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你們先出去吧!」白袍人的語氣依然顯得十分嚴肅。

沐雲只顧看著當中的鐵箱子,一時之間卻忘了反應,「怎麼還不走?」那白袍人心中起疑,冷冷地逼視著沐雲,羽皓軒拉了拉沐雲的衣袖,沐雲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轉身向外走去,但他倆的步伐卻故意拖得很慢。

四個白袍人見兩人離去,便開始提取體內光明之力聚集在雙臂之上,片刻后四人同時口念奇怪的咒語,將雙臂上的白芒射向了中間那個鐵箱子上。

「動手!」羽皓軒在沐雲耳旁提醒著,話音剛落他身形化作一道白色殘影,沖著其中兩個白袍人電射而去,「噗噗!」兩聲,兩道血箭飛灑半空,另外兩個白袍人還未來及反應,卻見眼前一花,又一道殘影掠過,兩人的腦袋同時搬了家,「噗噗!」又是兩道血箭噴涌而出。


沐雲還想繼續擊殺另外六個布陣的白袍人,卻聽羽浩軒喝道:「不要碰他們!否則諾曼的精神力就潰散了!」

沐雲急忙收手,手中噬魂之劍離那白袍人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好險!」沐雲輕輕拍了拍胸口,「差點就宰了他!」

「他們布下的是一種精神封印,」羽皓軒解釋道,「此時他們六人的精神力與諾曼的是連在一起的,如果你殺了任何一人,那麼這個封印便會被破壞平衡,產生反噬,屆時剩下的所有人包括諾曼,靈魂都會消散。」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沐雲問道。

「我潛入這裡十多天了,卻始終沒能找到破解之法,」羽皓軒面色漸漸顯得有些猶豫,「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可行!」

「什麼辦法?」沐雲一臉茫然。

「等下你給我護法,我用精神力融入諾曼的體內,」羽皓軒的語氣忽然變得輕鬆起來,「只要助他壓制住這六人的精神力,那麼這個封印就能破解。」

「如果你失敗了,那麼也就一同消散了是么?」沐雲一下便猜出了羽皓軒的心思,心中情緒既感動亦惱怒,不禁大吼道:「我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不要再廢話了!」羽皓軒忽然大怒起來,「就這麼決定了!」說著,便將右臂一伸,一股強大的精神力迅速湧向了那黑色的鐵箱子。

「不要!」沐雲大呼起來,她忽然覺得心中一疼,鼻子一酸,眼淚立刻開始在眼眶中打轉。

而此時的羽皓軒也與其他白袍人一樣,眼神已然變得獃滯,體內的精神力源源不斷地輸送出去。

「既然如此,要死我們就一起吧!」沐雲面帶決然之色,緩緩伸出了右臂,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也向著鐵箱子涌去。

「哈哈哈!」此時門外響起了一陣大笑聲,隨後便見伯明邁著大步快步走了進來,「夜梟沐雲,羽皓軒,幸虧本主教多個心眼過來看看,否則還真被你們得逞了!」他面上升起一絲歹毒之色,雙臂一振,手掌間籠罩上一層濃濃的白芒,向著兩人緩緩靠近。

密室內四個白袍人的鮮血此時已將地面染紅,黑鐵箱子發出一陣微微的震顫,隨後便見一絲若有若無的黑氣在地面上緩緩涌動,黑氣漸漸將四人的屍體環繞,悄悄地從屍體中抽出一絲絲白芒。

伯明此時已來到羽皓軒身旁,他高高舉起了泛著白芒的右掌,一股強大的光明之力迅速湧出,狠狠地罩向了他的頭頂。 「嗚!」四具屍體忽然發出一陣懾人的哭嚎聲,向著伯明身上便飛了過去,伯明急忙收回右掌閃身迴避,四具屍體呼嘯而來,猛烈地撞在了一起,「轟!」發出一聲轟鳴,血水四濺噴了伯明和那幾個白袍人一頭一臉,說來也巧,沐雲和羽皓軒的身上卻一點血污都沒沾上。


「嘭嘭嘭嘭!」一連串的悶聲也跟著響起,六個白袍人忽然向後仰面摔倒,口吐白沫,兩眼一翻,頓時暴斃。黑鐵箱子此時忽然飛到半空,兀自旋轉了幾圈后,射出兩道白芒退回沐雲和羽皓軒的體內,隨後沖著伯明快速地衝撞了過去。

