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你們這麼晚出宮幹嘛,有沒有令牌,我們要例行檢查,請配合。」

馨寧低著頭,一直不敢抬頭看任何人,生怕露餡,一下就讓人知道自己是女人。

她一聽那守門的侍衛要一個個觀看,心裡七上八下。

自己沒有喉結,她想一般人都能分辨出男女吧。他們怎麼可能會像電視劇演的那麼蠢呢,這次恐怕很難矇混過去的。


果然守大門的侍衛在一個一個地辯認臉,還有令牌。他們越靠近自己,馨寧就越緊張。

馨寧偷偷地望了一眼,心中生疑,怎麼這個殿門如此之大,怎樣看去都像正門呀。

更讓她苦笑不得的是兩邊的侍衛非常多,而且每個長得都很健壯。她想要是被發現了身份,自己只有死路一條呀。

她不望還好,一望就與那檢查的侍衛四眼相對。馨寧因為心虛,馬上低著頭,倒讓那侍衛起了疑心。

他火速地來到馨寧的身邊,呵令馨寧:「這位小兄弟,你趕快抬起頭來!你不敢看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馨寧無從選擇,如果繼續低頭,便更讓侍衛懷疑,到時連半點逃脫的機會都會沒了。她想要栽就栽吧,總比當縮頭烏龜好。

她猛地抬起頭,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裝出了男人的深沉的聲音說:「小弟我害羞,怕見生人,並未做虧心事。」

那守門侍衛看了馨寧的臉很久,總覺得她長得很清秀,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馨寧被看了這麼久,心裡越來越沒底。她想這人要捅破自己的身份,就來點痛快的吧。幹嘛讓自己如此煎熬,真是急死人啦。

那侍衛重新打量了馨寧全身很多遍,突然然冒出了句啼笑皆非的話。

「兄弟,你怎麼長得這麼美。」

他說這話的時候是在一種不由自主的狀態,臉上是一種陶醉的表情,聲音說得比較大,所以大夥都聽到了。

眾人皆笑噴了,沒想到這守門的侍衛還有龍陽之癖。有這愛好就算了,還要如此大方地表達出來,大夥都服了他。

「兄弟,我們是東宮的人,有時間過去我們那邊,看看這長得好看的小弟啊。」前面另一侍衛說,應該是馬車主人的手下。

馨寧一時竟懵了,沒想到是這種反應,虛驚一場。

她在心裡哼著:這麼美……這麼美,我長得就是這麼美。

她不想讓更多的人看到自己俊秀的臉,忙低頭不語,讓大夥以為她真是害羞了。

前面駕馬車的太監走了過來,對這獃獃的侍衛說:「你還有完沒完,大皇子正出宮辦急事呢,快點放行!」

直到這時,那侍衛才恍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出了洋相,耽誤了大皇子辦正事,忙對前方的同夥說:「放行!」

馨寧一聽放行,開心到不行,差點蹦蹦跳跳地往前行。她餘光瞟過那個看上自己的侍衛,竟然還依依不捨地瞧著自己,難道他真是同性戀。

她雞皮起了一身,加快步伐走著,再也不想看見這人了。

當她快經過殿門口的時候,居然發現上方牌匾上寫著「正大門」三個字,嚇得差點沒腿軟。

難怪門這麼大,侍衛這麼多,檢查還如此嚴,差點就完蛋了,幸好上天保佑。

這時,馬車身後侍衛隊伍已經遠離了皇宮,馨寧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別提有多愜意了。


她漸漸看到了汴梁的夜景,雖然不如現代都市那般燈火通明。可是隨處還是有很多燈籠照著,有一種朦朧的美。

馨寧一時興奮,竟撞到緊挨著自己的侍衛。她這小身邊那承受得了猛男的力道,竟把自己撞得往後退了幾步,最後還撞掉了頭盔。

她的長發露了出來,整個清秀的臉龐讓眾侍衛驚呆了,大呼:「不好了,她竟然是個女人。」

馨寧一手拿著頭盔,還優雅地甩著自己的頭髮,誇張地說:「我是女人又怎麼了,難道不能當侍衛?」

她說完才記得要逃跑,結果讓東宮的侍衛抓了。

「我可認識你們的趙雲清,不要隨便得罪我,要不然我讓他好好教訓你們。」

本來抓著馨寧的兩名侍衛紛紛停手了,她沒想到提出趙雲清的名字,竟然如此有用。

突然馬車內傳來哈哈的笑聲,兩名男子從馬車上從容地跳了下來,很快的來到了馨寧的身邊。

「趙雲清,是你們呀?他們不是說大皇子有事出宮嗎,怎麼只有你和三皇子呢?」

趙雲清坐在馬車上正無聊著,恍惚間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他一晃就下來了,果真是朝思暮想的馨寧。

