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慕容幽幽心中一喜,急忙朝著那男子方向而去。「爹爹。」她撒嬌似的喊了一聲,惹的身旁那男子一臉慈父模樣。

「好了,乖乖站在爹爹身邊別動。」男子輕聲說了一句,隨後轉過頭。此刻他那慈父的模樣早已收斂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眼中凌厲的光芒。

「你是秦石?」

「是。」

「好的。」

簡單的對話落下,卻見這男子眉頭一皺,那袖子就要揚起。秦石甚至都沒反應過來,只感受到對面那碾壓一般的氣息猛的漲起,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地。

「不要。」

慕容幽幽似乎看出端倪,急忙用力扯住了那男子手臂,驚慌失措的大聲喊道。之前秦石被打了一下,本以為他必死無疑,好在他福大命大;但是如今若是再來一下,這秦石哪裡還有命在。

男子輕輕掙脫,對著一旁使了個眼色,那陸爺十分無奈的走了出來,對著慕容幽幽說道:「小姐,你也知道家主的脾氣,還是別惹他生氣了。」

慕容幽幽卻死拽著那男子的胳膊不願放手,那蒼白的臉上絲毫沒有半點的退讓。

「吳華,殺了他……」

那男子拉起慕容幽幽猛然一躍,那身體沒有騎乘任何東西卻忽然朝著空中而去,竟然是御空飛行。

「什麼!」眾人大驚,能夠御空飛行,那真是強到逆天了,沒想到這男子竟然是這種級別的強者。這種強者就算是在上天域也是一方霸主,而古加隆帝國只不過是下天域的一個小國而已,二者簡直有著雲泥之別。

此刻滄海宗一片鴉雀無聲,所有人看著天上漸漸變小的二人身形,心裡一陣驚恐。

慕容幽幽淚眼朦朧,看的秦石心中一片割裂似的疼痛。這一次的分離自己一早就預見了,可是卻不曾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之下,此刻秦石緊緊捏著拳頭,心中十分的不甘。

自己的實力在對方面前雖然不堪一擊,但是自己卻有信心通過幾年的努力,找上慕容家去,光明正大的迎娶慕容幽幽。之前聽慕容幽幽說她爹會來找她的時候,秦石也曾想過許多的說辭,說服他給自己一些時間去努力。

可是今天真的遇見才發現,作為上天域的強者,自己這點天賦,人家根本不會放在眼中。對方甚至連說話都不願意和自己多說一句,那高高在上的感覺,讓秦石的心中更加的不爽。

此刻慕容幽幽二人已經飛遠,前頭只剩下吳華和陸爺站在那裡。吳華怔然望向陸爺,卻發現那陸爺也是皺著眉頭,一臉的無奈表情。

殺了秦石,自己肯定會死在小姐手上;不殺秦石,卻無法向家主交代。這吳華陷入兩難,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如何才好。

「動手。」

上空遠處那一聲歷喝,嚇得吳華渾身一顫,他急忙走上前來,猛然提起身上真氣。

「轟。」

那真氣提起,竟然是無比的強悍。滄海宗幾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這貌不驚人的吳華,這人應該也是上天域的武者。上天域果然強大,平常一個武者,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更別說剛才那個中年男子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石怎麼會惹到這樣強大的對頭。

「對不住了,小姐。」吳華低喝一聲,卻見他身形猛然一動,對著秦石就要出手。

「我來!」身旁那陸爺忽然擋在吳華身前,此刻右拳已經緊緊握著。那本來無比溫和的臉此刻竟然有一絲的猙獰,讓人看了心裡震顫不已。

「嘭。」

出拳,轟中。

秦石後退三步,身形微微一晃,兩眼釋放出的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說不出一句話來,然後仰天倒在了地上。

「秦石……」

「石頭……」

洛冰兒和田秋兒等人忽然大喊,小山也快步朝著這邊而來。


「你打我石頭哥,我和你拼了。」小山猛然拍碎一顆魔丹,一團驚人的氣息朝著那陸爺的方向而來。

「轟轟轟。」

陸爺兩眼一眯,袖子猛然一甩,那團氣息忽然轉了一個角度,朝天而去。

小山的魔丹剛剛在滄海宗大顯神威,可是如今卻被這陸爺只用袖子就盡數化解,上天域武者對著下天域,簡直就是碾壓。

陸爺站在那裡,淡然看著眾人。此刻他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深深吸了口氣之後他便轉身對著吳華淡淡說道:「我們走吧。」

「陸爺,這……」吳華還想說些什麼,卻猛然撞上陸爺那殺人一般的眼神。

「走……」

他拉起吳華,竟然也是騰空而起,朝著遠去的慕容幽幽二人急速追去,瞬間消失在那雲層之間。

這些強者的離開,讓滄海宗山巔的大部分人都深深出了口氣,至少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只是,秦石呢?

