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清垃圾了!」 等老太監念完之後,陳宇神情平靜的接過聖旨。

官升三品,成為西北府知府,又被冊封為西北侯,換做旁人,肯定興奮不已,但他卻不以為意,實力足以給仙人當皇帝,他哪裡還在乎人間的侯爺?

「侯爺,要是沒什麼事,就隨本公前往京城,陛下還等著你覲見。」徐福說道。


「徐公公稍後片刻。」陳宇說完之後,轉身說道:「朱典吏,涇河縣就交給了你。」

「是,侯爺。」朱正飛神情恭敬的點了點頭,從一個不入品的典吏,一下變成涇河縣知縣,他足足連升了三級,大夏帝國自建立以來,還沒有從典吏變成知縣的。

「馬主薄、趙縣丞,你們收拾一下,即刻前往府衙就任,本官覲見完陛下,就直接去府衙!」陳宇吩咐道。

「是,侯爺!」馬文財、趙志遠點頭應下。

回府叫上如玉如雪,以及五個洋妞,準備了一些玉米、土豆、紅薯、肥皂、香水,帶上十匹戰馬,陳宇再次來到縣衙,笑著說道:「徐公公,可以走了。」

「侯爺,請!」徐福笑著說道。

一行人騎著馬,在無數百姓夾道歡送之下,從涇河縣東門離去。

「侯爺深得民心,本公公佩服不已。」徐福恭維道。

「老百姓的要求很簡單,吃飽穿暖即可,本官在涇河縣任職時間太短,如若不然,全縣十幾萬百姓,必定衣食無憂。」陳宇義正言辭的說道。

「侯爺,你已是西北府知府,涇河縣也在西北府管轄之內。」徐福說道。

「那倒也是。」陳宇笑著點了點頭。

單純的做個好官,感覺沒多少意思,此次從京城回來,他打算改造世界。

個人空間裡面,還躺著八個位面光門,只需兩個位面光門,就能弄一個異界通道。

此時的陳宇正在考慮,是把當前世界變成一個高武世界,還是弄成一個高科技世界。

華夏一族的足跡,遍布諸天萬界,他曾在異界得到軒轅劍,又在另一個世界看到戰神刑天。

異界旅遊那麼多次,好幾個異世界的人,長得與華夏人一模一樣,說的也是漢語。

陳宇心裡懷疑,那些外貌與華夏人一樣,說的又是漢語的人,或許都是華夏仙神的後裔。

如今擁有聚寶盆,日賺十萬極品神石,位面光門對他個人的作用幾近於無。

與其把位面光門棄之不用,還不如建立異界通道,讓大漢同胞提前接觸異世界。

一次次充值之後,家人的身體強度,都達到了極品仙器級別,靈魂防禦堪比九階玄仙……

不再擔憂家人的安危,放心大膽的弄幾個異界通道,就能快速增強天藍星大漢國的實力。

「可以把當前世界,弄成一個武俠與科技並存的世界,讓大漢同胞先熟悉穿越。」


「在天藍星那邊,隨便埋上幾顆仙石,天地靈氣就會變得濃郁,沒必要改造這個世界。」

「建立一條異界通道,開一個異界移民公司,既可以收點錢,又能杜絕外國人變強。」

一個個念頭在腦海里閃現,想了想后,陳宇暗自決定弄幾個,供大漢國同胞試煉的異世界。

「侯爺,時間不早了,是否在這個驛站休息一晚?」徐福笑著問道。

「全憑徐公公做主。」陳宇客氣的說道,他的爵位雖是西北侯,但官銜才正四品,也就爵位比對方高,對方身為鷹衛大統領,官銜卻比他高四品。

鷹衛大統領和狼衛大統領,都是大夏皇帝的心腹,雖說正二品的官銜,比不上正一品的左右丞相,但權利卻不小,縱然是左右丞相也要禮讓三分。

大多數人都是這樣,要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要麼針尖對麥芒,大家都不客氣。

眼見鷹衛大統領,正二品的皇帝心腹,對自己如此客氣,陳宇也就沒有冷言相對。

一個太監走進驛站,出示令牌之後,驛丞和兩名驛卒,急匆匆的迎了出來。

「下官楊開山,見過各位公公。」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連忙拱手行禮。

「小的見過各位公公。」兩個驛卒跟著行了一禮。

「這是西北侯,西北府知府。」徐福說道。

「見過侯爺。」驛丞楊開山再次行了一禮。

「無須多禮。」陳宇雲淡風輕的說道。

「準備些吃的。」徐福說道。

「是!」楊開山點頭應下。

「驛站有些殘破,還望徐公公不要介意。」陳宇說道,他現在是西北府的知府,除了太守以及邊軍之外,西北府的一切,都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

