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王謬讚了,在你們這些大高手面前,李麟的這些手段根本就上不得檯面。」李麟謙遜的說道。然後回身從雜草堆中拖出一頭黑色猛虎。暗影雖然還沒有完全清醒,卻也漸漸恢復了意識,只是李麟為了防止他亂動撕裂傷口,將他整個身體捆縛起來,同時在李麟要求下,暗影身上那顯眼的白色羽翼已經消失不見,其身上的氣息無比衰弱,因此李麟忽略了掩飾它的氣息。

「這就是你的那頭三階巔峰靈獸?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靈獸跟隨,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的很好。」

「爺爺,這就是之前感受到的那頭三階巔峰靈獸?不就是一頭黑毛的老虎嘛!而且樣子看起來好衰啊!」車轅上的年輕女子開口道。她的話吸引了李麟的注意,這個時候李麟才發現這名女子竟然還是個美女,這名女子看起來有二十七八歲,身上雖然不是華服,卻也不是普通的麻衣粗布。她的五官長得白皙而精緻,一雙眼睛碩大明亮,很是有神,彷彿一眼就可以將人看穿。尤其是在她專註的盯著一個人的時候,會給人異常大的心理壓力。而且因為年齡的原因,它的身材發育的極為飽滿,就像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再加上臉上那和年齡不相符的稚嫩之氣,給李麟的感覺只有四個字:「童顏**」。


「小妹,如果為兄沒看錯,這應該是一頭變異的虎類靈獸,三皇子能夠得到它的追隨本身已是不凡。」青年男子開口說道。和魅惑十足的青年女子不同,青年男子相貌有些普通,臉上稜角卻讓他整個人多了一些堂皇的方正之氣。給人第一印象極好。…。

李麟不知道這一男一女的具體身份,但從兩人的稱呼來說卻也應該是皇室中人。

「回!」琅琊王的聲音傳來,既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招呼李麟跟隨的意思。

「三皇子,請跟我們來。我們是受秦帥所託前來營救你的。只是沒想到你自己不但逃了出來,甚至還將衛**也帶了出來。但是從這一點上,我很佩服的。」青年友善的笑道。

李麟抱拳一禮,連道不敢。這個時候謙遜一點總沒有什麼壞處。

「我們雖然不是皇室主脈,卻也是皇室中人,如果按照輩分來算,我們比你要長一輩。你還要叫我皇姑呢!」女子從馬車上跳下來,圍著暗影走了一圈說道。

「長輩?」李麟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姑奶奶可是先天高手,難道還當不得你一聲皇姑的稱呼?」女青年俏臉板起來,一雙明亮的眸子湊到李麟面前有些虎視眈眈的味道。

李麟神色有些發窘,心中卻也暗暗叫苦。這個自稱皇姑的女人雖然年齡確實比自己大不少,但身上的氣質卻有些稚氣未脫,而偏偏李麟相貌稚嫩,身上的氣質卻極為成熟。如果兩人年齡或者氣質能夠相互調換,必然會無比和諧。

「呵呵,小妹,不要這樣!三皇子不要見怪,小妹從小被寵壞了。不懂規矩。」青年男子笑著說道。

「無妨,小皇姑天真爛漫,我又哪裡會怪罪。」李麟沉穩的笑道。

「皇姑就皇姑,幹嘛前面還加一個小字,我很小嗎?」說著,女子挺了挺自己飽滿的酥胸,一臉的不忿之色。

李麟無語,他隱隱感覺自己恐怕要碰上一個大麻煩了。

「我叫李振琴,舍妹皇族名諱李晶,封號晶晶郡主。只是我等之前未曾出世,和三殿下自然不相熟。」青年李振琴開口。

「皇叔稱呼我李麟即可,在長輩面前我可稱不得皇子。」李麟笑著說道。他能感覺到李振琴有意和他結交,自然心中歡喜。先不說李振琴的實力,單單是馬車上那恐怖的琅琊王就值得李麟認真對待。