此刻秦石躺在地上,臉色煞白一片,身上早已沒了武者氣息,應該算是死了。

被上天域的武者,全力一拳,能留個全屍已經算是不錯了,想要活下來,基本是不可能了。

洛冰兒和田秋兒等人,此刻抿著嘴也是一臉蒼白。對方實在太強,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甚至她們都看不到這拳是怎麼出的,何事出的。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石已經倒在了地上。

才當了沒到一個時辰的藍田門主,帝國武皇,他就已經身死,這世事真是離奇,只嘆造化弄人。

「咳咳。」

正這時,卻聽地上一聲猛烈的咳嗽之聲,驚的眾人心裡猛然一跳。卻見秦石的身體微微一動,竟然睜開了雙眼。

「你沒死?」身旁眾人喜出望外,急忙將秦石扶了起來。

「咳咳……」秦石又是一陣劇烈咳嗽,好久才平復下來。

「應該是陸爺手下留情,這才沒有殺我。上天域的武者真的太可怕了,幽幽的爹爹竟然是這樣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也怪不得她會逃出家族,來到下天域。」他一邊說,一邊緊緊握著拳頭,眉目之間滿是屈辱神色。

眾目睽睽之下,自己別說防禦,就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簡單一拳,就能輕易殺了自己。藍田門主如何,帝國武皇又如何,這九聖大陸,廣闊無垠,武者更是強中自有強中手,就算到了化龍境,後面還有通神境,甚至還有那傳說之中才能聽到的聖者。自己如今只是區區實根境,星河期的武者,前路漫長,自己絕對不能滿足於現狀。

「上天域,慕容家。就算你們是幽幽的家族,就算你是幽幽的爹爹,我也一定會找回來,找回如今這一個公道。」秦石拳頭捏的猛然顫抖,那一股子的屈辱漸漸壓下了心底。自己一早就決定今後要找上慕容家,展示自己的實力,讓幽幽能夠名正言順的嫁給自己;如今經過這事,他更加確定了心中想法,那陸爺手下留情估計也是不想棒打鴛鴦,自己一定不能辜負他一片心意。 滄海宗外,無名山巔。

謝雨霖正瞪大雙目看著閣老,此刻他雙手不停動作,對著那拓跋烈和田震蒼的「屍體」做著一些什麼。

少頃之後,卻見綠色光華一閃,二人的身體猛然一顫,那本來冰冷的身軀之上竟然有了微微一絲的氣息來。


「活了?」謝雨霖目光之中閃過滿滿的訝異,她怔然看著二人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隨後一臉茫然相互看著。

閣老站在二人對面,冷冷說道:「如今死過一次,還有什麼想法么?」

田震蒼緊皺眉頭看著一旁的謝雨霖,而那拓跋烈也是心悅誠服的低著頭不說話。

「從今往後,該怎麼做你們也清楚了吧?」閣老淡淡說道。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低頭道:「明白了。」

閣老點了點頭,「過些日子我就要離開這裡,以後古加隆帝國的安危就靠你們守護了,別忘記今天自己說過的話。」

他淡淡轉過頭,看著那山巔的雲層下頭,那眉頭微微皺著,卻也不說話。看了許久,他才眸子一閃,對著天際呼嘯一聲。

遠處一隻長著翅膀的老虎頓時朝著這處飛來,閣老轉頭看了三人一眼便縱身一躍,跳上了那老虎背上。

「去!」

輕念一聲,那老虎展開雙翅,頓時朝著天際而去,轉眼消失在雲層之中。

……

三個月後,梵天城。

秦石出現在了城門口。

做了三個月的藍田門門主,卻讓秦石差點褪了幾層皮。每天的事情就像一座座的大山壓來,甚至連修鍊都沒有時間。

本以為這帝國武皇和藍田門主應該是帝國最風光的人物,沒有之一。但是如今做過才發現,這所謂的武皇一大堆的事情,門主的事情更是多的不得了。

所以三個月後,他果斷將門主讓給了田秋兒。當然,讓之前先廢除了藍田門主和聖女不得婚嫁的狗屁規定,反正如今自己兼任武皇,也沒人敢說半句不對。

至於武皇的位置,秦石卻不想讓人。因為事情少,手下兄弟又多,至少打起架來風光。而且關鍵一點,遠東葯場盛產萬魂果,而自己身為武皇可以名正言順的拿到許多的萬魂果供給自己師父使用。