「嗚!」鐵箱子上布滿黑氣,帶著一股勁風,徑直撞向伯明,伯明一抬右腕甩出一道白芒擊中了鐵箱子,「嗡!」鐵箱子上的符文,立刻便閃耀起刺目白芒,隨後整個箱子開始劇烈的抖動,上面的符文一個個脫落,掉在地上。

「轟!」黑鐵箱子爆炸開來,一個高大的黑色人影跳了下來,伯明定睛看去,不禁怒道:「諾曼,你真的很狡猾,我又上了你的當!」

諾曼身穿寬大的黑色風衣,眉宇之間透著一絲神秘與憂鬱,矯健的身軀、極為英俊的面孔,渾身上下散發出的王者氣質,無不令人神魂顛倒,就是伯明,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伯明,謝謝你把我從這個破鐵箱子里放出來。」諾曼顯得十分有紳士風度,沖著敵人深鞠了一躬,「不過,感謝表示完了,就該算算我們之間的帳了。」他倒是分得清,一筆歸一筆。

「哼!」伯明冷哼一聲,「瘋子才會和你這種人正面對決!」說完,他身形忽然向著暗室門口電射而去,走得那個順溜,一眨眼的工夫便看不到他的人影。

「呃!」沐雲與羽皓軒忽然清醒了過來,他倆同時覺得頭有點暈,看著眼前這個高大帥氣的男子投過來的關心的目光,兩人相視一笑,精神略一放鬆,「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兩個小傢伙,你們沒事吧?」諾曼急忙蹲下身子,用手托住了兩人的頭部,「我得趕快帶你們離開此地,免得夜長夢多!」說完,他將寬大的風衣一抖,將沐雲與羽皓軒兩人罩在其中,右手打了個響指,只聽「嘭!」一聲爆響,密室內黑芒一閃,三人化作一團黑霧消失了蹤影。

烈焰之巔的會客大廳內,忽然黑芒一閃,諾曼帶著沐雲和羽皓軒出現在了西洛面前,西洛見到來人,不禁嚇得渾身戰戰兢兢,額頭冷汗如雨傾瀉,整個人就像一隻瑟瑟發抖的老鼠一般。

「諾,諾曼大人!」西洛怯懦的喊著對方的名字,雙腿漸漸彎曲下去,膝蓋貼上了地面,「您聽我解釋。」

西洛將沐雲兩人往沙發上輕輕一放,和聲道:「你倆好好恢復下精神,我問他幾句話。」說著,他走到西洛面前的座椅上坐了下來,「說吧,你的解釋,最好能令我滿意。」

「所有這一切,都是光明聯盟的伯明逼我做的!」西洛急忙將責任都推到了伯明身上,「如果我不按照他說的做,他就會殺了我全家呀!」

「所以,你就毀了那麼多人的家庭是么?」諾曼眼睛四下里打量著整個大廳,右手輕輕敲打著座椅扶手,語氣顯得極為隨意,「現在你告訴我,伯明還有什麼計劃?他現在會去哪裡?」

「大人,如果我告訴了您,您就放我一條生路行嗎?」西洛跟條狗似的開始求饒起來。

「嗯?」諾曼轉頭看向西洛,「是誰給你的膽量,敢跟我討價還價了?」


「我說!我說!」西洛立馬又嚇出一身冷汗。此時,沐雲對這個諾曼忽然生出了好奇心,他有那麼可怕嗎?感覺他挺有愛的啊!

「伯明他現在正前往星月國,至於他想要做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西洛懇求道,「大人,看在我多年跟著您的份上,您就放過我吧!」他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好吧,既然如此,」諾曼笑道,「那我就不折磨你了,讓你死得痛快一些。」說完,他右手又打了一個響指,西洛還未來及反應,整個人便化為了一堆灰燼。西洛身為一個中階武聖,在諾曼面前彷彿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見到諾曼的實力如此強勁,而且手段如此狠辣,沐雲不禁心中暗道:「還好他不是我的敵人,否則還真是個難纏的角色。」