。 「對了,振琴皇叔,可曾見到衛**前行的騎兵部隊?」按照時間計算,現在騎兵部隊也差不多快到到費城了。而白素素和周勝男兩女在衝出包圍圈的那一刻,李麟就和她們分開了,李麟要求她們隨著大部隊前進,自己則要留下殿後。暗影的存在對兩女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三階靈獸戰力也就勉強和先天初階相當,面對幾十萬大軍難免有螳臂當車的嫌疑。但是三階飛行令靈獸意義就完全不同了,擁有了飛行靈獸,只要李麟想走,幾乎沒人能夠攔的下。畢竟只有武道修為達到皇級才可以御空飛行。而像這種世俗的戰爭,皇座高手根本不屑於參與。

「當然見到了,如果不是碰上白娘子,我們又怎麼會急匆匆前來救你。」李晶郡主開口說道,話音中有這一絲不滿。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李晶郡主似乎對李麟有很大的不滿,話語中都含著隱隱的敵意。如果不是李振琴從中斡旋,恐怕李晶都不願意和李麟說話。李麟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她了,這可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你和素素很熟嗎?」李麟好奇的問道。

「要你管!」李晶翻了一個白眼,那一瞬間的風情讓李麟有些失神。李晶敏銳的捕捉到李麟發獃的片刻,眼底深處閃過一抹厭惡。

「是爺爺感受到了多情劍客的氣息,害怕你吃虧才趕來的。三殿下,你是如何從那多情劍客劍光中逃生的?」李振琴好奇的問道。

「暗影替我擋下了大部分的攻擊,否則重傷垂死的就是我了。」李麟輕撫暗影身上厚實的皮毛,很是感激的說道。

「能夠硬抗一個巔峰王座的一擊,這頭靈虎真的很不簡單啊。」李振琴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普通人或許對於先天之上的實力差距不清楚,但是李振琴不同。他深知武道層次越深,相鄰層次之間的差距越大。打個比方說,如果王座一品到王座二品之間的差距是十的話,那先天二品到三品的差距恐怕到了幾十,三品到四品之間差距就上百了。而八品王座和九品王座之間差距就更大了,甚至九品王座初級和巔峰就有很大的差距。這也是為什麼巔峰王座動輒幾百歲,一個個都是老怪物的,畢竟真氣的積累積累需要時間的打磨。當然。不可否認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絕世奇才的。就像之前李麟聽說的神魔學院的刀魔和瘋子。年齡不過二十多歲,卻已經突破到了六品王座,甚至很多幾百歲的高手都不如他們。

李麟笑了笑,並沒有過多的解釋,暗影的神異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行了,沒必要向外人解釋。暗影即便氣息微弱。但是三品靈獸威壓還是讓戰馬戰戰兢兢,更不要讓戰馬來載著了,不得已。李麟只好將其扛在肩上,步行跟著騎兵部隊前進。至於讓琅琊王讓出馬車,李麟連想都未想過。

李晶跳回車轅。倒是李振琴從馬車上下來,和李麟並肩而行。這讓李麟對他的好感再次增加。到目前為止,李振琴給他的感覺還不錯,實力超群,卻沒有那種頤指氣使的臭架子。而且通過交談。李麟知道今年不過三十歲的李振琴已經是先天王座二品,而童顏**的李晶郡主竟然也有先天一品的實力。這般修鍊天賦實在很讓李麟震驚。要知道,帝都九大家族也不過有一個兩個王座高手坐鎮,而大唐旁系血脈卻有先天高手一大堆,這種差距讓李麟感到無比的不真實。…。

「振琴皇叔,能夠告知本皇子你等之前的避世之地?」如此多的先天高手大唐竟然幾百年如一日將其藏得嚴嚴實實,對於藏匿的地點,李麟真的很好奇。

「我們也不太清楚,總之哪裡是一片隱秘之地。如果你的實力或者潛力得到認可,或許你也有機會進去!」李振琴笑了笑,並沒有說出那處所在的名字,從其語氣判斷,他對口中所謂的「隱秘之地」有些諱莫高深。

