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嗯……我想有件事要告訴你,我啊找到一份記者的工作,可是啊,他們給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澄清今天報上的八卦新聞。」

「嗯,我知道怎麼辦了。」杉落微笑著。

艷瓔攬住杉落的脖子,歡呼雀躍著。

總裁爹地酷媽咪 :艷瓔,謝謝你。

再次來到天涯酒吧,不一樣的心情。

人們依然瘋狂地扭轉著,舞動著。

來到那個吧台,酒保專心地調著五顏六色的酒。

「請問,你還記得我嗎?」杉落坐在椅子上,問。

酒保抬起頭一看,啊,當然記得啊。

「嗯,當然記得,昨晚啊,你喝的太醉了,我還真怕你會出事呢。」酒吧邊調酒邊問。「可是,今天報紙你看了嗎?」

「嗯,所以我才來問你。」

「不是我爆的料……」酒保連忙解釋。

「所以,我要你跟我說,昨晚那個女人是誰?」

「哦,嚇我一跳啊。她啊,是曉美啦,要找她嗎?看,在那邊——」酒保指著一個角落,說。

「謝謝了。」

曉美落寞地抽著煙,頭髮是刺眼的火紅色,煙熏妝塗得很濃,穿著很是暴露、性感,過往的人總不忘望一眼。

杉落才不管這些,他徑直上前。

曉美看到有人來了,立刻掐掉煙,滿臉陪笑著說:「帥哥,來喝杯酒啊。」抬頭一看,怔了一下。「怎麼是你啊……」

杉落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說,昨晚,是你的陰謀吧。」

「哼,原來啊,跑這麼一趟,就是為了問問我是不是玩陰的啊?」曉美又換了一個表情,冷冷地坐了下去。「要做生意找我,沒事給我滾開。」

「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拜託啊,不就上報嗎?必須搞得那麼隆重啊。」曉美又抽起了煙。


「給我說!」杉落拉起了曉美,低吼著。

「給我放開……我就不說,你怎麼著!?」曉美狠狠地瞪著杉落。

杉落力氣放小了,也放開了她。

她又重新滿臉堆笑著:「這樣就好嘛,帥哥啊,坐下來好好說話嘛。」她上前開始肆意碰著杉落。

「給我放手!」這次,不是杉落的聲音,是艷瓔的聲音。「你給我放手。落是你可以隨便碰的嘛。」

艷瓔上前,挽住杉落,對曉美說。


「你是誰啊?」曉美放開杉落,重新坐在沙發上,說。

「我?我是他的女朋友。」艷瓔不知從什麼時候,變得有些小任性了。

「喔,我知道了,就是他口中的那個什麼艷瓔的,是吧?」

「沒錯!」

「我還以為這麼帥的男生會看上那個美女啊,原來是你啊,不過如此嘛,不就是你早點遇到帥哥嘛,如果我比你早一步,說不定啊,帥哥現在就是我的人了。」曉美斜視了一下艷瓔,不屑地說。


「你說什麼啊……」艷瓔想說下去,又想起有更重要的事情。「對了我問你,昨天你為什麼要那麼做?是有人指使的嗎?」

「勸你啊,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給我說。」杉落從錢夾里抽出一疊大鈔,說:「如果你說的話,這些就是你的。」

曉美被錢吸引住了,她連忙說:「真的?」

「嗯。」

「那好吧……其實啊,是——」曉美湊近艷瓔和杉落,說:「是江越臨喔,是他讓我靠近帥哥,然後伺機拍照。其實啊,艷瓔,我很羨慕你呢,有這個帥哥,還有那個明星……」

「夠了。這是你的錢,艷瓔,我們走。」杉落把錢扔給曉美,牽著艷瓔離開。

「怎麼會是江越臨呢……」 女校全能小保安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杉落還是很奇怪。「艷瓔,你……有對江越臨動心嗎?」

