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是,不過你也是叔叔阿姨幫忙照顧好的,你看到哪裡的樹木了嗎!那可是姐姐種的哦。」洛夢櫻指著前面的樹。

「姐姐,這是你種的,可是為什麼一個地方多,可是哪裡才只有幾棵樹而已。」岸真的感覺奇怪。

「因為姐姐就種了幾棵樹呀!這些樹是一年種一棵的。」洛夢櫻看著面前的樹木,她摸著樹,這裡有三棵是辰曜和洛悠幫她種植,只有其中的幾棵樹是她一個人種。

「那我也要種。」岸也想在這裡留下自己的痕迹。

「還不是時候。」洛夢櫻拉著岸來到了鞦韆旁邊。

「姐姐這是你的嗎?」岸看了一下,真的太漂亮了。

「不是姐姐的,是我們的,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要是喜歡其他的東西,讓人給你處理就好了。」沒錯,這裡是他們的。

「花花草草是你們女人才喜歡,我可不喜歡。」岸馬上把手收了回來了。

「你這是在看不起姐姐我嗎?」洛夢櫻扮著生氣的說。

「少主,少爺這是給你們準備的牛奶。」詩悅端了牛奶過來說。

「放下桌面就可以了。」洛夢櫻說。

「是,少主。」

「詩悅,以後還是叫我小姐吧!」洛夢櫻已經不想再當這個少主了,洛夢櫻把事情都處理差不多了,就差等司亦琛的信息了。

「這……,少主我怎麼敢。」詩悅被洛夢櫻的話嚇到了。

洛夢櫻可是從小到大都是被人叫著少主的,一下子讓他們改口為小姐,他們誰敢亂來呀!

「下去吧!」洛夢櫻不想她繼續聽到其他話。

岸聽說了洛夢櫻的事情說:「姐姐,你是不是不要當這個少主了。」

「有你在難道還要麻煩姐姐嗎?姐姐可是辛苦了很多年了,你能不能承擔這個位置呢?」洛夢櫻既然要把位置給岸,也只能告訴他了。

「姐姐,你是早就決定好的接班人,我會幫助你的,可是這個位置我不想要。」岸不想要洛夢櫻的位置。 “噹噹噹。。”一刻鐘後,呂布再次開始敲門。

“誰呀,你們怎麼還沒有走。快走。”管家打開小門,發現還是李易幾人,直接抱怨道,說完之後,直接關上了小門。

呂布見此,搖了搖頭,等待着時間的到來。

等到了下一刻鐘,再次敲了起來。

這一下子管家被激怒了,直接打開小門,探出頭來。

“你們找死,護衛都給我過來,把他們趕走。”管家直接一擺手,身後數個彪形大漢就衝了出來。

“咔。。。”大門打開了一條縫隙,幾個護衛就拿着棍棒衝了上來。

“殺。”一陣喊殺聲響起,李易見此捂住了臉。

“哎呀,哎呦,救命啊。。”不一會,就響起了慘叫聲。

不過慘叫聲很多,不到十個呼吸也就沒了聲息。

挪開手,發現幾個護衛都是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呂布則是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來到李易的身邊。

“主公,咱們進去不。”說完,指了指打開一條縫隙的大門。

李易見此搖了搖頭,來到小門處。

“管家,勞煩你通報一下,就說有人求見蔡邕大人,務必轉達。”李易仍舊恭敬的說道。

“是,我這就去,你稍後,稍後。”管家見此,直接跑了進去,這是要通風報信去了。

他被呂布的強大嚇到了,因爲那幾個護衛可都是強者,當然那是在他的眼中,在呂布的眼中,那些護衛還不如一隻螻蟻,要不是李易強調過,不能殺人。

他早就把他們拍死了,哪能留他們一條活路,只是打暈他們。

“主公,咱們何必如此!”呂布則是不明白了,那房子裏的人有那麼重要麼!