琅琊王的車駕並沒有繼續南下向費城,而是折轉向西,直奔真武關而去。對於秦牧元帥這個間接的就救命恩人,李麟也認為有必要去見一面。而且這一路上除了李振琴和李麟聊了會天,李晶郡主以及幾百名神色淡漠的騎兵都皆未曾和他說過一句話。這種冷落的待遇並沒有讓李麟的神色發生變化。論及真實的心態,沉穩老練的李振琴都未必有李麟這般。別人不和他說話他也樂的清凈,同時一路上他也在運轉先天純陽真氣緩慢滋養暗影的獸軀。目前看起來效果還不錯,等到了真武關的時候,暗影的氣息已經強壯了很多,雖然距離恢復還有很遠,但清醒過來簡單行動還是沒問題的。

真武關依然忙碌,三大狼國的突然反擊讓大唐邊防再次吃緊。不過這次國內並未再次調兵,而是不斷派遣先天高手前來邊關助陣。即便限於先天盟約,這些先天高手不便出手,但他們來到這裡對全軍來說就是一顆定心丸。而這些高手從帝都而來的帶隊之人正是北上救援李麟的琅琊王。

琅琊王的車駕駛入城東一片豪宅中,這裡正是安置大唐先天高手的地方,出乎李麟預料的是,本一路和他親善的李振琴向他抱拳分別,倒是一路上沒什麼好臉色的李晶郡主主動下車要帶他前往中軍坐在地。

「三皇子,聽說白娘子是你的女人?」李晶突然開口問道。這句話問的很突然,突然到讓李麟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問這個幹什麼?」李麟從來不是乖寶寶,只是琅琊王給他的壓力太大,他在其面前不敢放肆而已。現在琅琊王已經進去休息了,這裡又到了真武關,李麟自然沒什麼可忌憚的。

「好奇,不行嗎?」李晶臉色一變,高昂著下巴說道。不得不說,她這一動作將白皙修長的脖子完全展現在李麟面前。

李麟別過掩去,不讓自己去看她。畢竟比自己長一輩,基本的非禮勿視李麟還是能夠做到的。

「算是!」李麟含混不清的說道。對於自己的私生活李麟從來沒有和別人討論的習慣,更何況李晶對他有一種莫名的敵意,這也讓李麟對她產生了防備。

「什麼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李晶對李麟的回答大為不滿,似乎這個問題對她很重要一般。

李麟停住身形,對著李晶很是嚴肅的說道:「不要打聽本皇子的**。還有,本皇子知道中軍大帳在哪裡,用不著你來帶路。」

「你……你個不識好歹的混小子!」李晶氣急敗壞的說道。她沒想到李麟這般不客氣,但是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沒有得到之前,她可不準備離開。

「告訴我答案,我就走!」


「你有病啊!」李麟神色有些難看。不管是前生還是今世,李麟對於糾纏不清的女人都很是反感,再加上這個女人的敵意也讓他很不舒服。…。

「本郡主沒病,不過想要知道一點事情而已,你至於如此小氣嗎?」李晶不滿的說道。

李麟冷哼一聲,不在搭理她,邁開大步向著中軍大帳走去。

「站住!」

和上次一般,李麟剛剛到了中軍帥帳,金甲將軍,有秦牧元帥左膀右臂之稱的南宮小雨走了出來。這次他看到李麟並沒有露出驚訝的神色,只是很和善的帶著李麟進了秦牧元帥會客的客廳。李晶跟到門口卻沒有得到答案,很是不滿的哼了一聲,恨恨的離去。對此李麟連眼皮也懶得搭理她一下。這個女人恐怕有些問題,而且有問題的不是實力,也不是身份,極有可能是性取向的問題。