馨寧看著他倆似乎回答不出自己這個問題,也沒再追問下去了。

「我知道大皇子是大人物,怎麼會見我這種卑微的宮女呢?」

趙雲清都不好意思說些什麼,難道告訴馨寧他就是大皇子呀。

這個時候三皇子替他說了:「我皇兄一般很少見生人的,倒是沒有嫌棄你的意思。韓馨寧,你這小腦袋就別多想啦。」

馨寧嘻嘻地笑著,做了一個鬼臉,「奴婢跟三皇子也不熟呀,那我有事找趙侍衛,麻煩您迴避一下,行不?」

「不行呀,本皇子倒是好奇,你有什麼與他說的,讓我也聽聽嘛!」三皇子頑性大開。

馨寧深知這三皇子頑皮得很,想甩也是甩不開的,還不如也讓他知道。

「三皇子可以留下,只是麻煩您屏退左右!奴婢可不想自己的秘密,公佈於眾啦!」

這些東宮的侍衛們倒是很識趣,一股溜煙兒地全跑遠了。

「我們主子吩咐我去廖大人府上送信,我不知道具體該怎麼走,趙兄你可以幫我不?」馨寧完全沒顧及三皇子的存在。

趙雲清眼見這種絕好的獨處機會,肯定是歡喜,立馬答應:「我親自帶你過去吧,很快的,咱們飛過去!」

他轉而對三皇子說:「皇子,奴才就不陪您出去了,自己保重哦!」

趙雲清牽著馨寧的手,絲毫沒給三皇子拒絕的機會,就駕馭輕功,帶著馨寧飛上了天。

馨寧覺得太刺激了,一直沒敢睜開眼,雙手緊緊地拽著他的衣服。 蜜愛鮮妻:首席男神,寵上天 ,摔成肉餅了。

「別那麼緊張,如果害怕的話,就抱著我吧!」趙雲清看馨寧的神情有了幾分疼惜的念頭,很想保護她。

馨寧始終覺得與他太過親近不好,堅持只拽著他的衣服。自己怎麼可能投懷送抱呢,趙雲清,你就想得美吧。

「我才不會給你機會佔我便宜呢!」馨寧此話一出,弄得趙雲清都不好說什麼啦。

幸好沒用多久,兩人就降落在了廖大人的府邸,嚇得府上守門的家丁個個緊張兮兮的。

馨寧上前對他們說:「你們不用害怕,我們來此並沒有惡意。我是廖小主身邊的宮女韓馨寧,是她讓我來傳達信物的。麻煩與你們老爺通傳一聲,他自然會放我進去,與之相見的!」

不多時馨寧就把信件送到了廖大人的手上,而她又收了廖大人一件神秘的東西,要她帶入皇宮,說關鍵時候可以用來擺脫險境的。

馨寧倒是沒多想,就開開心心地與趙雲清一起出府逛著汴梁的夜市。

「趙兄,你與兩位皇子出宮來,本來是為了什麼呀?你撇下主子,跟著我走了,大皇子會不會怪罪你呢?」

趙雲清淡然一笑:「大皇子人很好的,他從來不為難我們這些侍衛。」

馨寧輕舒一口氣,要是因為自己的事,弄得趙雲清受了責罰,自己也會愧疚的。現在倒好,終於可以在外面好好玩玩才回宮了。

「咦,那前面不是三皇子嗎?他幹嘛進了一家賭坊,不會是賭癮犯了吧?那個大皇子始終不見人影,不會也進去了吧?」

馨寧不敢相信皇帝老兒的兩個兒子居然好賭,以後不會把江山都賭沒了吧。她在內心嘻笑著,真是什麼怪事都有。

「他並不是嗜賭成性的人,只是最近汴梁傳說這家賭坊來了一個當今的賭神繁絡,所以三皇子就想來湊湊熱鬧。他一直是貪玩之人,怎會錯過此等良機呢。」

「賭神?居然在古代也有所謂的賭神,那就表示這個繁絡逢賭必贏咯!我也想去開開眼界,不知可否?」

趙雲清正有此意,他原本還怕馨寧會說他不務正業。可是賭神難得一見,有了這個機會,他也不想錯過。

「馨寧,反正你現在穿著侍衛的衣服,別人不會知道你是女子的。這樣進入賭場倒是無礙,一定不能出聲哦。萬一你的身份暴露了,可是很麻煩的。」

馨寧就不明白了,「為什麼女人就不能進賭坊呢。」

「反正這裡汴梁規定女人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不能進入賭坊賭錢,要不然會被浸豬籠的。」