「小傢伙,你也比我好纏不到哪去。」諾曼彷彿聽得到沐雲的心聲,忽然笑了起來。

「這個諾曼居然能看透我的內心!」沐雲不禁大吃一驚,驚悚地望著諾曼,隨後她又狐疑起來,「他如果真有這麼神,卻為何還會被烈焰的人騙到?」

「我只能對擁有暗黑之力的人產生感應,」諾曼解釋道,「這種感應也是暗黑系魔法的一種,你想學的話,我教給你啊。」

「真噠!」沐雲一聽可以學習新法術,立馬來了精神,「你不許騙我哦!」

「哈哈哈,我諾曼是什麼身份,會騙你一個小丫頭嗎?」諾曼直接道破了沐雲的秘密,「怎麼樣,你們兩個恢復得差不多了吧?」

見兩個年輕人同時點了點頭,諾曼繼續道:「烈焰兵團已被除名,回頭我會在傭兵工會發布個公告,宣布洛城由獵豹傭兵團接管,追擊伯明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兩個年輕人吧,我這把老骨頭和光明聯盟作對了這麼多年,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說完他沖著兩人揮了揮手,身上黑芒一閃,在原地消失了。

羽皓軒剛想先行離開,卻聽見大廳中回蕩起諾曼的聲音:「年輕人,別總對小丫頭忽冷忽熱的,真要失去了她,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我會失去你么?」羽皓軒轉過身子,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沐雲,沐雲沒有回答,卻將小嘴一撅,反問道:「你會後悔么?」

羽皓軒沒有回答,只幽幽嘆了口氣,隨後轉身走了出去,「羽皓軒!你這個混蛋!」沐雲指著他大罵起來。 兩日後,自由聯盟傭兵工會向整個聖洛大陸宣布烈焰解體,洛城由獵豹傭兵團接管,團長由夜梟擔任,副團長是狄克,這樣一來,獵豹便名正言順地列入了四大傭兵團之內,消息一發布,立即便轟動了整個聖洛大陸,年僅十五歲的少年夜梟,幾日之間便成了舉世無雙的傳奇人物。

今日洛城內到處張燈結綵,家家戶戶都是一片喜氣洋洋,城內數萬傭兵來到洛城的中心廣場,一同慶賀著這個驚天動地的大日子,還有不少外地的傭兵也慕名前來加入獵豹。

沐雲此時已經在前往星月國的路上,從自由聯盟到星月國,不僅要穿越整個魔獸峽谷,而且還要路經大陸上魔獸數量最多的奇幻森林,這兩個地方緊緊銜接,魔獸群也在兩地之間來回遷徙,但兩處險地大半地方都在星月國境內,所以星月國理所當然地成為了聖洛大陸上擁有召喚師數量最多,且實力最強的國度。

即將到達魔獸峽谷與奇幻森林的交界處,遠處是一望無垠的綠色森林,沐雲飛到一棵大樹上稍作休息,從空間袋中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青色光球在手中來回把玩起來,「這風之源的威力果然很強!」沐雲贊道。

臨行前,諾曼不僅傳授了許多暗黑系的魔法給沐雲,而且還把從西洛家搜出來的家傳之寶風之源也送給了她,從魔獸峽谷中一路走來,沐雲花了兩天的時間熟悉風之源的運用,不僅提升了自己對風系元素的掌控力,而且武道之中風之力的運用也達到了極致。

精神力得到了新元素的滋養,也在地往上提升,此時的她法師實力即將到達中階法聖,而戰士的實力也已經突破到天域初階武聖,至於召喚師的程度,沐雲不能以常人的標準界定,因為她的精神力現在已經超出同級別召喚師的十倍。

天色漸入黃昏,沐雲在樹上剛剛睡著,北方天際之中,忽然飛來一道黑色殘影,後方還有幾道白影緊追不捨。

「嗚!」黑色殘影忽然落在沐雲睡覺的樹旁,一個面目俊秀,金髮碧眼的高挑男子現出身形,這男子皮膚白皙,身穿一套黑色魔法長袍,左胸前綉著一團紅色火焰的圖案,正是火系魔法師的標記。