「不會這麼巧!」李麟搖搖頭,驅散了腦海中的想法。現在他可沒心思考慮這件事,畢竟面前秦牧才是他此行的重點。

李麟進入會客廳的時候,秦牧元帥已經等在這裡了,桌子上一杯清茶散發著淡淡的馨香。只是秦牧元帥卻沒有動一下的意思,臉上的表情很是凝重,看來他在考慮極為嚴重的問題。

「見過元帥!」李麟朗聲說道。

「三殿下來了,快請!」秦牧回過神來,老臉上罕見的出現一抹笑意。南宮小雨也沒有如同往常一般退出去,而是坐在秦牧的下手,和他一塊面對李麟。兩個軍中悍將如此直面,就算以李麟那堅韌的神經都有些忐忑。

「三殿下對於這朝堂如何看?」秦牧開口問道。

李麟愣了愣,他沒想到秦牧讓他來,第一句話不是問的今夜的戰事,而是問這般深奧的政治問題。

「本皇子不明白元帥的意思。」李麟神色嚴肅起來。前世今生,政治始終是一本難以啃透的書,前世的李麟壓根就沒有什麼政治經歷,他是一名雇傭兵,習慣用武器和拳頭來解決問題。重生之後,他也在儘力避免捲入大唐的權利傾軋中,即便難以躲避,李麟也未曾主動衝鋒,大多時候也只是被動的應對。現在秦牧提出這個問題,明顯讓李麟有些缺乏準備。。 「三殿下相必你應該清楚大唐帝都目前的局勢。大唐已經成立長老院,大部分無意於皇位的皇子都已經進入其中。這些人是大唐的底蘊,實力強大,自然地位也高。只是長老院的成立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提出大唐進階之後太子的人選。陛下雖然是當代唐皇,但卻難以掌控那些桀驁不馴的前代皇子們。在加上很多皇子輩分奇高,身後又有老祖宗撐腰,唐皇的赦令根本難以奏效。現在胡家已經明確表態支持初代皇子武王,長老院中也有不少皇子以及外姓供奉支持武王為大唐晉級之後的太子。其他皇子中,前代太子虎視眈眈而來,你或許不清楚,前代太子是個很厲害的角色,如果不是他有意退讓,當代唐皇哪裡能夠坐上這個皇位。」秦牧沉聲說道。

「元帥所說本皇子都知道,元帥到底什麼意思,還請直言。」李麟皺著眉頭說道。秦牧的態度有些怪異,讓李麟心底有些打鼓。

「殿下可有爭太子之心?」南宮小雨看了秦牧一眼開口說道。

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神色略微猶豫,最後還是大方的點了點頭。這種事情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李麟是大唐當代皇子,屬於大唐直系血脈,自然有那個資格爭奪這太子之位。

南宮小雨和秦牧對視一眼,臉上皆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只是他們的表情讓李麟愈加疑惑。就算到了現在,李麟也壓根未曾考慮過秦家會青睞於他。畢竟他在當代皇子中很不顯眼。

「我秦家或可助你一臂之力。」秦牧開口道。一雙虎目中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什麼?」李麟霍然站起來。以他的定力也難掩臉上的驚訝。

「殿下不必吃驚,現在朝中局勢複雜,胡家的表態將五大家族推到了風尖口浪上,各大皇子正使盡手段想要拉攏朝中勢力。秦家號稱軍方第一家族,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南宮小雨微笑著說道。


李麟在驚喜之後迅速的冷靜下來,神色恢復了之前的古井無波,這讓觀察他的秦牧和南宮小雨暗暗點頭。

「為什麼是我?本皇子可不認為有什麼值得秦帥看重的地方。」

「三皇子不必妄自菲薄。你應該知道秦家一向是歷代皇帝陛下最親近的家族,這也是秦家血脈近乎枯竭還依然佔據軍方第一家族的重要原因。這讓我們秦家地位永固的同時,卻也將我們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陛下在秦家興。陛下退,秦家地位也必然一落千丈。」南宮小雨沉聲說道。