大夏帝國總共有九個府,每個府有九個州,每個州有九至十三個縣。

待在當前世界,陳宇最初只有兩個目的,一是用時間換神石,二是體驗當官,如今多了一個目的,那就是為天藍星的大漢同胞,建幾個提升實力的試煉場。

在他看來,既然選擇頂替陳鋒當官,就應該按照當官的遊戲規則。

好在大夏帝國不是蠻清政府,沒有那麼多跪拜之禮,否則他早就招兵買馬,重整山河了。

「侯爺都能住,本公公為何不行?」徐福笑著說道。

不到半個小時,楊開山與兩個驛卒,就把酒菜端了上來。

「楊驛丞,酒菜都是在外面買的吧?」陳宇問道。

「侯爺見諒,驛站幾乎沒什麼人住,知州大人為了節省開支……」楊開山說道。

「楊驛丞,驛站可有收入?」陳宇又問道。

「除了上面撥款之外,沒有任何收入。」楊開山說道。

「驛站有多少房間?」陳宇再次問道。

「大小房間一百零八個……另外還有三個庫房。」楊開山說道。

「如玉,給他三百兩銀票,酒菜都是從外面買的,本官不能讓驛站破費。」陳宇說道。

幾桌子酒菜,怎麼也要幾十兩銀子,不在乎銀子的他,不屑占驛站的便宜。

「侯爺,不用了,驛站的接待費用,都可以去知州大人那裡領取。」楊開山說道。

「讓你拿著就拿著。」陳宇說道。

「多謝侯爺。」楊開山不再推卻,道了一聲謝,伸手接過銀票。

待對方離去后,徐福疑惑的問道:「驛站接待都是公款,侯爺為什麼還要給他們銀子?」

「驛站雖然打掃得很乾凈,卻有很久沒有修繕了,上面撥十兩銀子,到驛站這邊,能有八兩就不錯了,何況本候有很多辦法,合理合法的賺錢。」陳宇說道。

飯後,徐福神情期待的問道:「侯爺,你還有沒有肥皂,能否給我幾塊?」

「如雪,拿一箱肥皂與一盒香水給徐公公。」陳宇說道。

「是,老爺。」張如雪點頭應下。

「謝謝侯爺。」徐福笑著道了一聲謝。

「如玉,再拿一些肥皂,分給其餘公公。」陳宇說道。

「是,老爺。」張如玉說道。

「謝侯爺賞。」一個個太監彎腰行禮道謝。 在驛站住了一晚,太陽升起之時,眾人吃了早飯,再次前往京城。

「侯爺,本來按照你的功績,足以封個王爵,若非元帥從中作梗,你就算沒有封王,也會被陛下冊封成一個公爵。」徐福低聲說道。

沒心情搭理朝中爭鬥,陳宇念頭一轉,神情配合的問道:「徐公公,本候與元帥從未謀面,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他為何要針對我?」

「這次胡人入侵,大勝關的大都督韓飛,全殲五十萬胡人,也才從一個子爵,變成一個伯爵,而韓大都督又是元帥秦羽的嫡系……」徐福解釋道。

「原來如此。」陳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元帥位高權重,勢力強大,侯爺若無必要,切勿與元帥正面為敵。」徐福說道。

「只要他不來惹我,我就當他不存在。」陳宇不以為然的說道。

見此情形,徐福心中大喜,身為陛下的親信,為陛下掃清障礙,是他的責任。

無論是文官還是武將,真正效忠陛下的,只有兩成左右。

四成文官忠於左丞相劉守義,四成文官忠於右丞相戴仁德。


九個府的太守,六個忠於太師,僅有三個忠於陛下。

大夏帝國的八個大都督,都是元帥秦羽的心腹。

太守掌管一府之內,所有州縣的士兵,一個大都督卻掌管著十萬大軍。

武將實力失去平衡,身為陛下的親信,理應給元帥多弄幾個敵人。

大夏帝國境內,不算江湖之中的先天高手,官方只有三個先天武者。

太師王振乾、元帥秦羽、狼衛大統領周弘,都是先天初期的絕世強者。

三足鼎立之下,殺害元帥秦羽,就會便宜太師王振乾。

幹掉太師王振乾,元帥秦羽不造反才怪!

先天強者不好殺,位高權重的先天強者,更是不好殺。

牽一髮而動全身,迫於無奈,八個大都督都是元帥的人,六個太守全是太師的人。

安插幾個將軍,分化大都督的權利?

身處大夏帝國邊疆,只要安插過去的將軍不是先天強者,用不到三個月,就會為國捐軀。

太師手下的六個太守,也不是心慈手軟之輩,皇帝安插過去的人,只要稍有動作,就會被人毒死,至於兇手嗎?隨便找個死人頂替,誰也挑不出毛病。

當前世界是一個中低級武俠世界,修鍊者最高可以修鍊到先天初期。

凌厲無比的先天真氣,遠非後天武者的內力可比,等閑毒藥對先天武者又沒有效果。

位高權重、手下又多的元帥和太師,不是皇帝想撤掉就撤掉的。

左右丞相也不是易於之輩,身為讀書人的首領,他們張張嘴,就有無數讀書人,悍不畏死的給他們賣命。


雖說左右丞相沒有兵馬,但讀書人的口舌,遠比刀劍更犀利。

江湖兒女信奉快意恩仇,可不管你是誰,為了揚名立萬,他們可以刺殺任何人。

讀書人顛倒黑白的本事,遠超那些將士。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之下,就算你是保家衛國的忠義之士,也會被成千上萬的讀書人,變成一個罪大惡極的賣國賊……

官場有官場的遊戲規則,只要被抓住了把柄,就有可能成為世人唾棄的罪犯。

當然,很多時候,為了平衡局勢,在沒有找到替代人之前,皇帝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