他一雙精目凝視著北方天空,高高的鼻樑前端有些微微彎曲,見到那些白影忽然也追了下來,他的面色漸漸變得有些凝重,但這種神色轉瞬即逝,立刻變得有些隨意不羈起來。

「各位是什麼人?為何要追在下一個平民百姓?」這魔法師沖著身形剛剛落定的幾個白袍人問道。

「閣下雖然穿著普通,但氣度十分雍容高貴,又怎麼會只是個平民百姓呢?」其中一個身穿白袍的人,上下打量著魔法師。

「我不過是一個落魄的魔法師,你們光明聯盟為何非要纏著我?」魔法師的語氣顯得有些無奈,「我能給你們帶來什麼利益?」兩人對話的聲音,此時吵醒了沐雲。

「又是光明聯盟!」沐雲看見白袍人就來氣,心中暗罵道,「真是可惡!」

「雲辰逸,你就別裝了!」那白袍人不再和對方演戲,直接轉入正題,「我們主教大人想請你去光明聖殿走一趟,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的好。」

「怎麼,想動手嗎?」雲辰逸見被人揭穿,索性也不再掩飾,便調笑道,「我勸你們最好還是別動,不然驚擾了樹上的那位仁兄,我怕你們會吃不消。」沐雲聞言,急忙閉上眼睛繼續裝睡。

幾個白袍人抬頭往樹上一看,這才發現還有一人,但看其表面身材嬌小,面相彷彿也很年輕,他們便一起哈哈大笑起來,起先那人道:「像這種不知名的雜草,給老子提鞋都不配,你雲辰逸也不過如此,眼光也不咋滴嘛!」

「是嗎?」雲辰逸笑道,「我可好心提醒過你們了,你們要動手的話,可要考慮清楚才好。」說罷,他身子往大樹上一靠,雙手抱於胸前,面上漸漸浮起一抹壞笑。

「大人,和他啰嗦什麼?」此時另一個白袍人有些不耐煩了,「直接動手把他綁了不就完事了?」

「好啊!」雲辰逸攤開雙手向上虛空一托,聳了聳肩膀,「你們儘管試試看。」

「啊!」此時沐雲在樹上打起哈欠來,「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啊!哎呦,哇,救命!」沐雲忽然重心不穩,從樹上掉了下來,雲辰逸反應極快,一伸手託了她後背一把,她這才穩穩落地。

「謝謝,」沐雲對雲辰逸微微欠身表示感激,隨後問道:「你叫雲辰逸?」雲辰逸微微躬身,隨後將右臂在身前劃了一個優美的弧線,非常紳士地道:「鄙人正是。」

「他們幾個為什麼追你?」沐雲繼續問道。

「這個,先生您就得問他們了。」雲辰逸直起腰桿,用左手指向幾個白袍人。

「算了,不問也罷,」沐雲彷彿對此事不感興趣,「為了報答你剛才救我一次,我就免費幫你處理掉這幾根雜草,不知你意下?」

「混賬!小子好大的口氣!」后說話的白袍人忽然大怒起來。

「先生,您能幫我處理麻煩,我當然非常感激,」雲辰逸繼續道,「但鋤草這樣的好事,你怎麼也得讓我參與下嘛。」

「一二三四五,」沐雲數了數白袍人的數量,隨後對雲辰逸道,「好吧,我鋤三根,給你留兩根,你看怎麼樣?」他倆自顧自的對話,絲毫不把幾個天域實力的白袍人放在眼裡。

「你們兩個是在侮辱我們光明聯盟嗎?」先前那個白袍人面色一冷,雙目之中射出兩道極其駭人的寒芒,其他幾人的面上也紛紛布滿殺氣。

「沒錯!」沐雲和雲辰逸非常默契地一起轉過身子面向幾個白袍人,異口同聲地回答了對方。

「他娘的!」旁邊那白袍人破口大罵起來,「我看你們是活得。。。。。。」

他話未說完,只聽他身上忽然響起「嘭!」的一聲,隨後便見這白袍人的身子,有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後飛去,他雙手緊緊捂著肚子,面上神色顯得極其痛苦,整張臉此時已經扭曲變形。



除沐雲外,場中幾人全都將眼睛睜了老大,想要看清究竟是誰動的手,但卻毫無發現,連雲辰逸都驚訝地下意識揉了揉眼睛。 「這風之力的速度真的很給力啊!」沐雲心中暗暗竊喜,「連這幾個天域實力的傢伙,居然都沒看到我出手。」