「就算秦家不和前幾代的皇子有過瓜葛,但當代八位皇子中李麟也未必是最好的選擇!人人都盼望天上掉餡餅。但本皇子卻不想糊糊塗塗的被砸這麼一下。還請元帥相告真正的原因。」李麟對秦牧抱拳行禮道。

「行了,你也不用猜了。小雨,將聖旨給他看。」秦牧虎目一瞪,對南宮小雨說道。

南宮小雨點點頭,取出一卷明黃色的聖旨遞給李麟。李麟打開一看,神色變得無比精彩。

「三皇子,你現在應該知道本帥為什麼支持你了!本帥就這麼一個孫女,卻被陛下親自賜婚於你,容不得老夫不同意。」秦牧臉色不是很好看,似乎對於皇帝陛下這一手很不滿。秦家當代只剩下秦雪玲一個女子。如果想要延續秦家嫡系血脈,招人入贅是最好的選擇。就算是陛下賜婚,如果換了其他人,以秦雪玲的性格百分之百不會同意。但是李麟就不同了,前段時間秦牧接到孫女的信件讓老謀深算的秦牧看到了很多東西。…。

「父皇將秦雪玲許配給我做皇子妃?」李麟這次是真的傻眼了。自己今年生理年齡也不過十五歲。在前世還是什麼都不懂的混小子,現在卻被賜婚了。對於秦雪玲,李麟還是印象很深的。只是秦雪玲現在並不在帝都,而是去了神魔學院是,天知道父皇的這道賜婚聖旨會有多大的用處。

「恭喜殿下,雪玲可是帝都兩大美女之一。現在又去了神魔學院,可謂是前途無量。殿下和雪玲訂婚,還以獲得秦家的支持,這可是大唐近三分之一的軍中將領的支持,登上太子之位也更有把握了。」南宮下雨起身說道。

李麟臉色很古怪,也很複雜。賜婚,這種包辦婚姻竟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即便對方是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

「元帥,我可不可以拒絕?」李麟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對於秦牧這老貨,李麟始終非常忌憚。自己身後還有一個白素素糾纏不清,天知道這老貨會不會以此對自己發難。

「混賬小子,你說什麼!你以為你配得上老夫冰清玉潔的孫女嗎?如果不是陛下以多年恩情相求,老夫絕對不會同意的。」秦牧勃然大陸,如果不是李麟的皇子身份,必然會衝上去踹兩腳解氣。

「您老竟然同意了?我……我……」李麟傻眼了。他怎麼不知道自己的皇帝老子有這麼大的臉面。當代唐皇生性仁慈,君臣關係也相對於前幾代朝堂祥和的多。如果秦牧不願意,李震遠是絕對不會勉強的。

「殿下,莫非你不同意?」南宮小雨眉頭一皺,身上儒雅之氣有些轉冷。他可是從小看著秦雪玲長大的,在他眼中,秦雪玲就像他的親生女兒一般。秦雪玲除了性子有些冷之外,相貌、家世、天賦皆是上上之選,這樣的女人換個男人還不樂瘋了。

「這倒也不是,秦帥,將軍,你們也應該清楚,我和雪玲郡主接觸的機會並不多,彼此缺乏了解。更何況她現在去了神魔學院,什麼時候回來誰也不知道。再加上我們也不知道她對於這件事的看法。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不能這般草率的決定。」李麟硬著頭皮說道。將秦雪玲這樣的大美人拒之門外李麟還真做不到。自從他經歷了黑水叢林的危機之後,前世很多根深蒂固的想法已經被衝散消失,他整個人的心態也越來越接近蒼狼大陸的男人。蒼狼大陸男子為尊,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這種潮流可不是李麟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可以改變的。再加上他體內的魔氣積累的愈加濃郁,對他的性格也或多或少的產生了一些影響。他現在做事不能說肆無忌憚卻也少了些束縛。從白衣女子到白素素,兩個女人都讓他的武道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這讓李麟嘗到了陰陽雙修的好處。對於女人的存在也多了些莫名的感覺。當然,李麟可不是種馬,不會做出飢不擇食的事情來。