“奉先,你以後會知道的,現在平心靜氣,你要是這樣下去,你的孩子可是會被你教壞了。”見到有些鬱悶的呂布,李易玩笑的說道。

不過這話很是好使,聽到孩子呂布平靜了下來,他如今不再是一個人了,有了子嗣,需要爲他們着想。

在聯想到蔡邕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要是搞好關係,以後還能教導一下自己的孩子,想到這裏,呂布也是不鬱悶了,如今是想辦法怎麼讓蔡邕當他孩子的老師。

時間就這麼慢慢過去,就連倒在地上的護衛也是醒來,他們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慢慢後退,並且把大門死死的關上,並且用門閂鎖死。

不過他們剛剛完成這一舉動,管家就回來了。

“都幹什麼呢,打開大門,讓他們進來,老爺要見他們。”管家不耐煩的說道。

護衛們聽完,只好哭喪着臉,把大門打開,剛剛的舉動都是白費力氣了。

“幾位請,我家老爺有請。”說完,直接開始帶路了,也不管李易幾人跟得上跟不上。

就在李易等人跟着管家前行的時候,皇宮內可是一片平靜,只有天子不甘的跪在地上,看着李催肆意的玩弄他的皇后,甚至連反抗的意思都是沒有。

等到李催玩夠了,留下暈倒在牀上的皇后,把天子直接拉走了。

來到一個書房,如今郭汜已經等待那裏,他的手中有一個詔書,上面已經密密麻麻的寫好的文字,就等天子畫押。

“哼,給我把手印印上,如今沒了玉璽,你的手印也是管用。”李催見此,直接把天子扔了過去。

渾身痠痛的天子掙扎了起來,在硃砂上把自己的手按在上面,讓整個手掌都是印上紅色的硃砂,然後在郭汜的示意下,按在詔書上。

等天子的手印按上,李催和郭汜一看,哈哈大笑起來。


如今的他們一個是驃騎大將軍,一個是驍勇大將軍,兩人平級,但是高於以前的何進,是他們倆自封的。

如此一來,他倆也就是如今朝廷最大的官,雖然比董卓要低一些,不過沒事,他倆可不想讓袁紹等人在攻打一次,官小點沒有任何事情,見到天子如此識趣,李催二人也是離開了。

等到李催二人離開,天子直接癱軟在低,低聲的哭泣。

。。。

於此同時,所有的玩家都是收到了系統的提示。

“叮。董卓亂政劇情結束,請玩家們自行兌換劇情積分,沒有上交的任務可以隨意兌換獎勵,兌換時間三天。請玩家抓緊。”

“叮。董卓亂政劇情結束,請玩家們自行兌換劇情積分,沒有上交的任務可以直接兌換獎勵,兌換時間三天。請玩家抓緊。”

持續十遍的系統提示,讓所有的玩家都是歡呼起來。

這一次的劇情持續的時間很長,足足有一年多,讓無數的勢力都是悲喜交加。

因爲長時間的戰鬥,玩家的實力得到了飛速的增長,但是裝備則是消耗很大,除了一些真正的強者和運氣爆棚的,其他玩家穿戴的都是一些垃圾裝備。

實在是在人海面前,沒有幾個人能夠堅持到最後,就連那些大軍團的軍團長也是死了好幾次,甚至有不少升到五十級掉到了四十九級的,讓他們半年的心血都是白費。


“哦,這劇情終於結束了。”一名袁紹聯軍的玩家歡呼了起來。

直接把他對面的玩家抱起來來,前一刻兩人還是刀槍相向,下一刻都是抱了起來,如今的他們可是有些厭倦了殺戮,如今要是在殺人,那可是增加殺戮值,沒有幾個傻子會這麼做。

“好了,你他媽的殺了我四次,要是下次劇情我一定殺回來。”那董卓陣營的玩家掙脫的他的擁抱,狠狠的說道。

“滾,你還殺了我五次呢,下次別讓我遇到你,對了把名片給我,沒事的時候我騷擾你一下。”袁紹陣營玩家不在乎的說道。

不過見到那人把名片給了他,他也是交換了名片,這樣的場景隨處可見,許許多多的敵人都是擁抱在一起,互相交換了名片,甚至預定好以後一起下副本,一起打BOOS。

真是打出來的交情,因爲只有你的敵人是最瞭解你的,而你也是最瞭解你的敵人。

就連那些敵對的軍團也是如此。

只見流浪劍尊來到上帝之子的面前,伸出了右手,上帝之子也是伸出手,兩人的手狠狠的握在一起。

兩人客套一番,就聊起了家常。

“流浪,你可是把我的上帝武裝殺得很慘。你要怎麼賠償。”上帝之子玩笑般說道。

“去死,我的流浪也是你們重點打擊的對象,我都沒說慘,下次喝酒我可不替你擋酒了。”流浪劍尊不爽的說道。


原來兩人在現實中是好友,並且關係不一般,雖然不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也能說上幾句知心話,並且兩人的家族也是關係密切,目前沒有任何裂痕產生。

