭!嘭!……嘭!

七道重重的轟擊聲傳來,前方竹林頃刻間倒下大片,甚至連那堅硬的地面都變得極為狼狽!

洋蔥總裁:女人,休想逃 ,也是水到渠成般達到了。

月光下,黑衣少年淡然而笑,勢要刺破天穹的劍眉下,一雙黑眸隱約流露著幾分興奮,期待的自語道:「疊波掌已經修鍊到七疊之境,接下來是該換換口味了。」

手掌伸到懷裡一掏,一本暗黃色的武學典籍便是出現在月光下,堅硬的牛皮紙封皮上,「鏡月指」三個大字格外的醒目。

「鏡月指,中等攻擊武學,淬體五重境以上武者方可修鍊,難度係數極高,此指法修鍊講究脊髓聚氣勁,指尖凝一點,一指破蒼穹……」

掃閱著手中武學典籍的內容,葉凡眉頭逐漸皺了起來,黑眸間隱隱也有些變幻。

「這鏡月指乃是由體內凝聚氣勁,然後再由脊髓化勁,奔向指尖,如果達不到五重境,自身脊髓肯定承受不了凝聚的壓力,看來當務之急,還是儘快突破淬體五重境啊。」

合上武學典籍,葉凡從口袋中掏出了那個隨身攜帶的銀色玉瓶,如今他身上還有一紅一黑兩枚丹藥,黑色煞丹不能用,那就只剩下一枚紅色丹藥。

晃動一下玉瓶,聽著其中清脆的響聲,葉凡心中略微有些愁緒,一枚紅色丹藥或許還能供他提升一重,可是再往後他就需要重新想辦法了。

如果想參加族內大比,在大比上打敗葉寧,實力最起碼要達到淬體六重境,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對於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不管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先利用這枚紅色丹藥,把實力提升到淬體五重境,其他的以後再說!」

自我安慰幾句,葉凡便起身返家,經歷了上一次的痛苦的提升經歷,葉凡這一次也學機靈了。

回到家的他,在自己房間內擺放上一個半人之高的木桶,放好熱水后就將那紅色丹藥丟了進去。

嗤嗤嗤!

紅色丹藥入水便逐漸融化,而隨著丹藥的消失,原本清澈的熱水卻變得赤紅無比,其中靈氣蕩漾,只是輕輕一聞,就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感受到木桶中升騰而起的靈氣,葉凡瘦削臉龐上笑容不由濃郁了幾分,快速褪掉身上衣衫,就如泥鰍般赤條條的鑽入進去。

嗡!

身體剛進入赤水,葉凡就覺到一股舒暢之意傳來,頃刻間緊閉的毛孔也是全部敞開,而那赤水中的絲絲靈氣,也如靈動小魚向著他全身各處毛孔鑽了過去。

「哦」

沒有了上次突破的劇烈痛苦,浸泡在赤水靈流中的葉凡,不由舒服的輕哦了一聲,那語氣換個情景沒準兒會讓一些人浮想聯翩。

四重淬骨,五重就要開始淬鍊脊髓,而這一步對於武者來說至關重要,如果能夠突破,想要凝練靈力種子就指日可待,但如果失敗,很有可能就是脊髓受損,進而身體盡廢!這話並不是故意誇大,因為衝擊淬體五重失敗而頹廢一生的武者,並不在少數。

正是因為這樣,葉凡前期的磨合過程才進行的格外細緻,突破過程也是愈發的謹慎。

「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吧。」葉凡在心中祈禱道。

絲絲靈力滲透毛孔,鑽入到葉凡體內,在其耐心的引導下,那滲入體內的靈力都是匯聚到脊髓之上,而後就在脊髓間緩慢的淬鍊起來。

相比於皮膚以及骨骼,脊髓的敏感度相對要高一些,靈力淬鍊之時疼痛感也要強烈幾分,但好在此次淬鍊過程的靈力流較為溫和,故而淬鍊過程也不是像之前那般難以忍受。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