馨寧趕緊把自己的領口豎了起來,一定不能再讓人知道自己是女子了。這裡民風如此保守,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趙雲清帶她進入了榮勝大賭坊,究竟又會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情呢?

!! 馨寧趕緊把自己的領口豎了起來,一定不能再讓人知道自己是女子了。這裡民風如此保守,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趙雲清帶她進入了榮勝大賭坊,一進入廳堂完全沒有賭桌,更沒有賭博的人,只是一間茶館而已。

「這裡明明是喝茶的地方,為什麼叫賭坊呢?費解,他們這不是掛羊頭賣狗肉嗎?」馨寧又直爽地說了出來。

趙雲清都沒來得及封住她的嘴,所有的人均疑惑地看著馨寧,那種眼神就是嫌棄她話多,打擾了他們的雅興。

「這裡本來就是茶館,難道就不能取名就賭坊嗎?」一個小二打扮的人跑到他們身邊。

「兩位,要不要也坐下來喝杯茶呢?」

趙雲清只聽皇弟說過這裡有賭神出現,從來也沒過。他沒想到竟然是個茶館而已,到底皇弟去哪兒了呢?

他只能選擇在這裡等下去,他對小二輕輕一笑:「好吧,來一壺上好的龍井!」

馨寧瞬間沒有了趣味,正準備離開,卻被趙雲清拉住了。

「說不定這裡藏龍卧虎呢。既然三皇子都說賭神在這裡,就錯不了的。好戲應該在後頭的,我們就坐下來一邊品茶,一邊等待吧!」

馨寧聽話地坐下來,香唇泯了一口茶。

「趙兄,難道你知道什麼內幕消息?」

趙雲清坐在了馨寧的身邊,附在她的耳朵邊說:「咱們大宋不是明令禁止賭博嗎?一旦被開封府抓住,就會被處斬的,你說他們還能明著開嗎?」

「竟然有這等事情?那你還說女人進賭坊會被浸豬籠,是不是假的呀。」

「我隨便說說而已,誰知道你就當真了!反正咱們太宗皇帝下令不能讓任何人賭博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一旦發現其賭博,就只有死路一條。」

馨寧其實對賭博本身不感興趣,而是很想見一見北宋的賭神,她幻想著會不會比周潤發還帥呢。

她此時正心猿意馬著,隨口嘟囔著:「這三皇子也太不講義氣了,都不帶我們見識下賭神!」

「當時咱們不是有事,就先走了嘛,要不然也能一起進來的。」

正好小二突然經過他們身邊,聽到了馨寧他們的對話,

小二嬉皮笑臉地說:「你們是不是三皇子的朋友?」

「是又何妨,不是又何妨呢?」趙雲清眼睛直視著小二。

小二也不馬虎,誠懇地說:「三皇子前幾天就告知小的,今日會和朋友一起過來我們這邊。沒想到他今日一人悶著氣前來,也不和我們說話,肯定是你們失約於他了,他不高興呢。」

馨寧放肆地笑了幾聲:「小二,你倒還挺會察言觀色的,如果在我們那兒,說不定還能混成個大商人呢。」

小二不好意思地說:」公子誇獎了,來我們這裡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我們做小二的怎麼能不上心呢?」

「我們確定和三皇子很熟,言歸正傳,你趕緊告訴我們三皇子在哪裡吧?」

「他在一個貴賓房飲茶呢,我帶你們過去吧,保證也能讓你們如願看到賭神的。」


馨寧一想到能見到賭神就特別興奮,不假思索地跟著小二走著。


而趙雲清只能緊跟在她身後,心想馨寧真是一個簡單的姑娘,萬一又被人賣了可怎麼辦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