當然,那遠東葯林的負責人林有天拿著萬魂果站在秦石對面的時候,臉都綠了。他做夢都想不到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之前在自己手中死裡逃生的少年竟然成了帝國武皇,而且聽說實力之強悍,聞所未聞。

好在秦石心情不錯,也沒去為難他,只是要求他定是上繳萬魂果,而且絕對不能再允許別人進入這遠東葯場。

林有天保住性命,自然是千謝萬謝,橫豎如今極北之地的洛家也和秦石關係不錯,林有天也不用做為難之事了。

無官一身輕,這話真是沒錯。

如今不用再做藍田門主,秦石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他一路朝著梵天城走去,口中不停哼哼著前世學到的一些流行歌曲。

這些歌曲平時他都不太敢唱,一來別人聽不懂,二來以前自己學的時候就學歪了,每每唱起,總是會朝著不正經的地方發展。

「啊哈,給我一杯壯陽水,換我一夜不下垂。」這歌詞若是被劉德華聽見,只怕對方會難過的想要上吊自殺。

秦石心情大好,一路朝著那梵天城裡頭走去。

自從自己爺爺秦威回到了秦家,這梵天城似乎就有了一個主心骨。秦家煉丹刻魂,廣收武者,如今這梵天城比之前繁榮了不止一丁半點。

正要一把鑽入那川流不息的人群,誰知背後忽然一聲喊聲,「石頭哥。」嚇得秦石差點將腦袋縮進身體裡頭。

秦石認得那個聲音,正是那小山,他急忙轉頭將小山拉到了一旁,小聲說道:「喂,別嚷嚷,要死啊。」

「怎麼了?」小山睜大了眼睛說道。

「上次走在帝都,有人認出了我,結果我被堵在路上大半天。」秦石無奈說道,他終於能夠體會到為何明星出來都要帶著鴨舌帽和帶著墨鏡。

二人一同朝著梵天城而去,走了一段,秦石忽然饒有興緻的問道:「小山,你怎麼跑下滄海宗來了?那宗門裡頭的事情怎麼辦?」

小山抓了抓頭說道:「宗門的事情丹魂二王處理的很好,那拓拔野本來就不管事,都是他們兩個負責。如今我在和不在幾乎沒差別,山門裡頭悶都要悶死了。」


秦石邪惡一笑,說道:「萬玲不是說她留在滄海宗陪你嗎?你沒和她玩點什麼嗎?」

「萬玲?」小山想了想道:「石頭哥,我猜這個女人有點毛病的。」

「什麼毛病?」

「我總覺得她每次走在我後面都在看我。」

秦石差點要摔在地上,「你背後長眼睛了,怎麼知道她在看你。」

小山無奈道:「煉丹師的感官特別敏銳嘛,她總喜歡看我的後背,是不是我的後背讓她想起了一些什麼事情,但是我又不敢問。」

秦石拍了拍小山肩膀道:「可能她失散多年的爹也是個胖子吧,走,我們回家。」

小山無比堅定的點了點頭,連同秦石一起朝著秦家而去。

秦石這一次逃下藍田門,來到秦家,並不是隨性為之。滄海宗里,他接受了屈辱一拳,上天域的武者是如今的自己遠遠無法企及的。

自己答應幽幽,一定要找上慕容家,一定要光明正大的去迎娶她。如今只有一個辦法,接受秦家傳承,闖蕩上天域。

這秦家傳承正是在秦家葯場裡頭,如今九聖螭龍璧已經湊齊,開門的鑰匙也是握在自己手中,只要回家見過自己的爹爹爺爺,自己便能動身前往。

來到秦家,才一進門,就看到一道閃電朝著自己而來。這氣息十分強大,顯然不是梵天城武者應該有的實力。

秦石急忙防備,卻見著氣息猛然停在自己身前,赫然是那獨角貔貅獸,此刻搖著尾巴看著秦石。

「主人,你總算來了,我等你好久了。」貔貅獸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