“哼,流浪你的歷史戰將是怎麼來的,可否告知一二!”上帝之子笑着問道。

“去,做任務得的,得了,你肯定完成了任務,而且是紅色品級的,不要告訴我你沒有兌換。”流浪劍尊拍了拍上帝之子的肩膀,兩人邊走邊說。

至於韓浩則是一言不發,默默的跟在後面,手中的長槍也是消失了,如今他是看出來了,流浪劍尊是沒有任何的危險。

“我去,別提那個任務,獎勵竟然是給我一個線索,然後讓我自己去找,這不可坑爹嗎!”上帝之子越說聲音越大,甚至讓附近的玩家也是看了過去。

不過見到上帝之子和流浪劍尊都是背過臉去,因爲他們都是上帝軍團和流浪軍團的人,他們老大在談話,可是不能偷聽,並且兩人走到哪裏,哪裏就讓出一大塊地方,給他們倆說話用。

“對了,你的韓浩接我用一下唄,我完成任務就還給你。”上帝之子打量着流浪劍尊身後的韓浩,一臉嚮往的說道。

“去去,我還要完成任務呢,等我完成了,讓兩個歷史戰將去幫你。”流浪劍尊可是不能讓韓浩離開。

通過了解,知道歷史戰將也是可以叛變的,而且根據忠誠度就可以計算叛變的機率。

60忠誠度,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叛變,當然前提是你對他不怎麼好。

70忠誠度,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會叛變,前提是他在你那裏覺得沒有發展,或者你本身的勢力不足以他發揮力量。

80忠誠度,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會叛變,到了這個地步,基本上不讓戰將去送死,或者讓他絕對失望,那就不會叛變。

90忠誠度,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會叛變,到了這裏,除非主公是傻子,是二逼,不然叛變的機率無限小於零。

100忠誠度,就是死忠,絕對不會叛變,除非你下令解除和他的關係,至於其他的辦法流浪劍尊則是不知道了。

而韓浩目前的忠誠度是85點,在安全線以上,但是他怕上帝之子直接用特殊手段拉攏韓浩,這樣可就是沒有了崛起的資本。

“不要這樣,要是等你完成任務,那不敗的人已經可以騎在我的脖子上拉屎了。”聽到流浪劍尊的話,上帝之子哭喪着臉說道。


“滾,你們家族不是已經打算投靠不敗軍團背後的人了嗎?不要在這裏給我裝,和我說實話,你們上帝軍團要怎麼辦!”流浪劍尊不客氣的說道。

聽到流浪劍尊的話,上帝之子呆了呆,並且四處查看了一下,發現四周只有他們三個,而韓浩是NPC,肯定不會說出去。

“我不打算解散上帝,我要和不敗鬥下去,想要搶奪我第一軍團的名號,不付出代價是不可能的。”上帝之子咬着牙說道。 洛夢櫻也明白她這個弟弟,要不她怎麼可能用這種方法呢?

等到他們都安頓好了,他們這個時候抖不敢來打擾他們一家人。


「爹地,你感覺這裡和當年一樣嗎?」辰曜在自己的書房裡面,洛夢櫻忙完了才來見他。

「一樣的地方,但是幽幽你真的不恨爹地嗎?」辰曜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當年優柔寡斷,幽幽也許就不會受到那麼多的委屈了。

「爹地,都過去那些事情也不是你的過錯。」洛夢櫻曾經恨過,但是她是更加平靜了。

「可是幽幽你的心裡是過不去的,可是你要知道你不是他們,岸更不是,所以我不允許你傷害到自己。」辰曜的底線就是他們這幾個。

「我知道了,爹地應該也清楚,我當年就是一個小娃娃,他們看著就當一個笑話,到了現在他們也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女孩子,根本就沒有人相信我可以承擔起這份責任,他們口裡面叫著我為少主,可是他們的心裡真的承認了嗎?」洛夢櫻早就知道了,洛夢櫻真的沒有能力嗎?開什麼玩笑,如果她一點本事也沒有早就死了,只是洛夢櫻對自己有時候太狠了。

辰曜是心痛她,一開始讓她自己回來,他就在後面當她的後盾,讓她可是做自己,但是幽幽做的事情,他都沒有意見,但是幽幽會傷害到自己,那就不可以了。

「幽幽,你記住你就是羽然島的少主,就算你想要把這一切都給岸,可是你明白岸也不是喜歡這些東西的,我還在,以後這裡你們誰要管,到時候再決定好不好。」辰曜知道洛夢櫻的所有事情,他這個家的人,都是很獨立的,自己的事情都不允許別人插手,特別是這些影響大的人。

「你好像知道島主家的很多事情。」很快就有人來處理這些事情了,所以他們都不敢再說他們的話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