「哼!這種事情老夫自然能夠做主,老夫只問你一句,能否給我孫女幸福?」秦牧板著臉說道。大唐八位皇子中論長相李麟不是最出彩的,論氣度李麟同樣不是最出彩的。但秦牧之所以會同意,除了秦雪玲自己喜歡之外,還有李麟身上那股軍人剛毅果敢的氣質很得他的心。

「不能保證自己女人的幸福還算什麼男人。只要秦大小姐願意,李麟願意用心去守護。」李麟沒有將話說的太慢,如果秦雪玲不樂意,事情還有從中斡旋的可能。如果現在滿口同意,秦雪玲那邊卻不同意,那丟的還是他李麟的臉。再加上李麟心中還有自由戀愛的影子,認同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

「好,有你這句話老夫就放心了!你們的生辰八字本帥已經託人看過了,卻也相合。現在你需要拿出一件定親的信物,本帥讓人捎給雪玲。」秦牧點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信物啊?」李麟撓撓頭,實在不知道該送她什麼好。畢竟她人在神魔學院,又有百曉童子照顧,普通的東西哪裡看得上。

「如果為難,本帥可以代你處理。」秦牧沉聲說道。在他想來李麟身上也應該沒有什麼好東西。

「這倒不必,元帥,軍中可以精通軟甲製造的工匠?」李麟開口問道。

「當然,你要做什麼?」

「前段時間去黑水王城得了些好東西,只是一直沒時間處理。這次正好可以弄些東西。」李麟笑了笑。他曾經聽長公主說過,神魔學院的試煉極為殘酷,死亡率很高。即便有百曉童子的保護,秦雪玲也未必能夠毫髮無傷。因此,李麟才想煉製一件貼身軟甲。既然已經應下了這樁婚事,秦雪玲已經在名義上成為他的女人。李麟覺得自己上點心也是應該的。

「這點可以交給我,軍工部的那些傢伙這段時間可是非常清閑的。」南宮小雨笑著說道。

「如此勞煩將軍了。」李麟抱拳道。在他的空間戒指中擁有大量的靈藥,珍貴的礦石。可是李麟不懂煉藥,更不會煉器。以大唐軍方的能力根本就處理不了,也不適合拿出來。送靈石就太俗了,最終李麟想到空間戒指中堆積如山的骨魔鬼蛛的蛛絲。經過幾次使用,李麟發現利用骨魔鬼蛛的內丹沁水可以溶解蛛絲上的劇毒,而去毒的蛛絲異常堅韌。先天三品王座之的即便動用靈器也斬不破。用其編織成貼身軟甲再合適不過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蒼龍大陸社會發展的很慢,世俗皇朝很有中國古代的傳統氣息,雖然皇朝之中也有自由戀愛之說,但總的還是依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畢竟整個大陸人口萬億億,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修武的資格,並依靠武道實力改變自身的命運。大唐雖然處在激烈變革的時代,但一些世俗傳承數千年的東西也不可能拋棄,更何況皇權之下,不要說婚姻了,就連生命都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唐皇賜婚,以秦牧的資歷和地位自然可以拒絕,畢竟秦牧除了是秦雪玲唯一的直系長輩,還是大唐軍方大元帥,秦家家主。這兩個身份就是當代唐皇也要給與足夠的尊重。現在唐皇賜婚,秦牧同意,這件事情基本上已經算是成了。不管李麟願不願意,秦雪玲暫時已經和他拴在了一起。除非秦雪玲本身不同意,並改變秦牧的想法或者擁有了打破自己命運的實力,結果或許會發生改變。只是從現在來說,秦雪玲武道天賦得到肯定,將來實力如何還是個未知數。只要一天沒有成長起來,天賦永遠只是天賦。現在他她作為秦家的一份子,她就不能不正視這次賜婚。