「沒有。」

「真的嗎?」

「嗯……對於他,我只覺得人很帥,然後,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真的嗎?」

「落,你很啰嗦耶……」

「那,現在,你還是我的女朋友吧?」

是啊,無數次告訴自己,已經忘掉他了,他再也不是自己的誰了,可是,在那個時間,卻還是記得,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如果,你希望我陪在你身邊,那,我會的。」

「艷瓔……我愛你,永遠像四年前那樣愛你,而且,不因為是不是弄錯認了。」

「我也好愛你啦。」艷瓔微笑著攬住杉落,小鳥依人地在他的懷抱中微笑著……

晚上,艷瓔來到了華姐的店裡。

越臨也在,悠閑地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艷瓔啊,今天的報紙……你倆沒事吧?」

「呵呵,沒事啊,感情還特別好呢。」艷瓔特別在『感情特別好』這句話上加重了語氣。

越臨突然怔了一下,但又接著看電視。

「那就好啊,呵呵……來,我給你洗個水果吃。」

「嗯,謝謝你哦,華姐。」

「江越臨!你給我說清楚,是不是你拍的。」艷瓔氣呼呼地坐在越臨面前,拷問他。

「幹什麼……」越臨繼續看著電視,說著,語氣中,明顯的緊張。

「你還說——」艷瓔搶起遙控機,關掉了電視。「你給我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沒什麼啊,好玩唄。」

「你什麼意思啊,你是不是非要我和落分手了才開心啊?」

「你們怎麼了?」華姐端著一盤水果,看到艷瓔和越臨似乎在爭吵,很是疑惑。

「華姐,我告訴你……」艷瓔還要繼續說下去,被越臨打斷了。

「呃,媽,我和藍艷瓔出去說說。」 嫡女當嫁︰紈褲九皇妃 ,他拉著艷瓔出了門。

他,戴著墨鏡,戴著黑帽子。

「可以說了吧?」

「好了啦……說就說,就是我找個女的,靠近宮伊杉落,然後,偷拍了唄……」

「你真陰險啊,本來我還不相信,還真是啊!」艷瓔很激動。


「喂,藍艷瓔……你不會真生氣了吧?」

「江越臨啊江越臨,一個偶像明星啊,居然干這麼卑鄙的事,我,我鄙視你!」艷瓔惡狠狠地瞪著越臨。

「幹什麼啦……」越臨一臉的無辜。

「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藍艷瓔,我,我,我……」

「你,你,你什麼你。」

「我喜歡你啊。」越臨終於說出口了。

「什麼啊,你耍我啊。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就是,就是我喜歡你嘛。」

「拜託,這個笑話不好笑。」艷瓔一臉不耐煩。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喜歡你?」

「拜託啦,我有什麼可以你喜歡的……」

「那,宮伊杉落可以,為什麼我不可以?」越臨直視著艷瓔,說。

「……」是真的嗎?還是,他在耍自己?艷瓔分不清楚。

「我,其實從高中的時候,就喜歡你了……可是,你卻已經是宮伊杉落的女朋友了,我,只能偷偷地喜歡你,沒有任何人知道……後來,你轉校了,我很難過,可沒想到,四年後,居然還可以遇到你……」越臨輕笑著說。

「……」不可能吧?江越臨怎麼可能喜歡自己?當初杉落說喜歡自己,都還很疑惑呢。

「藍艷瓔,我終於說出來了,所以,我還是會喜歡你,直到——你是我的。」越臨看著艷瓔,說。


「不要。」艷瓔拒絕了。「我不會喜歡你的。永遠不會。」

「不能,給個機會嗎……」

「不可以。」艷瓔拒絕了。

「可是,不管如何,我會一直愛著你的。」

「你好噁心啊……」艷瓔摸摸皮膚,咦,都有雞皮疙瘩啦。

家門口,有一雙黑色的皮鞋,光亮光亮的。

杉落坐在沙發上,笑著和小傑聊天。

看到艷瓔回來了,小傑很識趣地回自己的房間。

「你怎麼會來的哦?」艷瓔坐在杉落旁邊,問。

「你,問江越臨了嗎?」

「問了。」

「那,他怎麼說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