「你們兩個!」領頭的白袍人用手一指沐雲和雲辰逸大喝道,「用的什麼魔法?竟敢打傷我的人!」他語氣雖然兇狠,但心中對兩人卻是十分忌憚。

「這位先生,剛才是不是你出手的?」雲辰逸向沐雲問道,「如果是的話,那剩下這四根雜草可就得一人一半了哦。」

「我叫小沐,」沐雲自我介紹起來,「別總先生先生的叫我,聽著彆扭。」見雲辰逸點了點頭,沐雲又道:「就依你所言,剩下的一人一半。」

說著,沐雲的身影忽然模糊了一下,但轉瞬之間又恢復原樣,「嘭嘭!」兩聲悶響過後,又有兩個白袍人向後飛了出去。

「吶,剩下兩個交給你了,」沐雲伸出右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如果打不過的話,記得叫我幫忙哦,我還有些困,先上去睡會。」說完,她縱身一躍,跳到一根粗大的枝椏上,雙手十指交叉墊在腦後,二郎腿一翹,兩眼一閉,又開始睡了起來。

剩下兩個白袍人,心中一直發顫,他們萬萬沒想到,樹上這個看著不起眼的少年,實力居然如此強大,擊倒三個天域強者,跟玩似的。

「兩位雜草先生,」雲辰逸十分有禮地道,「怎麼樣,我們也開始吧。」

「噗!雜草先生!」沐雲剛一閉眼,就被雲辰逸的話給逗樂了,「這人未免也太紳士了吧?」

「雲辰逸,就算今天你不跟我們走,以後也必然會落在光明聯盟的手裡,」領頭那白袍人雖然心生退意,但嘴上卻依然死硬,「還有樹上這位小沐,今日你打傷我光明聯盟的教眾,遲早有一天光明聯盟會找你算賬!

「你妹!」沐雲在樹上忽然開口大罵一聲,隨後身形一動,瞬間落到地上,「嘭嘭!」兩腳將最後兩個光明聯盟的人踹飛了出去,「怎麼反派角色個個都這麼多廢話,吵得我不得安寧!」

「呃!」雲辰逸吃驚地望著沐雲,「親愛的小沐先生,你究竟是什麼來頭?你也太變態了點吧!」

「我的事你就別打聽了,」沐雲沖他擺了擺手,隨即又問:「對了,你知道星月國的都城星月城在哪個方向嗎?」

「你也要去星月城嗎?」雲辰逸面上現出一絲喜悅,「那太巧了,我就是在星月城長大的,不過八歲那年被人送去天都魔法學院學習魔法,十年了,這是我第一次回家。」

「哦? 江湖沒有譜 ?」沐雲好奇地看著雲辰逸,腦海里立刻聯想到了羽皓軒,「那你知道羽皓軒嗎?」

「小沐先生,您真會開玩笑,」雲辰逸謙遜地道,「羽皓軒是聞名大陸的魔法天才,我怎麼會不知道,更何況,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同窗。」

「那感情好,我和羽皓軒也是朋友,」沐雲心中樂了,「你現在就帶我去星月城吧,我們一起去找他。」

「怎麼,皓軒也去了星月城么?」雲辰逸有些驚訝地看著沐雲,見她點了點頭,便又繼續道:「看來我的運氣不錯,我正有重要的事情想找他幫忙呢,現在又多了你這個強大的幫手,那事情就會簡單得多了。」

「哦?什麼重要的事情?」沐雲好奇心被他勾起。

「秘密,等到了都城,見到羽皓軒,我再告訴你們!」雲辰逸賣起關子來,「走吧,我們現在往東北方向飛行,穿過前面的奇幻森林,再飛行兩天就到了。」

奇幻森林,縱深上萬里,森林覆蓋面積幾乎佔據半個星月國,普通天域強者,以最快速度飛行,也得耗時好幾天才能到達森林邊緣,而森林裡魔獸繁多,天域以上的魔獸更比大陸其他地方要多出數十倍,正因為這裡的魔獸資源比較豐富,所以星月國才擁有了大陸上最強大的召喚師軍隊。

沐雲與雲辰逸一同飛往東北方向,天空晴朗,漫天層雲,沐雲進入天域后還是第一次如此盡情飛翔,清風在耳旁呼嘯,如紗的白雲從身上輕輕掠過,雲辰逸一個加速衝到沐雲前方,回首沖她調笑道:「我們比比看誰速度快!」說完,一溜煙地飛向了前方。

沐雲面上狡黠一笑,身形忽然變得模糊起來,在湛藍如洗的天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白色殘影,風馳電掣一般向前追去,兩人在天空中嬉戲追逐,友情也漸漸加深了許多。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