對於秦雪玲會不會同意,李麟倒是感到無所謂,這種事情成就成,不成就拉到。秦雪玲的容貌值得他覬覦,但是這不會成為李麟非她不娶的借口。至於信物問題,李麟總不可能隨隨便便拿出一件東西。這種事情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面子上也是要過得去。

大唐軍中自然不缺能工巧匠。在這個武道昌隆,但生產力卻極為落後的社會中,士兵們的戰甲少有使用鋼鐵的,反倒是絲織皮甲和獸皮皮甲大受歡迎。畢竟鐵甲沉重,行動很是不便,防護力也未必有皮質甲胄更強。

李麟要造女式軟甲,自然不會找普通的工匠。在南宮小雨的幫助下,他被帶到軍中最偏僻的一處作坊中。

「殿下,這是王老頭的作坊,你別看這作坊小,地方也偏僻,但這裡卻是整個天工監絲織皮甲最好的地方。軍中將軍們身穿的內甲大多出自這裡。」南宮小雨指著平平無奇的大門說道。

「為什麼不讓其在大作坊中,這麼個小地方能夠生產多少啊?」李麟好奇的問道。

「這軟體可不是成衣,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造的。軍中的制式軟甲大都採用黑水油麻作為材料,那種東西硝制起來氣味很大。生產的軟甲防禦力也只是一般,自然不會麻煩王老頭這樣的頂級大師傅。王老頭這生產軟甲的手段可是祖傳手藝。聽說只要材料夠好,他甚至可以生產靈器級軟甲。」南宮小雨解釋道。蒼龍大陸雖然以武為尊,但在世俗皇朝,有些手藝精湛的工人還是很受歡迎的。至於這王老頭能夠織造靈器級軟體的傳聞,李麟根本就嗤之以鼻。如果這老頭真有這般本事,哪裡會成為軍中的工匠。靈器級的軟甲,這這般手段,高級皇朝的勢力對會搶著要的,之前的大唐可是沒有實力保護這種工匠的。不過李麟也壓根就沒有想要織造什麼靈器級的軟甲。他只是想要找到手藝精湛的師傅,將自己手中的骨魔鬼蛛的蛛絲織成軟甲。而依靠蛛絲的堅韌,足以堪比靈器級的軟甲。

「王老頭在嗎?」南宮小雨推門而入,屋子裡響動著織機的聲音,隨著南宮小雨這一聲喊,屋子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南宮將軍?你怎麼來了?」

一個乾瘦老頭子從屋子中走出來。老頭子臉上的鬍子很長,而且已經變得花白。只是讓李麟意外的是,這老頭的鬍子一點都不凌亂,絲毫沒有那些藝術人才的邋遢。他的鬍子梳得一絲不苟,即便人實在乾瘦,卻依然給人很精神的感覺。

「王老頭,這是我大唐三皇子殿下,他需要一套軟甲,你這裡有什麼現成的好東西?」南宮小雨看來和這老頭相熟,絲毫沒有擺他金甲將軍的架子,說話很是隨意。

「將軍來的還真是時候,前幾天老夫從黑水王城弄到了一些黑蠶絲來。剛剛完成了一套軟甲,殿下這身板穿戴起來也應該差不多。」王老頭上下打量了李麟一眼,臉上掛著笑意。

「黑蠶?」李麟皺眉。

南宮小雨看到李麟的迷惑,解釋道:「所謂黑蠶是一種統稱,在黑水叢林邊緣,生活著一些渾身黑色的靈蠶,這些靈蠶只是半靈獸,本身也沒有什麼價值,不過他們吐出的蠶絲確實是上等的織品。在經過王老頭這祖傳的手藝,就算是神兵利刃砍在上面也未必能夠砍破。」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